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荒岛 其实一直在乎你 王爷在上 后妈 婚路迷途妻子的谎言 富豪 盛世
小刁民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言情 > 豪门深深:总裁的天价小娇妻
豪门深深:总裁的天价小娇妻

豪门深深:总裁的天价小娇妻

分类:都市言情

时间:2020-02-15 08:02:34

作者:喵晓渔

最新章节: 《豪门深深:总裁的天价小娇妻》 第6章 我是席少爷的人 免费试读

编辑:惊起绿窗眠

点评:文章剧情紧凑,跌宕起伏,发展曲折,吸引人阅读

在线阅读

目录

已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主人公叫徐沫沫席司南的小说叫做《豪门深深:总裁的天价小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喵晓渔创作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三年之前一场阴谋让它们分开,三年之后他又成为了他的女人,他却把他忘了,男人一脸威胁“既然睡觉了就要对我负责到底!”...原本身上的燥热随着席司南的这一动作更加血液喷张。一张小脸“唰”地一下变得血红,像是有人在胸口处挠痒痒似的,让她瘙痒难耐。“热……司南……我好热……”她都开始说起胡话来了,一双小手不安分的在席司南的胸口挠来挠去,紧紧的咬着红唇,血液一点一滴地沸腾了起来。此刻地徐沫沫早已经将其他的事情抛之脑后了,心底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她要泻火,想要让眼前这个男人冰凉的身体解决自己体内涌动的热流。席司南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原本就没有扣好的纽扣早就被她不安份的小爪子给解开了。袒露出古铜色的胸肌,在套房内澄黄色的灯光下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她的席司南又回来了……“司南,是你吗?司南我好热……”徐沫沫眯着璀璨的星眸,嘴里一直喃喃低语,柔软无骨的身躯在床上宛如一条水蛇一般勾得席司南喉咙处一阵干渴。“该死!这个死女人明显就是在勾引他!难道她是故意送上门来的?”此刻他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知道谁在杯子里面下了药,现在她浑身灼热不已。俯身看向身下的小人儿,薄唇微微勾勒过一抹迷人的弧度。既然是送上门来的,又勾引得他火烧火燎,那他就不当君子了……那么多女人想要巴巴的爬上他的床都被他无情的扔出去了,没想到却败在了这个千娇百媚的小女人手上。男人宽大的手掌钳起她纤细的下巴,眸子中泛出一抹寒光,扯出一抹冷笑,眯了眯眼一字一顿说道:“女人,你求我,我就满足你!”徐沫沫此刻有了药物反应,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只觉得自己难受的要死,如果没有眼前的男人,说不定自己会**焚身。“唔……司南……我求求你了……我想……”话还没说完,**嫩的嘴唇就被人堵住了。以吻缄吻,熟悉的感觉和气息,仿佛一切都回到了三年前。她和席司南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在一起了,早在三年前她就已经是他的人了……粗暴的吻使得她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额角处的汗液“唰唰”的落下,如获新生。痛苦和欢愉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这么多年他带给她的感觉还是那样,让她欲罢不能,又无处遁形。一夜风雨,颠鸾倒凤。次日,清晨。徐沫沫在疼痛中清醒过来,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快要被碾碎了。突然想到什么,立刻从床上弹坐起来。“天啦!我居然把席司南给睡了!”心中猛得一怔,顿时感到大脑嗡嗡作向,像是无数只苍蝇围绕着自己的脑袋转圈。再一看躺在自己身旁只穿了一条平角裤的男人,他的眉眼没有丝毫的变化,但却比过去多添了几丝忧愁,两道耸立的剑眉就算是睡着了也像抚不平的高峰。让她不禁又是一阵心疼。徐沫沫生怕把熟睡的某人吵醒了,于是单手撑在床垫上俯视着他,另外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他的眉眼,多么熟悉的感觉,这是她曾经深深爱过的男人。可是现在这个男人竟然不记得她了……突然,一只大手一把将她纤细的手腕抓住,眼皮掀开冷冷的道:“女人,你摸够了没有?”。


原本身上的燥热随着席司南的这一动作更加血液喷张。一张小脸“唰”地一下变得血红,像是有人在胸口处挠痒痒似的,让她瘙痒难耐。“热……司南……我好热……”她都开始说起胡话来了,一双小手不安分的在席司南的胸口挠来挠去,紧紧的咬着红唇,血液一点一滴地沸腾了起来。此刻地徐沫沫早已经将其他的事情抛之脑后了,心底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她要泻火,想要让眼前这个男人冰凉的身体解决自己体内涌动的热流。席司南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原本就没有扣好的纽扣早就被她不安份的小爪子给解开了。袒露出古铜色的胸肌,在套房内澄黄色的灯光下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她的席司南又回来了……“司南,是你吗?司南我好热……”徐沫沫眯着璀璨的星眸,嘴里一直喃喃低语,柔软无骨的身躯在床上宛如一条水蛇一般勾得席司南喉咙处一阵干渴。“该死!这个死女人明显就是在勾引他!难道她是故意送上门来的?”此刻他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知道谁在杯子里面下了药,现在她浑身灼热不已。俯身看向身下的小人儿,薄唇微微勾勒过一抹迷人的弧度。既然是送上门来的,又勾引得他火烧火燎,那他就不当君子了……那么多女人想要巴巴的爬上他的床都被他无情的扔出去了,没想到却败在了这个千娇百媚的小女人手上。男人宽大的手掌钳起她纤细的下巴,眸子中泛出一抹寒光,扯出一抹冷笑,眯了眯眼一字一顿说道:“女人,你求我,我就满足你!”徐沫沫此刻有了药物反应,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只觉得自己难受的要死,如果没有眼前的男人,说不定自己会**焚身。“唔……司南……我求求你了……我想……”话还没说完,**嫩的嘴唇就被人堵住了。以吻缄吻,熟悉的感觉和气息,仿佛一切都回到了三年前。她和席司南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在一起了,早在三年前她就已经是他的人了……粗暴的吻使得她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额角处的汗液“唰唰”的落下,如获新生。痛苦和欢愉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这么多年他带给她的感觉还是那样,让她欲罢不能,又无处遁形。一夜风雨,颠鸾倒凤。次日,清晨。徐沫沫在疼痛中清醒过来,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快要被碾碎了。突然想到什么,立刻从床上弹坐起来。“天啦!我居然把席司南给睡了!”心中猛得一怔,顿时感到大脑嗡嗡作向,像是无数只苍蝇围绕着自己的脑袋转圈。再一看躺在自己身旁只穿了一条平角裤的男人,他的眉眼没有丝毫的变化,但却比过去多添了几丝忧愁,两道耸立的剑眉就算是睡着了也像抚不平的高峰。让她不禁又是一阵心疼。徐沫沫生怕把熟睡的某人吵醒了,于是单手撑在床垫上俯视着他,另外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他的眉眼,多么熟悉的感觉,这是她曾经深深爱过的男人。可是现在这个男人竟然不记得她了……突然,一只大手一把将她纤细的手腕抓住,眼皮掀开冷冷的道:“女人,你摸够了没有?”

徐沫沫气得想打人!莫名其妙就被人给睡了,而且那个人还是自己的初恋情人席司南,偏偏他竟然一点儿也不记得自己了,她不知道他是故意装的还是真的忘记了,瞬间脑子里乱如麻。突然眼睛一瞥,落在了床头的柜子上,上面放着一块银色的腕表。她记得这块腕表是他生日的时候她送的,没有想到他竟然戴到现在,可是他为什么忘记自己了呢?突然手机嗡嗡的响起,她才想起今天是荣宇做手术的日子,而且奶奶还瘫在病床上。原本她此刻应该在国外,还未来得及拿到毕业证,被告知弟弟心脏病又犯了,奶奶也因为从楼梯上滑倒摔的半身不遂,她连夜从国外赶回来。家里早就断了她的经济来源,她一面要在国外打临工给自己赚学费,还要存钱给弟弟治疗,需要一大笔费用。所以一回国才会找到江城最大的一家会所当陪酒女,没想到竟然会发生昨天晚上的事情。赶到医院的时候,荣宇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这一次做心脏搭桥,她在外面借了不少钱,甚至昨天晚上那位林叔叔也主动借过她钱,但让她没有想到那个老男人对自己竟然是那么龌龊的想法。奶奶也在这家医院,现在还未清醒过来,刚走到病房外就听到了一阵尖锐的声音,不用看人她就知道是继母程美惠和妹妹徐曦曦在说话。可以听得出来徐曦曦的声音格外清脆,掩盖不住的笑容。“那个小见人这一次看他还逃不逃得过我们的手掌心,估计昨天晚上她已经被林叔叔给上了吧!啧啧啧那个老家伙看着就让人恶心,以徐沫沫的性格恐怕会宁死不从!”顿时她只觉得头部嗡嗡作响。原来昨天晚上的事情是程美惠母女设的计,就是为了把她赶出徐家,真是心狠手辣的两个人。门被“砰”的一声推开。徐沫沫气急败坏的站在门口,赤目看着正得意的两个女人,气得眉骨突突跳不停。看到她,那两个女人并没有半点诧异。冷冷的嗤了声,语气中尽是鄙夷:“哟!这不是林太太吗?看你这个样子,昨天晚上应该很享受吧?想不到那个老家伙床上还不错……”程美惠一脸嘲笑地看向她脖颈处被席司南折磨的印记,脸上的笑容被无限放大,气得徐沫沫手抖。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当初如果不是她勾引爸爸,破坏了她的家庭,弟弟也不会在肚子里面就饱受折磨而导致身体那么虚弱,妈妈也不会在生下弟弟的时候就难产而去,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徐沫沫,老男人的滋味怎么样?”徐曦曦笑地花枝乱颤,一双媚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满是嘲讽。“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昨天和我上床的男人并不是那个老秃子。”一句话让这对母女讶然,不可思议的看向她,激动的厉声道:“这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不仅仅这个男人不是那个老秃子,而且他还是江城的第一风云人物,妹妹你做梦都想攀爬的高枝,席司南。”反正她又没有收下他的封口费,所以也不用将昨天的事情守口如瓶,她就是要**下这一对母女,让她们嫉妒的发狂。

猜你喜欢
穿越宅斗小说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