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闺门毒后 重生之闺门毒后 嫂子  雯雯  陈娟周康
后面 秦时 小强 地铁 乡村 妹妹 情缘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 混沌之骄子
混沌之骄子

混沌之骄子

分类:武侠修真

时间:2021-01-19 07:03:48

作者:不一样的羊羔

最新章节: 第二章 斩杀一人

编辑:执伞青衣袖

点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五千大世界亿万小世界中的一个小世界,名为天劫大陆,主人公洛劫出生于于七大族中的洛族,在数千年前天劫大战中,洛族被重创,自此一蹶不振,在洛劫父亲洛天这一代,洛族被灭,族灭剑毁,只余下洛劫与一神秘的老者,自此洛劫便踏往报仇之路。一个个残肢废躯抛空而起,散落在地面上,此时已是血流成河,鲜红的血液不要钱的挥洒,浸入地面表层使得大地都变了颜色,仿佛是大地在哭泣,战争的过程本来就如此,没有鲜血的渲染与陪伴,就没有结果,也就打不成目的,除非拥有足够的实力,是足够的实力,才能扭转布局。洛天望着早已变了模样的洛族,心中萌生了无穷恨意,顿时在心中做了一个决定,不死不休,随后一股无形的气场自洛天的体内扩散开来,“怎么回事,为何突然变得这么强”炎宗似乎觉得场面有些脱离自己的掌控暗暗的道。不光是他们,正在地面上拼杀的两支队伍也感受到了那股无形的威压,紫玄队的众人望着那股威压的源头,一名男子悬空而立,凌厉的双目正注视着眼前的两人,周身的空间都在此时剧烈的波动着,“原来是首领”紫玄队众人心里都冒出这个念想,而后众人又怒吼了两声,杀向对面的敌人,这场战争只能胜不能败,因为失败的代价无法承受。今天就让你们知道,打我洛族的主意是要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说完洛天的食指尖便衍生出了一枚暗红色的血珠,血珠虽小但其中蕴含着无穷的破坏力,此时炎宗与鬼眼灵龙全身都不停的战栗着,显然洛天这次出手已经威胁到了两人,作为其它族的长老也不是饭桶,炎宗看向灵龙说道:“我们联手一起抵抗洛天,他不惜损耗自己的生命,凝炼出最强一击,只要我们顶住,那洛天的死期就要到了”,话说得没错,关键你们能够抵挡得住吗?洛天看着炎宗与灵龙两人急躁的样子淡然的说道,随后,洛天指尖那一枚血珠仿佛被激活了一般,化为一条血红苍龙带着滔天的恨意,直奔炎宗、灵龙两人,血色苍龙转眼及至,炎宗灵龙两大长老也联手合成了绝杀神魔大阵,要将血色苍龙绞杀在大阵中,如愿一般,狰狞而又巨大的血色苍龙终于闯进了绝杀神魔大阵之中。起初苍龙在大阵中迅速游走向着炎宗灵龙两人飞去,但下一刻,大阵之中就演化出万千丝缕,那丝缕尽是无形的能量组成,然后牢牢地将苍龙缠住,使得苍龙的速度慢了下来,两大长老身处大阵中心时时刻刻维持着能量的供应,在看到汹涌的苍龙慢下来时嘴角也扬起了微笑,犹如死而复生的那种,炎宗的得意之声从绝杀大阵中传了出来:“洛天,我看今天你也到此为止了,使得我们两大长老齐齐联手,你死也瞑目了”,是吗?洛天本人冷哼一声,嘴角扬起一个弧度,这是一种冷笑,有一种猫看老鼠垂死挣扎的感觉。“给我爆”气势如虹的声响徒然从洛天的嘴中爆发出来,双手也结了一印,只见绝杀大阵之中血色苍龙爆出一股所向披靡的气势,挣脱了万千丝缕的束缚,直接一分为二,化为两条漆黑苍龙,这漆黑苍龙与之前的血红苍龙比较:积更小了、颜色更深了,但威能也更加强大了,两条漆黑苍龙以不及掩耳之势袭向两位长老。从打斗开始到现在仅仅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两位长老屹立于大阵之中,望着迎面而来的两条苍龙,直直的、愣愣的,突然反应过来手中光芒大作形成了一层层护盾挡在自己面前,即便如此也抵挡不住汹涌的苍龙。在洛天的注视下,苍龙撞击在了护盾上,撞的瞬间无形的护盾便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仿佛空间都破碎了一般,苍龙气势不减直奔两人,此时炎宗灵龙两位长老的面色苍白如纸,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被反咬一口,随后只听见两声惨叫,声音化为滚滚气浪,回荡在这片天地中,久久不能停息,使听到的人都感到心寒,炎宗的半个身体已消失不见,淋漓的鲜血流个不停,滴滴答答的落在地面上,鬼眼灵龙也好不到哪去,右手没了胸腔都炸开了头颅也少了一半,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死,但都受了极重的伤,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还是能完全恢复的,但洛天是不会给他们这个时间的,在下一刻洛天便出现在了两人面前。右手擒住灵龙的脖子,左手掐住炎宗的锁骨,此时已是重伤的两人陷入了绝望,“洛天,你放了我,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对对,洛天你放了我们一切都好商量”,炎宗先恳求着说道灵龙接着说道。洛天望着两人痛苦而又扭曲的脸冷冷的答道:条件..还商量,你把我们洛族逼迫成这样,最好的结果就是杀了你们,两位长老一听面色又苍白了一分,随后大声的嚎叫道:你敢,杀了我们,我们的族人一定会为我们报仇的,那时就什么都晚了。洛天听后冷笑道:有什么好晚的,我现在就杀了你们,好让你们体验我现在的心情,洛天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两惨叫便已喊出:啊..啊...原来洛天在说话的同时,右手就早一贯穿灵龙的胸膛,左手也捏碎了炎宗的锁骨,“杀了我们吧,落到你手上我们认了,现在只求一死”,无尽的痛楚充斥着两人的全身,三长老炎宗向洛天乞求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死吧,洛天不再废话,右手在灵龙的胸膛内一摸索便捏爆了他的心脏,灵龙死后,接下来便是炎宗的死期,而当洛天正准备再次对炎宗出手时,变化突生,只见前方的空间剧烈的抖动着,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破而去,忽然一道千丈大小剑光凭空出现,没有任何预兆,从远处向着洛天的方向碾压而来,剑光转眼及至,紧要关头洛天将炎宗先抛向剑光然后自己凝聚最强防御挡在胸前,等待着这道剑光的到来。想象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那道剑光竟然是一个人所变,可见此人修为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了,剑光骤然消失,一个青年虚空而立,手中提着已经奄奄一息的炎宗长老,一头黑发随风飘逸,眉清目秀长相还算俊俏,咻咻咻又有几道身影凭空飞来,那等速度令人咋舌。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已经脱离了洛天族长的掌控,望着眼前几位陌生的面孔,洛天冰冷的眼神中透露出了几分凌厉,同时用谈谈的语气问道:你们究竟是何人,为何救助这个家伙?洛天用手指了指眼前男子手中那半死不活的炎宗长老。男子闻言有些得意的笑了笑,并歪着脖子向旁边其余几人重复道:他在问我们几个是谁呢,你们谁个能回答一下?男子一语过后,旁边几人顿时随之哈哈大笑起来,显然都没将洛天的话放在心上,洛天对这一切也不以为意,身为一族之长,什么场面没见过,就算实力不如人,也要在气场上压人一头时刻冷静着。男子及周围几人见洛天面色不改不为所动,其中又有人出言嘲笑道:看,身为洛族的一族之长也不过如此,照样被我们几人给吓傻了,如你所愿,又是一阵哄笑声。洛天之所以保持冷静陷入僵持,一方面是在恢复着体内所消耗的力量,另一方面是在拖延时间等待一个时机(至于这个时机是什么,后面会提到,暂时是个谜)一阵取笑辱骂过后,几人周身的气息也变得凌厉起来,空间都显得处处抖动,看样子是要动真格了。。


好书推荐:晚风不似你 美漫世界无限之旅 前男友的告白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娇华 丑面王妃 策妖之三界风暴 后汉长歌 特种兵痞在都市 最强捕头

  一个个残肢废躯抛空而起,散落在地面上,此时已是血流成河,鲜红的血液不要钱的挥洒,浸入地面表层使得大地都变了颜色,仿佛是大地在哭泣,战争的过程本来就如此,没有鲜血的渲染与陪伴,就没有结果,也就打不成目的,除非拥有足够的实力,是足够的实力,才能扭转布局。洛天望着早已变了模样的洛族,心中萌生了无穷恨意,顿时在心中做了一个决定,不死不休,随后一股无形的气场自洛天的体内扩散开来,“怎么回事,为何突然变得这么强”炎宗似乎觉得场面有些脱离自己的掌控暗暗的道。不光是他们,正在地面上拼杀的两支队伍也感受到了那股无形的威压,紫玄队的众人望着那股威压的源头,一名男子悬空而立,凌厉的双目正注视着眼前的两人,周身的空间都在此时剧烈的波动着,“原来是首领”紫玄队众人心里都冒出这个念想,而后众人又怒吼了两声,杀向对面的敌人,这场战争只能胜不能败,因为失败的代价无法承受。今天就让你们知道,打我洛族的主意是要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说完洛天的食指尖便衍生出了一枚暗红色的血珠,血珠虽小但其中蕴含着无穷的破坏力,此时炎宗与鬼眼灵龙全身都不停的战栗着,显然洛天这次出手已经威胁到了两人,作为其它族的长老也不是饭桶,炎宗看向灵龙说道:“我们联手一起抵抗洛天,他不惜损耗自己的生命,凝炼出最强一击,只要我们顶住,那洛天的死期就要到了”,话说得没错,关键你们能够抵挡得住吗?洛天看着炎宗与灵龙两人急躁的样子淡然的说道,随后,洛天指尖那一枚血珠仿佛被激活了一般,化为一条血红苍龙带着滔天的恨意,直奔炎宗、灵龙两人,血色苍龙转眼及至,炎宗灵龙两大长老也联手合成了绝杀神魔大阵,要将血色苍龙绞杀在大阵中,如愿一般,狰狞而又巨大的血色苍龙终于闯进了绝杀神魔大阵之中。起初苍龙在大阵中迅速游走向着炎宗灵龙两人飞去,但下一刻,大阵之中就演化出万千丝缕,那丝缕尽是无形的能量组成,然后牢牢地将苍龙缠住,使得苍龙的速度慢了下来,两大长老身处大阵中心时时刻刻维持着能量的供应,在看到汹涌的苍龙慢下来时嘴角也扬起了微笑,犹如死而复生的那种,炎宗的得意之声从绝杀大阵中传了出来:“洛天,我看今天你也到此为止了,使得我们两大长老齐齐联手,你死也瞑目了”,是吗?洛天本人冷哼一声,嘴角扬起一个弧度,这是一种冷笑,有一种猫看老鼠垂死挣扎的感觉。“给我爆”气势如虹的声响徒然从洛天的嘴中爆发出来,双手也结了一印,只见绝杀大阵之中血色苍龙爆出一股所向披靡的气势,挣脱了万千丝缕的束缚,直接一分为二,化为两条漆黑苍龙,这漆黑苍龙与之前的血红苍龙比较:积更小了、颜色更深了,但威能也更加强大了,两条漆黑苍龙以不及掩耳之势袭向两位长老。从打斗开始到现在仅仅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两位长老屹立于大阵之中,望着迎面而来的两条苍龙,直直的、愣愣的,突然反应过来手中光芒大作形成了一层层护盾挡在自己面前,即便如此也抵挡不住汹涌的苍龙。在洛天的注视下,苍龙撞击在了护盾上,撞的瞬间无形的护盾便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仿佛空间都破碎了一般,苍龙气势不减直奔两人,此时炎宗灵龙两位长老的面色苍白如纸,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被反咬一口,随后只听见两声惨叫,声音化为滚滚气浪,回荡在这片天地中,久久不能停息,使听到的人都感到心寒,炎宗的半个身体已消失不见,淋漓的鲜血流个不停,滴滴答答的落在地面上,鬼眼灵龙也好不到哪去,右手没了胸腔都炸开了头颅也少了一半,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死,但都受了极重的伤,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还是能完全恢复的,但洛天是不会给他们这个时间的,在下一刻洛天便出现在了两人面前。右手擒住灵龙的脖子,左手掐住炎宗的锁骨,此时已是重伤的两人陷入了绝望,“洛天,你放了我,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对对,洛天你放了我们一切都好商量”,炎宗先恳求着说道灵龙接着说道。洛天望着两人痛苦而又扭曲的脸冷冷的答道:条件..还商量,你把我们洛族逼迫成这样,最好的结果就是杀了你们,两位长老一听面色又苍白了一分,随后大声的嚎叫道:你敢,杀了我们,我们的族人一定会为我们报仇的,那时就什么都晚了。洛天听后冷笑道:有什么好晚的,我现在就杀了你们,好让你们体验我现在的心情,洛天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两惨叫便已喊出:啊..啊...原来洛天在说话的同时,右手就早一贯穿灵龙的胸膛,左手也捏碎了炎宗的锁骨,“杀了我们吧,落到你手上我们认了,现在只求一死”,无尽的痛楚充斥着两人的全身,三长老炎宗向洛天乞求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死吧,洛天不再废话,右手在灵龙的胸膛内一摸索便捏爆了他的心脏,灵龙死后,接下来便是炎宗的死期,而当洛天正准备再次对炎宗出手时,变化突生,只见前方的空间剧烈的抖动着,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破而去,忽然一道千丈大小剑光凭空出现,没有任何预兆,从远处向着洛天的方向碾压而来,剑光转眼及至,紧要关头洛天将炎宗先抛向剑光然后自己凝聚最强防御挡在胸前,等待着这道剑光的到来。想象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那道剑光竟然是一个人所变,可见此人修为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了,剑光骤然消失,一个青年虚空而立,手中提着已经奄奄一息的炎宗长老,一头黑发随风飘逸,眉清目秀长相还算俊俏,咻咻咻又有几道身影凭空飞来,那等速度令人咋舌。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已经脱离了洛天族长的掌控,望着眼前几位陌生的面孔,洛天冰冷的眼神中透露出了几分凌厉,同时用谈谈的语气问道:你们究竟是何人,为何救助这个家伙?洛天用手指了指眼前男子手中那半死不活的炎宗长老。男子闻言有些得意的笑了笑,并歪着脖子向旁边其余几人重复道:他在问我们几个是谁呢,你们谁个能回答一下?男子一语过后,旁边几人顿时随之哈哈大笑起来,显然都没将洛天的话放在心上,洛天对这一切也不以为意,身为一族之长,什么场面没见过,就算实力不如人,也要在气场上压人一头时刻冷静着。男子及周围几人见洛天面色不改不为所动,其中又有人出言嘲笑道:看,身为洛族的一族之长也不过如此,照样被我们几人给吓傻了,如你所愿,又是一阵哄笑声。洛天之所以保持冷静陷入僵持,一方面是在恢复着体内所消耗的力量,另一方面是在拖延时间等待一个时机(至于这个时机是什么,后面会提到,暂时是个谜)一阵取笑辱骂过后,几人周身的气息也变得凌厉起来,空间都显得处处抖动,看样子是要动真格了。

  在一片漫无边际的土地上,一座座充满着古老之气的建筑矗立于此,远远望去就像一条沉睡多年的古龙,盘踞在这片土地上,这就是洛族。原本矗立在天劫大陆顶峰的七大族之首——洛族,现如今却衰败到了极点,整个洛族连一位“天尊者”都没有,在这实力为尊的异界大陆上,没有实力就意味着没有地位。当别人比你强大时,你就会成为别人手中的一个玩偶,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要想让别人看得起你,唯一的途径就是努力修炼,当你站在世界的巅峰,俯视地上的人们,你才会发现他们是多么的渺小。所以为了自己,为了那些曾经关注你的人,为了....努力、努力,必要的时候还需拼命,不要再苟且的活着了,看看远处,希望就在前方。人穷志不穷...干死一个熊。洛族之所以会变的这般一蹶不振,全都因三千多年前的那场大战,不知多少强者死去,也不知又有多少强者活了下来,就算活了下来,时隔三千年也不知死了没有,就算没死,估计活得也很艰难,除非能够再次突破达到更高的境界。我并不是诅咒这些人死,因为毕竟人的生命有限,不可能永远的活下去,再说,从大战中活下来的也没几个盖世强者,正真的强者都在那场战斗中死去了。那场战争需要强者,需要强者的血、需要强者的生命,否则根本不可能赢。由此可见这场战争是多么的庞大,多么的可怕,多么的惊世骇俗。曾经天劫大陆的七大族之首-洛族在此落败后,似乎整个洛族的实力都不停的被消弱,直至现在洛族的实力在其它家族面前已不值得一提,曾经强悍如斯的洛族虽然正在衰败。可从那时遗留下的宝物却数不胜数,正因如此同为七大族的其它族也在不停的窥视洛族,都想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来吞并洛族。自那场大战已经过去三千多年,在此期间之所以没有其他族人来进攻洛族,那是因为其他六大家族之间关系都不太好,没有哪一族事先采取行动,是因为害怕其余的几大家族趁机拦截。可是最近炎族和灵族两大家族走得特别近,好像有合并的趋势。于是乎,洛族在两大家族的攻击下迅速落败,这个消息如光速一般迅猛的传遍整个天劫大陆,从此往后原本的七大家族就变成了六大家族,若炎族与灵族合并的话,那将再变五大家族。那一天,原本还依旧晴朗的天空,不知不觉中却下起了小雨,小雨淅淅沥沥从天而降,雨滴拍打在洛族的每一个角落,给这个曾经强大而现在却逐渐衰败的家族平添了几分悲伤与凄凉。遥望天际,西边的天空中正有一团异常庞大的黑影飞速的前进,那等气势直逼苍天,使看见的人面色顿时苍白了许多。那是炎族的人,不对,,好像还有灵族的人,他们到我们洛族干什么,此时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人望着空中那迅速即至的黑影惶恐的说道,此时不光是那位中年人这般,在洛族的方圆千里内,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感受带了那一股强大的杀气。就在此时,一座建立在洛族正中央并充满着古老气息的黑色巨殿中,数百道身影安然而立,只见大殿正中央的青龙座椅上,一道俊逸的身影坐落此处,在靠左边位置还有几位面色苍老但又不失风采的老者,右边则站着一名美妇,她身穿一件淡紫色的长裙,那窈窕的身段在长裙的包裹下格外的美丽,不过此时再也没人会有心情去欣赏那名美丽的女子。大殿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古怪,所有人都默默无声的望着青龙座椅上的那道原先还温和但此刻却又异常凌厉的身影,那名女子的美目也是打量着在其身旁的男人,大殿内的所有人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在众人的注视下,那道身影缓缓的站了起来,嘴角掀起一个弧度,使看上去有点无奈。该来的终将还是来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决一死战”,这道身影凌厉的双目望着前方缓缓说道,在最后四个字上特意加了重音,对决一死战,顿时上百道怒声响彻整个大殿。大殿最左边的入口处,一道秀气的身影站在那里,看起模样顶多十一二岁,纯洁如雪的眼睛此时正担忧的望着那大殿里的人们,父亲、母亲、大伯、二伯、还有这么多人,他的小嘴在小声的嘀咕着,同时身体也微微的抖动着,似乎有点害怕。时间在众人的等待中悄然而过,众人出现在黑色大殿的外围,那是一片空旷的大地,此时众人正站在这片大地上,为首的那道身影正抬起头看着自西而来的黑色光团。感受着那若隐若现的压迫之力,洛天的双眼泛起了血色,在众人的注视下那道光团逐渐变大,一大波黑衣人起码有上千人,自空中而下缓缓的落在了大殿外围的空地上,两边的人正好形成了对立关系,似乎在争夺武林门主之位,事实上却不是。洛族的现任族长洛天,在人群的最前方安然而立,似乎不因对面的庞大气势而动容,洛天,如果不想让我动手的话就快将那件神器交出来吧,免得让你们族灭人亡。一名满头白发却又精神抖擞的老头狠狠的说道,那等气势毋庸置疑,就像世界都是他的一样,任他主宰,但是听到此话的洛天却微微一笑,那笑容充满着狰狞,想要神器?没有,我这里倒是有一句话赠送给你:死心吧。之后只见滔天的杀意笼罩在这片天地,对面的白发老头正是炎族的三长老炎宗,此时深黄色的天力自老者体内弥漫开来。那等杀意让洛族的众人面色又白了几分,好像光要抵挡这份杀意就已经付出了自己所有的力量,这炎宗实力竟然达到了这种程度,估计光这股杀意就达到了神天三劫中的神死劫。洛天感受着来自炎族三长老的威压,并没有露出太多的表情,但内心却是极度的震撼,忽然天地间的灵力都像受了指引一般,极速汇聚在老者的上空,洛天见状手一挥示意其他人都躲开,众人看见了指示也瞬间后退了数百步并分散开来。老者看见他们这般举动嘴角不由得向上一掀,似乎在嘲笑,一声冷哼,老者头顶的巨大光团化为一直深黄色的巨龙,巨龙身长千丈,四肢龙爪微微弯曲,同时体内散发出一股恐怖威压,随着老者单手挥下,那条带有恐怖威压的巨龙便撕裂空间的束缚向着洛天的方向飞去,巨龙转眼即至,地面也承受不住巨龙的气势,轰然凹下去数百丈,原本平平的地面现在却成了一个百丈大的凹槽。洛天站在凹槽的最中央望着那条充满深黄色火焰的巨龙,双手飞快的结了一个复杂的光印,只见前方的空气忽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那条巨龙在众人的注视下终于撞在了洛天的身上,撞击而产生的动静并不是众人所想象的那样,相反没有一丝声音,就好像消失了一样。究竟是怎么回事,最吃惊的还是炎族三长老炎宗,他睁大了双眼露出一脸的不相信,怎么可能,这可是自己的全力一击,就算不死也得当场重伤,炎宗震惊归震惊,他也很快的稳住心神便低头俯视着凹槽中情况,整个巨大的凹槽中只有一个人安然而立,其余的众人此时都在凹槽的上方看着凹槽,洛天的衣衫还是原先的模样,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下一刹那,洛族族长洛天的身影便出现在了炎宗的面前,这一切仅仅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显然有些出乎三长老炎宗的意料,你的力量有些诡异好像不是你自己的,三长老感受着洛天体内雄厚的天力缓缓说道,洛天听后一笑,已经被发现了?真不愧是神生天劫的强者,洛天微笑着答道,不论你的力量来自何方估计也会有着时间的限制,只要在这段时间内拖住你就可以了,炎宗说完左手一扬,只见一道人影从炎族的人群中脱离而出。来到了炎宗的旁边,“原本以为不需要我露面,看来不能如愿了,神秘人淡淡的道”,此人身披灰褐色长袍,红白相嵌的两眼深凹在眼眶里,使人看了都不由得哆嗦,干廋的面庞少了一丝血色,此人正是灵族四长老鬼眼灵龙。洛天望着对面两位神生劫的强者,脚尖一用力倒退数百步来到了一名美丽女子面前,现在这场面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炎族的人竟然和灵族扯上了关系,银姬你赶快带着洛劫走,走得越远越好,记住,千万要小心,洛天对美丽女子快速的说道,在最后一段话上加了极重的语气。美丽女子听后微微点点头,然后对洛天温柔的说道:你自己小心点。说完不再犹豫,左手奇怪的结印,下一秒,原本还站在洛天对面的美丽女子就消失在原地,连气息都隐匿了,这所有的一切仅仅发生在一瞬间,洛天再次望着炎族的那些人,眼中已多了一份憎恶,紫玄队准备战斗,洛天转身对着众人喊道。“是”。惊人的气浪从众人口中奔涌而出,下一刻,杀杀杀,怒吼声响彻云霄,洛族的紫玄队众人就奋勇而出,一个个手握钢刀,体内的天力不断涌出,最终在钢刀的表面形成一道道暗黑色的波纹,与此同时,炎族的人马也从对面蜂拥而上,几个呼吸间两队的人马便相碰在了一起,一层层气浪荡漾在无形的空间上,使得空间犹如水波一般激起了一波波涟漪。这一下好了,除了已走的美丽女子和正在拼杀紫玄队,洛族还剩下洛天和三位长老,炎族还剩下七道人影,其中两位便是炎族三长老炎宗和成名已久的灵族四长老鬼眼灵龙,另外五人气息都不弱,起码都是神死劫中期的,有三人气息有些诡异,若隐若现,时而属于这片空间、时而脱离这片空间,竟然是元素操控师,洛天感受着对方的情况心中惊讶道.天地间的天力就在此时纷纷剧烈的波动起来,我和灵龙对付洛天,你们两人对付他们三人,最后你们三人负责攻击洛族的建筑和其他人,今天我们就大杀特杀,灭了整个洛族,炎族三长老炎宗对着另外五人以命令的口气说道,随后那三名元素操控师便在天力涌动间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便出现在了千丈之外的空中。洛天见状也连忙追赶而去,因为他知道,元素操控师的厉害之处,操控者本身并不可怕,但他们所操控的各种元素却异常的恐怖,这种恐怖如果施加在建筑或平常人身上,那结果可无法想象。洛天的意图被经验丰富的炎宗长老和鬼眼灵龙看穿了。于是当洛天刚有所动作的时候,炎宗和灵龙这两个老贼就将其拦住,其余洛族的三位长老也被炎族的另外两人纠缠住,三位元素操控师便扬长而去,不久之后只见西方的天空已被滔天的火焰和黑色雷电所囊括,带有一丝古老气息的建筑不断的在人们的注视下崩塌,打斗声、爆炸声、凄惨的哭声、恐惧的尖叫声,各种声音在此时从四面八方传来。洛天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杀意,平时风度翩翩的族长形象在此时已经完全破灭,取而代之的是无穷的杀意,洛天透过血红的双眼看着正不断沦陷的洛族,顿时手中光芒大盛,一柄由天力所构成的冰蓝色长剑瞬间形成,洛天手握长剑悬空而立,在其对面正是炎族长老炎宗和灵族的鬼眼灵龙,炎宗看着对面脸色已成狰狞之状的洛天不紧不慢地讲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战胜我了?劝你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你的儿子和你的妻子也逃不了我的手掌”。洛天一听炎宗这话原本呈狰狞之状的脸显的更加的扭曲了,仿佛要变形了一般,“你将我的妻儿怎么了”,洛天一字一字的狠狠说道,“我没将他们怎么了,只是在他们逃跑的路上派了些人,这些人可不是一般人哦,能不能逃脱就看他们的造化了”。洛天也没有更多的废话,手中冰蓝色长剑一挥,一道百丈大小的剑芒划破虚空对着炎宗的方向飞去,炎宗见状双手结印一个数十丈大小的光罩把自己与鬼眼灵龙笼罩在其中,剑芒与光罩在三人的注视下碰撞在了一起,轰轰!地面上的物体被一股股劲风摧毁而去,剩下的只是一片片废墟,两边的人马杀个不停,一道道强横的光束在人群中交织,时不时一两声惨叫声不绝入耳惨绝人寰。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