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闺门毒后 重生之闺门毒后 嫂子  雯雯 
陈娟周康 后面 秦时 小强 地铁 乡村 妹妹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玄幻魔法 > 别宫斗了,玩吧!
别宫斗了,玩吧!

别宫斗了,玩吧!

分类:玄幻魔法

时间:2021-01-21 05:03:40

作者:九库文学

最新章节: 《别宫斗了,玩吧!》第十章 :本殿赏你个欺君之罪

编辑:清尊素影

点评: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在线阅读

目录

已完成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别宫斗了,玩吧!》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章氏,皇太后,金氏,乐潇泽,皇太,沈环,乐嘉,周芬,红艳,贵妃之间的故事。别宫斗了,玩吧!约512635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好书推荐:科幻大唐 哈利波特之晨光 三国之狼行天下 我认为我是那颗葱 商海迷情 奋斗在瓦罗兰 歃我之血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拳神田石 驯天骄

沈环想了想,点头道:“也好!”周芬刚想接过,哪知沈环又将手抽了回去,转身道:“算了,我还是再试试吧。”周芬深吸一口气,硬声道:“殿下身子金贵,还是奴婢来吧。”说着,周芬便欲上前抢过,不料沈环突然又转了回来,口中道:“好吧好吧……”这下两人撞了个正着,周芬疼地一咧嘴,沈环却是唉哟哟地叫了起来。

两刻钟过后,周芬已经是死鱼般地脸色了。沈环眯着一只眼,仰头拿着针与线头穿了半天,然后摇头一叹道:“我这粗手粗脚的,还真做不来这细致活。”说着,沈环又走到了窗边亮堂的地方,装模作样穿了半天。周芬终于忍无可忍,上前皮笑肉不笑地道:“想来殿下是太富贵了才对,奴婢帮您引线吧。”

歌阑不由地抬眸看了一眼沈环的神色,她感觉地到,沈环是真不介意,似乎还心情大好,果真是个另类的皇后。但这样心宽的主子不好吗?总好过从前的德妃主子……想到这里,歌阑不禁黯了黯神色。

沈石与罗氏是实诚人,又沉浸在这天降金蛋的喜悦中,自然别人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了。只可惜了大丫心心念念地来看自己,每次都要被人押着向自己磕头,然后话还没说上几句,就又被人给赶出去了。还说什么泼天的富贵,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依沈环看,根本就是绝缘六亲才对!

沈环再看她旁边的何芳洁,比之周芬稍年轻些,面色上倒看不出什么来,行礼也还周全,只是既然能做上丹凤宫的掌事,显然也不是个普通人了。沈环咧嘴一笑,连忙向前倾了身子,并双手一抬,喜声道:“两位姑姑快快免礼!”周芬立时皱了眉头,不悦地道:“殿下如今已贵为皇后之身,还需恪守宫仪才是。”

哦,沈环了悟过来,原来昨晚歌阑与飞烟两个有些支支吾吾的,为的就是这个。那个红艳倒也有些本事,却不知生地何等模样,不过依沈环看,也不全是红艳的本事,只能说那个荒唐天子实在太过风流。沈环看着周芬暗暗好笑,她以为自己还会当着太皇太后与皇太后的面与皇上撕战不成?还是以为,自己会气地不行?

乐潇泽哈哈大笑,倏地下了榻,然后接过红艳手中的茶深吸了一口气,不禁心荡神怡。乐潇泽揭开茶盖抿了一口,便将茶盏放在了案上,转而将红艳一把拉起,含笑道:“一枝红艳露凝香……我倒想知道,是不是真的人如其名。”

之前便已经有几个小婢与内侍上门来伺候她了,名为伺候,实际就是监视。沈环想来想去,他们最怕的,应该还是怕她与别的男子有染吧?她门都出不去了,哪里还能再招三惹四的?不过最令她遗憾的就是,她虽然有心想要待大丫她们更好些,但是如今她们已经完全接近不了自己了。

“奴婢服侍殿下梳洗。”歌阑并两个小丫头端着水盆面巾走了进来,沈环也就走回桌边坐下,任由她们三个侍弄。沈环有些享受地点了点头,至少,还能做几回由人伺候的老爷!享受了一阵,沈环便状若无意地道:“我看周姑姑挺能干的,宫里的贵人肯定都很喜欢她。她来伺候我,是不是受委屈了呀?”

当然,太皇太后、皇太后还有皇上宫里也会设有几个女官,品级不定,所涉及的差使也不一定。她们多为有些学识,极懂礼仪,主子又宠幸之人,这样的女官将来说不定能放出宫去,配个好郎君,也算得是后宫之中最为幸福的一等人了,只是也没有几个。

她方才也是故意转来转去,那针尖早已被她调了个头,被刺到的其实是那周婆子。只不过嘛,这绣花针划来划去,双方都被刺到也不奇怪,加之自己这个“性子”,周婆子又是个喜怒于形的人,哪里会想这么多。看方才,她只管着自己含手指的动作不雅,便知道她没有多想。

沈环也不过随口一问,歌阑却已答道:“回殿下的话,周姑姑原是在太皇太后身边伺候的。殿下是后宫之主,周姑姑不会委屈的。”“哦!”沈环心中暗想,原来是太皇太后的亲信啊!看来太皇太后还不止是不喜欢她这么简单了。该不会这么狗血,她有什么亲戚也在后宫,想做这个皇后吧?沈环想想都不寒而栗。

来到长安宫外,乐潇泽已等着了,他倒不是对昨晚的事感到愧疚,而是觉得不能让太皇太后看他的笑话。沈环与乐潇泽进了章氏的殿门,齐齐行过四拜礼后,沈环随着女官向章氏进了盘吃食,再退到原位与乐潇泽四拜礼后,今日太皇太后这礼便算成了。接着又去了长乐宫皇太后金氏那里,行了一样的礼数。

沈环打量起两人来,两人看上去年岁相仿,应是十八上下的模样,头发衣着都是整理地一丝不苟,倒有点像是木偶的意味了。飞烟的模样俊俏些,歌阑的面貌则要普通一些,做到一等侍女,自然也是极有能力的了。要说后宫内院,凄惨的不一定是妃嫔,这些宫女们,其实也挺惨的。

沈环说打从今往后只喝白水,也不是没有理由的,茶味冲,颜色浓,别人要做手脚实在容易。但白水就不同了,好歹有色的过不了,有味儿的也过不了。沈环原本还想着进宫了以后才要防着,哪晓得眼下就得一日挣一日的命了,她都这模样了,那些人还挺看地起她,无非就是这个惹祸的后位啊!

接着是宫内女官,东君国建国之初倒也设有六局一司,只不过到了后朝,便都遣散了,职责也皆移于宦官。只有一个宫正司还留着,宫正司是专门处罚内宫犯错的宫婢,甚至一些宫妃的地方。

沈环尴尬地笑了两声,然后往后坐直了身子,又放下了双手摆在腿上,装着很正经的模样,细着嗓子缓缓地道:“两位姑姑,请起吧!”周芬满意地点了点头,两人便起身退到一边了。又两个少女并排走上前来,齐齐跪下叩首,“奴婢丹凤宫一等侍女飞烟!”“奴婢丹凤宫一等侍女歌阑!”“拜见皇后,殿下万福玉安!”

何芳洁向沈环请示道:“如今二等侍女空了一个位置,殿下可要从三等侍女中提一个上来?”沈环点头,“也好,姑姑作主便是。”何芳洁又斟酌着道:“到底宫里一些粗重活,还是要由小内侍来做地好,殿下不如挑几个伶俐的内侍进来,也好派些粗活给他们。”沈环打量了一眼何芳洁,一时摸不清她的用意,但面上还是应地极爽快,“还是姑姑想地周到,便由姑姑安排吧。”

“你是说……”皇太后金氏将茶盏一搁,理了理袖子道:“皇后新婚夜闹肚子之事,与那边没有关系?”何芳洁垂眸道:“奴婢不敢肯定,但奴婢在皇后身边呆了这一段时日,虽未瞧出什么不妥来,却也觉得一切都太过巧合了些。若非一个人的运气太好,便是这个人有问题了。”

沈环途中真想撂挑子不干了的,可想着,这史上大婚前就被砍了脑袋的皇后,好像还没有几个吧?自己好歹也要进宫享享美食,欣赏一下那恢宏的皇家建筑,死了也才算够本吧?所以,想着这个,想着那个,沈环也就勉强忍下来了。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更多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