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闺门毒后 重生之闺门毒后 嫂子  雯雯 
陈娟周康 后面 秦时 小强 地铁 乡村 妹妹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 玄月圆月
玄月圆月

玄月圆月

分类:武侠修真

时间:2021-01-22 07:03:14

作者:风雨神梅

最新章节: 第二章 一朝致罪贬千里,锄奸反中奸臣计

编辑:山川赋

点评: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突然发生在元朝的一个与命运做斗争的故事...主人公梅远尘,父亲是厂卫,在救出师门弟子事件中被朋友残忍杀害。天生缺陷的他,在怨恨的驱使及父亲友人培养出来下慢慢长大成人,就了一段复仇之旅。 玄月圆月最一顶轿子借着灯笼的微光在巷道里穿行,四个轿夫的脚步急促而稳健,几未发出一丝声响。打头掌灯的是一个青衣小帽打扮的老人,虽然此时的京师早已夜深人静,但老人行走中却仍不停地左顾右盼,深怕被人瞧见。偶尔没熟睡的狗儿凭着超然的听力发觉墙外的微响,待朝着发出微响的方向吠叫几声以警醒入梦的主人时,却早已没有了微响的踪迹,只得又悻悻地趴下。轿子一路由着小巷急行,约摸行了半个时辰,在西直门一幢府邸后门前停下。白雪的映衬下,府宅庄严而森然,宛如一头伏地的麒麟。左前的轿夫从轿舷上取出一个条凳,置在轿门下按实了。掌灯的青衣老人站在条凳右侧,掀起轿帘,“老爷,小心着些。”青衣老者执着左手,从轿里搀出一个颤颤巍巍的身影。“叩门罢,先扣三响,隔着半个呼吸再扣五响”,老者发声道。可能老者年事已高,牙齿掉了不少,齿间漏风,言语字句颇不清晰。轿夫中上前走出一人,依言扣了门,显已了然了老者意思。。


好书推荐:嫡女在上:殿下,请自重! 废婿当道 卿本怪人 改造童颜夫 重生药王 无敌从最强炼丹系统开始 石氏 至尊瞳术师 神刹秘图之长生藤 聊斋之因果

  彭生恩列于队列之首,今日朝堂上只字未言,颇不似其往日做派。

  “众爱卿,还有何事启奏?”宪宗一脸温和道。

  “启禀皇上,彭大人所言非真亦非假。微臣确有对柯守志、徐仁亭等十二人施加刑罚,然其罪例却绝非微臣屈打所致,具情臣稍后再报;往诸部司安插门下亦是却有其事,锦衣卫督查情治,为避免结派党争,了然朝臣关系,在诸部司安插衙役小吏亦是不可避免;至于夸报灾情,截留赈灾银粮,这确绝非实情。入冬来多地暴雪,皇上体恤灾民,一再赈济银粮,却有几个丧尽天良的贪官截留银粮,但已经被锦衣卫外派校尉查获。皇上明鉴!”卢忠淡然道,言毕立起腰驱,目视正前,面不改色。

  宪宗听后,皱了皱眉,不觉数次往队列后方望去。奈何,这奉天殿首尾长逾二十丈,且此时刚过辰时,虽掌了灯,坐在龙座却并不能瞧见队列后的脸孔。

  “爱卿请讲”,宪宗一脸和煦道。于这先帝留下来股肱之臣,宪宗一向礼遇有加。此时见这对朝政热衷的老大臣有事禀奏,自无不允之理。

  距队列数十丈外的黑暗处,一张脸孔注视着场中一切,突然向身后重复打着连串手势后隐了开去。另一身影见到手势后快速向大明门方向奔去。

  “哦,彭爱卿所言却有其事?”宪宗狐疑。

  “彭卿家,你先请起!”宪宗从龙椅站起,抬手示意道,一边又对伺候的太监道,“给彭老卿家看座,垫上水貂皮的褥子”。

  一直未言语的卢忠,陡然发声道:“请皇上准诸大人所奏。”卢忠本就形容伟俊,又正青年,此刻面临诸多大臣参奏,面色不改,宪宗观其言行,甚是满意。

  “来了!”主位的瘦高老者几乎是大叫了出来,话音未落,人就朝后门走去。其余诸人显然也已听到了后门的对答,都迎了过去。

  宪宗见状脸色沉重,迈着小步从队列中走过,眼光从众人脸上扫过。众文武自不敢与其对视,纷纷垂目避让。至那蟒袍青年旁停下,瞟了其一眼,并未说话,又缓步踱了开去。

  语毕,伏地耸身泣涕。

  前堂内,主客八座已坐了七人,唯主位右侧位置空着。位置虽是空着,茶确是摆着的,只是未见有热气冒出。主位左侧坐着一个瘦高老者,左手托在桌案上,手指间不停攥着,嘴里呼呼地吁着重气,显是内心颇不平静。左右客位各坐了三人,从毡帽下露出的鬓角皆是斑驳发白,可知年纪都已颇不轻。七人并不开口,只是从表情上看,都是一般地忧虑、焦灼。右侧中座的矮个老者,突然从座位起身,在堂上踱了一圈,缓缓说道,“大家先莫急,许是路上耽搁了,彭老大人未必便是碰上番子了。”六人似乎皆未听到这老者的话一般,各自继续着如前的表情。说话这老者,自顾自地说完后又缓缓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没理会那六人的反应。

  成化元年,大寒刚过,子时,天下鹅毛雪,京师内城。

  彭生恩并未就起,仍是跪着,朗声道,“臣再奏,东辑事厂掌印太监韩旭,勾结锦衣卫指挥同知卢忠,大兴刑狱,管涉朝政,逼供大臣,败坏纲常;派任多名镇守太监,私加盐税,贩卖私盐,激起民愤;索取官员贿赂,干涉官员考评调迁,败坏朝廷风气,请皇上一并着三法司查办会审!”奏毕,深叩一响,拜倒不起。

  宪宗缓步走下大殿,于彭生恩旁驻脚,躬下身托手温声道:“老卿家请起罢,此间怕是有颇多误会,待觅了时机,朕设个家宴,卢忠、韩旭也来,咱君臣几个坐一起,多多亲近,莫要长久生了隔阂。”彭生恩听了甚为感动,涕零啜泣,哽咽发声道:“皇上待臣如此,老臣岂能不鞠躬尽瘁!只是这卢忠、韩旭二人极善伪饰,暗地里为恶已极,罪帐如山。老臣岂能视皇上被奸臣蒙蔽而不报?臣恳请皇上削东厂、锦衣卫督查情治、诏狱之权,着令三法司彻查卢忠、韩旭二人!”

  “臣附议!”礼部尚书赵师良出列拜倒。

  彭生恩哪里让他扶,一挥衣袖,高声道:“请皇上削厂卫督查情治、诏狱之权,若不能劝得皇上脱离奸臣蒙蔽,臣愧对皇上及两位先皇厚恩,无脸面再穿这一身官服!

  “臣等附议!”少顷,出列附议的大臣已十有其六七。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