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超级大亨 办公室 乡村欲爱  闺门毒后 重生之闺门毒后 嫂子
 雯雯  陈娟周康 后面 秦时 小强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修真 > 娜塔琳之手
娜塔琳之手

娜塔琳之手

分类:武侠修真

时间:2021-02-27 07:15:19

作者:心伤一夜

最新章节: 我是??????

编辑:无限诗情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七种兵器你选【霸王枪】【长生剑】、【孔雀翎】、【碧玉刀】、【情痴环】、【别离钩】、【霸王枪】、【拳头】你选什么????? 娜塔琳之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


好书推荐:前男友的黑锅 医女荣华归(上) 王爷,妾身很忙的! 勇者至尊 偷夫 虞书 逍遥天子逍遥客 英雄联盟之至高荣誉 重启末世剑神 斗罗之通灵王

  我叫花错.我来的时候没人在乎我.我走的时候也没人知道我.但是这就够了.是的这就够了.一个人如果知道自己的名字叫什么么.那么是不是他就没有什么遗憾了.或许花错是这么认为的.但亲爱的朋友们?当你们只知道自己的名字时.是不是也会不追究了呢.可能答案是......不定的.罗列是谁???这是个迷?或许不是?因为罗列而有花错.没有罗列也一样有花错.因为花错去了个地方.这地方是不是很美.是不是很玄.是不是有秘密.是不是该有的都有呢??对.花错.是该叫穿越呢还是该叫穿越呢?或许我们更因叫它【渡】.灵魂的穿梭叫穿越.去向下一异界.有时超越穿越的降临.就是【渡】.是人死了精神的不散.拧成针一般的锐.扎破界之虚.不灭已不损.降临那未知的界.这界也是该有的都有.最多的是人.次之是兽妖.末时鬼怪.一团旋转的点星光轮.是一个银河系.自转时缤纷耀眼.凝视时却叹于恐畏.渡之初落于其上一星球上.落在哪里呢??当然是适合人住的了.此星名为横.陆地之阔卓.无人可测.上古典籍记载.约千百万里.世界四分永难聚.传言是为创世初开.始神磨刀割据四方.名为.贪.嗔.痴.戾.东为森林方圆无尽.曰【贪】西为大海无边无际.曰【嗔】南为山连无断续止.曰【痴】北为沙漠遮天蔽日.曰【戾】.中心为各个国家不几其算.曰【尘】为后来人所加.东南方有个国家.叫.是个小国家.这国家里的人多号享受.天亮不亮对于他们已经无谓了.但穷人还是要早起为自己.或亲属的不死而强迫自己.苦于活命.其实这样或许能放手就去吧.那至多不用累了.可人和动物有时是一样的要苟延.但对于自此国的跪族.对.就是跪下的跪.跪了老大.才贵族的豪门和世家.或许对此无比欣赏.他们可以在大热天躺在躺椅上.遮着阳.伴着仆从手里扇的风.看一阵穷人挖几分钟的地.喝一口酸梅汤.那是不是很爽.估计很爽.可是有一点却是有钱的和没钱的都要认命的.那就好似要拉屎.女人生孩子.对.这国的伊欧豪门家的侯爵夫人生孩子.女人才能生孩子.而穷人有有女人.那么生孩子是不是能用钱减轻疼痛呢.或许效果不是很好.尖叫是那么的高昂.又那么的裂肺.出了这豪门口或许上面都听不到了.可还是能看见罗列.罗列闭着嘴.面无表情的进去了.去了豪门内院深处.守护着豪门的侍卫连看都没看罗列一眼.估计都睡着了.似雕像般直视发着呆.估计是感知提醒.一个侍卫.呼的吐出口气.整个身体都好似虚脱了.才道.你们发现没有??.另一个见对反放松了.也舒了口气.学做发话者.软绵绵的拄着手里的长枪.道.什么??.前者挺了挺腰.勉强似人般.道.他有要去了.后者道.谁.罗列队长?.前者道.或许是的.后者闭上了嘴.前者轻笑道.喂.你不是很期待么?后者移开了视线.前者挺了挺胸.勉强像个人时.正色道.你装吧.后者连身体都转过去了.前者不在发问了.后者继续赏着身后的梅.因为冬天了.却没有下雪.开的是梅花.看的除了会看的人.或许还有.罗列.罗列在赏花.梅花.对着梅花在自己的房间里.坐着的发呆.罗列忽然嘴角上翘.似笑非笑.忽然眨巴着眼睛.似哭似累.抽搐个不停.猛然间.罗列抽出腰间的刀.刀很白.待到举起时迎接了窗后头来的光.亮的耀眼.呼呼.罗列在大口喘气.手里举着刀.对着梅.当刀稍垂一点时.罗列举刀横斩自己的左手.血花溅射着吻了梅.抱了刀身.也感染了罗列的衣袍.叮.叮.是刀落地了.接着罗列的大叫和噗的一声落地声.是罗列倒在地下了.罗列瞳孔收缩.盯着已断的手.手还没落地.至少还连着点皮.皮包裹的是红的血肉.白的骨头.摇摇欲坠小曳于空中.罗列满头大汗的张大了嘴巴.咆哮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赫然罗列面色僵硬.平稳的举起右手.平静的扯下左手最后连着皮.噗.左手被扔出.落在梅花旁.血淋淋的手承着梅.是那么的自然.啊.罗列仿佛恢复了不平静的情绪.面目也随着扭曲了.但是罗列闭上了嘴.坐会椅子上.任断臂处鲜血长流.但他还是盯着梅.眨着滴落眼的汗.因疼而扭曲的脸痉挛不断.慢慢的罗列闭上了眼.就趴在梅前.昏睡着了.是不是一个断手的人.因疼痛而无法忍受.选择昏迷遗忘这一切呢.或许再睁开眼的时候.一切又都是美好的.啊.啊.伊欧夫人的叫声是那么的令人陶醉.这是生之歌.一个生命的到来的高歌.内厅上坐的.是主人伊欧男爵的.能是个男爵自然有些手段.这手段就是斗气.只要不是蠢材.在这国里都知道.伊欧男爵是个6级斗气士.斗气分为.斗士.斗者.斗宗.斗王.为现有阶段.现在在于国担任皇城禁卫军副统领职位.负责皇城安微.今天男爵大人的夫人要续香.男爵大人自然抱恙在身.等待这个香火的引燃.对于男爵大人而言今天是无比喜庆的日子.男女都可以.只要平安就行.但是不知为什么.在焦急与等待中.男爵大人听到了.不一样的叫声.似绝望后看到光明时却又失去时的咆哮.但是男爵大人没多想.只是正自坐于内厅.抓着酒杯使劲的握.似乎是过于用力杯碎了.洒落下像罗列醒来时眼角的泪.罗列醒了.他忽然摸向自己的左臂.呼.罗列长出口气道.原来是个梦.正当他移动视线时.罗列发现在他身前的地面有血迹.已经很淡了.赫然的发现令罗列口角发白.不由得移转视线看向桌上的梅.梅已不见了.剩下的是一个盛满土的瓷盆.罗列跳下床.噗.一个不稳.摔倒了.罗列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虚弱.软的和被子一样.只想趴着.罗列大叫道.来人啊.来人啊.不多时.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黑衣.黑靴的进来了.只听罗列有气无力的道.辛克.快扶我起来.我估计我快死了.中年人走进罗列拖拽着拉上椅子坐下.辛克本是尹欧家的护卫副队长.论实力也有三级斗气士的实力.辛克这才道.你是这么了??罗列趴在桌上盯着花盆道.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可是.......辛克道.你可能太累了.为了那该死的斑.你都去了.一个月了.大家还以为.罗列道.我也以为我死了.可是我还是好好的回来了.就在刚才我做了个怪梦.辛克凝视着罗列几秒后.道.你最近怎么老是.做出一些令人无法理解的事呢??罗列移开盯着花瓷盆的眼.转眼看向窗外.道.或许我该忘记那一个月.谢谢你.我的好朋友辛克阁下.说完罗列举起左手做出标准的武士礼仪.是为友情.辛克道.恩.也随着罗列做出同礼.算是回敬.辛克道.老朋友如果不舒服就休息几天吧.我先走了.有事你就叫.罗列看着辛克的背影消失于视野.不由自主的褪下左肩的衣服.看到一道粉红的疤.似个手镯般于肌肤契合.但是罗列却.道.我帮你做到了.请放了我.瓷盆的碎裂开来.却无声.当罗列发呆时.咚咚.敲门声.罗列回过神来.道.请进.门梅上锁.进来的是伊欧男爵.此时于正午等子时又有所不同.衣服不在是白银盔甲.腰间长刀.却坐会慵懒的贵族.穿上镂空花边爵装.小皮靴.站在罗列的身前.罗列双手住桌试图努力的令自己站直.嘴里好不含糊的.道.叔父.你......男爵大人估计捡了钱了.没有以往的架子.似乎好呢愉快的示意罗列坐下.才悠然道.罗列啊.叔父听说你病了.来看看你.多精壮的小伙子啊.怎么变得那么女人了.是不是也战过度.失调了.年轻人.要注意.哦.还有你侄子出世了.以后你可要肩负授武的职责啊.罗列瞬间脸色煞白.可又忽然恢复正常.道.额.哦.哦.那个.额......男爵大人微有不爽.脸色也变得有些绿了.道.你不愿么.恩.罗列吓得不轻高声道.没有.我只是怕教不好我侄子.男爵大人这才脸色稍顺.道.恩.就这么定了.等到你身体好些了.过来多看看你侄子.我平时要随时出征.可能没时间在家.知道么?罗列浑噩的道.好.男爵大人也不在意罗列什么表情.自顾自得走了.罗列愣愣的在桌前紧握着桌边.估计是人太过虚弱.导致一个重心不稳.摔倒了.罗列大叫道.救命啊.来人啊.来的是辛克.照旧扶起了罗列.罗列看着辛克道.你知道为什么么.你知道么.辛克被问傻了.道.什么??为什么??罗列正色的道.我想去死.可又不敢死.辛克懵了.闭嘴不说了.罗列道.你知道我一个月去了哪里了么??辛克道.不知道.罗列道.你想知道么??.辛克道.如果你愿意说.我想我可以听.罗列道.我见到.花错.辛克纳闷道.谁??英雄战榜没这个人吧.罗列又道.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不是人.他说.我叫花错.辛克彻底无语了.罗列好像疯了般没完没了的说.道.你知道他是谁么???.辛克已经起身了.伸出他的手.贴在罗列的额头上.道.你是这么了.罗列呼出口气.道.没什么.老朋友.我想我是累了.辛克缩回手.定定的看着罗列.道.你是该好好休息休息了.等睡一觉.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罗列咧嘴淡笑道.谢谢你.我想或许吧.辛克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约几秒后.辛克微笑道.你少花点心思夜战好么??就算要去也要.有个度.说完辛克转身离开了.是夜.凌晨三点左右.罗列没睡.他的眼在发呆.忽然道.侄子?少爷?你是花错吧.哎哎哎.一声叹.声声叹.我不睁眼只为.我以死去.我不说话.只为我没舌头.我不动是为.我心已烂.已经腐烂.残废.但是我以死去过.我也以活着.是不是人就是要活着.继续的听歌.看画.说话.呢???或许是的.......

  日头还是那么的毒辣.蒸干了他口里的唾液.使他不停舔唇.唇很红.红的裂开了.凝视着远方的他的眼.是那么的出神.苍蝇来了去了都不愿搭理.管他是谁.谁有知道他是谁.一对蝴蝶翩来即溜.他没动.似踏岸歌声荡来.一壮汉扛着锄头.嚎歌.他还是没动.连头都没回.日头还再继续的表演.他还在舔.虫和汉子走了.新的一批又来了.小家伙是花的有七个点.落在他的头顶.蚂蚁是吃肉的.估计很饿.顺着他的裤管上去了.待到他麻木的挤垮了太阳.瓢虫东了眠.蚂蚁住了新窝.他才动了那么一下.似乎这一下用掉他的生命一样的珍贵.他眨了眼.似乎这天地没有他.或是他没有世界.这眼眨下去太过厚重.遮住了世界.也毁灭了万物.夜还是那么的静.静的能听到小虫的密语.水过于急.急的似水蟒捕食.他的脸过于硬.硬的在水中趴着.随水流动.尸体.人们有时见尸体.有时不见尸体.尸体是不动的.是僵的.是死白的.他是僵的.不动的.也死白.他是不是死了.或许是的.估计你用切猪肉的刀.切割尸体玩的时候.估计他也不会.睁开眼看着你.如果他睁开了眼.那么他就没死.水载着尸体前进.只见尸体沉浮不定.估计水下有尖石头.若被人捞上岸.估计哪脸也烂了.湍急的水.载着谁.他.当然是.花错.花开在错的时候.就该像他一样在河里.喝下毒药.随水而行.不仅可以旅游还可以.找个好心人处理这尸体.多好.飞溅的水.跃起三丈.礁石么.没见过么完美的.横在沟缺口的正中央.似把剑.正好可断.花错的身躯.估计死人是没知觉的.花错本身就是个死人.应该快乐.这横石刀将他斩开喂鱼的.忽然横石前有个漩涡.卷着水向下灌.尸体也不例外的落了这口的吸.这漩的愈来愈快.成了个狩猎挖的陷阱.足可吞人.花错被吞了.落着水的流动.他的僵硬.堕入一个洞.黑的要命.水还在落下.随着水尸体在移动.这洞好深.成园型.向下.再下.下去越.半柱香时.到底了.这内部是红色的.花错是白色的.红的内外收缩.白的僵硬似柴.赫然天翻地覆.约略一炷香的时间.回复平静.红色的洞.内外收缩.传来暖热.花错由白变肉色了.水也在渐渐减少.时间久这样浪费了.花错趴着.尸体会动么.死了就不会动了.花错动了.他翻身坐起.还有小半水溢过他的膝盖.他用手.左手摸着脸.右手垂的异样.抻出袖外一段.估计断了.花错没去看已断的手.还是坐着发呆.眼睛似盲人般睁着.似枯萎的小草.等待久以的雨.可是这里没有雨.有的是一个热乎乎的红洞.水在少.时间在逃.花错在假思.或是装盲.但谁有知道这少年的过去呢.没有未来的人.是不是都很可怜.没有过去的人是不是都很快了.一个人如果没了知觉.请问.我该称你什么.花错么.不.不.不.不.花错你该醒了.不.不.不.不.不.那么你要怎样.回答我.我叫花错.我不该这样的..................................少年人的泪是不是委屈和懦弱.少年人的血是不是珍贵无比呢.少年人的心是不是浮想联翩呢.或许是.或许不是.................我叫花错.花错举起自己的左手双指.双指很多.最有力的是食指和中指.那么花错举得就是它们.食指和无名指通常可以做很多事.一个人如果缺了它们是不是很不愉快.现在这两只要做一件完美的事情.当食指.中指都插进自己的眼窝深处时.像小童撒尿一样的水飞射出来.是不是有点痛.或许花错不认为.他好像很努力的将手指插的深一点.让血水顺着他的眼缓缓流下.溢过唇边.好叫舌尖品尝着.有水分的液体.咭.....咭.花错猛逮.两颗眼球.肉红红的落在花错的掌中了.........................你等我时.为什么我走了你也走了.花错抬起左臂.抓向右手.右手本是异常的垂着.估计连着张皮和几根胫.被抓住的右手.在左手拖拽扭动下变形.是人都有感觉.是野兽也有感觉.哪怕植物.花错.你是人么.是.为什么.花错扭得好快.好紧.似扭手巾般用力.皮肉裂了.路出蓝绿的血管和胫.血水染红了花错的左手掌.浸湿了胸口和腰下.血红的凄艳.是那么的美.少年的脸是那么的丑陋.经过水路下的刀锋.以扭曲的烂了.皮断了.胫还连着.血管断了.血还流着........少年啊.少年.这是为什么....因为..................花错摸索着地面找到.那两颗眼珠.平静的且稳稳的送入口中.花错慢慢的咀嚼着.似吃到世间最美的糖果.脸上露出笑容.因为有声.估计是笑.少年少年.恩断义绝.风不再急.因为这里是森林.雨不在大.因为这里是森林.人不会多.因为这里是森林.当一群群.三五人.身着皮甲.手提刀剑.纵蹦与森林时.这里是魔兽山脉.西方有魔兽.东方自然有妖兽.罗列.是个出色的佣兵.和他自己的战绩所匹配的斗气等级就知道.他具有习武天赋.二十岁前.曾是索系国的优等生.曾一人单战四级风暴狼.最终以连断6根骨头为代价击杀对方.对于罗列一个三级战士.那是无上的荣誉.今天和平时有点不一样.是为自己的小姨.猎杀一头斑的兽.因为小姨要生了.听说如果用斑的胆汁.涂抹新生的婴儿.将来一定会体魄强健.所以作为侄子的罗列.为了表示心意.特意来猎杀斑.斑三级.对罗列而言.无压力...............风的声好轻.轻的像罗列的脚步.罗列的腰好弯.弯的像蹲下.忽然一次猛冲.斑惊觉了.一缩身.一退.再退.罗列似逃命般冲向斑.斑已在三丈外.罗列竖眉锁定斑冲去.斑又退.罗列猛踏地面.掠起于空.疯癫而去.斑带路.罗列追路.时间慢慢过去.罗列逮到了斑.并取了胆.正想回走时.事却来了.黑暗.是黑暗..........我是花错........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