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娇妻难为 陈浩 斗罗大陆 上瘾 小雪 儿媳妇 
我的极品小姨 我给妻子父亲做红娘 后妈 岳母 幸福人生 满园 田园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恐怖灵异 > 灵哭秘踪
灵哭秘踪

灵哭秘踪

分类:恐怖灵异

时间:2021-06-10 17:19:23

作者:野腔野调

最新章节: 第三章 金玉米

编辑:北溟有鱼

点评: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天生的是“通灵之体”的少年,因童年时代的奇遇而变化了生活轨道,又因一次出乎意料事故进而直接加入到了找寻灵器的队伍里,从此丛林河谷,山村乡野,留下的了一个个为找寻灵器而突然发生的有惊无险有趣的的故事。 灵哭秘踪苏然的惨叫声大得有些夸张,只听得房门“碰”的一声被撞开,紧接着一男一女两个人就冲了进来,冲前边的是那女的。只见她一下子扑到苏然床前,抓住苏然紧张地问“然然,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好书推荐:斗罗天空之神 攻略极品 皇家有囍~公主逃夫 少主难缠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我不想当富二代 从龙族开始我不做人了

  “哇”的一声,杨明义被这只狗又吓哭了,还没来得及抹泪,杨明义又听到有人说话:“谁呀,是谁在那哭?”

  夏天的太阳劲头一过,离天黑也就没几个钟头的光景了。休息够了,大家积极地起来干正儿事,杨明义想着的是给家里的免子割草,家里养着两只小免子,那时候农村的小孩子没有什么宠物不宠物的概念,可杨明义确特别宝贝家里的两只免子,给免子吃的草也是专门挑选来的兔子最喜欢吃的那种油嫩多汁的野菜草。

  那天天出奇的热,太阳大得仿佛能把人烤熟。杨明义吃过午饭,并没有去睡午觉,因为家里头太闷热,睡也睡不着。只见苏然放下碗筷不久,就跑到堂屋里,找出个背篓往背上一套,然后又翻出把镰刀,顶着大太阳就冲出了家门,苏然的父母竟然也没拦着,只是瞅了眼苏然,朝着背影吼了一句“小心别中署了,别下水去洗澡。”

  听杨明义一说自己是杨家坪的,老太太的眼睛里明显地闪过一丝惊讶,对杨明义说:“杨家坪的,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往杨家坪该往那个方向。”老太太边说边顺手往房子的左前方指了指。

  老太太把孩子推进屋,转过身来,瞧见杨明义已经站在门口了,便有些不高兴,对杨明义说:“天都黑了,你还不快回家。”

  苏然忍着疼痛停了下来,一动也不敢动地躺着,老半天才感觉身上的痛感稍稍平息了下来,这时候才发觉自己混身好多地方都肿得跟馒头似的,那些肿着的皮肤乌黑发紫,看着都觉得有些吓人,苏然只是试着轻微地抖动了下手指,就感觉到了痛得龇牙,立马就停住了。

  杨明义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是突然间一抬头,隐约地瞧见不远处有光。杨远义边哭边不由自主地朝那有光的地方走过去。

  其实这一个月来,苏然并没有跟什么朋友一起去旅游,这次跟着一帮子朋友去原始森林探险,一开始也并不在苏然的计划之中,只是正好碰上,加之心情不是很好,抱着闲着也是闲着的还不如找个地方散散心的想法才加入进去的,没想到却会碰到这档子事。

  “别哭了,别哭了,你不能呆在这里,我送你出去。”老太太好似有些不耐烦。

  这一下杨明义急了,大声地叫着伙伴们的绰号,可半天也没听到一声回音。这下杨明义心里咯噔一下真怕起来了,脸上的也变成了惊恐,他四下打量了一下,简单地分辨了下方向,便朝着没多少树木而满是杂草的一个方向跑去。

  杨明义顺着说话声望去,才了现那亮着灯的屋子门口站着一个老太太,显然刚才那话是她问的。

  苏然的眼睛刚睁开一条细缝,就感觉到了从窗帘的缝隙透进屋子里来的白晃晃的光线有些刺眼,于是便翻身起床想去把窗帘拉严实,不曾想身子刚这么一动,立马就感觉混身像是被撕裂了一般,巨大的痛感直袭骨髓,让苏然不由得“啊”的一连串惨叫。

  所以一到夏天,山脚下的小孩子,一过午饭的点,就约好一起上山,找块地方纳凉,等到下午太阳的毒劲儿过去,就去拾蘑菇,懂事的顺便割两把草,拾几根柴,就算给家里干了一件农活了。

  一个月前,苏然班里头搞了一次毕业前的聚餐,因为马上同班四年的同学朋友就要各奔东西,大家都不免有些伤感,大家在一起喝着酒聊着天,聊四年间的生活点滴,聊以前的生活,聊未来的日子,没有约束的话题随兴而发,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小时候的话头上了,也把苏然的深埋在心里的一段记忆给扯了出来。

  苏秉国说去叫医生再来给苏然瞧瞧,再去看看其他的几个人,让苏然好好地躺着休息,然后就拉着殷巧凤一块儿出门了。

  殷巧凤又接着苏秉国的话:“昨天晚上差点把我跟你爸爸吓死了,你总算醒了,总算醒了,然然,医生说你现在伤得重,不能动,你好好躺着,你放心,等你稍微好一点,妈妈就把你送到医院去……”

  苏然这才想起,昨天自己跟一帮子朋友被突如其来的野蜂群追着蜇,特别是后来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那个老头,凭记忆,应该伤得比自己还重,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苏然问苏秉国:“他们怎么样了,那老人家怎么样了?”

  苏然自小就是个喜欢折腾的人,打小在田间地头没少野过,后来来到现在的家,被家人送到武术班后儿,更是三天两头地跟人较劲,从上高中开始,架倒不怎么打了,可又开始开处跑,天南海北地到处旅游,上大学后,更是加入了一个当地有外的探险俱乐部,三年高中外加四年大学时间,苏然差不多已经把中国跑了个遍。

  越想越害怕,杨明义脚下的步子也越来越快,可就是不敢回头,也没注意脚下的路到底通到了哪里,只是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恐怖,就只哇的一声哭出来了。

  一个月前苏然跟苏秉国和殷巧凤说自己马上要毕业了,学校里有一帮朋友打算在毕业前一起出行去旅游一圈,免得以后各奔东西后就再也没机会了。从那时到现在殷巧凤已经有一个月没苏然的消息了,昨天却突然得到苏然受伤的消息,赶到这里看见苏然的伤势,立刻就心疼到命里去了,到现在哭得眼睛都红了。现在瞅着苏然醒了,一直悬着的心才算稍微安定了点,正打算再好好瞧瞧苏然,却被苏秉国轻拍了下肩膀,示意她一块儿出去。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