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军事 > 烽火扬州路
烽火扬州路

烽火扬州路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19-08-16 13:04:13

作者:笑青衿

最新章节: 烽火扬州路第6章 无情剑法在线阅读

编辑:来路生云烟

点评:爱情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公元1227年,金兵攻破北宋首都汴京,掳走徽钦二宗,历史称为“靖康之难”。宋钦宗利用服侍自己的宫女怀下龙种,冷面大侠独孤殇义簿云天,和神医辛赞带着宝宝避过重重追杀,并传授一身武艺医术。成长之后的宝宝被辛赞赋予“辛弃疾”的名字,并把其身世来历告知,夜色苍茫,在一片一望无际的雪地上,有一个人在慌不择路地奔跑着。雪下得很大,鹅毛般大小的雪花落在她头上、脸上、肩上,她的嘴唇已经冷得发白,手脚已经几乎冻僵,脚步几乎无法迈出,但是她依然是顶着寒风和暴雪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只见她头发蓬松凌乱,满脸污垢,披头散发,双眼空洞无神,衣服破烂不堪,看得出是长途奔波跋涉而致。忽然间,因为走得太匆忙,被前面一块突出来的石头绊倒在地,她嘴角磕在地上,鲜血直流,尽管如此,但是抱在怀内的婴儿她仍然是紧紧地抱着,不让婴儿受到半分伤害,她躺在地上看着婴儿受惊而发生扭曲的脸庞,不禁失声痛哭起来,一直以来赖以坚持的那股信念随着跌倒消失得无影无踪。

也不见他怎么移动的,一眨眼就已经来到了那军官身前,一伸手就抓住了他的手,低声喝:“狗鞑子,休想伤人!”

突然有把声音叫住了独孤觞:“大侠请留步。”独孤觞似乎没有听见这句话,已经迈开了脚步。

一路上,只见满目疮痍,放眼四望,断壁残垣,尽是金兵掳掠过的惨状。正走着,忽然听见远处有人呼喝叱骂的声音,还有女人的哭泣声,他眉头一皱,走上几步,只见一个身披银袍金甲的军官一巴掌把一个女人打得飞出一丈多远,还想用马鞭抽打那女子。独孤觞一路东来,寻觅数十里始终不见人家或酒家,想找个打占的地方稍作休息都不能,全因金人的烧杀抢掠所致,此时见金人在此行凶,登时大怒,终于找到可以发泄的对象了。

他回过头,冷冷地看着那少妇,丢过去一瓶药,说了两个字,涂上。

很快,马蹄声已至跟前,少妇听得有人用一些古怪的语言交流,这种语言是她听不懂的,她有些诧异,回头一看,见身旁听着十几匹骏马,马上乘客清一色全是身穿大红袈裟的僧人,而且这些僧人看起来跟中土僧人还有所不同,估计应该是番僧。

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名骑在马上的番僧似乎看不过眼,出口叫道:“师弟,别耽搁时间了,天都快全黑了,等到了前面市镇投宿,,到时候再放纵也不迟。”

平平无奇的一剑直刺出去竟然化解了敌人变幻多端的招数,大巧若拙!独孤觞的武功早已达到了极高的境界。

就在此时,身后不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似乎有十数乘马飞快地向这边跑近,少妇吓得大惊失色,想挣扎着爬起来,但无论自己如何努力都无法站起来,她的信念已经消失,再也没有东西支撑她站起来。她挣扎着一步步向前爬,希望离可恶的追兵远一点。

瞧得独孤觞一剑就击杀了他们当中的一名身手相当不错的同伴,其他金兵都吓得面无人色,纷纷落荒而逃。独孤觞嘴角微微冷笑,突然间右手一挥,手中木剑直飞出去,“嗤”一声,正在逃走的一名金兵被木剑穿胸而过,钉在雪地上,其余金兵见到独孤觞此等武功,都不要命的往前逃。他们不得不庆幸,独孤觞已不愿再去削多一把木剑。

那少妇捡起药瓶子,双手奉上独孤觞,道:“小女子承蒙大侠出手相救,已是万幸,哪敢再欺大侠灵药。小女子与世上已时日无多,大侠可否替小女子完成最好一个心愿?”说完看着独孤觞,眼光中充满了哀求、诚恳、期待。

拜完了,她看了一眼那婴儿,眼光中既是爱惜又是凄凉。又道:“这个秘密请大侠先代为保守,等他长大成人之后再完完本本告诉他。”

夜色苍茫,在一片一望无际的雪地上,有一个人在慌不择路地奔跑着。雪下得很大,鹅毛般大小的雪花落在她头上、脸上、肩上,她的嘴唇已经冷得发白,手脚已经几乎冻僵,脚步几乎无法迈出,但是她依然是顶着寒风和暴雪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盔甲太重了,那军官半天才爬起来,他拍了拍盔甲上的雪,一巴掌打在少妇脸上,那少妇被打得飞出很远,可她还是死死地抱住怀中的婴儿,那军官仍然很愤怒,走上前去抽出马鞭又欲再打。

少妇松了口气,还没缓过来,猛然间又远处又传来一阵比刚才更为急促,更为错杂的马蹄声,少妇的心当即凉了半截,惨了惨了,要来的终于来了。该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那军官躺在地上大声喊道:“快来人呀!这边有情况呀!”那些被派去另一边搜查的兵丁都在想:“刚刚为了自己抢得美人归就把我们派过来这边,现在有事又差遣我们劳累。”所以都一万个不情愿地站在原地,直到那军官喊了很久才慢吞吞地策马过来。来到矮灌木这边,便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汉族男子一脚就把他们的长官踩得七孔流血而死。他们见状之下大惊,各自抽出兵器,纷纷跳下马向独孤觞围攻过来,八柄单刀同时击向独孤觞!

“那这个女人?”番僧心有不甘。

狂风凛冽,雪似乎下得更大了。一个男子正踏雪而行,龙行虎步,年纪约莫三十岁左右。一双冷漠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苍白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他身披淡蓝色的长袍,脚穿金边牛皮靴,腰间悬着一柄木剑,除此之外,再无他物。他复姓独孤,名觞。

云作轻,阴,风逗细寒,小溪冰冻初结。更听得,悲鸣雁度空阔,暮雀喧喧聚作,听竹上清响风敲雪。

猜你喜欢

相关资讯

更多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