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言情 >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分类:都市言情

时间:2019-08-19 09:06:15

作者:蓝天白云

最新章节: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第3章 打死活该 免费试读

编辑:情话微凉

点评: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独家小说《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由天空白色云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是白色筱筱林墨,内容主要讲:他发誓他绝不是自找去世路,若不是遭亲妈算计,想他绝世霸王花白色筱筱怎么会饥不择食,主动上了自己多年的去世对头林墨?...她抱着膀子一个人走在昏暗的路灯下,孤独又可怜,想起小时候父母离婚,想起从继母进门,她不但没了母爱,连父爱都没有了的悲惨童年,忍不住落下几滴酸楚的眼泪。她徒步走了好一会儿,才看见前面有出租车,然后打车去了母亲左云的家。十几年前父母离婚,没过多久母亲就嫁人了,而且嫁进的还是赫赫有名的商业大亨冯家,冯家看起来门槛很高,长这么大她去过的次数有限。下了出租车,在外面蹉跎了很久,天接近黎明时,她才去敲冯家的大门。冯家的佣人王嫂认识她,打开门后见是白筱筱露出惊讶神色,又见白筱筱一身露水,满面疲惫,更是被吓了一跳。“小姐,快,快进屋,我去叫太太。”白筱筱被王嫂的热情弄得眼眶有些泛红,点了点头随着王嫂走进冯家客厅。冯家的客厅宽敞又奢侈,她感觉自己身上湿漉漉的,实在不好意思往人家沙发上坐,只能站着等。大概过了几分钟的样子,她听见楼上传来脚步声,便抬头朝着楼梯望去。雍容华贵,穿着紫色睡裙的中年女人缓步下楼,不知怎的,白筱筱却感觉有些陌生,她们好像有几个月没见面了,就算是见面她在妈妈面前也有些拘束,因为她的妈妈性格很冷,她在她身上很少能寻求到想要的温暖。“筱筱,真的是你,说,你这个时间来,是不是那贱女人欺负你了。”左云见到一身狼狈的白筱筱,尽管嘴上说着关心的话,可脸色却很冷。白筱筱咬了咬牙,低头不语,左云下楼后,站在楼梯下凝视了白筱筱片刻,示意白筱筱上楼,白筱筱深吸一口气,只能随着左云去了她的房间。左云的丈夫,也就是白筱筱的继父,去年得了一场急病去世,所以房间里只有左云一个人。左云见白筱筱衣服被露水打湿了,找了一套衣服让白筱筱换上,白筱筱对这个房间陌生又拘束,明明是投奔亲妈来的,可在见到她时,竟找不到半点的亲切感。“说,到底怎么回事?”左云见白筱筱跟个哑巴似的一声不吭,等白筱筱换完衣服,又冷冷的问了这么一句。白筱筱犹豫了一下,才低声说:“我爸公司亏钱,把我抵押给林氏集团的林墨了,我来是想…”白筱筱说到这里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说来这里躲避灾难?还是说让她妈帮忙还钱?这两条无论哪一条她都说不出口。左云也没着急问下面的话,垂眸沉思了一下才道:“拿你抵债了,亏那混账东西想的出来,我早就听说白氏集团业绩下滑的厉害,没想到竟然到了拿女儿抵债的地步,不过你放心,他们这个协议是违法的,你根本不用理会。”左云说完话,转身走到门口喊王嫂给白筱筱安排房间,白筱筱叹了口气,心说谁不知道这样做不合法,可是签协议的是她亲爸,欠林墨钱的是她亲爸,她爸再不好也是她爸,她在林墨家撕毁协议书,竟忘记看到底拿她抵了多少钱,要是数额不是太大,她可以去挣钱,然后还债。别看白筱筱平时心高气傲,爱嘚瑟爱玩闹,可在她妈面前,她却不敢多说一句话,过了会儿王嫂进来带她去别的房间休息,她就乖乖的跟着去了。尽管折腾了一夜,躺在陌生的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过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王嫂又进来叫她吃饭,饭还没吃饱,冯家就来了不速之客,白筱筱万万没想到林墨会这么快找到冯家来。而白筱筱从饭厅出来时,母亲左云已经在客厅和林墨对峙起来了。白筱筱见到林墨气就不打一处来,尽管气得咬牙切齿却没做声,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妈是个狠角色,她只要靠边儿站就好。“我想林先生是个聪明人,要真上了法庭,你跟白光年签订的那份协议只能是一张废纸,我不管他欠你多少钱,这都跟我女儿没关系,还请林先生去找白光年,不要再缠着我女儿不放,实话告诉你,我已经决定让筱筱和慕远订婚了。”左云一拢黑色长裙,长发盘过头顶,站在客厅中央气场非常强大,林墨被王嫂让进门来,左云根本不客套,也没说让林墨落座,林墨就一身休闲夏装,双手揣在裤兜,长身玉立在客厅里,且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他倒是没想到白筱筱有个如此厉害的妈,真有些纳闷,这女人如此厉害,当年又怎么会被小三逼出门呢,看似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含笑嘲讽道:“冯太太是吧,听说早年间您和白总离婚,扔下年幼的女儿嫁人,现在知道维护女儿了,还能做主让她嫁给冯慕远,不错,真的很不错。”林墨说到此突然停顿,幽深带着几分气的眼神,看向站在左云身旁的白筱筱,又冷嘲热讽起来:“白面小姐,我真替你可悲,那边你父亲拿你抵债,这边你妈又做主把你许配给她的继子,这样跟白活有什么区别,好吧,一个亿,只要白总能拿出来,我还你自由。”林墨说完话转身就走,他脱口而出了一个亿,当真把白筱筱吓了一跳,一个亿,就算把白氏公司卖了,把白家财产全部变卖,也不一定能堵上,怎么办?怎么办?正当白筱筱焦躁,林墨要走出客厅之际,客厅的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走进来一道黑色的修长身影。林墨看见来人,不自觉的被气笑了,心说,还真是冤家路窄,突然感觉这一切像是有人故意安排似的。刚走进客厅的冯慕远原本是打算换拖鞋的,没想到抬眼竟对视上林墨冷漠带着挑衅的眼神。“呵,林总经理,”冯慕远干巴巴一笑,接着说道:“难怪在外面呆了一夜,神出鬼没的想往家赶,原来是贵客临门了。”。


我也一样。

不顾男人的无视,依然跟着她上楼,喊了一声,“老公。”

头发被他拉扯着,脸不能转,只能这样看着他,尽可能大幅度的点头。

在我还来不及反应时,已经将我抡起,等我再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经被仍在了床上。

话音刚落,我就听见我身上红色长裙撕裂的声音!

渗入骨髓的恨!

明明是盛夏,我的额头却泛起一层细密的冷汗,满心慌张。

下一秒,男人突然开口,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纪擎轩似乎是见我承认,看着我的眸子愈发变冷,开口,“既然你今天来了,就要做好觉悟,我,从来不是什么善人!”

楼下传来汽车发动机熄火的声音,是纪擎轩回来了,我走到镜子前,匆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有些紧张的走出卧室。

看着手上的钻戒,我的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不禁鼻子一酸。

答案,不言而喻。

但我不能说自己的名字。

可,我知道自己的任务,我是替姐姐嫁进来的,我和纪擎轩的关系,关乎着秦家和纪家的合作。

从鞋柜里拿出拖鞋,在门口等着。

“我?”这个问题,让我的心里一阵慌张,但还是说道,“秦,秦佳梦……”

他在说姐姐的名字时,黑色的眸子里带着讳莫如深的狂躁。

白筱筱出了池美婷家,一个人走在街上有点害怕,虽然是夏天,可接近凌晨的天气还是有些凉,尤其在路过十字路口时,前面窜出一条大黄狗,差点把她吓死。

她抱着膀子一个人走在昏暗的路灯下,孤独又可怜,想起小时候父母离婚,想起从继母进门,她不但没了母爱,连父爱都没有了的悲惨童年,忍不住落下几滴酸楚的眼泪。

她徒步走了好一会儿,才看见前面有出租车,然后打车去了母亲左云的家。

十几年前父母离婚,没过多久母亲就嫁人了,而且嫁进的还是赫赫有名的商业大亨冯家,冯家看起来门槛很高,长这么大她去过的次数有限。

下了出租车,在外面蹉跎了很久,天接近黎明时,她才去敲冯家的大门。

冯家的佣人王嫂认识她,打开门后见是白筱筱露出惊讶神色,又见白筱筱一身露水,满面疲惫,更是被吓了一跳。

“小姐,快,快进屋,我去叫太太。”

白筱筱被王嫂的热情弄得眼眶有些泛红,点了点头随着王嫂走进冯家客厅。

冯家的客厅宽敞又奢侈,她感觉自己身上湿漉漉的,实在不好意思往人家沙发上坐,只能站着等。

大概过了几分钟的样子,她听见楼上传来脚步声,便抬头朝着楼梯望去。

雍容华贵,穿着紫色睡裙的中年女人缓步下楼,不知怎的,白筱筱却感觉有些陌生,她们好像有几个月没见面了,就算是见面她在妈妈面前也有些拘束,因为她的妈妈性格很冷,她在她身上很少能寻求到想要的温暖。

“筱筱,真的是你,说,你这个时间来,是不是那贱女人欺负你了。”

左云见到一身狼狈的白筱筱,尽管嘴上说着关心的话,可脸色却很冷。

白筱筱咬了咬牙,低头不语,左云下楼后,站在楼梯下凝视了白筱筱片刻,示意白筱筱上楼,白筱筱深吸一口气,只能随着左云去了她的房间。

左云的丈夫,也就是白筱筱的继父,去年得了一场急病去世,所以房间里只有左云一个人。

左云见白筱筱衣服被露水打湿了,找了一套衣服让白筱筱换上,白筱筱对这个房间陌生又拘束,明明是投奔亲妈来的,可在见到她时,竟找不到半点的亲切感。

“说,到底怎么回事?”

左云见白筱筱跟个哑巴似的一声不吭,等白筱筱换完衣服,又冷冷的问了这么一句。

白筱筱犹豫了一下,才低声说:“我爸公司亏钱,把我抵押给林氏集团的林墨了,我来是想…”

白筱筱说到这里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说来这里躲避灾难?还是说让她妈帮忙还钱?这两条无论哪一条她都说不出口。

左云也没着急问下面的话,垂眸沉思了一下才道:“拿你抵债了,亏那混账东西想的出来,我早就听说白氏集团业绩下滑的厉害,没想到竟然到了拿女儿抵债的地步,不过你放心,他们这个协议是违法的,你根本不用理会。”

左云说完话,转身走到门口喊王嫂给白筱筱安排房间,白筱筱叹了口气,心说谁不知道这样做不合法,可是签协议的是她亲爸,欠林墨钱的是她亲爸,她爸再不好也是她爸,她在林墨家撕毁协议书,竟忘记看到底拿她抵了多少钱,要是数额不是太大,她可以去挣钱,然后还债。

别看白筱筱平时心高气傲,爱嘚瑟爱玩闹,可在她妈面前,她却不敢多说一句话,过了会儿王嫂进来带她去别的房间休息,她就乖乖的跟着去了。

尽管折腾了一夜,躺在陌生的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过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王嫂又进来叫她吃饭,饭还没吃饱,冯家就来了不速之客,白筱筱万万没想到林墨会这么快找到冯家来。

而白筱筱从饭厅出来时,母亲左云已经在客厅和林墨对峙起来了。白筱筱见到林墨气就不打一处来,尽管气得咬牙切齿却没做声,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妈是个狠角色,她只要靠边儿站就好。

“我想林先生是个聪明人,要真上了法庭,你跟白光年签订的那份协议只能是一张废纸,我不管他欠你多少钱,这都跟我女儿没关系,还请林先生去找白光年,不要再缠着我女儿不放,实话告诉你,我已经决定让筱筱和慕远订婚了。”

左云一拢黑色长裙,长发盘过头顶,站在客厅中央气场非常强大,林墨被王嫂让进门来,左云根本不客套,也没说让林墨落座,林墨就一身休闲夏装,双手揣在裤兜,长身玉立在客厅里,且一副懒洋洋的模样。

他倒是没想到白筱筱有个如此厉害的妈,真有些纳闷,这女人如此厉害,当年又怎么会被小三逼出门呢,看似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含笑嘲讽道:“冯太太是吧,听说早年间您和白总离婚,扔下年幼的女儿嫁人,现在知道维护女儿了,还能做主让她嫁给冯慕远,不错,真的很不错。”

林墨说到此突然停顿,幽深带着几分气的眼神,看向站在左云身旁的白筱筱,又冷嘲热讽起来:“白面小姐,我真替你可悲,那边你父亲拿你抵债,这边你妈又做主把你许配给她的继子,这样跟白活有什么区别,好吧,一个亿,只要白总能拿出来,我还你自由。”

林墨说完话转身就走,他脱口而出了一个亿,当真把白筱筱吓了一跳,一个亿,就算把白氏公司卖了,把白家财产全部变卖,也不一定能堵上,怎么办?怎么办?

正当白筱筱焦躁,林墨要走出客厅之际,客厅的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走进来一道黑色的修长身影。

林墨看见来人,不自觉的被气笑了,心说,还真是冤家路窄,突然感觉这一切像是有人故意安排似的。

刚走进客厅的冯慕远原本是打算换拖鞋的,没想到抬眼竟对视上林墨冷漠带着挑衅的眼神。

“呵,林总经理,”冯慕远干巴巴一笑,接着说道:“难怪在外面呆了一夜,神出鬼没的想往家赶,原来是贵客临门了。”

猜你喜欢
二婚小说

相关资讯

更多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