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情魇 爱你情深义重 爱你情深义重 儿媳的诱惑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赠你一世情深 女强人穿越记 青云之路 后妈水流一腿 极品村少 凉秋 小娇妻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言情 > 红尘醉
红尘醉

红尘醉

分类:都市言情

时间:2019-12-03 21:02:04

作者:叶清歌

最新章节: 《红尘醉》 第3章 不会有人伤害你 免费试读

编辑:忘川情

点评:他不喜欢强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中
↓ 查看更多目录 ↓

介绍

主是司依晨段程昱的小说叫做《红尘醉》,这本小说的作家是叶清歌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我叫司依晨,在我出生之前有一个早死的哥哥,母亲忍住巨大的伤痛才生的我,从此我穿哥哥留下的衣服,承受着他的影子慢慢成长着,在我十八周岁的那天,哥哥对我说,您是我的新娘……...“放心吧!这一层楼早就没人了,今天也就我们班上体育课!不会有人来的,你叫得再大声都不会有人的。”说着,林宇猛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就要扑过来,我吓得脸色大变,窜了过去,拼命的朝着大门跑去,但没有跑几步,手就被拽住了,一阵力道将我猛地往后一扯,重重的砸到地上,脑袋疼得眼前一黑。“我让你跑!跑什么跑!还装什么贞洁烈妇!”林宇伸出手钻进了我的衣服里,欲要将我的衣服给脱去了,我心如死灰,下意识的喊着谁的名字,只听耳边传来“碰”的一声。一声闷响。随后便是一滴一滴温热的液体溅到了我的脸上。我看见林宇满脸是血的脸映在眼前,而半空中似有一点点白色的浆体飞了出来,迟钝了好一会我才反应过来,那是脑花。随后林宇整个人倒在我身上,气息全无,我吓得尖叫,拼命爬起,躲在了柜子底下瑟瑟发抖,而面前的这一幕足以令我浑身发冷。只见,林宇的后背连同脑袋被一根根棍子插着。那是平时射箭的箭矢,本应该挂在墙上的箭袋里,但是此刻却将林宇扎成了刺猬,鲜血伴随脑花流了一地,一片血肉模糊。至死,林宇的眼睛还瞪得大大的,像是看见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一样。我害怕得喊不出话来,浑身冰冷,理智拼命催促着快跑,但是双腿像是被钉死了一样,怎么都动不了。突然,一阵阴风吹来,吹得我睁不开眼,大腿一凉,像是有什么东西触碰上了皮肤,缓缓上移。我吓得一个哆嗦,眼泪一下子落下,喊着:“不,不,不要……”那一只无形的手在四处游走着,令我的神经都紧绷起来了。“唔……”看不见,听不到,我的眼前是一片虚无,但我却知道,他来了,一定是他来了!只有他才会做这些下流的事情!在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猛地被推着靠在了墙上,头高高的扬起,疼痛令我发出了呜咽声,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散架了一样。而那个看不见的鬼还在肆意妄为着。“不,不要,不要这样……”我拼命的哀求着,试图躲开这样的接触,但是那个‘人’明显不允许我的拒绝,落在脖颈的力道加重了些,整个人都**控得无法挣开。“呵。”一声轻笑在耳边响起。那只手碰上了我的眼睛,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大颗大颗的落在,一滴眼泪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被溅开了。许是我的眼泪吓到了他,他鲁莽的动作停下了。我再也忍不住,一边哭着一边喊道:“不要,不要这样……你这样和他又有什么差别!”眼睛像是被什么覆盖住了,那些眼泪都被擦拭了,我哭得精疲力尽,一道沙哑暗沉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睡吧……现在我还不会对你做什么……”我被蛊惑了似得,慢慢闭上了眼睛。在快要失去意识之前,我分明看见了一个虚晃的影子在眼前若隐若现。再次醒来,实在医务室,我的脑袋疼得厉害,偏偏郝美梅尖锐的声音还在耳边抄着。“醒了醒了!老师,依晨醒了!”随后我被扶了起来,带视线清晰了些的时候我才发现小小的医务室里集中了很多人,有老师,还有警察。警察?我愣了好久才想起昏迷之前的事,林宇惨死的脸还历历在目,但除此之外,还发生了什么?我想不起来了。“司依晨是吧,麻烦你想想,在换衣房里发生了什么事?”一个警察脸色严肃的问我,但是听见问题之后我的脸色一下子惨白了,全身克制不住的发抖,我抱着自己的膝盖,拒绝回答。一旁的老师忍不住站了起来,道:“还能发生什么!一个男生闯进了女生换衣室里,还衣衫不整!他能做什么!司依晨同学只是正当防卫!麻烦你们不要再逼问我的学生了!她的精神已经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警察面面相觑,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问道:“但是涉及到命案,我们需要证词……”我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委屈的哭着,嘴里念叨着:“别逼我,我不要,不要,不要啊!”老师看见我的状态吓了一跳,当下生气了,道:“你们都给我出去!现在是学校,不是警局!她还是未成年,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就算出了命案,司依晨同学只是正当防卫!”警察无奈,只好先回了局里,而我也被强制休假三天在家。回到家我拒绝了爸妈关切的问候,将自己独自关在房间里,躺在床上将自己紧紧的抱着。我忍不住开始哭起来,谁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有多绝望,在林宇碰到我的时候我甚至恨不得咬舌自尽。后来碰上那一个鬼的时候,我的羞耻多过于害怕,差一点点,我就毁了。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抬起头,看向了墙上的黑白照片,照片中的哥哥在无声的看着我,眼神温柔。我被蛊惑了似的下了床,赤脚走过去,忍不住伸手碰了碰照片中的人,还嫌不满足的更贴近了些,看着近在咫尺的薄唇,脑里有一个声音在说……这是你哥哥,这是你最亲密的人。我鬼使神差的埋头,吻上了照片中薄唇。冰凉的触感,还有些柔软,带着清冷的气息。等等,柔软?我被吓到了,猛地清醒过来,后跳了几步,瞪大眼睛看着照片,随后摸了摸自己的唇,仿佛还能感受到刚刚的柔软。这一刻,我无地自容,觉得自己恶心坏了,居然会去亲吻自己的哥哥,这样不正常!这是不正常的!方婆的家并不远,只是穿过的小巷子有点多,而这些黑漆漆的小巷子都快成了我的心里阴影了,在穿过的时候都是拔腿就跑的,力求迅速的飞奔而过,只是这一次,可能最近水逆,硬是又发生了状况。前面晃晃悠悠的窜出了酒醉的男人,满身胡子拉碴的,那浓厚的酒精味都快要将我熏吐了,我努力的将自己给缩小,贴着墙壁走,就想绕过去。但是巷子拢共就这么大,无论我怎么闪躲,还是被那个男人看见了,一把就将我的路给堵住了。“哎哟,小妞,你这是要去哪里啊?”一开口那满嘴的酒气险些将我给熏吐了。见我不说话,男人更是得寸进尺的想要伸手摸我的脸,气得我伸脚踹了他几次。“居然还想踹我?胆儿肥了啊!看我不弄死你!”男人被我的举动给惹火了,直接上来就想要掐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更是直接向着我的短裙下摆袭去。但是还没有碰到我,从天空中掉落下来一个花盆,直接在男人的头上开花了,顿时鲜血直流。“啊!”男人抱着头,在地上打滚,血液还是不停的从他的脑壳上流出来。我得了空隙,朝他呸了一下,恶狠狠的说道:“你这就叫报应!”就冲着他刚刚的行为,我连救护车都不想打,左右这个男人还能叫唤的那么大声,也死不了!想到这儿我更是毫无心理负担的走开了,只是,在我走远了的时候,我似乎听见了砰砰几声,像是重物砸地的声音,但是当时我急着离开,没有太在意。赶在天黑前,我找到了方婆的家,那是一座只有一层楼的水泥房,前头还有一个小院子,从里面散发出了一阵阵的臭气让我忍不住捂住了鼻子。我在院子外头叫唤了几声,“方婆婆!方婆婆!”屋子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就连一点亮光都没有。我有些纳闷,扒着墙头往里面看,但是什么都看不清楚,而院子里的门吱呀一声,自己开了。我吓了一跳,差点转身就走了,但是妈临走前的嘱咐让我还是忍住了走的冲动,推开了院子的门走了进去,越往里走,臭味就越大了。院子里堆放着很多杂物,乱七八糟,什么东西都有,我只是匆匆扫了一眼就没看了,走到里面透过脏兮兮的窗户往里面看,黑漆漆的,只能大概看个家具的轮廓罢了。“方婆婆?”声音在客厅里回荡,但就是没有回话。想到了那个老婆婆独身居住,会不会出了什么事都没有人知道?想到了这一点我就站不住了,直接就撞开了门,走进去了屋子里去,一进门那臭味扑鼻而来,毫无遮掩,我当下弯腰干呕了一下,直接就跑出去了。我扶着墙吐了半天,着实是不敢再进去了,那臭味实在是太浓厚了,根本就忍不得。在进退两难的时候,我看见了一道佝偻的身影从窗子里一闪而过。“是晨晨吗?”听见了熟悉的那道沙哑的声音,我脸色一喜,道:“方婆婆!原来你在家啊!刚刚我叫你都没有回应,吓死我了!”“噢……我刚刚在睡觉呢,没有听见啊。”我站起身,就要走过去的时候,方婆沙哑的声音又响起了,道:“别进来了,我在熬药,屋子里臭着呢。”闻言,我放下心来,敢情那臭味是在熬药呢。“方婆婆,我妈让我来拿点东西。”屋子里沉默了一会,久久才传来了回声,“东西就在这里,你拿回去吧。”说着,就从窗户里丢出了两个大大的包裹,用油纸抱着,麻绳系着,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麻溜的捡起来,包在怀里,并不重,很轻。“谢谢方婆婆,我先回去了!”:拿到了东西,放下了钱,我就准备走了,毕竟天色晚了,我并不想走夜路。“晨晨啊,如果方婆婆要你帮我一个忙,你愿意吗?”听着着满是沙哑的声音,我的耳朵不舒服极了,但是面对一个老人的祈求,我还是狠不下心来拒绝,便道:“什么忙?”“替我送一个东西去后山啊。”我一听后山就怂了,那是一个特别邪门的地方,平日里我妈都给我千叮万嘱不要靠近,那里头死的人多了。“晨晨啊,我这把老骨头已经快要走不动了,你就帮我一个忙吧,老婆子拜托你了,咳咳咳……”听着那快把肺都咳出来的声音,我脑子一热,就同意了,下一秒后悔得恨不得掐死自己,但是已经同意了的事情怎么也拒绝不了。没多久,方婆婆就把一个坛子放在了门边,道:“带着它,去后山,找一个大树放下就好了。很快的。”我看了看手边,已经快要七点了,太阳都下山了,犹豫了一下,道:“婆婆,我能不能明天给你送?现在太晚了……”“不行!”这么大声的两个字把我吓得一个激灵,差点连手中的东西都拿不住了。“晨晨,你答应了的,现在给我送到后山,现在就去!”“好好好!我现在就去!”抱着包裹和坛子我转身就走,生怕方婆婆又大声吼叫起来,刚刚那声音着实可怕。为了节省时间,我几乎是一路小跑朝着后山而去,趁着还有太阳的余辉,我连一刻都不敢停留,没多久,就来到了山脚下。几乎在踏入后山的第一步,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了,那都是被冷的,山里的温度常年都很低,树木浓密,还有雾气笼罩着,若不是自己脑子发热答应了,我是万万不会进入这里的。方婆婆说,将坛子放到大树底下就可以了,我一眼扫过去,就想找一个最粗壮的树放下就走,刚好有一颗足足有三人怀抱的大树伫立着。我小跑过去,弯腰将坛子给放下了,正要起身的时候,余光看见了一道黑影从身后闪过,吓得我连忙转过身去,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林宇慢慢靠近了,放肆的打量着我,眼神像是将我身上的衣服都给剥掉了似的,嘴里更是不干不净的说道:“司依晨,别装了,你不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吗?不如让我也试试如何?”

我听了之后心中一把怒火在燃烧,但没有莽撞,而是看向了林宇身后的门,一边不动声色的说道:“这里随时都会有人路过,你最好不要乱来。”

“放心吧!这一层楼早就没人了,今天也就我们班上体育课!不会有人来的,你叫得再大声都不会有人的。”

说着,林宇猛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就要扑过来,我吓得脸色大变,窜了过去,拼命的朝着大门跑去,但没有跑几步,手就被拽住了,一阵力道将我猛地往后一扯,重重的砸到地上,脑袋疼得眼前一黑。

“我让你跑!跑什么跑!还装什么贞洁烈妇!”

林宇伸出手钻进了我的衣服里,欲要将我的衣服给脱去了,我心如死灰,下意识的喊着谁的名字,只听耳边传来“碰”的一声。

一声闷响。

随后便是一滴一滴温热的液体溅到了我的脸上。

我看见林宇满脸是血的脸映在眼前,而半空中似有一点点白色的浆体飞了出来,迟钝了好一会我才反应过来,那是脑花。

随后林宇整个人倒在我身上,气息全无,我吓得尖叫,拼命爬起,躲在了柜子底下瑟瑟发抖,而面前的这一幕足以令我浑身发冷。

只见,林宇的后背连同脑袋被一根根棍子插着。

那是平时射箭的箭矢,本应该挂在墙上的箭袋里,但是此刻却将林宇扎成了刺猬,鲜血伴随脑花流了一地,一片血肉模糊。

至死,林宇的眼睛还瞪得大大的,像是看见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一样。

我害怕得喊不出话来,浑身冰冷,理智拼命催促着快跑,但是双腿像是被钉死了一样,怎么都动不了。

突然,一阵阴风吹来,吹得我睁不开眼,大腿一凉,像是有什么东西触碰上了皮肤,缓缓上移。

我吓得一个哆嗦,眼泪一下子落下,喊着:“不,不,不要……”

那一只无形的手在四处游走着,令我的神经都紧绷起来了。

“唔……”

看不见,听不到,我的眼前是一片虚无,但我却知道,他来了,一定是他来了!只有他才会做这些下流的事情!

在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猛地被推着靠在了墙上,头高高的扬起,疼痛令我发出了呜咽声,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散架了一样。

而那个看不见的鬼还在肆意妄为着。

“不,不要,不要这样……”

我拼命的哀求着,试图躲开这样的接触,但是那个‘人’明显不允许我的拒绝,落在脖颈的力道加重了些,整个人都**控得无法挣开。

“呵。”

一声轻笑在耳边响起。

那只手碰上了我的眼睛,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大颗大颗的落在,一滴眼泪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被溅开了。

许是我的眼泪吓到了他,他鲁莽的动作停下了。

我再也忍不住,一边哭着一边喊道:“不要,不要这样……你这样和他又有什么差别!”

眼睛像是被什么覆盖住了,那些眼泪都被擦拭了,我哭得精疲力尽,一道沙哑暗沉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

“睡吧……现在我还不会对你做什么……”

我被蛊惑了似得,慢慢闭上了眼睛。

在快要失去意识之前,我分明看见了一个虚晃的影子在眼前若隐若现。

再次醒来,实在医务室,我的脑袋疼得厉害,偏偏郝美梅尖锐的声音还在耳边抄着。

“醒了醒了!老师,依晨醒了!”

随后我被扶了起来,带视线清晰了些的时候我才发现小小的医务室里集中了很多人,有老师,还有警察。

警察?

我愣了好久才想起昏迷之前的事,林宇惨死的脸还历历在目,但除此之外,还发生了什么?

我想不起来了。

“司依晨是吧,麻烦你想想,在换衣房里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警察脸色严肃的问我,但是听见问题之后我的脸色一下子惨白了,全身克制不住的发抖,我抱着自己的膝盖,拒绝回答。

一旁的老师忍不住站了起来,道:“还能发生什么!一个男生闯进了女生换衣室里,还衣衫不整!他能做什么!司依晨同学只是正当防卫!麻烦你们不要再逼问我的学生了!她的精神已经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警察面面相觑,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问道:“但是涉及到命案,我们需要证词……”

我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委屈的哭着,嘴里念叨着:“别逼我,我不要,不要,不要啊!”

老师看见我的状态吓了一跳,当下生气了,道:“你们都给我出去!现在是学校,不是警局!她还是未成年,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就算出了命案,司依晨同学只是正当防卫!”

警察无奈,只好先回了局里,而我也被强制休假三天在家。

回到家我拒绝了爸妈关切的问候,将自己独自关在房间里,躺在床上将自己紧紧的抱着。

我忍不住开始哭起来,谁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有多绝望,在林宇碰到我的时候我甚至恨不得咬舌自尽。

后来碰上那一个鬼的时候,我的羞耻多过于害怕,差一点点,我就毁了。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抬起头,看向了墙上的黑白照片,照片中的哥哥在无声的看着我,眼神温柔。

我被蛊惑了似的下了床,赤脚走过去,忍不住伸手碰了碰照片中的人,还嫌不满足的更贴近了些,看着近在咫尺的薄唇,脑里有一个声音在说……

这是你哥哥,这是你最亲密的人。

我鬼使神差的埋头,吻上了照片中薄唇。

冰凉的触感,还有些柔软,带着清冷的气息。

等等,柔软?

我被吓到了,猛地清醒过来,后跳了几步,瞪大眼睛看着照片,随后摸了摸自己的唇,仿佛还能感受到刚刚的柔软。

这一刻,我无地自容,觉得自己恶心坏了,居然会去亲吻自己的哥哥,这样不正常!这是不正常的!方婆的家并不远,只是穿过的小巷子有点多,而这些黑漆漆的小巷子都快成了我的心里阴影了,在穿过的时候都是拔腿就跑的,力求迅速的飞奔而过,只是这一次,可能最近水逆,硬是又发生了状况。

前面晃晃悠悠的窜出了酒醉的男人,满身胡子拉碴的,那浓厚的酒精味都快要将我熏吐了,我努力的将自己给缩小,贴着墙壁走,就想绕过去。

但是巷子拢共就这么大,无论我怎么闪躲,还是被那个男人看见了,一把就将我的路给堵住了。

“哎哟,小妞,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一开口那满嘴的酒气险些将我给熏吐了。

见我不说话,男人更是得寸进尺的想要伸手摸我的脸,气得我伸脚踹了他几次。

“居然还想踹我?胆儿肥了啊!看我不弄死你!”

男人被我的举动给惹火了,直接上来就想要掐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更是直接向着我的短裙下摆袭去。

但是还没有碰到我,从天空中掉落下来一个花盆,直接在男人的头上开花了,顿时鲜血直流。

“啊!”

男人抱着头,在地上打滚,血液还是不停的从他的脑壳上流出来。

我得了空隙,朝他呸了一下,恶狠狠的说道:“你这就叫报应!”

就冲着他刚刚的行为,我连救护车都不想打,左右这个男人还能叫唤的那么大声,也死不了!

想到这儿我更是毫无心理负担的走开了,只是,在我走远了的时候,我似乎听见了砰砰几声,像是重物砸地的声音,但是当时我急着离开,没有太在意。

赶在天黑前,我找到了方婆的家,那是一座只有一层楼的水泥房,前头还有一个小院子,从里面散发出了一阵阵的臭气让我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我在院子外头叫唤了几声,“方婆婆!方婆婆!”

屋子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就连一点亮光都没有。

我有些纳闷,扒着墙头往里面看,但是什么都看不清楚,而院子里的门吱呀一声,自己开了。

我吓了一跳,差点转身就走了,但是妈临走前的嘱咐让我还是忍住了走的冲动,推开了院子的门走了进去,越往里走,臭味就越大了。

院子里堆放着很多杂物,乱七八糟,什么东西都有,我只是匆匆扫了一眼就没看了,走到里面透过脏兮兮的窗户往里面看,黑漆漆的,只能大概看个家具的轮廓罢了。

“方婆婆?”

声音在客厅里回荡,但就是没有回话。

想到了那个老婆婆独身居住,会不会出了什么事都没有人知道?想到了这一点我就站不住了,直接就撞开了门,走进去了屋子里去,一进门那臭味扑鼻而来,毫无遮掩,我当下弯腰干呕了一下,直接就跑出去了。

我扶着墙吐了半天,着实是不敢再进去了,那臭味实在是太浓厚了,根本就忍不得。

在进退两难的时候,我看见了一道佝偻的身影从窗子里一闪而过。

“是晨晨吗?”

听见了熟悉的那道沙哑的声音,我脸色一喜,道:“方婆婆!原来你在家啊!刚刚我叫你都没有回应,吓死我了!”

“噢……我刚刚在睡觉呢,没有听见啊。”

我站起身,就要走过去的时候,方婆沙哑的声音又响起了,道:“别进来了,我在熬药,屋子里臭着呢。”

闻言,我放下心来,敢情那臭味是在熬药呢。

“方婆婆,我妈让我来拿点东西。”

屋子里沉默了一会,久久才传来了回声,“东西就在这里,你拿回去吧。”

说着,就从窗户里丢出了两个大大的包裹,用油纸抱着,麻绳系着,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麻溜的捡起来,包在怀里,并不重,很轻。

“谢谢方婆婆,我先回去了!”:

拿到了东西,放下了钱,我就准备走了,毕竟天色晚了,我并不想走夜路。

“晨晨啊,如果方婆婆要你帮我一个忙,你愿意吗?”

听着着满是沙哑的声音,我的耳朵不舒服极了,但是面对一个老人的祈求,我还是狠不下心来拒绝,便道:“什么忙?”

“替我送一个东西去后山啊。”

我一听后山就怂了,那是一个特别邪门的地方,平日里我妈都给我千叮万嘱不要靠近,那里头死的人多了。

“晨晨啊,我这把老骨头已经快要走不动了,你就帮我一个忙吧,老婆子拜托你了,咳咳咳……”

听着那快把肺都咳出来的声音,我脑子一热,就同意了,下一秒后悔得恨不得掐死自己,但是已经同意了的事情怎么也拒绝不了。

没多久,方婆婆就把一个坛子放在了门边,道:“带着它,去后山,找一个大树放下就好了。很快的。”

我看了看手边,已经快要七点了,太阳都下山了,犹豫了一下,道:“婆婆,我能不能明天给你送?现在太晚了……”

“不行!”

这么大声的两个字把我吓得一个激灵,差点连手中的东西都拿不住了。

“晨晨,你答应了的,现在给我送到后山,现在就去!”

“好好好!我现在就去!”

抱着包裹和坛子我转身就走,生怕方婆婆又大声吼叫起来,刚刚那声音着实可怕。

为了节省时间,我几乎是一路小跑朝着后山而去,趁着还有太阳的余辉,我连一刻都不敢停留,没多久,就来到了山脚下。

几乎在踏入后山的第一步,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了,那都是被冷的,山里的温度常年都很低,树木浓密,还有雾气笼罩着,若不是自己脑子发热答应了,我是万万不会进入这里的。

方婆婆说,将坛子放到大树底下就可以了,我一眼扫过去,就想找一个最粗壮的树放下就走,刚好有一颗足足有三人怀抱的大树伫立着。

我小跑过去,弯腰将坛子给放下了,正要起身的时候,余光看见了一道黑影从身后闪过,吓得我连忙转过身去,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猜你喜欢
重生宅斗小说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