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帝武 帝霸 
首页 > 资讯

半夏秋**未晴唐苏贺青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7 23:01:48

《半夏秋**未晴》唐苏贺青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半夏秋**未晴》讲述了唐苏贺青帆跌宕起伏的故事,半夏秋**未晴唐苏贺青帆小说精选:他这话,莫名的让我觉得好笑,是真的冷笑话的感觉,我的心情稍稍放松些。

>>>《半夏秋**未晴》章节目录<<<

《半夏秋**未晴唐苏贺青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精选

《半夏秋**未晴》唐苏贺青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半夏秋**未晴》讲述了唐苏贺青帆跌宕起伏的故事,半夏秋**未晴唐苏贺青帆小说精选:他这话,莫名的让我觉得好笑,是真的冷笑话的感觉,我的心情稍稍放松些。

贺青帆扛着我到楼下,刚要把我扔进车里,魏雯雯冒出来,“小舅舅,你在干什么呀!”

贺青帆放我下来,我赶紧整理好衣服,这才神情慌张的看向对面。

魏雯雯挽着梁戈,气得跺脚,狠狠剜着我,“小舅舅,你对得起唐樱姐吗?你干嘛老跟这个女人牵扯不清啊!”

梁戈在一旁脸色难看,不说话,却伸手扯了扯她,示意她别再说了。

魏雯雯根本不听他的,气愤的拉着贺青帆到一旁嘀咕去了,我看过去,贺青帆倒是闲适得很,敲出一根烟来点燃,那模样哪有半点做错事的觉悟。

“唐苏,你以前不是这种人。”梁戈怒其不争的样子看着我。

我却觉得好笑,“我不是哪种人?连孩子都不是你的,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这种人?”

梁戈憋着一口气,顿了顿又说:“贺青帆不是你玩得起的,如果你是为了报复我,大可不必,你这是在糟蹋自己。”

他还在乎吗?我糟蹋自己?

我知道自己的笑一定很难看,“我为什么要报复你?梁戈,你值得吗?你要什么没什么,我干嘛要留恋你?”

“那你为什么不肯离婚?”

他居然问得这样理所当然,我笑,“为了圆圆,我们什么都别说了,我等你律师函,照你说的,我们法庭上见,该给我和圆圆的,你一分也别想少。”

梁戈真的动怒了,“你就非要闹到这一步?”

这就是他一直没发律师函的原因?

我冷冷看着他笑,“对,反正拖着呗,你们也别想结婚,我反正拖得起,能为圆圆争取多少算多少,毕竟……”

我走近他,双眸射出凌厉的光,“毕竟作为她的父亲,连假的亲子鉴定这种事都做得出来,根本没人性。”

“你以为亲子鉴定的报告是假的?”

梁戈讽刺的笑,笑得让我极度不悦,“唐苏,没那必要,我何必辛辛苦苦做一份假报告?”

我眯眸,“你什么意思?你意思是说圆圆的确不是你女儿?”

我抬手就要扇上去,我愤怒到极点!

梁戈抓住我的手,将我扔开,我站稳看向他,“我只跟你一个人发生过关系,就一次,我们是奉子成婚,圆圆怎么可能不是你女儿?”

“那一次?”梁戈佯装恍然记起,“哦,我知道,那一夜我谎称因为要跟你结婚的事跟我妈吵了架,约你去酒店那一次?”

谎称?

“你想说什么?”

我窒息住了,预感他要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梁戈一脸报复的快感:“我的确因为要结婚的事跟我妈闹了不愉快,我妈嫌你家没钱,不让我娶你,要结婚就要花一大笔钱,房子车子哪样不要钱?我家没有我能怎么样?我刚大学毕业哪来的钱,那我只能是想办法赚钱了,有一个老板愿意出钱,我……”

啪!

我一巴掌狠狠扇在他脸上!不需要再说了,我已经猜到了接下来的一切。

那天我去的时候很晚了,屋里没开灯,一进门就被他压在门板上,他的撩拨手段一流,我很快就招架不住,守身如玉了那么久,那一次真的冲动了。

因为他说要娶我跟他妈吵了架,我感动了也好,或者是真的想嫁给他也好,我跟他睡了。

我一直以为这个他,是梁戈。

却原来……我跟一个陌生男人睡了,还是被我这个老公亲手卖了!

“你发什么脾气?”梁戈吐了一口血沫,脸色铁青,“我一个大男人为了能娶你,绿帽子都戴了,我才是最委屈的那一个,如果不是我检查出来不能生育,你以为我愿意帮别人养孩子?”

“梁戈,你畜/生!”我怒斥,浑身气到瑟瑟发抖。

梁戈却依旧觉得自己有理,“我真是后悔当初一时冲动被你迷惑了,非要娶你,反正我现在是受够了,孩子越长大,我就越恶心,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脏!”

“梁戈!”

我终于全无理智,像个泼妇一样厮打起来,这么久以来,我就像个傻子被蒙在鼓里,我就像个笑话!

我的手臂被男人宽大的手掌裹着,贺青帆抱住我,眉宇低沉,“怎么了?”

我眼眶都挣红了,身体在他怀里发抖发寒,“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我的嗓子像被扼住了,连哽咽都困难,所有的愤怒都被焊在胸口,发泄不出来。

贺青帆眸色骤沉,许是感觉到我的颤栗,他握紧了我的手,将我放进车里。

我坐在副驾驶,那寒冷却半点没消散。

贺青帆带我离开,终于我感觉好受一些了,我睁了睁眼睛,眨去委屈的泪雾,装作冷静下来。

“让我下车。”我拍了拍车门。

贺青帆没开锁,将车停在路边,静静看了我好一会儿,才开口问我:“什么事?”

我怎么说?

我不想跟任何人说这种屈辱的事。

我拍打着车门,更显焦急,“我要下车!”

我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冷静冷静。

贺青帆依旧没动静,我终于崩溃了,情绪崩掉,“放我下车!求你放我走!”

我的眼睛模糊了,眼泪泛滥着流出来,贺青帆微愣,抽了几张面巾纸给我。

我别开脸。

他替我擦去眼角的泪痕,我的委屈在他温柔的关怀下,像是找到了宣泄口。

“王八蛋!王八蛋!”我大声怒骂。

贺青帆皱了皱眉,“你在骂我,还是骂梁戈?”

我瞪了他一眼,把气撒到他身上,“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全是王八蛋。”

“我虽然,不是好人。”贺青帆慢条斯理的说,“但我跟别的男人不一样,你不要混为一谈。”

他这话,莫名的让我觉得好笑,是真的冷笑话的感觉,我的心情稍稍放松些。

贺青帆见我心情好了些,便又问我:“刚才的事,继续?”

刚才的事?

我耳根立刻红了,可我推不开车门,这四周又静悄悄的,真是干坏事的好地方。

他压过来,扯了领带就往我手腕上捆……

“贺青帆,你再乱来,我就告你强/奸了!让你坐牢信不信!”

“坐牢?”贺青帆戏谑的挑着嘴角,俯睨着我,“我又不是没坐过。”

他真的坐过牢?

辛欢说的三年前的事情难道是真的?

我怂怂的小声问:“你真的杀过人啊?”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