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帝武 帝霸 
首页 > 资讯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顾轻舟小说

发布时间:2019-05-18 05:01:40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少帅你老婆又跑了顾轻舟司行霈小说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小说精选:顾轻舟而言是一场大考,她通过了,在岳城站稳了脚跟,以后谁想赶她回乡下都难了。督军夫人想害她出丑,精心给她安排了一出好戏,结果她唱得精彩,赢得了督军的好感,因祸得福。想来,造化真真神奇。我运气还不错。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章节目录<<<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顾轻舟小说》精选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是一部现代虐心言情小说,这里为您提供少帅你老婆又跑了顾轻舟司行霈小说阅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小说精选:顾轻舟而言是一场大考,她通过了,在岳城站稳了脚跟,以后谁想赶她回乡下都难了。督军夫人想害她出丑,精心给她安排了一出好戏,结果她唱得精彩,赢得了督军的好感,因祸得福。想来,造化真真神奇。我运气还不错。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精选:

昨晚的宴席,对顾轻舟而言是一场大考,她通过了,在岳城站稳了脚跟,以后谁想赶她回乡下都难了。督军夫人想害她出丑,精心给她安排了一出好戏,结果她唱得精彩,赢得了督军的好感,因祸得福。想来,造化真真神奇。“我运气还不错。”顾轻舟微笑。只是,她彻底和督军夫人交恶了。吃过早膳,顾圭璋去海关衙门,临走的时候瞧见了顾缃和秦筝筝,却看也没看一眼,径直走了。两位姨太太少不得幸灾乐祸。顾轻舟冷眼旁观,上楼换了套月白色斜襟老式衫,银红色绣折枝海棠的百褶裙,复又缓慢下了楼梯。她将浓黑的头发斜梳,半垂在胸前,编制了精致的辫子,像个美丽的牧羊女;裙子很保守,覆盖至脚面,行走间才露出双梁鞋微翘的鞋尖。“太太,我出去一趟。”顾轻舟上前,对秦筝筝道。秦筝筝愤怒抬眸,瞪着她。她满心郁结,昨晚在教会医院熬了一夜,没什么精神,偏又不肯示弱,没回房去睡觉。“你要去哪里,又像上次一样丢了?”秦筝筝不客气,“回房去,姑娘家到处跑,成何体统!”顾轻舟却不动。她垂眸,纤浓羽睫在眼睛投下一片薄薄的阴影,将她情绪遮掩。“我想去看看李妈的表妹,李妈告诉过我地址,说她表妹身体不好,常挂念李妈,只怕此生见不着了。”顾轻舟慢吞吞,温文尔雅的解释着。秦筝筝很烦躁,觉得顾轻舟像只苍蝇,不把她打发了,她会喋喋不休,秦筝筝又不能拍死她,只得先赶走她,就挥挥手道:“你想去就去吧!”她不给顾轻舟钱,也不派佣人跟着。三姨太苏苏精明睿智,知晓顾轻舟得到了督军府的器重,以后的前途胜过这顾公馆所有人,她有意巴结顾轻舟,就拿出两块钱给顾轻舟:“这是给你坐车的,再买点补品去看看人家。是你乳娘的表妹,应该探望的,毕竟你乳娘养大了你。”然后,三姨太又喊了陈妈,让陈妈陪同着顾轻舟出门。顾轻舟笑道:“我见三小姐和四小姐去上学,也没有佣人跟着,大抵现在不流行出门带佣人的。”时代变了,现在名媛出门是不流行带佣人丫鬟的,她们流行带着男伴。顾轻舟没有男伴。她再三说,自己无需旁人陪同,会早去早回,三姨太才不再说什么。秦筝筝也不怕顾轻舟丢了。丢了才好,最好永远不要回来!等顾轻舟走后,秦筝筝冷冷看了眼三姨太:“你倒是会做人。”“太太过奖啦。”三姨太软软笑道。秦筝筝知晓,昨晚顾圭璋是歇在三姨太房里,肯定将自己的丑事告诉了三姨太,秦筝筝脸上的冷意更甚:“你少轻狂,别不知自己几两重!”“是,太太教训得是。”三姨太笑呵呵的,丝毫不动怒。秦筝筝反而气了个倒仰,实在撑不住,回屋睡觉去了。顾轻舟出门,直接往老城的平安西街去。走到了平安街,她问了个人:“平安西街的十二号,有户姓何的中医药铺,请问怎么走?”对方很认真给顾轻舟指路:“您从这里拐进去,第三家就是了,咱们这条街只有那一家药铺。”顺着路人的指引,顾轻舟踏入一条老式的街道。和顾公馆不同,平安西街仍是老式的木板门面店铺,矮矮的屋檐下,木制雕花窗棂也装上了玻璃,新旧早已没了明确的分界。“何氏药铺”,顾轻舟抬头念着这块汉白玉做成的牌匾,就知道自己到了地方。这是一家中药铺子,如今生意惨淡,门面破旧。“小姐抓药呀?”一个四旬年纪的男人,短短的头发,却仍穿着前朝的长衫马甲,布料半新不旧。他是这家药铺的掌柜,叫何梦德,敦厚斯文。“不,我找人。”顾轻舟眼眸平静如水,给她稚嫩的脸庞添了几分成熟,更容易取信于人。掌柜的细细打量顾轻舟,道:“小姐找谁呀?”“我找慕三娘。”顾轻舟道。何掌柜神色一变,倏然冷漠道:“小姐来错地方了,此处没有慕三娘。”顾轻舟依旧是平静的神态,眼睛大大的,透过厚厚的浓刘海,打量了几眼何掌柜,眸光滢滢。“你把这个给慕三娘,她就知晓我是谁了。”顾轻舟道。说罢,她从怀里掏出一只玉镯,放在柜台上。柜台陈旧脱漆,多年未修缮。中医、中药,真的到了末路吗?顾轻舟有点难过。何掌柜却吃惊看着这只玉镯,质地纯粹,流转着温润的光泽,一看就很值钱。他沉吟片刻,拿起了玉镯,回到了后院。顾轻舟略微等待,就见一个穿着粗布长袄的妇人,梳了低髻,一副前朝妇女的装扮,出来见顾轻舟。“你是.......是我二哥的女儿么?”妇人看着顾轻舟,嘴唇微微哆嗦,激动问道。这妇人就是慕三娘。顾轻舟在乡下,遇到一个躲避政敌的国医圣手,他叫慕宗河。慕宗河见顾轻舟从小聪慧,故而她四岁起,就给顾轻舟启蒙,教授她中医的脉案和针法。顾轻舟是慕宗河的亲传子弟,算是慕家的继承人。慕家是北平望族,得罪权贵之后家财散尽,慕宗河有个胞妹,嫁到了岳城,如今和丈夫开了家中医药铺。慕宗河让顾轻舟到了岳城,先去拜访他妹妹,看望他们。以后若是从医,可以从何氏药铺取药,更加方便。“三娘性格温柔,她丈夫何梦德更是厚道人。我曾救过何梦德的命,又养大了三娘,你去了岳城之后,可以信任他们夫妻俩。”顾轻舟离开村子时,她的中医师父慕宗河如此交代。心念回转,顾轻舟已经找到了师父的亲人,她心头微热。“慕宗河是我的恩师,不是我的父亲,他尚未娶亲。”顾轻舟解释。慕三娘就紧紧拉住了顾轻舟的手,道:“好孩子,快告诉我,我二哥最近如何,我已经十年没有他的消息了。”哪怕不是父女,能拿到这个镯子,说明顾轻舟是慕宗河很重要的人,慕三娘迫不及待向她打听。说着,慕三娘就把顾轻舟领到了后院。刚踏入后院,就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穿着极其不合身的短袄,正在搬药材。他起身间,顾轻舟看到了他的脸,微微愣了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