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帝武 帝霸 
首页 > 资讯

《恰似你的温柔》第二章.一夜荒唐

发布时间:2019-05-18 07:01:10

叶守叶思思小说名字叫做《恰似你的温柔》,提供叶守叶思思小说全文阅读,叶守叶思思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恰似你的温柔小说叶守叶思思节选:叶守下意识地缩了缩,朝叶思思的怀里靠。叶思思搂紧叶守,看向一脸风雨欲来的晏若谦,…

>>>《恰似你的温柔》章节目录<<<

《《恰似你的温柔》第二章.一夜荒唐》精选

叶守叶思思小说名字叫做《恰似你的温柔》,这里提供叶守叶思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恰似你的温柔小说精选:第二章.一夜荒唐叶守下意识地缩了缩,朝叶思思的怀里靠。叶思思搂紧叶守,看向一脸风雨欲来的晏若谦,疲惫地说道:“晏若谦,守守还小,他说的话,你别当真。”“别当真?”晏若谦冷笑着,朝叶思思逼近,他将手机扔到叶思思面前。看到屏幕上那张照片时,叶思思脸色蓦地变得惨白,照片上的她和顾珏相视而笑,她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偷拍的,还发给了晏若谦。晏若谦看着叶思思变幻的面色,低头凑近她,两人几乎鼻尖对鼻尖,看起来那么亲热,可他望向她的眼底…

第二章.一夜荒唐

叶守下意识地缩了缩,朝叶思思的怀里靠。

叶思思搂紧叶守,看向一脸风雨欲来的晏若谦,疲惫地说道:“晏若谦,守守还小,他说的话,你别当真。”

“别当真?”

晏若谦冷笑着,朝叶思思逼近,他将手机扔到叶思思面前。看到屏幕上那张照片时,叶思思脸色蓦地变得惨白,照片上的她和顾珏相视而笑,她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偷拍的,还发给了晏若谦。

晏若谦看着叶思思变幻的面色,低头凑近她,两人几乎鼻尖对鼻尖,看起来那么亲热,可他望向她的眼底,却蓄满了冰霜。

“叶思思我是不是前段时间对你太纵容了,这种照片你竟然让我别当真。”他咬牙切齿地说:“你不守妇道,不怕丢你爸的脸,我晏若谦可丢不起这个人。”

叶思思想解释,嘴唇张了张又将话吞了回去。

有什么好解释的呢?晏若谦厌恶她,她说什么恐怕都是错的,多说多错,都是惹他发火,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可她缄默的模样,彻底惹恼了晏若谦。

他牙根紧咬,额头爆出青筋,一把抓起叶思思的手腕,就将她朝床下拖。

叶守哇地一声哭了,手脚并用地爬过来,推拒着晏若谦的手。

晏若谦不耐烦了,手一甩,就将叶守掀翻,一头撞在了坚硬的床柱上,头上被擦破了皮,旋即他就蜷缩在一起,剧烈地抽搐起来。

叶思思惊叫一声,挣脱了晏若谦的桎梏,扑上去抱起叶守。她焦急地问:“守守,你怎么了,是不是心脏又痛了?”

叶守痛苦地点头。

看着叶守的渗出血丝的额头,她想起了很多很多年前,晏若谦也曾用一个烟灰缸砸向她,她半张脸都被血色覆满。

那时的痛,她早就不记得了,可此刻这个男人,竟让当年的事重演了,她觉得心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捏住,痛得她喘不过气来。

因为这一变故,晏若谦的怒气散去了几分,愣了几秒后,刚想看看叶守的状况,叶思思接下来的话,将他消去的怒火重新点燃。

她双眼发红地盯着他说:“晏若谦,我们离婚吧。”

离婚?

他都没提离婚,她叶思思一个到处勾三搭四的贱女人有什么资格说?

他养着她,帮她养儿子,给她儿子安排最好的生活和心脏治疗,她不知感恩,凭什么对自己这么冷漠?

“看来你迫不及待的想成为顾太太了啊。”他咬牙切齿地说,“别忘了现在是谁养着你们母子两,在我对你腻味前,你最好安分做你的晏太太,否则你的儿子……”

威胁的话说了一半,他一把将她抱起,朝门口走去。

她挣扎无果,扭着头望着背后还捂着心脏痛苦不堪的叶守,绝望地向晏若谦求助,“求求你,救救守守,求求你。”

眼泪顺着她的脸颊大颗大颗的滴落,晏若谦看了她一眼,终于朝着楼下大声喊道:“林管家,打电话叫家庭医生来,小少爷心脏病发作了。”

叶守被接走,晏若谦一脚踹开主卧门,将叶思思粗暴地扔在了床上。

叶思思刚想爬起来,就被晏若谦沉重的身躯压制住了,他半撑在她上方,一手不耐地拉扯着领带,一手遏制住她的咽喉,让她动弹不得。

他俯下身在她耳畔轻声说话,温热的吐息喷薄在她耳蜗,她像是被烈火灼烧着,下意识地抖了抖。

他用危险的嗓音说:“别忘了你是我的妻子,在我有需要的时候,你必须满足我。”

叶思思哀求道:“晏若谦,你放过我,守守病发了,我要跟着去看看。”

晏若谦残酷一笑:“别担心,有林管家在,叶守死不掉,现在你需要关心的是,怎么取悦我!”

说完,他粗暴地扯她单薄的睡衣,保守的棉布睡衣在拉扯中,滑下了肩膀,露出诱人的锁骨,和半边圆润的肩膀,大开领口下,能看见若隐若现的起伏阴影。

看着这半遮半掩的风景,是个男人都受不了,晏若谦眼神倏然暗沉了几分,暴怒的情绪一路燃到大脑,烧成熊熊**,他最后一丝理智,断裂开了。

“晏若谦,求你放过我,就今天好不好。”叶思思摇着头,剧烈挣扎,眼泪从眼角滑落,一滴一滴打湿了鬓发,没入了凌乱的床单。

叶思思绝望的眼泪,让晏若谦更难耐。他扯下自己的领带,将她的手反拧在背后,牢牢绑了起来。掀起她的睡衣推到胸口,扯下她身上最后的蔽体之物,没有任何爱抚,就深深闯入了她的身体。

叶思思蓦地睁大眼,从前清亮的眼神,此刻如蒙了一层灰烬。

那一刻,她终于觉得那点微末的、不切实际的期待,被晏若谦粗暴的动作,彻底粉碎了。

那夜,长得像经过了一个世纪。晏若谦像是发情的野兽,不知疲倦地在叶思思身上欲求欲求,天色将明时,痛苦的折磨才停歇。

叶思思昏了过去,醒来时,窗外已经天光大亮,凌乱的床单上,还留下许多可疑的痕迹。而晏若谦却不知所踪。

她用手撑着酸软的腰肢坐起来,身上的薄毯滑落,白皙的胸前,全是青红交织的痕迹。

一夜迷乱,叶思思的心彻底死了,唯一支撑着她坚持下去的,只有她唯一的亲人叶守了。

想到叶守,她立刻清醒。套上衣服,大步跑出房间,推开了叶守的房门,里面空空的。

她又转身朝楼下跑去。

林管家正在餐厅里吩咐佣人什么事,见叶思思,立马恭敬地说:“夫人,早饭准备好了,你先用餐。”

叶思思焦急地抓住林管家:“守守呢?守守怎么样了?怎么他不在房里?”

林管家面色变了变,犹豫了许久才说道:“……夫人,小少爷他……”

“他怎么了?”

“心脏病突发,没有抢救过来。”

叶思思晃了晃,忽然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