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帝武 帝霸 
首页 > 资讯

《恰似你的温柔》第四章.除了恨,还有**

发布时间:2019-05-18 07:01:14

叶思思晏若谦小说名字叫做《恰似你的温柔》,提供叶思思晏若谦是哪部小说,叶思思晏若谦是什么小说。恰似你的温柔小说叶思思晏若谦节选:叶思思依然没有半点苏醒的痕迹。他打量着面色苍白的叶思思,心情越发暴躁。他甚至搞不…

>>>《恰似你的温柔》章节目录<<<

《《恰似你的温柔》第四章.除了恨,还有**》精选

叶思思晏若谦小说名字叫做《恰似你的温柔》,这里提供叶思思晏若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恰似你的温柔小说精选:第四章.除了恨,还有**顾珏走后,晏若谦完全处于一种暴戾的情绪当中。房间能砸的都被他砸了,但叶思思依然没有半点苏醒的痕迹。他打量着面色苍白的叶思思,心情越发暴躁。他甚至搞不清叶思思这个无聊又平凡的女人有什么魔力,能勾得顾珏对她念念不忘。他目光一寸寸在她单薄的身体上游移,目光落到她细瘦的脖子处,隐约还能看到他三天前,发泄似的,在她脖子上咬下的痕迹,眸光骤然深了。这个女人除了在床上那三贞九烈的模样,确实能勾起他的一点…

第四章.除了恨,还有**

顾珏走后,晏若谦完全处于一种暴戾的情绪当中。房间能砸的都被他砸了,但叶思思依然没有半点苏醒的痕迹。

他打量着面色苍白的叶思思,心情越发暴躁。

他甚至搞不清叶思思这个无聊又平凡的女人有什么魔力,能勾得顾珏对她念念不忘。

他目光一寸寸在她单薄的身体上游移,目光落到她细瘦的脖子处,隐约还能看到他三天前,发泄似的,在她脖子上咬下的痕迹,眸光骤然深了。

这个女人除了在床上那三贞九烈的模样,确实能勾起他的一点征服欲,其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那顾珏为什么对她好,是不是她在顾珏的床上也是这么勾引他的……

想至此,晏若谦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女人,可此刻叶思思苍白的面容,悄无声息的模样,脆弱得像一触就破,晏若谦强按下心中杀人的冲动,冷笑一声,叫来林管家,面色冷厉地询问:“你怎么放顾珏进来了?”

林管家清楚知道晏若谦和顾珏反目的过程,暗自捏了把汗,“我们……拦不住顾少。”

这话不假,能和晏若谦是朋友,家世同样不可小觑,管家得罪不起。幸好晏若谦也没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瞟了床上的叶思思一眼,烦躁道:“她怎么还不醒,医生怎么说的?”

“医生说……夫人这是遭受重创后的应激反应,具体要什么时候醒,这……还要看夫人自己了。”

重创后的应激反应。无非是他让管家骗叶思思,叶守已经死了,叶思思以为是真的,承受不住造成。

晏若谦的目的达到了,却没有体会到半点征服的快感,他大步走出了房间,重重关上了门。

这晚,晏若谦没有离开别墅。

在书房处理完公司的事务,时针已经移向十二点,窗外传来夜海声声,在寂静的夜里空旷的回响。

晏若谦看着窗外高高悬崖下的夜海,天边镶嵌着几颗星,陷入了沉思。许久,电话铃声响起了,是池洛薇打来的。

他接了起来,嗓音温柔地说:“微微,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阿谦,你在哪里?”池洛薇的声音细细软软,像是才睡醒的猫,让人无法拒绝。

“在海边别墅,叶思思病了。”

晏若谦没有半点隐瞒,在他看来,他和叶思思的事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只有恨和仇视,没有其他。

“阿谦,你今晚回来吗?”

“不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传来池洛薇颤抖的声音:“阿谦……你还会回来吗?”

“薇薇不要乱想。”晏若谦头痛,揉了揉眉心,“我对叶思思什么感情都没有,你应该知道我有多恨她?”

池洛薇明显激动了,“你说你恨她,厌恶她,为什么不和她离婚?就为了那一纸合约吗?”

“她做了那么多无耻的事,我能这么容易放过她吗?我要让她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晏若谦沉默了一瞬,咬牙切齿地说。

晏若谦是恨叶思思的,从她出现在他生活里那一刻。

恨她的出现,害得自己本来平静的生活越发混乱,恩爱的父母关系破裂;恨她明知自己爱的是池洛薇,还花言巧语迷惑他病危的父亲,逼自己同她结婚;恨她心肠恶毒,水性杨花,却总是装出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得他恶心。

她的出现,给他人生带来了那么多波折和苦难。

他还记得结婚前,他对叶思思说:“你不要后悔!”

叶思思的回答是,“我不后悔。”

既然她说她不会后悔,那他势必要让她知道后悔的滋味,让她知道嫁给一个根本不爱她,甚至讨厌她的人是什么后果!

所以当叶思思对晏若谦说离婚时,晏若谦才会那么生气。他们的婚姻从开始那一刻,叶思思就没有半分主动权,离婚的话,只有晏若谦可以提,但她叶思思没有资格!

况且现在他的怒气还没有发泄够,他发现对他最大的报复就是绑在身边,肆意羞辱她,折磨她。她最初想要的婚姻,会是她挣不脱的囚笼,他想看她后悔莫及的脸,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离婚!

好不容易将池洛薇哄睡后,晏若谦再次走进了卧室。

他低着头看了床上的双眼紧闭的叶思思,平时他总是妥帖梳在脑后的额发散开,落拓地垂下来,挡住了眼睛,显得有点阴郁。

他站了许久,不知在想什么。

似乎挂起了风,海浪翻滚的声音越发汹涌,千丝万缕的声响填满了这个禁闭的空间。屋内开着一盏小台灯,模糊地笼罩着叶思思的面容,苍白得像一只濒临死亡的鱼。

“你不会真的就这么睡着就醒不过来了吧。”

晏若谦低沉的声音静静响起。

这次没有低声的软语,也没有嘶哑的反抗,叶思思就躺着,连呼吸都是苍白的。晏若谦看得心烦,蹬掉鞋子,躺在他身边,他侧目看了她一眼,叶思思的颈项上,还残留着一痕暧昧痕迹。

他指腹覆了上去,滑腻的皮肤摸上去手感极好。她的皮肤很单薄,能看见细细的血管。晏若谦想起三天前,那场堪称激烈的床事,呼吸骤然乱了。

晏若谦花了好长时间,才将**平息。他不再看身边咫尺可触的人,哑然笑了笑。

他其实对池洛薇说谎了,他对叶思思不仅仅只有恨和厌恶,还有将之压在身下,狠狠征服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