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帝武 帝霸 
首页 > 资讯

《恰似你的温柔》第七章.想死?想都别想!

发布时间:2019-05-18 07:01:17

叶守叶思思小说名字叫做《恰似你的温柔》,提供叶守叶思思小说目录,叶守叶思思小说全集目录。恰似你的温柔小说叶守叶思思节选:叶守是叶思思的七寸,每次被人捏住,仍她再坚持,必然都投降。看着叶思思骤然睁开的眼,惨白的脸…

>>>《恰似你的温柔》章节目录<<<

《《恰似你的温柔》第七章.想死?想都别想!》精选

叶守叶思思小说名字叫做《恰似你的温柔》,这里提供叶守叶思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恰似你的温柔小说精选:第七章.想死?想都别想!叶思思条件反射抖了抖,她忽然很想笑。叶思思也真的笑了出声,眼神讥诮,唇畔带讽,额头那道长长的伤疤,更像是小丑裂开的嘴,时刻嘲笑着他。“晏少,我很想问问你,对于一个你看不起的女人,有必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吗?我是死是活,和你有什么关系?”从前的叶思思再生气,都是温驯的,这次大病初愈后,就像变了一个人,连语气都带着刺,这样的叶思思让晏若谦很不舒服,他特别想捂上她那张该死的嘴,但看她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第七章.想死?想都别想!

叶思思条件反射抖了抖,她忽然很想笑。

叶思思也真的笑了出声,眼神讥诮,唇畔带讽,额头那道长长的伤疤,更像是小丑裂开的嘴,时刻嘲笑着他。

“晏少,我很想问问你,对于一个你看不起的女人,有必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吗?我是死是活,和你有什么关系?”

从前的叶思思再生气,都是温驯的,这次大病初愈后,就像变了一个人,连语气都带着刺,这样的叶思思让晏若谦很不舒服,他特别想捂上她那张该死的嘴,但看她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是决定先暂时放过她。

晏若谦咬着牙又重复了一遍:“叶思思,我问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就想你放了我,放我和守守一条生路。”

他冷哼,“放了你?放了你让你和顾珏双宿双飞吗?你觉得你现在这个鬼样,顾珏还会喜欢你吗?别做梦了。”

叶思思觉得自己的脑回路和晏若谦不在同一频率,根本无法沟通,索性闭上眼,闭口不言了。

她忽然的沉默,在晏若谦看来,却是默认。

晏若谦怒火滔天,冷笑着对叶思思说:“叶思思,我警告你,你给我好好治疗,否则你永远别想见你儿子。”

叶守是叶思思的七寸,每次被人捏住,仍她再坚持,必然都投降。看着叶思思骤然睁开的眼,惨白的脸,晏若谦勾了勾唇,强硬地命令道:“想见你儿子的话,就先保住你这条命,给我吃饭!”

叶思思机械地拿起碗筷,一勺一勺地往嘴里送,可没吃了几口,就觉得胃部一阵翻涌,忍不住趴在床边吐了个天昏地暗。

看着一地秽物,晏若谦厌恶地皱眉,叫人进来收拾干净后,才毫无感情地对背靠在床头,紧紧闭着眼的叶思思说:‘你这要死要活的样子,是要威胁谁?’

“我不威胁谁,我还能威胁到谁?我现在巴不得早点死了。”

“死?”晏若谦欺身靠近叶思思,两人鼻尖对着鼻尖,看起来是那么亲密的姿态,但晏若谦说出口的话却带着一股子寒意,“你嫁给我,生是晏家人死是晏家鬼,你欠我的还没有还完,没我的允许,你想都别想!”

叶思思倏地睁眼,像濒临死亡的野兽,发出噗嗤噗嗤的笑声:“晏若谦,你真可悲,现在还喜欢着你的池洛薇真可悲。”

明明早就受过伤害,还飞扑火的自己更可悲。

“闭嘴!”晏若谦低斥,“你这样的女人不配提薇薇的名字。”

不配?

在晏若谦眼里,池洛薇是珍珠,是明月,是所有美好的事物,而她叶思思是尘埃,是草芥,是他避之不及的污秽。

叶思思你怎么这么贱啊,竟然死心塌地地喜欢这个男人这么多年。

叶思思笑得越来越大声,还伴随着急促的咳嗽声,像是要将肺刻出来。

晏若谦浓眉深锁,漆黑眼底看不出情绪。

“叶思思,你要怎么疯都没关系,但我再警告你一次,好好给我活着!”

扔下这句话后,晏若谦摔门而去,出了门吩咐门口保镖看好叶思思后,他想了想又打了一个电话:“去把小少爷接到医院来。”

半小时后,叶守被送到了医院。

见到叶守,叶思思强撑的情绪,一下崩塌了。虽然这段日子,晏若谦不时会让人录一些有关叶守日常生活的小视频给她看,但见不到真人,她内心还是忐忑惧怕的。

她用力抱着叶守,这两个月来遭受怎么的对待,她都没流一滴眼泪,可此刻眼泪却像是失序了,流了满脸。丢失的魂魄,在此刻也归了位。

两母子抱头痛哭了一场,一个比一个哭得厉害。镇定后,叶思思摸着叶守的头问这两个月,他过得怎么样?

叶守擤了擤鼻涕,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软软糯糯地说:“我住在一座好漂亮的房子里,有一个超大的院子,院子里有好多红红的花,可漂亮了可香了,哪里的管家叔叔每天给守守做很多好吃的,不过妈妈不在,手上还是不开心,守守最爱妈妈了。”

听了叶守的一番叙述,叶思思诧异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晏若谦竟然将叶守带回了晏家老宅,那里是她长大的地方,也是她第一次遇见晏若谦,第一次心动的地方,她人生无数个第一次都发生在那座院子里。

叶守说的红色的花,是她父亲在晏家曾经负责管理的那片玫瑰花圃。那些火红的玫瑰,曾是她的心,早就被晏若谦践踏过了。

如果可以重来的话,她一定不会对晏若谦动心了,因为那个男人,是恶魔。

叶守不懂大人的思绪,乖巧地从桌上拿起剩下的食物,端到叶思思面前,急切地看着她说:“妈妈,吃饭,不吃会死的。”

他看着瘦骨嶙峋的叶思思,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直到见到叶思思拿过一碗粥,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叶守才露出灿烂笑容。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