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帝武 帝霸 
首页 > 资讯

《凤翥龙翔传》第10章 浣花冼剑

发布时间:2019-05-18 09:14:19

于石儿西门若凡小说名字叫做《凤翥龙翔传》,提供凤翥龙翔传小说最新章节,凤翥龙翔传最新更新。凤翥龙翔传小说于石儿西门若凡节选:于石儿在一处坐着喝酒。归远山眯着眼睛说道:“于石儿,你的确是没有看错,那萧璋的的弟子和…

>>>《凤翥龙翔传》章节目录<<<

《《凤翥龙翔传》第10章 浣花冼剑》精选

于石儿西门若凡小说名字叫做《凤翥龙翔传》,这里提供于石儿西门若凡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凤翥龙翔传小说精选:说完,朝西门若凡使了一个眼色。西门若凡会意,只得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归南浦笑道。三人相约去了茶馆喝茶。回来的路上,西门若凡低声问明月:“刚才你为什么要骗我?”明月道:“因为归南浦是我的师兄,我不希望他知道我受伤的事,请你以后不要对他提起,这是我们的秘密,好不好?”西门若凡觉得奇怪,明月为什么有事一定要瞒着同门的师兄呢?嗯,君子言而有信,既然我答应她不说,那么以后就一定不说。西门若凡每晚便在轩后的花园内练剑。他先从幻剑…

说完,朝西门若凡使了一个眼色。西门若凡会意,只得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归南浦笑道。

三人相约去了茶馆喝茶。

回来的路上,西门若凡低声问明月:“刚才你为什么要骗我?”

明月道:“因为归南浦是我的师兄,我不希望他知道我受伤的事,请你以后不要对他提起,这是我们的秘密,好不好?”西门若凡觉得奇怪,明月为什么有事一定要瞒着同门的师兄呢?嗯,君子言而有信,既然我答应她不说,那么以后就一定不说。

西门若凡每晚便在轩后的花园内练剑。他先从幻剑剑法练起,一招一式已练得精细纯熟。

西门采风看了,心里十分安慰。西门若凡没有将获得灵剑剑谱及遇老者的事告诉师父,心里略有愧疚。

他心想,等时机成熟再说也无妨。等我幻剑剑法领略到要领之处,再练刀法也不迟。一晃数月已过。西门若凡的剑法早已炉火纯青。但是他打赢过师父。他不敢妄想,但有一个想法他心里已模模糊糊的承认,他算上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了!

选拔武林盟主的日子越来越近。经龙铁心同意,花无垢已成为正式人选,而萧璋,归远山,花无垢,以及点苍,青城,越女,孤山四派掌门,皆为热门人选。只要让门中的一人能赢过当今的武林盟主龙铁心,就是新任盟主,西门采风无意争夺盟主之位,他只愿正义之士能胜任盟主之位,至于归远山或萧璋二人都是他的至交,谁当都无所谓。

选举之日前几天,龙铁心召开大会,江湖人士都来了。在座的有各大武林门派,西门若凡虽是西门采风的高徒,可在江湖名不见经传,因此和青城诸派的三流弟子们排座在一起。他们大口吃着菜,喝着酒,全然不理会这个小子,酒足饭饱后,各武林掌门全被请入大厅闲谈。

西门若凡素不喜欢大声吆喝,便躲入厅后的“聚义亭”内。正想在此稍做休息,打个盹,但捡厅内已有一人,正闭目而坐,腿上有一琴。悠悠而奏,丝毫未曾理会外界的尘事,睹物思人,不免又使西门若凡想起了龙珍珠,她怎么样了?心中懊恼没有将他一同带出来。

他看着青年奏琴,眉宇间仿佛有些熟识,忽地想起那日在闹市之中解围之事。青年一察觉周围有人,缓缓睁开双目,见是一英俊青年,正是前几日邂逅的司马小冬,西门若凡不禁大喜过望,说道:“司马大哥,你果然来了!”两人相视一笑,司马小冬白衣,西门若凡青衫,都在厅后款款而谈。快绿山庄原处江南,原本就是一个人皆地灵之处,物产也十分丰厚。真是天上费的,地上跑的,水里有的应有尽有。

在城东府前街,又开了好几处酒楼茶肆,西门若凡正经过此街去浣花派,看见一须发皆白的老者正从街上大摇大摆地走出来,肩上还挂着个酒葫芦,手里抓着熏鸡。正是教他练武的老者。老者目光游离,口中犹自念道:“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西门若凡不解,走上前去。老者一把将他拽至街角处问道:“我的吩咐,你都忘了吗?”说罢,飘然而去。原来他是叫我吹箫,这是暗号,但,为什么一定要这么神秘呢?

忽然人群中有人大叫:抓小偷呀,抓贼呀!有人偷了我的钱包!只见一青年男子在街市中猛追着一个姑娘,无奈那姑娘越活玲珑,手脚急快,一时之间,竟追不上她。众人纷纷纳闷,这么一年青姑娘,什么不好做,偏偏干上做贼这一勾当呢?西门若凡决心此事不能不管,当下飞奔街口,堵住山路,那姑娘十分生气,嚷道:“你真奇怪,为什么堵住我?”

说罢用手拼命去打西门若凡。西门若凡无奈道:“姑娘,请你尊重些,把银子还给人家。”这姑娘眼珠一转,大声哭嚷着:“救命呀,他们两个想非礼我啊!救命呀!大叔大婶,救救小女子啊!”众人一想,说不定也是,这姑娘衣饰华丽,不像是个做贼的人啊!况且,也长得貌美如花。

这姑娘道:“常言道,捉贼捉赃,大叔大婶们不信,请往我身上来搜。”然而,从人群中走来一位大婶,上上下下摸了个遍,对那青年说:“真的没有。”

那青年哭丧这脸道:“刚才明明……怎么会……算我倒霉,唉。”说罢,瞪了那姑娘一眼,恨恨地走了。人群逐渐散开了。

西门若凡呐呐地对姑娘说:“对不起,我并不是有意的。”那姑娘嘿嘿一笑道:“没什么,好了,我该走了!”说着,却又将手握住西门若凡的衣襟,说道:“呵呵,我也是在这里无人陪伴,看你都是轻车熟路的,不如你陪我玩!”说着,便施展起轻功,带着西门若凡奔跑起来。

西门若凡见了,心中可是吃惊不已,他大声说道:“姑娘……姑娘……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君采幽听了,只是歪头一笑道:“呵呵,瞧你这样小的胆子,亏你浪费的一身的好武功!”她是在他惊诧之余轻轻地说出来。

西门若凡听了,心中当然是非常惊诧,他结结巴巴地说道:“姑娘……可是奇了,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君采幽听了,哈哈一笑道:“我捏了你一捏,我就知道你是什么路数了!这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向来就是研究这个的!据我看来,你的武功本平凡,但是最近得了高人指点,所以你的脉相不稳,武功虽高,但是还需要常常修炼!”此言一出,西门若凡是更加惊讶了!他不敢自信地说道:“姑娘,你怎么这么神通呢,你是怎么知道的,莫非你有通天眼?”

君采幽其实根本就是在瞎说,是在耍西门若凡,她从白鹭派出了来,就觉得这我外面是好玩极了,她身上没有带一点银子,这几日就靠着坑蒙拐骗在这附近混着日子,还要时时担心姐姐和掌门会找到她!她觉得这外面的人,个个都没按好心!不过,眼前这个傻小子着实是有趣!她说什么,他便就信什么。

因此君采幽忽地又说道:“哎……其实啊……我也是有师父的,这些都是师父自小教给我的!可是师父他去世了,所以留下我一人,在江湖中是无依无靠的!所以……不得已才拿别人的钱!”君采幽的演技自是最好。

果然,西门若凡见了,心中是大不忍,他是最见不得女子流眼泪的,因此他想也不想,就爽快地从怀中掏出那些司马小冬留给他的银子,口中说道:“姑娘,看来你也是个可怜人,我的身上也就剩了这么些银子了,不如都给了你罢!”

君采幽见了,这人真是比傻子还傻啊,她便说道:“那么你呢?”西门若凡听了,就憨厚地说道:“我不碍事儿的!没钱也是可以活下去的!没得吃的,就去打些野味,没得喝了,就去采些野果子啊!”

不知为何,君采幽听了西门若凡这样说,心中已然是大为感动了,她结结巴巴地说道;“哎啊,大哥,你真是好心肠!好罢,这些钱,我先收下了!我现在有事要走了!改日,我再来找你!”说完,她看了看那几个站在角落里的白鹭派弟子,他们自是寻她而来,便赶紧地从后面溜走了,只剩下西门若按看着她的背影,是一头的雾水。这个姑娘,还真是奇怪?和他所认识的明月、珍珠很不同!所以虽然是偶然见了他一面,不过这个姑娘倒是给西门若凡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快绿山庄的一间密室内,归远山和徒弟于石儿在一处坐着喝酒。归远山眯着眼睛说道:“于石儿,你的确是没有看错,那萧璋的的弟子和白鹭派的弟子有来往?”

于石儿听了,便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躬着身子说道:“没错,师父,的确是这样!”想想于石儿又添油加醋说道:“师父,你知道吗,和萧璋的大弟子司马小冬来往的,是白鹭派的一个女弟子!他们……似乎非常的亲密啊,弟子私下猜测,他们之间应该已经做了苟且之事了!”

当下,于石儿便将司马小冬和君采薇之间的种种举动,又大为狗血了一番,归远山听了,只是淡淡说道:“这么说来,他们应该已经暗中来往了一阵了!于石儿,你跟踪的好,为师会大大地奖励你的!”

于石儿听了,心中更加得意了,他又饮了一口酒说道:“那么,徒儿所要的,师父你都能满足徒儿么?”归远山听了,便又眯了眯眼睛,慢慢悠悠说道:“呵呵,这个事儿不急,反正我会好好利用这件事情,将萧璋给打倒了,他不是一直想和我争做武林盟主之位么?我会在开启武林大会的那一天,说出此事,你于石儿,就是这件事的证人!我看那萧璋的老脸可是往哪儿放?”

于石儿听了,便接着说道:“到时候,萧璋因为这件丑事,只能够推出武林大赛,而司马小冬,身为正派人士,暗中和邪教中人勾结,自当以死谢罪!所以,那冼剑派的掌门宝座,就飞弟子我莫属了!”

于石儿说的是眉飞色舞。归远山默默地看着于石儿,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放心,于石儿,为师一定会助你登上这冼剑派掌门的宝座的!只是,现在时机还没有成熟,你不妨继续暗中跟踪!看看还有什么蹊跷?”

于石儿听了,自是点头,当下师徒二人是继续喝酒,为了防止萧璋起疑,所以每天于石儿不管多忙,还是要回到冼剑派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