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超级大亨 办公室 乡村欲爱  闺门毒后 重生之闺门毒后 嫂子
 雯雯  陈娟周康 后面 秦时 小强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推演与算术

发布时间:2021-02-23 21:09:22

“把我的五感摧动到极致。”周衡在心中默诵。“五感加持重新开启完成4。”冰冷的女声在他的脑中响了。虽然还也没睁开眼睛眼睛去看,但他周围的世界了突然发生了变化。在入园时就能体会“五感加持开启完成。”冰冷的女声在他的脑中响起。。

>>>《五绝天师》章节目录<<<

《第24章 推演与算术》精选

好书推荐:前男友的黑锅 医女荣华归(上) 王爷,妾身很忙的! 勇者至尊 偷夫 虞书 逍遥天子逍遥客 英雄联盟之至高荣誉 重启末世剑神 斗罗之通灵王

“把我的五感催动到极致。”周衡在心中默念。

“五感加持开启完成。”冰冷的女声在他的脑中响起。

尽管还没有睁开眼睛去看,但他周围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

在入园时就能感受到的阴气现在变得更加清晰了,不仅如此,就连阴气流动的方向也能通过鼻息感觉到。

尽管无法知道阴气的具体来源,但根据流向已经能大概锁定大概的方向。

当周衡睁开眼睛时,整个庄园的阴气散布已经尽入他的脑中。

“在东方!”一个手里捏着拂尘的道士忽然站起来大喊。

“佟小姐的位置在东方。”他笃定地说。

是的,虽然没有言明,但第一个试练就是让大家利用风水术来推测佟小姐所在的方位,如果连这一点也不能做到,那么过去了也只是给其他人添麻烦而已。

姓都的胖子垂头丧气地把自己手中的铜盘拍在了手边的茶几上,显然是在为自己慢人一步而后悔。

“不对,”那个被叫做的“剑儿”的年轻人忽然说,“我看结果不是在东方。”

那捏着拂尘的道士皱起了眉:“你懂什么,佟家庄园在临海以阳,而大门朝向正南,那么东方就是精气养蓄之所,如果佟小姐要养病,应该在东方才对!”

剑儿还是摇了摇头:“你的推理太粗糙了,我看结果并不是东方。”

“好没礼数的小子!”那道士一甩拂尘,指着剑儿大骂,“你母亲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我怎么教他可轮不到你玉道长来指点。”坐在剑儿身边的妇人开口悠悠说。

“好,那我就聆听听你儿子的高论!”玉道长气愤地坐回了位置。

那个被叫做剑儿的年轻人摇了摇头:“我还没有算出来,但一定不在东方。”

玉道长冷笑一声,然后说:“我当你们叶家人会有什么高见呢。”

叶剑并没有反驳,他闭目凝神,开始心算起来。这时,华夫人先替他开了口:“我就替剑儿说了吧,佟家小姐此刻在西方。”

听到华夫人的话,坐在叶剑身边的周衡忽然噗呲小声笑了出来。他看华夫人傲慢的样子,还当她真有本事,看来这些正牌风水师也不过如此。

华夫人皱着眉看向周衡的位置,正要生气。“哈哈!”那玉道长忽然大笑了一声,“华夫人,你该不会是为了与我做对,我说东方,所以主人就一定往西吧?”

“我一个妇人家,哪能如此粗糙。”华夫人笑着说。

“你!”玉道长知道华夫人在用“粗糙”一词取笑他,他性子着急,立刻就受了激将法,“好,你倒是说说你的理由。”

“水。”华夫人只说了一个字。

“好!”那姓都的胖子大叫了一声,眼里兴奋得直放光,“不愧是华夫人,一个字就讲得如此精辟透彻!”他并不是要对华夫人溜须拍马,而是华夫人这一个字刚好讲进了他的心底。

“葬经有言,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这个姓都的胖子一站起来就开始掉书袋,“所谓风水术,最核心的当然是观风和定水,华夫人只需要定水就能算出佟府中盈虚之所,可以说是技艺高超。而更精彩是‘水’乃是坎卦,属正西方,一个水字就能道出其中精妙,实在是漂亮至极。我虽能推算出来在西方,但绝做不到夫人这般简练精彩。”

原来他算出来的位置也在西方。

叶剑睁开了眼,他在心中的演算已经完成了。中华古风水术讲究观风定水,但明清之后,就开始和算术结合起来,新添了一门“风水演算”。而年纪轻轻的叶剑正是精于此道。

华夫人看到叶剑露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虽然年轻,但在风水术上造诣不逊色于自己。

“剑儿,你算出来的是什么?”华夫人小声问。

叶剑正要回答,先前那戴着白口罩的男人终于又说话了。

“西南。”他口音古怪,所以每次说话吐字不多。

周衡和坐在他旁边的叶剑一齐点了点头。

这戴着白口罩的男人穿着修长的道袍,身旁的茶几上摆着一根用白布绑着的棍状物。

“先生好厉害的本事!”叶剑更是不禁出口称赞。

华夫人皱起了眉。他儿子哪里都好,就是不通人情世故,自己已经先说了西方,现在有旁人说是西南,他居然出声去声援外人,那岂不是打了她这个母亲的脸?

叶剑没察觉到母亲的脸色变化,他又侧过身子去和周衡去搭话:“这位兄弟,你的答案一定也是西南吧!”

周衡点了回应,但没有说话。他怕叶剑要问他是怎么算出来的——周衡用的方法根本不是风水术,他只是察觉到阴气的来源大概在西南方向而已。但现在他已经对风水术有了兴趣。要知道他可是有着天师系统在辅助,他所看到的世界和叶剑等人所看到的完全不同,但不论是叶剑还是那个戴着白口罩的道士,他们都能通过风水术得到和自己相同的答案。

如果有机会,自己一定要好好了解一下风水术才行。

骆老爷子看着叶剑和周衡这两个年轻人,眼神里满是嘉许。

那姓都的胖子又站了起来,他手中托着一块铜盘,铜盘中心有一枚铜汤匙。“不对、不对!”这姓都的胖子说,“西南避阳缺火,阴气滋生,所有方位里,佟小姐独不可以在西南。”

戴着白口罩的男人冷冷“哼”了一声。

“阁下有什么高见?”姓都的胖子问他。

“风!”那戴着白口罩的男人说了这一个字后,便站起身来。

他抓起手边的长棍,将缠在棍上的白布解开,露出了布下的真容。原来是一根镂空的铜棍,铜棍上雕满了奇怪难解的符号,而镂空的棍心中塞着大小不一的铜珠。厅内一干风水师看到这铜棍之后都变了脸色,只有周衡仍然表情淡定——这不还是一根棍子吗?

“原来阁下是昆仑山来的,”那姓都的胖子已经看出了这男人的身份,“失敬了。”说完,他就坐回了位置上。

昆仑山是什么来头?竟然能把这个胖子吓成这个样子?周衡在心中纳闷,但他不敢发声去问,免得暴露自己在这方面的无知。

那昆仑山来的男人已经开始做法起来。他挥舞着手中的铜棍,因为铜棍中空,所以舞动起来的时候空气穿过,就会发出奇怪的呼啸声,仿佛在棍子里装了哨子一般。

周衡笑了,心想这倒是有点意思。

看到周衡漫不经心的表情,好几人朝这边瞪了过来。

等一套动作舞完,那男人把铜棍立在地上,铜棍中的铜珠仍在不住颤抖。

过了数十秒后,铜珠的颤抖才停了下来,接着,铜棍的地下竟然有一颗铜珠滚了出来。男人弯腰将铜珠捡起来,然后把铜珠上刻着的符号展示给厅内众人看。

周衡也跟着看了过去——铜珠上刻着三条横线,顶上一条横线从中间断开。

“巽卦,属风,在西南。”周衡旁边的叶剑小声说。

坐在中位的骆老爷子忽然鼓掌起来。

“郭先生果然厉害。”骆老爷子说。

那戴着白口罩的男人向骆老爷子点了点头,以示对这位风水界泰山北斗的尊敬。

“那对诸位的考验就到此为止了,”骆老爷子提声说,“合格的共有三人。”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wujuetiansh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