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帝武
首页 > 资讯

《水浒之极品祝彪》第0004章 定计

发布时间:2019-06-13 15:07:46

祝彪祝家庄小说名字叫做《水浒之极品祝彪》,提供祝彪祝家庄是哪部小说,祝彪祝家庄是什么小说。水浒之极品祝彪小说祝彪祝家庄节选:祝彪冷不丁的道。祝彪此话一出,原本鸦雀无声的酒宴变得更加的安静,安静的仿佛每个人都能…

>>>《水浒之极品祝彪》章节目录<<<

《《水浒之极品祝彪》第0004章 定计》精选

祝彪祝家庄小说名字叫做《水浒之极品祝彪》,这里提供祝彪祝家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水浒之极品祝彪小说精选: 李家老宅坐落于李家庄的正中央,经过百年风雨淋洒糟朽的门窗如今被李应装潢的焕然一新,青石砖铺地,有瓦房、有过厅、有木厦,都是青石板铺路。李应吊着受伤的膀子,躺在太师椅上由两个小丫鬟正在给他捏腿。这时,鬼脸儿杜兴快步走进书房,凑近李应轻声道:“大官人,梁山军后退三十里安营了。”李应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得一下子从摇椅上站了起来:“什么?败了?”因为起身起得太快,牵扯的膀子疼得他“哎哟”的叫了一声。两个丫鬟赶紧将他扶住。杜…

李家老宅坐落于李家庄的正中央,经过百年风雨淋洒糟朽的门窗如今被李应装潢的焕然一新,青石砖铺地,有瓦房、有过厅、有木厦,都是青石板铺路。

李应吊着受伤的膀子,躺在太师椅上由两个小丫鬟正在给他捏腿。这时,鬼脸儿杜兴快步走进书房,凑近李应轻声道:“大官人,梁山军后退三十里安营了。”

李应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得一下子从摇椅上站了起来:“什么?败了?”因为起身起得太快,牵扯的膀子疼得他“哎哟”的叫了一声。两个丫鬟赶紧将他扶住。

杜兴也赶忙抢上,扶住李应。李应一脸焦急神色的问道:“杜管家,梁山军败了,这......这如何是好?”

杜兴道:“大官人,放心,梁山军虽然败了,但并没有回山,不要急,小可料定宋公明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李应忧虑微微颔首道:“杜管家,你先去一趟梁山军的大营,试探一下宋公明下一步准备如何,看看梁山军是否还有攻破祝家庄的战力;然后再去一遭东平府,稳一稳花**,括田这事,要他不要急,万万不可另作打算?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杜兴当然知道李应的意思,他是怕花**听说梁山军败了,弃了他这颗棋子,那他这李家庄也就免不了要被括田了。

********分割线********

祝家庄与梁山军一场恶战,梁山军大败,死伤兵士一千有余,又有近七百人被祝家庄生擒,另有黑旋风李逵、船伙儿张横、铁笛仙马麟、小温侯吕方四个头领被抓进了庄去,逃出祝家庄的头领也都个个带伤。宋江虽当初下山时曾向晁盖夸下海口,不破祝家庄绝不回山,可是如今却是损兵折将,梁山军元气大伤,难以再战,这样回山,哪还有半分颜面,不得已只好先引兵后退三十里安营,然后再定方略。

祝家庄大破梁山军,得胜而归。祝万茂虽然心里明镜也似,厮杀远未结束,但他还是在庄上摆了一桌筵席,宴请自己的三子与教师栾廷玉。祝万茂向栾廷玉敬酒道:“栾教师,此番大破梁山贼寇,几乎生擒宋江那厮,栾教师功不可没啊!”

栾廷玉端着酒道:“此役乃是三公子神机妙算,大破贼兵,小可哪敢掠美。”

“哎!”祝万茂长叹一声道:“此战虽然大破梁山贼寇,可是我们祝家庄最危险的对头不是梁山,而是那个从朝廷里来的花**。”

祝虎听了这话,也是长长的叹了口气,恨恨的道:“梁山贼寇如何就不去攻打东平府呢?他们攻打东平府,俺们祝家庄也似那扈家庄一样,按兵不动!”

“就算梁山贼寇攻打东平府又如何?”祝龙将一杯酒一饮而尽,将酒碗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道:“杀了一个花**,那个浪子宰相还会派别的**来。恐怕我们这祝家庄不会毁在梁山贼寇的手里,而会让朝廷的括田令给括了!”

说到这里,在场的众人都安静了下来,一场原本把酒言欢的庆功宴,立时鸦雀无声。

“和梁山贼寇讲和。”忽然,祝彪冷不丁的道。

祝彪此话一出,原本鸦雀无声的酒宴变得更加的安静,安静的仿佛每个人都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彪儿!”祝万茂将拐杖杵得地盘啪啪作响,怒道:“我堂堂祝家庄,忠孝传家,如何能与贼寇讲和!”

“三弟!”祝龙道:“三弟,你是不是吃酒吃得多了,如何说起胡话来了。”

祝彪以他一贯的冷静,端起一杯酒,轻呷了一口,微微一笑,缓缓的道:“想保住祝家庄,只有一步棋可以走,那就是养寇自重。”

祝万茂虽然是个老八股,但对于“养寇自重”这四个字,他还是深明其意的。他端起一杯茶水,轻呷了一口,问道:“如何个养寇自重法呢?”

祝彪道:“和梁山贼寇讲和,只有和梁山贼寇讲和了,有这个寇时时刻刻的威胁着祝家庄的安危,不管是什么**,都不敢来祝家庄括田了,因为想括我们祝家庄田的人不得不琢磨琢磨,就算括了田,还得守得住,只要他们有这个顾虑,我们就能保住祝家庄。”

祝虎一听这话,兴奋的道:“爹爹,三弟说得不错,只要有梁山贼寇在,朝廷就不敢随便括我们祝家庄的田。”

祝龙也觉得祝彪的话是对的,他看了一眼祝万茂,道:“爹爹!”

祝万茂看了一眼栾廷玉,这次的庆功宴上,只有这个栾廷玉是外人,这个养寇自重的法子他不是不赞成,只是他不想让外人听见。

栾廷玉立刻就明白了祝万茂的心思,但是栾廷玉心里明白,现在无论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

祝彪看了眼栾廷玉,对祝万茂道:“爹爹,您放心,我信得过栾教师。”

话已经出口,而且已经被一个外人听了去,既然祝彪说可以信任栾廷玉,那祝万茂也无话可说,只是问道:“你准备如何与梁山贼寇讲和?”

祝彪轻轻的道:“我要见一回宋江宋公明。”

祝龙一听这话,惊讶的道:“三弟,你刚刚设计杀伤了一千多贼兵,又擒获了七百多贼兵,此时此刻去见宋公明,那......那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祝万茂与祝虎,还有栾廷玉都有同样的担忧。

可是祝彪只是微微的一笑:“此时此刻的及时雨非常需要我给他下一场及时雨,一场秘密的及时雨。”祝彪又对栾廷玉道:“栾教师,烦劳你待会儿去给梁山贼寇送一封书信,只说我们祝家庄愿意和他密谈一次,密谈一件与我们两家都有利的好事。”

栾廷玉拱手道:“在下遵命!”

书信当下写就,信得内容大致是祝家庄三子祝彪受庄主祝万茂全权委托愿意和梁山泊义士宋江会晤,以商议两家和解,化干戈为玉帛事宜。当然这些信是祝万茂以文言文写成,祝彪虽然写不出,但文中还有其他譬如宋江当前进退两难的困境,却是祝彪提点写入文中。

栾廷玉拿了书信便走了,祝彪对祝虎道:“二哥,秘密跟上,如果栾廷玉胆敢有异动,立刻射杀!”祝虎是他们兄弟三人中箭法精湛的。

祝龙不解问道:“三弟,这是何意?”

祝彪冷冷一笑:“小弟这是在让栾教师纳投名状。”

祝龙祝虎对视一回,他们仿佛不认识自己的这个小弟弟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