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帝武
首页 > 资讯

《精古奇谭》第三章 尸王墓

发布时间:2019-06-13 17:03:26

罗虎罗彪小说名字叫做《精古奇谭》,提供罗虎罗彪小说最新章节,罗虎罗彪小说在线阅读。精古奇谭小说罗虎罗彪节选:罗虎一发现挖到了墓室,兴奋得边挖边说:“妈的,老子发财了,发财了。回头赌他三天三夜。”罗彪吼道:“畜生,又赌…

>>>《精古奇谭》章节目录<<<

《《精古奇谭》第三章 尸王墓》精选

罗虎罗彪小说名字叫做《精古奇谭》,这里提供罗虎罗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精古奇谭小说精选: 罗虎一发现挖到了墓室,兴奋得边挖边说:“妈的,老子发财了,发财了。回头赌他三天三夜。”罗彪吼道:“畜生,又赌钱,等挖出东西不准你去赌。”罗虎立刻闭上嘴,哼也不敢哼一声,看来他还是挺怕他爹的。两人把通向墓室的通口挖开够半人大小才停下来。罗虎擦着汗,转头问:“绳子呢?给我。”我递过去,心里寻思那几句话“古楚尸王,无国无疆,黄泉地下,冥府永藏,生人勿进,坏我身躯”。如果这里真的埋葬的是那位“古楚尸王”,那他到底是一位什么人呢?又为什么会…

罗虎一发现挖到了墓室,兴奋得边挖边说:“妈的,老子发财了,发财了。回头赌他三天三夜。”

罗彪吼道:“畜生,又赌钱,等挖出东西不准你去赌。”

罗虎立刻闭上嘴,哼也不敢哼一声,看来他还是挺怕他爹的。

两人把通向墓室的通口挖开够半人大小才停下来。罗虎擦着汗,转头问:“绳子呢?给我。”

我递过去,心里寻思那几句话“古楚尸王,无国无疆,黄泉地下,冥府永藏,生人勿进,坏我身躯”。如果这里真的埋葬的是那位“古楚尸王”,那他到底是一位什么人呢?又为什么会在这深山里选择自己的墓地。

“哇,爹底下好深呀。”我的思绪被罗虎的喊声引回。

我见罗虎和罗彪趴在洞口往下看,那一声喊在里面的空间回荡,显然里面空间很大。

罗彪望了一阵,将手里的火把丢了进去。我虽然在身后看不到里面的状况,但隔了一会才听到火把落地的声音,心估摸着底下起码有个十多米的深度。

罗虎和罗彪往里面望了一阵,互看一眼,那神情在火光下让我十分的不舒服,不知道他们打着什么注意。果然罗彪转头对我说:“你先下去看看。”

我一听脑子里嗡的一响,这是什么意思?问道:“为什么我先下去?”

罗彪说:“您老兄有经验,下去先看看。”

我心里骂开了,这不是拿我当作实验的老鼠吗!如果我下去了给憋死了或者中了陷阱,你们就不下来了是吧。搞了半天骗我来是为了这个,奶奶的,贼父子,狗东西,畜生王八蛋。但我心里也知道,如果我现在想跑是来不及了,搞不好他们还会直接把我推下去。

妈的,江湖险恶,人心否侧!

我忍住气把手里火把给了罗彪,狠狠瞪了他们父子一眼,从他们身边换到洞口,探出头往里看,见底下黑漆漆的只有地上火把照亮的一圈范围。看着那碗口大的光,心里也嘀咕这到底是多大的一个墓呢?

这时候罗虎推了下我肩膀,凶道:“磨蹭什么呢?快下去。”

我忍着气,心想等回头我要是上来了看不弄你。我抓着绳子试了试结实不,然后反身两腿夹住了,慢慢一点点往下出溜。我在空中的时候就感觉那墓室里温度比外面低一些,空气里有股子霉味但并不重,整体感觉倒不憋闷。

我一点点将自己放到下边,脚一落地心里立刻踏实不少,将火把举起来朝四周照射。这里面看着跟一个宫殿一样大,火光所达范围不见四周的墙壁。我抬头望去,见下来那个洞离我十丈开外,绳子只怕是我唯一能出去的方式了。我脚下是一整块石板地,不见有接缝,不知道是把山体磨平了还是后来搬进来的石头。我绕着绳子周围区域走了一圈,没见什么异状,跟高处喊:“没问题,下来吧。”上边罗彪和罗虎两父子不知道商量什么,过了一会喊道:“你往中间走走看,有什么东西吗?”我一听胸口喷出火来,老子平时脾气好,可这时候被两个贼父子当个小老鼠一样在底下耍,信不过我的话,非让我把这地下踩一个遍才好是吧。我气上心头,心里把他们祖宗十八代又买了一遍,心想妈的死就死了。我使劲跺着脚,踩得地板上砰砰直响,朝着墓室里面走去。

我越走越用力,恨不得真踩出个机关来,乱箭齐发,毒水横流才好,老子不给射死也给这两个家伙气死了,这般走了二十多步,火光照出一个方形的东西。我立刻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头皮一下发麻,没想到真有东西在里面。我看了会,听到身后喊道:“你怎么不动了,死了吗!”我一听到是罗虎喊话就心里就生气,恨不得说你死了老子都没死。但我还是被那眼前的东西吸引住了,那是一块大石块,火光下闪着夜明珠一样的荧光。我走近了看,原来是一张平整的石床,刚好够一个人的大小,高度到我胸口,质感像是羊脂玉。我轻轻抚摸这玉床表面,感觉温润清凉,心里什么火气都消了。嘴里赞叹,好东西,真是好东西。

我正陶醉在温润的玉床前,身后响起咣当,叮当几声响,我回头一看,罗彪和罗虎正把工具扔了下来,然后顺着绳子往下爬。这两个贼父子见我没事,终于放心下来了。

他们两人利索地溜下来,到了地面捡起工具朝我走过来。我看到罗虎的脸就生气,干脆背过去看这玉床。罗虎走到玉床前说:“哇,这么大一块白玉床,他奶奶的,这可怎么运出去。抠一块都够吃一年的啦!”我不用看他的脸也猜到他的眼珠子八CD要掉出来了。

罗彪走到我跟前说:“小兄弟辛苦你了,回头找出好东西多分你一成。”他这当爹的还是会做人,但我心里有气不愿和他们站一起,往边上走去。

我举着火把朝前走了上三十几步,眼前出现墓室的墙壁,就在墙壁下还跪坐几个‘泥像’。我这么想是因为那几个人像就跟庙里的泥菩萨一样靠墙跪坐着。可当我一步步走近了再看,心里升起一个巨大的恐惧,这好象不是泥菩萨,是人!

我蹲下拿着火把仔细照了照,见那跪坐的人皮肉都已经干枯了,但五官还十分清晰,连眼睫毛都还看得清楚,已经成了干尸。我惊呼道:“哎呀,真是人。”

罗彪和罗虎听到我喊有人,立刻跑了过来,问:“什么人?”

我指着地上那些跪坐的干尸说:“你们看,这些都是人,不是泥像。”

罗彪举着火把蹲下看一具干尸,说:“这人死了多少年了,可是面容还跟生前一样,邪门的很。”

我又想起那石头山的话“古楚尸王,无国无疆。”这些尸体千年不腐,只是在此风干,难道是因为有尸王的庇佑,那这地方到底是墓地,还是别有用处。心里升起一阵恐惧。

罗虎在一旁喊道:“爹你看,这边还有好多干尸!”

我和罗彪朝左边望去,见沿着墙壁还跪坐着一排干尸。我立刻明白过来,拿着火把朝右边走去,果然沿着墙面也是坐满了干尸。

“想不到沿着墙壁坐满了人,他们生前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围坐在四周呢?”我低头自语。

罗彪举着火把过来,看着我问:“小兄弟,你知不知道他们这是做什么呢?”

我摇摇头,叹口气。我确实不知道这些干尸为什么要靠墙围坐在这,如果是古代的人殉制度的话,一般都是把生前的人杀死在墓主的坑里,但这些人似乎都是平静的坐在这里,一动也不动。

一动也不动!我脑子里闪过一个疑问。对呀,为什么他们死了上千年还能坐在这里不动呢?就算尸体不腐烂,也该倒在地上才对。我立刻在一具干尸的身体上抚摸,要找出里面的缘由。

罗彪说道:“小兄弟,小心点,有尸毒!”

我点点头,报以感谢的微笑,拿手指轻轻扒开尸体的上衣,见它的胸口上有一个铜钱大小的黑色印记。我轻轻抚摸那枚黑色印记,感觉应该是铁质的物体。我继续把他的衣服扒开,见他的右肩和左肩上都有一个同样的黑色印记,摸上去坚硬涩手。这是做什么的呢?

罗虎在旁边喊道:“妈的,这干尸硬得很,钉在墙上一般,搬不动呀。”

“钉在墙上”这句话刺激到我的,对了钉子!那是铁钉,这些干尸一定是给钉在墙上的,所以千年来都保持这个姿势。想不到罗虎这个家伙虽然没什么脑子,可是胡乱喊出了其中的门道。

我轻轻掰开一个干尸的下巴,对着火光往里看,果然在他的嘴里有一根铁钉穿过后脑钉在墙上。我指着这干尸对罗彪说:“罗大哥你看,这些干尸身上和嘴里都有铁钉加固,给钉在墙上了,所以能一直呈坐姿,千年不倒。”

罗彪摇摇头说:“这真是邪门,把个死人钉在墙上,这是要干什么?”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殉方式,后脊梁发冷,因为我知道他们绝不可能是死后才给钉在墙上的。因为人死后关节会很快僵硬,变得无法弯曲。而这些干尸跪坐的姿势都十分自然,所以很可能是活着的时候钉在墙上的。到底是什么人会那么残忍做出这样的事情呢?这屋里如果靠墙全部坐满干尸的话,少说七八十人,这样一次钉死那么多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我正思索里面的原因,就听罗虎又喊道:“妈的,这般死鬼身上连个铜钱都没有,这是个穷鬼的墓吗,一点油水看不到。”我见他把几个干尸的衣服全扯烂了扔在一旁,然后又在另一具干尸怀里乱摸,想找出些值钱的东西。

罗彪说道:“行了,刚才我们看过了,这些尸体都是给钉在墙上的,身上都没有值钱的东西,我们换一个地方看看。”

我真是后悔跟这两父子一起到这山里来,人怎么能做的这么无耻,对别人死去的身体这般蹂躏。是不是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卸掉平时虚伪的面具,露出贪婪的本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