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帝武
首页 > 资讯

《精古奇谭》第一章 猎户

发布时间:2019-06-13 17:03:27

罗彪小说名字叫做《精古奇谭》,提供罗彪小说,罗彪小说名字。精古奇谭小说罗彪节选:罗彪,这是我的两个儿子,罗虎,罗豹。”身后两人朝我拱手,我也回礼。罗彪说:“我们听说你手艺好,让你帮着打几样东西。”我见罗彪五十上下的年…

>>>《精古奇谭》章节目录<<<

《《精古奇谭》第一章 猎户》精选

罗彪小说名字叫做《精古奇谭》,这里提供罗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精古奇谭小说精选: 这故事发生在我18岁的时,现在回想起来也有40多年了。那时候还是大清朝的统治,年号是道光还是咸丰我忘记了。记得我住在金陵(南京)城外,开了一个铁匠铺,主要是给城外周边的农民打一些农具。但私下我也会接一些“黑活”,给黑道上的打一些兵器什么的,但都尺寸比较小,类似匕首,袖里剑,短刀什么的。清朝建国初年,鞑子皇帝怕汉人造反,全国下了禁武令,家里也不准私藏兵器。到了清晚期,国力衰退,也就管得不那么严了。除了一些黑道上的人,我也给官…

这故事发生在我18岁的时,现在回想起来也有40多年了。那时候还是大清朝的统治,年号是道光还是咸丰我忘记了。记得我住在金陵(南京)城外,开了一个铁匠铺,主要是给城外周边的农民打一些农具。但私下我也会接一些“黑活”,给黑道上的打一些兵器什么的,但都尺寸比较小,类似匕首,袖里剑,短刀什么的。

清朝建国初年,鞑子皇帝怕汉人造反,全国下了禁武令,家里也不准私藏兵器。到了清晚期,国力衰退,也就管得不那么严了。除了一些黑道上的人,我也给官府的人打过刀,这都是不收钱的,因为需要人家罩着我。所以我也算是脚踏黑白两道的人物了,当然这是吹嘘自己。当时做这些不过是为了糊口饭吃。

我的打铁铺就在城外大槐树下,门口竖一根杆,挂着一面小旗,上边写着“朱三打铁”。我这名字没什么讲究,我叫朱三所以就这么叫打铁铺。熟悉我的叫我一声“三”,或者“朱打铁”。有些小地痞给我面子还管我叫“三爷”或“朱三爷”,这都是恭维的话了不多说了。

那我要说的这个事情要从几个猎户那讲起。

我大概记得那是一个午后,太阳很大。我在大槐树下乘凉,躺在一张大竹椅上,拿一张大蒲扇盖着脸。大中午这路上平时没人走过,我却从蒲扇叶子缝里看到远处有三个人影朝我这边走来。我开始以为是路过这里的,因为我的打铁铺就在大路旁。等那几个人走到离我三十几步的距离,我已经能感觉到他们是朝着我过来的。我拿下蒲扇,坐了起来,摇着扇子望着那仨人。

这三人身上披着兽皮做的衣服,背上背着钢叉和弓箭,后边一人还背着绳索,一看就是附近山里的猎户。他们三人走到我那打铁铺前停住,我见三人都身高体壮,胳膊上遒筋盘在肌肉上,跟三座黑铁塔一般。

带头那人指着我那铺子问:“这是朱三的打铁铺吗?”

我拿蒲扇一指我那小旗子说:“上边不是写着‘朱三打铁’嘛。”

那猎户说:“我不识字,认不得。”

我点点头,站起来拱了拱手说:“我就是朱三,几位找我打点什么?”

带头的猎户说:“我叫罗彪,这是我的两个儿子,罗虎,罗豹。”身后两人朝我拱手,我也回礼。

罗彪说:“我们听说你手艺好,让你帮着打几样东西。”

我见罗彪五十上下的年纪,一脸虬须,有点水浒里李逵的样子,但他眼睛炯炯有神,看着不像坏人。他那两个儿子除了胡子没他多,五官看着跟他很像,果然虎父无犬子。

我问:“你要打什么?”

罗彪走进几步,弯下腰低头跟我轻声说:“我想打几样刨土的家伙。”他人本来就比我高了一头,这下站在我面前就跟一堵墙把我面前的阳光都全罩住了。

我一听是要打‘刨土的家伙’心里已经知道了三分,估计这几个人打算去干点‘走私的活’,加上他那么小心,我感觉他们有点第一次干的样子。

我一挑眉毛,说:“行呀,价钱好商量,您给个十两银子吧。”我这是故意讹他们,这几样家伙哪里用得了那么多钱,我故意开高价看他们反应。要是一口答应就是要去干票大的,我跟着赚点,要是跟我砍价,那就是挖小坑的,我省得为了这点银子还给抓了,你们另找别家吧。

罗彪笑了笑,伸手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丢过来,我就见眼光下一道金光划过,伸手接住,觉得掌中是一个小石块,张开手掌一看,居然是一块大拇指盖大的小金块。

我拿着金块在阳光下看看,经验上判断应该不是假的。

罗彪说:“想不想发财?够胆的话就跟我们一起去挖。”

我把金子收好说:“损阴德的事情我不干,我怕遭报应,两天后还是这个时间这里取货。”

罗彪哼了一声,招呼两个儿子转身走了。

我回去拉着风箱开始生火,火星子在眼前飘动,炉膛里的火焰从红变成青色,再将生铁放入烧红了锻打。

你是否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有金子不去拿?我不是胆小的人,但我相信天理昭彰,如果做了亏心事,人是要遭到报应的。所以挖坟掘墓的事情我是不敢去做的,因为老人说得好总走夜路迟早要撞邪。

可惜那时候我太年轻,虽然明白道理,但心里定力不够,太好奇,还是犯了错误。

两天后大槐树下,猎户罗彪和他两个儿子来取订做的工具。他们三人拿着我做的铁铲,长锄头在地上一戳,轻轻松松就带起一层泥。

罗虎和罗豹一起喊道:“好手艺,好家伙事,哈哈哈,爹这下咱们挖起来可就方便多了。”

罗彪一摆手,面有怒色喝道:“喊什么,怕人听不到。闭上两个鸟嘴。”两人立刻乖乖不做声,将东西收好,眼睛四下张望看是否真有人在远处。

我交叉胳膊在胸前,说:“放心,罗大哥,这条路平时少人来。我约你这点更是没人,我知道你要做的事情不见光,所以特意约得这时候。”

罗彪笑笑说:“小兄弟你倒是很上道,怎么样,跟我们去干一票吧?”

我摇摇头说:“不去,不去。别人家埋的东西我不随便拿。”

罗彪上前拍着我肩膀说:“小兄弟哪里话,不瞒你说我们这次是去‘挖蘑菇’,不是人家地里的。”

我明白‘挖蘑菇’就是去山里刨墓,意思是没人认的,谁挖出来归谁。

我心想这附近山里没听说有埋过什么大墓之类的,这几个人到底要挖的是什么呢?问道:“哪山里的?”

罗彪怕人听到,嘴巴贴到我耳朵边说:“落蟒沟子。”

落蟒沟子!

这地方我听说过,离这里有半天多的路程。据说都是石头山,山上山下长满野林子,没听说有埋过什么帝王将相的。

我一脸怀疑的表情看着罗彪,罗彪一挑眉毛说:“我能骗你吗!给你看个东西。”说完伸进怀里拿出一块黄不拉几的破布。

我接过展开一看原来是一块兽皮,也不知道是鹿的还是羊的,只见上边印着几个歪歪曲曲的文字。这些字四个一竖排,一共六排,每个有手掌那么大。

罗彪指着上边的文字问:“你认得上边写的是什么吗?”

我猜测这几个字是从石头上拓下来的,那应该是正好反过来,从左到右看,字形也应该是反的,我想了想,说:“你让我拿进屋看看。”说完转身进屋,身后罗彪说:“大兄弟我等你啊。”

不知为什么我似乎认得这上边写的文字,说来你可能不行,我十岁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连自己父母是谁都不知道。但是我好像从小就认得一些奇怪的符号和文字,像这上边的文字我感觉特别的眼熟。因为从石头上拓印下来的文字的顺序和结构都是反的,所以我用毛笔按照那上边印的文字在纸上重新从右到左抄写一遍。

抄完之后,我放下笔,仔细再看了下这二十四个字,心里升起一股难以明说的感觉。我宁愿相信我看到的不是它们真实的意义,那纸上写的是:

古楚尸王无国无疆

黄泉地下冥府永藏

生人勿进坏我身躯

这似乎是罗彪他们要去挖的墓地主人的墓志,但看样子又像是某种警告。我又对着那兽皮上的字认真看了一遍,确定自己没有抄错,仔细琢磨了下,感觉这里面应该不是简单的一个墓地。

什么是“古楚尸王”?这一片古时候确实是楚国的地域。什么人死后能够称自己为尸王呢?无国无疆是否意味着他不属于任何国家。那‘黄泉地下,冥府永藏’应该是死后永生的意思。最后的‘生人勿进,坏我身躯’就是警告后人不要进入我的坟墓里损坏我的躯体了。一个自称‘尸王’的人却没有国家,又在地府里永生。这一下激发了我的好奇心,我虽然不会为了金子去冒险,但如果能看一看这尸王墓到底是什么样子不是也很有意思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