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帝武
首页 > 资讯

《邪魅总裁恶魔妻》第三章 内伤

发布时间:2019-06-13 22:01:04

彭鑫小说名字叫做《邪魅总裁恶魔妻》,提供彭鑫小说最新章节,彭鑫小说在线阅读。邪魅总裁恶魔妻小说彭鑫节选:彭鑫并没有嫌弃眼前人脏的就像是乞丐,摘下的墨镜,蹲在她面前。彭鑫的容貌让所有人倒吸一口气,看来王子来救灰…

>>>《邪魅总裁恶魔妻》章节目录<<<

《《邪魅总裁恶魔妻》第三章 内伤》精选

彭鑫小说名字叫做《邪魅总裁恶魔妻》,这里提供彭鑫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邪魅总裁恶魔妻小说精选:“不知先生认识这位小姐?” “丫头?”彭鑫并没有嫌弃眼前人脏的就像是乞丐,摘下的墨镜,蹲在她面前。彭鑫的容貌让所有人倒吸一口气,看来王子来救灰姑娘的戏码在机场出演了。那双蓝色的眼睛,就那么直直的望进郑薇的双眼。眼泪无意间的飙出,看着那熟悉的蓝眸,和那嘴角的微笑,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哥哥。”扯开保安的钳制,冲进那想念许久的怀抱,眼泪就那么浸湿彭鑫的衣衫,可他就是不在意,不嫌弃,抱紧那瘦弱的身子,想念也爆发出来,感觉怀里…

“不知先生认识这位小姐?”

“丫头?”彭鑫并没有嫌弃眼前人脏的就像是乞丐,摘下的墨镜,蹲在她面前。彭鑫的容貌让所有人倒吸一口气,看来王子来救灰姑娘的戏码在机场出演了。那双蓝色的眼睛,就那么直直的望进郑薇的双眼。眼泪无意间的飙出,看着那熟悉的蓝眸,和那嘴角的微笑,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哥哥。”扯开保安的钳制,冲进那想念许久的怀抱,眼泪就那么浸湿彭鑫的衣衫,可他就是不在意,不嫌弃,抱紧那瘦弱的身子,想念也爆发出来,感觉怀里的人从哭泣转为无声,他吓了一跳。

“薇薇薇薇?”将瘦弱的身子抱起,大步的走出机场。放在车上,将两个保镖可怜巴巴的仍在了机场,就在他们追出去时,只被呛了一鼻子的汽车尾气。

“晖哥,看来是真的去不上了。我们回去吧。”

“恩,李瑞对了,我身上的钱包落在家了,一会你消费,回去报销。”听到没带钱的晖哥,李瑞的脸臭了。看着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臭脸。瞬间明白了,他们身上都没带钱。抽搐着嘴角,虽然每次他们跟着彭鑫都好吃好喝,从没担心过钱的问题,这次,看来是要走回去了。五个小时的路程,对于两个大男人应该没问题。好像,大概,也许

彭鑫将威龙用飞一般的速度行驶着,他不知道身边那个人,身体上有没有什么伤之类的,但是那脏兮兮的小脸,这几年她过的不好么?如果真的如此,那么他彭鑫即将接手郑薇的后半生,不会再让任何一个可以伤害她的人,再次的靠近。

车子稳稳的停在别墅面前,他依旧住在她的隔壁,因为这样他就会靠在大树上,或者是和他一起玩耍的地方,躺或者卧着的想念她,当他累的时候,他就会来到大树下舒服的靠着,她说“这里要是有个秋千就好了,可以吹着柔软的风,享受着将身体抛向空中的那一瞬间。”他记下了,秋千安好时,她欢乐的笑声,传遍他整个耳膜,抱着他一声声的哥哥哥哥叫着,

再望向眼前因为累了,而呼吸均匀的睡着的人儿,他低声的笑了,起身走向浴室将水放出,是该动个大工程了,他准备将她洗干净。突然的脸红,让他有些不适应,脑袋里的想法,瞬间让他有些失落,对啊,她是个女孩子,万一她醒来,大声叫着他,色狼,甩了甩头,色狼就色狼吧,到时候这个小麻烦就不会再去麻烦别人了。

轻手轻脚的将她衣衫褪去,看着与自己有些不同的身体,他温润的脸蛋有些红润,唉,这干瘪的身子,还真是没啥好看头,用干瘪俩字阻挡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的确还蛮有效。

把郑薇放进他试过温度的水,一声舒服的呢喃从她的嘴中传出,吓了他一跳,可是却没有醒来。彭鑫洗的还真是够细致的,估计连自己洗澡都没有这么仔细过吧,将那小脸轻轻的擦拭着,露出那白皙的皮肤,和精致却不耀眼的面庞,手中的头发,用洗发乳将每一根发丝都洗的干干净净的。

全部洗好后,将她的身子包裹起来,然后抱了出去,放在床上,还好身上没有什么伤,只有几块在机场上蹭伤的淤青。闻着鼻尖全是平时自己洗澡时的味道,让他有些眩晕。他从没想过,他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拿起风筒调到最小风,很怕吵醒她,将那长长的头发,一点点的吹干。打电话给自己的私人医生,恨不得立刻马上的就让他出现在面前,为什么她睡了这么久?

当谷歌来到别墅的时候,看到已经有些快羽化成仙的彭鑫,谷歌偷偷的抬起眼瞅了瞅他,到底什么事让他这么着急的过来,听电话的声音,觉得他挺生龙活虎的,估计不会是他,再看着那已经要吃人的眼神,腿脚那个颤啊。

“我以为你死在温柔乡了呢,我是不是打扰到你的好事了?”一字一句清晰的印在谷歌的脑袋里,虽然他和他从小就在美国认识,也不知道怎么,他就特别害怕他那眯起眼睛危险的样子,尤其是那双眼睛没有狠毒,只有威胁时盯着你,那是说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不是用语言能形容的出来的,再那高压状态中,擦了擦脑门上不知不觉渗透出来的密汗

“怎么能呢,我这不是用最快的速度向你奔来了么。”

“少废话,跟我上楼。”打开那基本已经不算是门的门,谷歌怎么从来不知道他还有暴力倾向?到底是谁这么受他重视?

“这门?”再那怒瞪的双眼下,闭上了那已经能吞下恐龙蛋的嘴巴。他还是什么都别问的好,省的这个祖宗一张嘴,就喷出一股火,直接将他热情的小火苗燃烧的更迅速,更猛烈,额,到时候再来一个冰刀般的眼神,多狂妄的小火苗都会一霎那毁灭。

“看看她,怎么回事?”呆楞的谷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撞上前面那宽厚的背影,将一张花花公子的脸蛋撞得有些扭曲,抬起头看向那无比大号的床上,躺着一个瘦小却精致的女孩,难道????邪恶的想法瞬间从脑袋里冒出。

“彭鑫,你太那个什么了吧,这么幼小的女孩子你也上?你的口味还真不是一般盖得。”闪躲着忽然从脸颊边传来的眼炮,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哎呀”一声本想哭闹的谷歌,再空气中嗅到一点点的只有一点点的冷冻气,睁开那仅有的一只眼睛,危险如野豹的眸子,慵懒的靠在窗户旁,身上散发出高压冷空气,乖乖的闭上嘴,走到床边,然后左看看又看看,这没有凳子,让他怎么看。

“你不会让我蹲着,或者跪下吧,那可是看不好的!万一要是误诊,再开错药,我你岂不是”一个凳子瞬间从眼前冒出,臭屁的接过,然后坐下,像模像样的把起脉来,毕竟这个是彭鑫的女人,他要是真的上听诊器,估计会被他从楼上扔下去吧。再说他要是坐上这床,估计彭鑫现在不会怎样,到时候可不一定了,不是把床单扔下去,那么下去的就一定是他,严重的洁癖,既然彭鑫敢让这个女生**,那在他心里估计分量是很重的。

“怎么样?”

“别吵,我这不是在看么?”也就这个时候谷歌能正常一点,也是他唯一能拿住他的地方,这样让彭鑫想不到办法怎么着他,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床上,眼睛一直看着他和她。

时间越长,代表着她的身体越不好,毛病也越多,谷歌的脸慢慢的沉下,他很纳闷,这么小的一个女孩子,怎么浑身都是内伤?而且还是长时间造成营养不良,虽然不知道身体表面有没有伤,就算没有,那也是表面好了,内伤还是存在的。伸出手探了探脖颈的动脉久久没有说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