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帝武
首页 > 资讯

一品嫡女姜微澜

发布时间:2019-06-14 03:01:59

《一品嫡女》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这里提供一品嫡女姜微澜小说。一品嫡女小说精彩节选:宋微澜感觉到自己好像飞上了天,她看到自己一身绯衣被鲜血浸满,万箭穿心。那个负心人手持长剑,站在她身旁。剑上血光,就是他当初对自己一剑贯胸留下来的。

>>>《一品嫡女》章节目录<<<

《一品嫡女姜微澜》精选

《一品嫡女》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这里提供一品嫡女姜微澜小说。一品嫡女小说精彩节选:宋微澜感觉到自己好像飞上了天,她看到自己一身绯衣被鲜血浸满,万箭穿心。那个负心人手持长剑,站在她身旁。剑上血光,就是他当初对自己一剑贯胸留下来的。

宋微澜感觉到自己好像飞上了天,她看到自己一身绯衣被鲜血浸满,万箭穿心。那个负心人手持长剑,站在她身旁。剑上血光,就是他当初对自己一剑贯胸留下来的。

她看到城阳公主和她的丈夫温若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厮混在了一起;她看到温若寒拿着剑,一剑刺穿了她的心脏;她看到自己的尸体被大卸八块,头颅被吊在了城门;她看到贴身侍婢杜若因为不忍看着她的尸体被人吊起,所以折转过身想要给她收尸,结果不慎被俘。

而嫡亲弟弟被杜若寄养的那户农家出卖,被他们卖给了循迹而来的敌人敬王,可恨敬王将她天之骄子的弟弟宋微风去了势,送进了冷宫中,从天之骄子,变成了一个小太监……

“不——”

宋微澜猛地睁开眼睛,梦里的一切好像潮水一般退去,眼前是一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子闺房。

她侧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美人榻上,身侧窗户大开,墙角一树梨花在夜色中开得正是凄艳。

宋微澜愣了一下,她这是……她这是活过来了?

她下意识地捧住了心,那里传来一丝若有若无的痛感,正是当初温若寒刺的那一剑。

呵,没有想到,跟她相伴几年的枕边人,居然早已经投靠了政敌敬王。

她父兄一生征战,临到头了,居然不是马革裹尸,而是死于阴谋诡计。

可怜他们宋氏一门,还有弟弟和杜若……宋微澜握紧双拳,刚才梦中种种……应该,应该不是真的……

她的弟弟,一定被杜若送走了,她的丫鬟,也不会那么凄惨……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

一个圆脸小丫鬟端着托盘走进来,看到宋微澜,连忙“呀”了一声,“大小姐,你怎么才醒就吹风?这样下去你的病好不了的。”

她年龄不大,话却不少,一边放下托盘走过来,一边将窗户关上,“你这一病啊,请大夫吃药费了好一番功夫,可不能再生病了,否则我们都请不起大夫了。你都不知道夫人那儿知道你要请大夫,脸色有多差,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什么小丫鬟呢。”

宋微澜跟着她的话,打量了一眼四周的摆设。

摆设都还是眼下流行的,但看得出来很多已经相当陈旧了。旁边那个描金漆盒,她记得花样刚出来不久啊,怎么这么快就用成这幅样子了?

那个小丫鬟见她一直没有说话,脸上露出几分怜悯来,“可怜的小姐,如果不是夫人走得早,你也不用受这些苦。他们都说你是傻子,傻子又没了娘,唉……”

她东一个“夫人”,西一个“夫人”,听得宋微澜刚刚醒来的脑子发昏得厉害,她深吸了一口气,正想跟小丫鬟说自己不是她的小姐,然而冷不防地看到对面的镜子里映出了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那张脸……怎么说呢,不是不好看,只是宋微澜习惯了自己那张艳冠天下的面庞,对这张脸有些不习惯罢了。

好像突然从万紫千红变成了清汤寡水,以前她一人就能独领群芳,现在成了群芳中的一员,实在是不习惯。

宋微澜反应过来之后,连忙去抠自己脸蛋的边缘,看看是不是有人给她做了张人皮面具,这才躲过了敌人的追杀。然而抠了半天,都没有抠出个所以然来。

那小丫鬟一转头就看见宋微澜在抠脸,顿时觉得她更傻了,连忙一把拉下她的手,“小姐,你就别动了,小心抠破脸。唉,”她糟心地叹了口气,“你也就剩下这张脸了,要是这张脸都不在了,那你将来更嫁不出去了。”

宋微澜微微挑了挑眉,刚想说如果连这个姿色都能称优点的话,那身边的人是多没有见过美人?

不对,她立刻反应过来,既然脸是真的,那她现在是谁?

还有那她死之前时兴的描金花样漆盒……

宋微澜悚然一惊,抬起头看向那个小丫鬟,“现在是什么时候?”

“亥时三刻。怎么了?”

“不是。我是问……”宋微澜犹豫了一下,续道,“如今是什么年号?距离宣武三年过去多久了?”

宣武三年,正是他们宋氏一族灭门之时。

“宣武三年?如今是征和一年,我想想,”丫鬟扳起手指头,“一、二、三……整整十年了。小姐,十年前你才五岁,你问这个干什么?”

十年……

十年……

十年了……

她一场大梦,醒来居然已经是十年之后。

人家说“十年一觉扬州梦”,她却是在眨眼之间便已经度过十年……

一股无力感深深地攫住宋微澜,让她一时之间眼睛有些发黑。

“小姐?大小姐?”小丫鬟推了她肩膀一把,“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宋微澜摆了摆手,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那……那夫人不许请大夫,爹爹……爹爹不说她什么吗?”

小丫鬟丢给她一个“你看吧你的确傻了”的表情,“小姐啊,你一傻十几年,老爷认为你给他丢脸了,问都不问你一句,怎么会管夫人让不让你请大夫呢?更何况,这次是你跟三小姐争一匹缎子,你不小心撞到头了,堂堂兵部尚书的嫡女跟庶女争一匹缎子,说出去好听?”

“呵,他巴不得把这件事情捂得严严实实呢。”

哦,原来这具身体的父亲,是兵部尚书?自己还是他的嫡女?

可是堂堂嫡女,怎么会混成这副模样?

宋微澜用最快的速度接受原本的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的确,当初断气的感觉不是假的,现在脸也不是假的。她如果不是换了个套子,不可能平安出来。单是那些人,就不会允许她还活着。

她微微抿住唇,正想从小丫鬟口中继续套出点儿话来,只听旁边传来“砰”的一声,宋微澜目光如电,喝道,“谁在那里?!”

她一把掀开被子,正要下去一探究竟,然而才刚刚站在地上,宋微澜脚下就一软——

她忘记了,这具身体,早已经不是曾经那个自幼习武、连绝大部分男子都比不上的她。更别说现在还是久病初愈了!

宋微澜连忙扶住桌子,一把拿起旁边的烛台,慢慢地朝声音来源,自己对面那个角落走去。

“唰”地一声——

她猛地拉开帘子,却在这一角看到了一张堪称天神般的容颜。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