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帝武
首页 > 资讯

《徐福志》第十章赤练

发布时间:2019-06-14 07:03:30

李斯卫庄小说名字叫做《徐福志》,提供徐福志小说最新章节,徐福志最新更新。徐福志小说李斯卫庄节选:李斯的面前站着一个随从。“怎么样了,那徐福现在如何?”李斯询问,眼睛盯着面前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有些迟疑和犹豫,望着…

>>>《徐福志》章节目录<<<

《《徐福志》第十章赤练》精选

李斯卫庄小说名字叫做《徐福志》,这里提供李斯卫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徐福志小说精选: 深夜,漆黑如墨,李府。书房内李斯的面前站着一个随从。“怎么样了,那徐福现在如何?”李斯询问,眼睛盯着面前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有些迟疑和犹豫,望着李斯期望的眼神,甚至有些不敢说话。“怎么了?”李斯心中一沉,感觉到一丝不好的预感。“难道是失败了吗?”李斯眯了眯眼睛。寒芒乍泄。“大人,小人有罪!”随从跪了下来。“真的失败了!”李斯皱眉:“那卫庄可是师传鬼谷子,一身修为通天彻地,传言已经达到了第七境,甚至第八境也快突破在即,怎么失败,难道那…

深夜,漆黑如墨,李府。

书房内李斯的面前站着一个随从。

“怎么样了,那徐福现在如何?”李斯询问,眼睛盯着面前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有些迟疑和犹豫,望着李斯期望的眼神,甚至有些不敢说话。

“怎么了?”李斯心中一沉,感觉到一丝不好的预感。

“难道是失败了吗?”李斯眯了眯眼睛。寒芒乍泄。

“大人,小人有罪!”随从跪了下来。

“真的失败了!”李斯皱眉:“那卫庄可是师传鬼谷子,一身修为通天彻地,传言已经达到了第七境,甚至第八境也快突破在即,怎么失败,难道那墨庭真的如此厉害吗?”

“不是,大人,卫庄……卫庄死了!”随从犹豫片刻说道。

“什么!”李斯站了起来,满脸震撼。

“怎么回事,怎么死了,你给我说清楚!”

“卫庄被徐福身边的墨庭给杀死了,就在咸阳大街上,仅仅三招便杀死了卫庄!”随从解释道。

李斯闻言沉默不语,心中却是犹如惊涛骇浪一般,卫庄可是第七境强者,随时突破第八境的人,那徐福五年的时间就把墨庭的修为提升到了第七境,现在卫庄死了,是不是说明那墨庭已经是第八境的强者了。

这徐福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如此厉害,能够把一个人在短短时间之内塑造成一个绝世强者。

“大人!”随从叫道。

“怎么了!”

“大人,现在卫庄死了,鬼谷子前辈那边好像不好交待!”随从担忧道。

“这倒是有些棘手!”李斯皱眉,鬼谷子相传已经一百五十岁,在三十年前就已经第九境,近三十年来听闻一直在闭关,就是为了突破第十境,现在虽然惊呼三十年没有出现过其消息,但是若是让他知道自己的爱徒,卫庄死了,还真不好解释,这可是大秦朝修为仅有的几个顶尖高手之一。

“卫庄死了这个消息现在都有谁知道!”李斯问道。

“当初卫庄拦截徐福的时候,大街上的人都走光了,除了徐福和墨庭,就只有我和大人你了!”随从说到,随即想起什么,又补充道:“对了,还有一个女孩,我打听过,是卫庄从韩国就下来的一个姑娘,好像叫做赤练,他也知道,是他最后把卫庄的尸体给搬走了!”

“赤练!”李斯蹙眉。

“当初,我让你卫庄这件事情的时候,都有谁知道!”

“大人放心,这件事情我办的很妥当,当初我去找卫庄的时候,是隐藏身份去的,估计知道的也只有卫庄本人和那个叫做赤练的姑娘。”

李斯沉吟,狭长的眸子在黑色当中泛着寒光。

“你去把她杀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们找过卫庄,这样的话,或许鬼谷子一派的人就不会知道。”李斯沉吟道。

“是大人,小人明白了!”随从点点头。

“那大人,小人去办这件事情了!”

“嗯,对了,赶紧行动,看看卫庄的尸体在那里,不能让任何人发现,鬼谷一派的怒火不是常人所能够承受的!”李斯叮嘱道。

“是大人!”

但是随从并没有离开。

“怎么了!”李斯蹙眉。

“大人,那么对付徐福这件事情呢,难道就这样不了了之吗?”

“呵呵!”李斯冷笑:“不了了之,怎么可能!”

徐福和他争斗多年,若是最后真的从海外仙山归来,寻得长生不老之药,到时候地位一定再次水涨船高,深受嬴政的喜爱,到时候倒霉的可就是自己了。

在朝堂之上,徐福和他之能够存活一人。

“这个你先不用管,我会另外派人的,记得,先把赤练抓住,去把这件事情办妥!”李斯道。

“明白大人,小的知道了!”随从点点头,打开门,退了出去,随后在把门带上了。

……

咸阳城区外,山林之中,此刻黑夜如墨,月光稀疏,透过密密麻麻的枝桠照耀在山林之中。

赤练看着眼前的尸体,心中格外的复杂,但是并未有丝毫的伤心。

卫庄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亲人,所以他的死,他不会很伤心,但是他依然要为他报仇。

她原本是韩国的红莲公主,在亡国的时候的时候,差点死在秦军的手中,是卫庄救了他,但是她虽然感恩,却不会接近,因为当初韩国亡国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卫庄夜袭韩国,击杀了守城的将领,秦军才得以进入韩国境内。

卫庄是一个贪财的人,或者说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只要谁有钱,他就会帮忙做事。

所以韩国的亡国,一方面的原因就是卫庄收了秦国的钱财。

韩国弱小,面对犹如虎狼一般的秦国,灭国是迟早的事情,不过早晚问题,但是是卫庄加快了这件事情,所以他恨。

但是卫庄救了她,她亦是感恩。

所以他对于卫庄保持的都是不远不近的距离,这些年她跟在卫庄身边学了不少东西,同时也是希望能够赚够足够多的钱,请卫庄杀死秦王。

对于授艺之恩,她自然也记在心里,所以他会为卫庄报仇,与徐福不死不休。

片刻功夫,在密林当中的空地中,已经出现了一个墓穴,赤练把卫庄放进在里面,随后用松软的泥土开始一寸寸的覆盖住卫庄的面容和身体,直到再也看不见,平地之上多出一个小土堆。

嗤!

突然,赤练洁白的脖颈当中,从衣袍中钻出一条手腕粗细的青蛇,缠绕在她的脖颈上,沙沙的吐出蛇芯。

赤练蹙眉,看向安静的四周,她知道有人来了,她的宠物极为敏感,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立刻发现。

咻!

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赤练的身后,赤练回头,大而灵动的美丽眼眸带着一丝的谨慎,随后退后两步,寒声道:“你是谁!”

青色的小蛇更是狰狞的舞动起来。

面前的身影穿着夜行衣,头发和脸完全看不清楚,只露出一双眼眸,但是这双眼睛在黑夜当中也看不清楚,之能够看到眼睛当中映照的月光。

赤练看着面前的男子,尤其是男子眼中的光芒,这种眼神他感觉到格外的熟悉。

随即她惊讶道:“是你,李斯的人!”

“你怎么来这里!”赤练话音未落,随后明白过来:“你想杀了我!”

“你很聪明,不过可惜,你今天必须死在这里,卫庄的死,我们大人十分抱歉,但是这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令人唏嘘没有想到的是,修为强大如卫庄,居然也会这么轻而易举的死去。”

“既然他死了,你就不能够存活下去,因为秘密只有死人才能够守得住,而且,你既然是卫庄的心腹,他死了,你难道不应该去陪伴他吗,黄泉之下,我想卫庄大人应该是寂寞的!”

“你敢,卫庄大人可是鬼谷一派的,他已经死了,你难道还想杀了我,若是被鬼谷子前辈知道了,你们知道下场的!”赤练冷声道。

“呵呵,你死了,鬼谷子前辈怎么会知道!”黑衣人冷笑。

“看你墓穴都挖好了,我会让你和卫庄埋在一起的。”

话音未落,黑衣人身形一闪,已经逼近了赤练,随即,在黑夜当中,黑衣人的双手呈现虎爪一般弯曲着,并且散发出一抹寒光,抓向赤练的脖子。

赤练急速的后退,手臂摆动间,一根红色的长袖甩向了黑衣人。

黑衣人双手哗啦一声顿时把红色长袖撕的四分五裂起来。

赤练吃惊,黑衣人的修为比他的要高上不少。

“哼,找死!”

黑衣人冷哼,再度逼近,一双手抓向赤练的脖子,就在此时,赤练身上的小青蛇一跃而起,扑向黑衣人的双手。

黑衣人一双抓住了青蛇,另外一双手却是一掌拍在了赤练的肩膀上。

噗!

赤练口吐鲜血,被打飞了出去。

而青蛇暂时缠住了黑衣的手,赤练趁此功夫,急速的逃出了这块区域。

看着前方逃走的身影,黑衣人一怒之下,把青蛇撕成了两半,随后扔在了地上,继续追去。

赤练捂着肩膀,一最快的速度逃窜,她没有选择偏僻和没有人的地方,因为这样他只会死的更快。

自己身受重伤,若是选择更深处的密林,或者毫无人烟的地方,到时候自己体力不支,被李斯的人追上只是时间问题,所以他选择的是现在还依然是闹市的咸阳城内。

城门口,赤练擦掉嘴角的血,装作没有受伤,若无其事的从守门的官兵眼前过去。

而后方将近五百米的位置,黑衣人在一个墙角里看到了,立刻蹙眉,随即赶紧脱掉了浑身的夜行衣,脱掉夜行衣的黑衣人是一个中年大汉。

他同样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进入城门,随后看到前方消失在人群当中的赤练,立刻加快速度,绕开人群,飞快的追去。

赤练回头一看,李斯的人正在后方不远的地方,她立刻环视四周,发现一个幽深的小巷子,立刻钻了进去。

随后再次一拐弯,再次进入一个比较宽阔的小巷当中。

黑衣人立刻跟随进入小巷当中。

听着后方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赤练看了一眼面前的围墙,不知道这是谁家,但是被李家的人抓到,一定下场惨烈,随即他纵身一跃,跳进了围墙之内的这户人家。

……

徐福和墨庭坐在石椅上,石桌之上放着一个小盘子,盘子当中是许多快圆润的饼。

墨庭拿起一块,尝了一口,顿时感觉到很好吃,随即快速的把一块饼给吞食了过去。

“少爷,这个叫做月饼的饼真的很好吃,没想到少爷这么厉害,还会做饭!”墨庭称赞道,露出一抹笑容,但是眼角的刀疤反而让他显的更为狰狞起来。

“好吃,你就多吃点!”徐福想起了一句很熟悉的话。

“对了,少爷,你为什么给这种饼取名月饼呢,感觉好怪!”墨庭询问。

徐福看着夜空当中**的月亮,眼中一抹思念闪过,才笑道:“之所以叫做月饼,是因为这种饼是在每年月圆的时候吃的,有家人团聚的意思!”

“原来是这样!”墨庭点点头。

“说起月饼,还有一首诗是讲关于月饼的事情!”徐福站起身,渡步走了几步,双手放在后背。

“月有阴晴圆缺……!”

“哎呀!”

砰!

一个人影从围墙当中跳了过来,砸在了徐福身上。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