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首页 > 资讯

怎么说爱你目录

发布时间:2019-07-14 08:01:14

本网络提供《如何说爱你》古代代浅卫若景小说目录最新章,如何说爱你是近期非常热门的小说。如何说爱你古代代浅卫若景小说节选:临家的宅子总是可以给古代代浅一种好像他在梦中一样的感觉,不论是悄无声息的佣人们。

>>>《怎么说爱你》章节目录<<<

《怎么说爱你目录》精选

书虫天堂提供《怎么说爱你》古浅卫若景小说目录最新章节,怎么说爱你是近期非常热门的小说。怎么说爱你古浅卫若景小说节选:临家的宅子总是能给古浅一种好像她在梦中一样的感觉,不论是悄无声息的佣人们。

临家的宅子总是能给古浅一种好像她在梦中一样的感觉,不论是悄无声息的佣人们,还是那些静若仙子的花花草草,古浅总是觉得,自己没有失恋,没有失去孩子,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而当她站在自己一直住着的屋子中央,摸着空空的脖子时,她才意识到,梦该醒了。

那条吊坠,已经不在了。

卫若景身边的那个所谓的“卫家的娇妻”,早已改名换姓。

古浅苦笑一下,望了一眼窗外的月光,开始收拾东西。

她的东西并不多,当初临井枫将她带来的时候,她只有一条项链,可是现在,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古浅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拿了一套换洗的内衣内裤,其余挂在衣柜里的那些临井枫送给她的衣服,她统统都没有拿。

“阿浅姐姐,你要走了吗?”阿麦钻到门缝旁,探出个小脑袋瓜。

“是啊,姐姐以后不能陪你去游乐场了。”古浅抱歉地笑笑,蹲下身子朝阿麦伸出手,“过来,让姐姐再抱一下。”

阿麦撅起了小嘴,跑到古浅面前,却没有让她抱,“井枫哥哥明天去德国,你为什么不跟着一起呢?”

古浅收回手,想了想,“不是姐姐不愿意跟哥哥走,而是姐姐在这边还有没有做完的事。”什么事没有做完?古浅也不知道,只是她真的觉得,这一切就应该结束在这段感情开始的地方。

再者,她不愿意跟临井枫走的一条最重要的原因,是她无法看透这个男人真正的想法。

众所周知,临井枫是个半吊子的花花公子,身边成天围着各色美人的难缠的主儿,也许这对于普通的姑娘来说,是个艳遇花花大少的好机会,可是古浅已经伤痕累累,她需要的不是临井枫的调情和浪漫,她要的是安定。

阿麦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小嘴撅得更高,她从背带裤的小肚兜里掏出一张机票和一本护照,递给了古浅。

“这是……”古浅怔了怔,自己的护照什么时候被这小丫头搞到手了?

阿麦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告诉你,这是离辰哥哥搞到手的,这张机票本来是井枫哥哥要给你的,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怂。”

古浅差点儿笑出声,一向高高在上自认为全世界最帅的临井枫,居然也有被一个小丫头骂怂的时候。

“姐姐,明天你一定要来啊!”阿麦可怜兮兮地望着她,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全是期盼。

古浅笑笑,摸了摸阿麦的头,转身离开了临家。

幽静的林荫石子路上,冷风正端着一瓶香槟走过,看到迎面而来的古浅,他惊讶了一瞬,立刻停下来让到一边,微微一躬身。

古浅没有停下脚步,只是同样轻轻一颔首,就当是回礼了。

冷风又是一愣。

离辰从旁边的树影中走出来,望着古浅的背影,叹了口气,道:“你居然……也开始把她当成客人了。”

冷风是和总管事拥有同样地位的管家,他既是管家又是临井枫的贴身秘书,像他这样的身份,完全不用对古浅那么客气。

冷风耸了耸肩,对离辰就像对朋友一样,虽然离辰是临井枫的好兄弟,可他对离辰就没有像对临井枫那样的畏惧,“我只是觉得,这个女人挺了不起而已。”

挺了不起……

不知道古浅听到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整整几个小时过去了,卫若景一直端坐在客厅的黑暗中,落地钟笨拙地摇摆着钟摆,一声声敲击着他的心。

他想起,那也是这样一个黑暗的夜,他和自己的大哥卫柏黎吵架后,拎着行李箱准备去找陈霖霖,那时的古浅,一头乌黑的长发,一身简单的睡衣,光着脚,素着颜,不施粉黛,不染铅华,就那样笑意盈盈地从楼梯上走下来,一双剪水瞳泛着令他沉沦的波澜。

卫若景将头埋在手掌中,他派去临家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而他在这边的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本来他想亲自去的,可是他怕自己的出现会影响到与陈霖霖的关系,所以瞒着陈霖霖偷偷派人过去。

他很想亲自问一问古浅,为何要毁了他的婚礼,为何要欺骗他说霖霖打掉了她和他的孩子,又为何……要跟临井枫在一起。

卫若景越来越觉得,那日自己去古浅家的楼下遇到临井枫一事,并非巧合。

陈霖霖站在楼梯上,望着卫若景隐匿在黑暗中的背影,双手渐渐掐紧。

她派去刺杀古浅的那群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动静,这让她很是懊恼,虽不知古浅那个女人上次是踩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够逃脱一劫,可这次就没那么容易了。

陈霖霖恶狠狠地想着,就因为上回没有做掉古浅,她才有机会去破坏自己和若景的婚礼,这一次,她陈霖霖绝对不能再失手了。

“景哥!景哥!”外面传来刹车的声音,卫若景猛地站起来冲到门口,只见他的男秘书林哲匆匆忙忙地跳下车子,跑到他的耳边耳语道:“我们去临家问了,临家闭门谢客,临井枫得知是您派去的人后,就说了一句话。”

“他说什么了?”卫若景皱起了眉头,看着林哲欲言又止的表情,提高了音量,“告诉我!他说什么了!”

林哲咬咬牙,“临井枫说……说您所做的一切都会遭报应的。”

卫若景一呆,“就这一句话?”

林哲点点头。

我所做的一切……都会遭报应……

“那古浅呢?古浅在哪里?”卫若景深吸一口气,压低声音问道。

林哲摇了摇头,“古浅不在临家,这是临井枫的管家冷风告诉我的。而且,临井枫明早就要回德国了。”

冷风……这个人,卫若景还是知道的,跟临井枫为数不多打交道的几次经历中,永远都是这个冷风在传递消息,也就是说,冷风说出来的话,就是临井枫的意思。

而临井枫的意思……

卫若景后退几步,踉跄着坐到沙发上。

临井枫没有骗他的理由,众所周知,临井枫在德国有正牌女友的,而这么匆忙地回去,一向谨慎的临井枫不可能留着一个古浅在临家。

看来古浅真的不在临家了。

一直在楼梯上的陈霖霖听不清两人的对话,她怕卫若景再瞒着她去找古浅,便提高声音叫了一声:“若景!”

卫若景回头看到她,便让林哲退下,自己走上前,“你刚受了伤,怎么还乱跑,外面风大,吹伤到怎么办?”

陈霖霖抓住他的手,“若景,我们重新办一次婚礼好不好?”

卫若景一愣,揽她入怀,“你为何如此在意这个形式呢?我娶了你,难道这不是最重要的吗?”

“重要!当然重要!”陈霖霖的眼泪说下来就下来,她挣脱卫若景的怀抱,高声哭道:“都是因为古浅!要不然我们的婚礼怎么会被她弄成那个样子?要不然我怎么会被烧伤!”

她心心念念的,不过就是一个完美的婚礼,以及一个完美的卫若景,可是古浅居然用这种方式将她的婚礼烧了个精光,而自己一直想要得到的卫若景,居然在最后一刻弃她而去,去追古浅。

这种打击,让一向很会做样子的陈霖霖都无暇顾及自己完美的面具,在黑暗的客厅里对着卫若景又哭又闹,样子狼狈不堪。

卫若景看着她如此疯狂的样子,愣了一愣,在他心里,陈霖霖永远都是那个娇弱可怜的女孩,可此刻她竟像个泼妇一样,毫无形象。

大体,是婚礼被毁的打击太大了?

卫若景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这一次,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和颜悦色地哄陈霖霖,“去睡吧,我也很累了,婚礼的事,我们改天再聊吧。”

说罢,他转身走上楼梯,走进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关上。

陈霖霖不可置信地盯着那个被关上的房门,半天没有缓过来。

这是她欺骗卫若景说她怀了孩子那一刻到现在为止,卫若景唯一一次没有理会她。

难道,他又派人去找古浅了?

陈霖霖一个人坐在客厅,良久,她望着窗外午夜的月亮,默默地拨通了电话:“我不管古浅在哪里,我明天要看到她的尸体,如果你们做不到,那就等着吃牢饭吧!”

寂静的夜,寂静的别墅。

古浅回到了自己的家,简单地归拢了一下剩下的钱财,现金和银行卡加起来的数额所剩无几,父母走的时候没有留什么遗产给她,唯一值钱一些的只有这个房子,她准备联系一下房产中介,如果把房子卖掉,她应该还能拿到一笔钱。

她想去美国。

大学时代念的工商管理专业,工作三年后又考了MBA,既然国内已经是临家和卫家的天下,她若想从事商业管理就根本无法摆脱卫家的阴影,既然已经决定脱胎换骨,她就不能留在国内。

就着衣服,古浅缓缓地躺下来,望着空无一人的别墅,她枕着自己的手,眼泪无声无息地滑落。

不过是半个月的时间,竟已经物是人非。

古浅闭上眼睛,正准备睡一会儿,然后明早起来去买到美国的机票,可没等她合拢眼睛,窗外就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她警觉地将手伸向床头,那里有一把瑞士尖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