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首页 > 资讯

第002章 帮忙验媳妇

发布时间:2019-07-14 11:06:31

免费提供村色撩人第002章 帮忙验儿媳的全集阅读,王翠兰尖叫一声,双手捂着脸上。终极,被子还是被掀开了。做掀开被子的哪一刻,刘铁柱禁不住的...最终,被子还是被掀开了。当掀开被子的那一刻,刘铁柱禁不住的怒从心中起——只见到一个光着上半身的男人正趴在自己媳妇的双腿之间。。

>>>《春色迷人》章节目录<<<

《第002章 帮忙验媳妇》精选

  王翠兰尖叫一声,双手捂着脸。

  最终,被子还是被掀开了。当掀开被子的那一刻,刘铁柱禁不住的怒从心中起——只见到一个光着上半身的男人正趴在自己媳妇的双腿之间。

  刘小乐慢慢的抬起头,咧开嘴,对着哥哥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接着,猛地从被窝里面钻出来,和刘铁柱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

  “小乐?你这个兔崽子,老子活剐了你!”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媳妇被窝里面藏着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亲弟弟!都说小叔子和漂亮嫂子之间多少的有些关系,以前刘铁柱不信,但是看到这一幕算是彻底的怒了。

  “那什么……哥,你听我解释。”刘小乐见到满脸怒火的刘铁柱禁不住的咽了口唾沫。

  这件事真的不好解释啊,孤男寡女,光着身子钻被窝,要说没什么,你信吗?

  那刘铁柱正在气头上,二话不说抡起了拳头对着自己弟弟就狠狠的打了过去。

  刘小乐人虽然瘦小但是反应却一点都不迟钝,就跟猴子一般在屋子里面上蹿下跳的。

  而此时的王翠兰已经完全的吓呆了,呆呆的蜷缩在床角不知道该去帮谁。虽然刚才自己和刘小乐真的是什么都没做,但是刚才的那种情况,谁能解释的清楚?

  想着自己今年才三十岁,正是欲望旺盛的年纪,一年到头的没有男人,她也想要啊。要不是因为这样,她怎么会买电动玩具,怎么会用黄瓜?若不是这样,又怎么会有眼前的误会?

  刘小乐一个躲闪不及直接就被刘铁柱按在了地上,那叫一顿的胖揍啊。

  一边打着,刘铁柱还一边骂着:“你这个畜生,连自己嫂子都不放过,畜生,畜生,我打死你我。”

  王翠兰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担心搞出人命,就扯着嗓子喊道:“别打了,我跟小乐真的没什么,你误会了。”

  “啪!”的一巴掌,刘铁柱直接一巴掌打在了王翠兰的脸上,愤怒的骂道:“你这个臭婊子,待会再收拾你。”王翠兰捂着脸,眼泪止不住的流。

  刘小乐趁着这会儿的功夫,噌的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捂着流血的脑袋就朝着外面跑。

  刚才这一顿可算是给打的不轻,脑袋晕晕乎乎的,走路都是东倒西歪。

  刘铁柱一见到人跑了,想到自己的弟弟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这口气怎么能咽的下去,顺手抄起门边的一根扁担就追了出去。

  由于慌不择路,刘小乐是朝着村外面的大河跑的。

  此时正是吃晚饭的时候,大家都待在家里吃饭,所以这两人的闹剧就没引起别人的注意。

  刘小乐因为害怕被打,跑的那叫一个飞快,刘铁柱居然没追上。他狠狠的把扁担摔在了地上,转身往回走。心想着等这小子回来再收拾,先教训教训那不守妇道的媳妇再说。

  刘小乐可不知道自己的老哥已经放弃了追他,他一边回头往后面看一边跑。

  渐渐地,他发现自己看不到老哥的身影了。正当他打算停下来休息一会的时候,突然的脚下一滑,整个人直接就掉进了水里。

  “啊……”刘小乐可不会水,意识到自己掉进了深不见底的大河里面,他就开始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这条大河是五六十年代全体的村民挖出来的,再加上几十年不断的开采河沙,这里早已经成了深渊。最深的地方达到几十米,就算是边上也有七八米的深度。平时村民都警告孩子,不要到河边玩,因为这条河已经吞噬了不知道多少性命。村里的老人都说河里面有河神,是一条金色的大鲤鱼,每三年要吃一个童子。

  刘小乐拼命的在水中挣扎着,也不知道呛了多少口说,脑袋开始变得晕乎了起来。

  他以为自己就要被淹死了,可是这时候突然的看到一道模糊的金光快速的朝着自己这边靠近。

  努力的睁开眼睛一看,却见到一条巴掌大小的金色小蛇朝着自己这边游来。。

  这东西似鱼非鱼,似龙非龙,明明是蛇,却长着两条长长的胡须。

  刘小乐陡然的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条奇怪的小蛇朝着自己这边游过来。

  等到那小蛇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呲溜一声,居然钻进了刘小乐的裤裆里。

  刘小乐当时就感觉到自己的下面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下,一种灼热的能量传遍了自己的全身,他的脑袋嗡的一下,就感觉头晕目眩,再也使不上来一丝的力气。

  在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刘小乐心想着这下完犊子了,在几十米的水底昏死过去,铁定是完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间刘小乐就感觉到自己的脑海里面多了很多的东西,尤其是自己下面的那命根子,更是一阵阵的发胀,好像是开始了二次发育一般。

  猛地,刘小乐脑海之中一阵的剧痛,他下意识的惨叫了一声,却发现自己居然没死,而是躺在了河边。身上依旧是湿漉漉的,这表示刚才自己确实是掉进了水里面,难道自己不是在做梦?那金色的怪蛇难道就是传说之中的河神不成?

  刘小乐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体轻盈无比,头上的伤口也已经愈合。

  他是又惊又喜,本来以为自己失足掉进河里会被淹死,却不料因祸得福。

  这时候,一股汹涌的尿意传来,刘小乐赶紧的掏出了家伙,跑到一棵小树的后面就开始撒尿。

  可是撒着撒着,他就看到地上一些刚长出的小草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飞快的生长着。

  一泡尿尿完,本来只有五公分的小草居然长到了二十公分的高度!

  “我的乖乖,我的尿,是他娘的仙水啊?”刘小乐提上裤子,一步三回头的朝着村里走去。

  一边走,刘小乐就想着。既然自己的尿可以让小草成长的话,那是不是对其他的植物一样可以?要这样的话,那种植庄稼,种植蔬果什么的,岂不是要发财了?

  想着想着,他就禁不住的露出了憨笑。

  走了能有十分钟的时间,他看到自己的家里面还亮着灯,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现在可不能回去,自己老哥还在气头上呢,要是现在回去那少不得又得挨一顿揍。

  想到这里,刘小乐叹了口气,这种有家不能回的感受,真的是煎熬啊。

  正当他打算到村里转悠转悠,明天再回家,那时候估计嫂子已经和大哥解释清楚了,自己再说点好话也就成了。

  毕竟是亲兄弟嘛,大哥也不至于把自己怎么着。

  哪知道这个时候,他却听到家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他婶子,我今晚来找你……哎呀,这种事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都不是外人,有啥话你就说,怎么还吞吞吐吐的。”

  刘小乐听清楚了,对话的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母亲朱秀红,一个是村里的五婶子。

  “这不是俺家的那个二小子最近讨了一个媳妇嘛,这件事啊……”

  后面的话刘小乐听不清楚了,但是自己母亲的一句话他却听得一清二楚。

  “什么!?你让俺家的小乐去给你二小子验媳妇?”

  一听到这话,刘小乐顿时就被吸引了过去,贴在大门上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五婶子见到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就没什么脸不脸的了,就厚着脸皮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昨天有个道士跟俺说,要找个属鸡的,未婚的青壮年去验明正身,你也知道,现在人妖什么的那么多,我是想自己去验的,但是法师的话咱不能不听啊。”

  “这样啊……还是等小乐回来让他自己拿主意吧。”

  站在门外的刘小乐一听还有这种好事?禁不住的心中一乐,偷偷摸摸的打开了大门,往里面看了一眼,没见到自己的大哥这才一溜烟从窜到了院子里。

  “干,我干,五婶子,咱们这就走吧。”刘小乐立刻的就拉着五婶子的手,兴高采烈的答应了下来。

  那五婶子先是一愣,接着就笑了,在前面带路,引着刘小乐往家走。

  在农村,买卖女人的事情比较常见,那些黑心的人贩子缺德都缺的冒烟了。曾经村里的一个光棍花了五万块买了一个四川媳妇,结果结婚的当天洞房的时候两个人抱在一起,都硬了。

  搞的四邻八乡的都知道这件事,成天的取笑。

  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但凡是村子买媳妇的,都会找人验验,一般都是自己的老娘干这种事,毕竟都是女人。

  但是这五婶子的二儿子从小就是体弱多病,他们家打算买个媳妇冲冲喜,外加上五婶子非常迷信,找个老道给算了算,那老道就说要找个属鸡的,十八岁未婚的青壮年,她第一时间的就想到了刘小乐。

  小乐跟着五婶子一路上兴高采烈的来到她的家中。

  五婶子也不客套,直接拿出了二百块钱说:“小乐啊,待会你帮我看看那娃子是不是女的就成了,事成之后,这二百块钱就是你的。”说完,还把那二百块钱在他的眼前晃悠了一下。

  刘小乐一看到那两张百元大钞眼睛都红了,一把夺过了钞票:“放心,放心,这种事交给俺妥了。”

  接过了钱之后,刘小乐就朝着新房走了过去。

  “我说娘,那可是俺媳妇,让别的男人看身子,算是怎么回事啊。”

  五婶子的二儿子虽然脑袋不灵光,但是绝对不傻。

  五婶子也没说话,直接一耳光甩了过去。

  “傻玩意,一边玩去。”

  接着,五婶子就跟在了他的身后,一起走进了新房。

  王翠兰尖叫一声,双手捂着脸。

  最终,被子还是被掀开了。当掀开被子的那一刻,刘铁柱禁不住的怒从心中起——只见到一个光着上半身的男人正趴在自己媳妇的双腿之间。

  刘小乐慢慢的抬起头,咧开嘴,对着哥哥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接着,猛地从被窝里面钻出来,和刘铁柱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

  “小乐?你这个兔崽子,老子活剐了你!”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媳妇被窝里面藏着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亲弟弟!都说小叔子和漂亮嫂子之间多少的有些关系,以前刘铁柱不信,但是看到这一幕算是彻底的怒了。

  “那什么……哥,你听我解释。”刘小乐见到满脸怒火的刘铁柱禁不住的咽了口唾沫。

  这件事真的不好解释啊,孤男寡女,光着身子钻被窝,要说没什么,你信吗?

  那刘铁柱正在气头上,二话不说抡起了拳头对着自己弟弟就狠狠的打了过去。

  刘小乐人虽然瘦小但是反应却一点都不迟钝,就跟猴子一般在屋子里面上蹿下跳的。

  而此时的王翠兰已经完全的吓呆了,呆呆的蜷缩在床角不知道该去帮谁。虽然刚才自己和刘小乐真的是什么都没做,但是刚才的那种情况,谁能解释的清楚?

  想着自己今年才三十岁,正是欲望旺盛的年纪,一年到头的没有男人,她也想要啊。要不是因为这样,她怎么会买电动玩具,怎么会用黄瓜?若不是这样,又怎么会有眼前的误会?

  刘小乐一个躲闪不及直接就被刘铁柱按在了地上,那叫一顿的胖揍啊。

  一边打着,刘铁柱还一边骂着:“你这个畜生,连自己嫂子都不放过,畜生,畜生,我打死你我。”

  王翠兰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担心搞出人命,就扯着嗓子喊道:“别打了,我跟小乐真的没什么,你误会了。”

  “啪!”的一巴掌,刘铁柱直接一巴掌打在了王翠兰的脸上,愤怒的骂道:“你这个臭婊子,待会再收拾你。”王翠兰捂着脸,眼泪止不住的流。

  刘小乐趁着这会儿的功夫,噌的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捂着流血的脑袋就朝着外面跑。

  刚才这一顿可算是给打的不轻,脑袋晕晕乎乎的,走路都是东倒西歪。

  刘铁柱一见到人跑了,想到自己的弟弟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这口气怎么能咽的下去,顺手抄起门边的一根扁担就追了出去。

  由于慌不择路,刘小乐是朝着村外面的大河跑的。

  此时正是吃晚饭的时候,大家都待在家里吃饭,所以这两人的闹剧就没引起别人的注意。

  刘小乐因为害怕被打,跑的那叫一个飞快,刘铁柱居然没追上。他狠狠的把扁担摔在了地上,转身往回走。心想着等这小子回来再收拾,先教训教训那不守妇道的媳妇再说。

  刘小乐可不知道自己的老哥已经放弃了追他,他一边回头往后面看一边跑。

  渐渐地,他发现自己看不到老哥的身影了。正当他打算停下来休息一会的时候,突然的脚下一滑,整个人直接就掉进了水里。

  “啊……”刘小乐可不会水,意识到自己掉进了深不见底的大河里面,他就开始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这条大河是五六十年代全体的村民挖出来的,再加上几十年不断的开采河沙,这里早已经成了深渊。最深的地方达到几十米,就算是边上也有七八米的深度。平时村民都警告孩子,不要到河边玩,因为这条河已经吞噬了不知道多少性命。村里的老人都说河里面有河神,是一条金色的大鲤鱼,每三年要吃一个童子。

  刘小乐拼命的在水中挣扎着,也不知道呛了多少口说,脑袋开始变得晕乎了起来。

  他以为自己就要被淹死了,可是这时候突然的看到一道模糊的金光快速的朝着自己这边靠近。

  努力的睁开眼睛一看,却见到一条巴掌大小的金色小蛇朝着自己这边游来。。

  这东西似鱼非鱼,似龙非龙,明明是蛇,却长着两条长长的胡须。

  刘小乐陡然的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条奇怪的小蛇朝着自己这边游过来。

  等到那小蛇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呲溜一声,居然钻进了刘小乐的裤裆里。

  刘小乐当时就感觉到自己的下面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下,一种灼热的能量传遍了自己的全身,他的脑袋嗡的一下,就感觉头晕目眩,再也使不上来一丝的力气。

  在失去意识的那一瞬间,刘小乐心想着这下完犊子了,在几十米的水底昏死过去,铁定是完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间刘小乐就感觉到自己的脑海里面多了很多的东西,尤其是自己下面的那命根子,更是一阵阵的发胀,好像是开始了二次发育一般。

  猛地,刘小乐脑海之中一阵的剧痛,他下意识的惨叫了一声,却发现自己居然没死,而是躺在了河边。身上依旧是湿漉漉的,这表示刚才自己确实是掉进了水里面,难道自己不是在做梦?那金色的怪蛇难道就是传说之中的河神不成?

  刘小乐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体轻盈无比,头上的伤口也已经愈合。

  他是又惊又喜,本来以为自己失足掉进河里会被淹死,却不料因祸得福。

  这时候,一股汹涌的尿意传来,刘小乐赶紧的掏出了家伙,跑到一棵小树的后面就开始撒尿。

  可是撒着撒着,他就看到地上一些刚长出的小草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飞快的生长着。

  一泡尿尿完,本来只有五公分的小草居然长到了二十公分的高度!

  更让刘小乐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原本跟牙签一般大小的那玩意,现在居然长到跟擀面杖一般的巨大,就算是没有勃起也是惊人的很。

  “我的乖乖,有了这玩意,那村里的女人可有福了。俺这尿,可比化肥还管用啊。”刘小乐提上裤子,一步三回头的朝着村里走去。

  一边走,刘小乐就想着。既然自己的尿可以让小草成长的话,那是不是对其他的植物一样可以?要这样的话,那种植庄稼,种植蔬果什么的,岂不是要发财了?

  想着想着,他就禁不住的露出了憨笑。

  走了能有十分钟的时间,他看到自己的家里面还亮着灯,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现在可不能回去,自己老哥还在气头上呢,要是现在回去那少不得又得挨一顿揍。

  想到这里,刘小乐叹了口气,这种有家不能回的感受,真的是煎熬啊。

  正当他打算到村里转悠转悠,明天再回家,那时候估计嫂子已经和大哥解释清楚了,自己再说点好话也就成了。

  毕竟是亲兄弟嘛,大哥也不至于把自己怎么着。

  哪知道这个时候,他却听到家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他婶子,我今晚来找你……哎呀,这种事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都不是外人,有啥话你就说,怎么还吞吞吐吐的。”

  刘小乐听清楚了,对话的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母亲王桂英,一个是村里的五婶子。

  “这不是俺家的那个二小子最近讨了一个媳妇嘛,这件事啊……”

  后面的话刘小乐听不清楚了,但是自己母亲的一句话他却听得一清二楚。

  “什么!?你让俺家的刘小乐去给你二小子验媳妇?”

  一听到这话,刘小乐顿时就被吸引了过去,贴在大门上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五婶子见到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就没什么脸不脸的了,就厚着脸皮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昨天有个道士跟俺说,要找个属鸡的,九三年生人的,最好是处的去验明正身,你也知道,现在人妖什么的那么多,我是想自己去验的,但是法师的话咱不能不听啊。”

  “这样啊……还是等小乐回来让他自己拿主意吧。”

  站在门外的刘小乐一听还有这种好事?禁不住的心中一乐,偷偷摸摸的打开了大门,往里面看了一眼,没见到自己的大哥这才一溜烟从窜到了院子里。

  “干,我干,五婶子,咱们这就走吧。”刘小乐立刻的就拉着五婶子的手,兴高采烈的答应了下来。

  那五婶子先是一愣,接着就笑了,在前面带路,引着刘小乐往家走。

  在农村,买卖女人的事情比较常见,那些黑心的人贩子缺德都缺的冒烟了。曾经村里的一个光棍花了五万块买了一个四川媳妇,结果结婚的当天洞房的时候两个人抱在一起,结果两个人,都硬了。

  搞的四邻八乡的都知道这件事,成天的取笑。

  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但凡是村子买媳妇的,都会找人验验,一般都是自己的老娘干这种事,毕竟都是自家人,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要说这五婶子的二儿子从小就体弱多病,他们家打算买个媳妇冲冲喜,外加上五婶子非常迷信,找个老道给算了算,那老道就说要找个属鸡的,十八岁未婚的青壮年,她第一时间的就想到了刘小乐。

  因为村里面的小青年本来就少,还要处的,刘小乐不正合适吗?

  刘小乐是屁颠屁颠的跟着五婶到了她的家中。

  五婶子也不客套,直接拿出了二百块钱说:“小乐啊,待会你帮俺摸摸看,看看这小妮子是不是跟你嫂子一样的女人,事成之后,这二百块钱就是你的。”说完,还把那二百块钱在他的眼前晃悠了一下。

  刘小乐一看到那两张百元大钞眼睛都红了,一把夺过了钞票:“放心,放心,这种事交给俺妥了。”

  接过了钱之后,刘小乐就朝着新房走了过去。

  “我说娘,那可是俺媳妇,让别的男人看身子,算是怎么回事啊。”

  五婶子的二儿子虽然脑袋不灵光,但是绝对不傻。

  五婶子也没说话,直接一耳光甩了过去。

  “傻玩意,一边玩去。”

  五婶对刘小乐多少的有些不大放心,就跟在了他的身后,悄悄的走了进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