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首页 > 资讯

第四章 找个老伴

发布时间:2019-07-14 11:06:37

免费提供赤色迷情第四章 找个老伴的全文阅读,来到桌前,从曦解开了衬衣纽扣,将乳头从衣服里掏出,塞到宝宝嘴巴,回了一趟农村老家,从曦受...吃过饭,从曦脑子中想着如何开口。如何把昨天的事挑出来。。

>>>《春色迷人》章节目录<<<

《第四章 找个老伴》精选

  来到桌前,从曦解开了衬衫扣子,把奶头从衣服里掏出来,塞到孩子嘴里,回了一趟农村老家,从曦受到了农村的感染,掏奶头喂奶已经不再避讳家里的人了,可是,韦大山却不好意思抬头看儿媳的奶子,尤其是发生了昨晚那尴尬的一幕,在这个氛围下,公媳俩的一顿饭就在默默中吃罢。

  吃过饭,从曦脑子中想着如何开口。如何把昨天的事挑出来。

  “爸爸,咱们谈谈吧,”从曦抱着孩子对公公说道,“恩,哦,”韦大山底气不足的支支吾吾,“爸爸,你听我说,我能理解你,昨天我看见你的了,你也看见我的了,谁也别不好意思,反正谁也不占便宜,谁也不吃亏,嘻嘻。

  从曦想把气氛搞得活分一点,免得互相尴尬。

  不,我没看清你的,当时我太紧张了,我什么也没看清,韦大山维诺的嘀咕着,想摆脱自己的清白,也减少儿媳的压力。

  哈哈,没看清没关系,是不是你吃亏了,那好,一会等诚诚睡了,我脱光了再让你仔细看看,从曦想把气氛搞活,诚心开着玩笑,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韦大山连忙要解释。

  是哪个意思呀,嘻嘻,不说这个了,是开玩笑的,您别介意,说正经的,你看这样好不好,您的岁数也不算大,我们给您找个老伴,你看怎么样,“从曦靠在沙发上奶着孩子,一边哄着儿子吃奶,一边把话题挑了出来。

  “啊,昨晚的事情你和漮漮说了?”韦大山坐卧不安起来,表情非常尴尬,双手搓着大腿,怎么看怎么都不是个劲儿。

  “爸爸,你别紧张,我没有和崇漮说昨天的事,我就是和他说了,给你找个老伴,做儿女的也想看到你晚年幸福,”看到老人那局促不安的样子,从曦稍微放缓了说话的速度,很平和的对着公公说道。

  听着儿媳妇给自己解释着,韦大山心理多少放松了下来,不过,一想到昨天的事情,羞臊的他老脸通红,自己做那事还被儿媳妇看到了,真丢人啊。

  “我,我,你看,”韦大山冲着儿媳妇不知如何开口,抬了抬手,尴尬的苦笑着。

  从曦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轻声的说了出来,“爸爸,昨天的事情,闺女也能理解你,咱们都正视这件事好不好,你看看,以前也曾和你说过,给你找个老伴的问题”。

  “曦曦,爸,爸爸昨天做的,嘿嘿。实在是让你见笑了,可是,”韦大山说完抿着嘴想了想,话锋一变,然后继续说道,“可是爸知道的,为什么爸爸不打算找老伴,今天爸爸也跟你说说”。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说出了两大原因。说完之后,韦大山低下了头,沉思了一会儿,继续说道“第三嘛,我一个人惯了,心理也确实不想找个约束,那样的话,我心理负担更大。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想找老伴的理由”。

  “可是,爸爸,你……,”从曦打算继续劝说下去,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关于性的问题,儿媳妇和公公还是有些避讳的,韦大山却打断了儿媳,说道,“曦曦,你的心思爸爸知道,爸爸真的不想那样,这么多年都过去了,爸爸的情况你还不知道吗?”。

  听到公公这样说话,从曦心理也是憋的挺难受,想到这样一个人,为了家庭,宁愿放弃自己的性生活,她再也忍不住了,眼泪顺着眼角滴答滴答的流了下来,哭的是那样的委屈。

  “爸爸,闺女觉得挺对不起你啊,”从曦喃喃的低泣着,看到儿媳妇从曦哭了,韦大山心理也不好受,他知道从曦读懂了他的心理,知道从曦为什么哭,可是为了家庭,为了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自己牺牲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别哭了,傻闺女,爸爸知足了,”韦大山探了探手,犹豫了起来,最后还是伸手过去,抚摸着从曦的头发,拍拍他的肩膀,“爸,”从曦眨着梨花带雨的大眼睛,就那样的看着公公,眼中透露出真挚而纯洁的感情,是一个女儿对爸爸真挚的爱。

  此刻的韦大山眼神也不再游离,而是变得坚实起来,那是一个父亲面对自己女儿才有的,充满父爱和理解的目光,彼此碰撞着,从曦忍不住尽然趴在公公的腿上哭了起来,“不哭,不哭了,你有这份孝心,爸知道的,都知道的,不哭不哭,”

  韦大山也有些润湿了眼睛。

  本打算借着话题,给公公解决私人问题,经他一说,从曦心理更加觉得对不起公公了,心理叹息了一声,只好暂时打消了说服公公再婚的念头。

  午后的炎热似乎也收敛了一些,不再那么热了,或许是看到了这感人而温馨的一幕吧。

  “不哭,不哭了,听话,听爸爸的话,你看孩子还在吃奶呢,孩子都不哭,咱们也不哭,”韦大山擦了擦从曦眼中的泪水说道,从曦扑哧一声被父亲的话逗笑了,“爸,啊,”,撒娇似的女儿和慈祥的父亲,此时心理渐渐的敞亮了,“你看你孙子,你们看着的时候多老实,一到我怀里,就成了坏宝宝,”从曦撒着娇对着公公说道,“呵呵,那是他跟你亲,”韦大山附和着说到。

  他心理也在不断变化着,思考着,一家人的这种情况,早晚会无法避免,此刻既然心都敞开了,与其躲躲闪闪的还不如慢慢适应呢。

  “中午你休息一会儿吧,诚诚中午也要午休的,他睡着了我也休息会儿,我下午请了假,不用去上班了,”从曦告诉父亲,“不去可以吗?我照看诚诚没事的,”父亲说道,“恩,真的请假了,你休息吧,不用总惦记着我们,”从曦安慰着父亲。

  待孩子睡着了,从曦来到客厅,看到阳台搭着的黑色裤袜和内裤,拿了下来,那丝丝般感觉,细爽滑腻,放到鼻尖轻轻的嗅了嗅,淡淡的清香味,昨天公公给自己洗的,从曦脸上洋溢着快乐,同时还有一种女人的娇羞和妩媚。

  公公真是一个难得的好人,自己结婚五六年来,不管春夏秋冬,他都是那么关心和照顾着自己,在他这个年龄,身体好的男人,应该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可是他却一直忍着,从昨晚的事情说明,他还是有需求的,可是他却不愿意找老伴,听他自己说是不愿意给儿女添麻烦,找个女人性格好还罢了,性格不好就会搅得全家不和,假如再带着儿女,他的心也不会放在自己这边。

  公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样的例子也是很多的,可是他自己的问题怎么办,也总是要解决呀,总不能老让他用手吧。

  要不,从曦想到了一个令自己难堪的办法,嘻嘻,不由得脸马上红到了脖子根,脸上火辣辣的,开玩笑,不害羞,从曦马上骂了自己一句,接着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