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穿越 半九十
首页 > 资讯

绝代天骄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4 14:04:05

林红音李维京小说名称是《绝代天骄》,在这里能阅读林红音李维京的小说。林红音李维京小说精选:林红音的呼唤:维京,我擦好了,你拿去晒着贴吧。我接过那件擦遍林教师全身的衣服,在河里洗了洗,铺在青石板上晾晒。擦一遍肯定不够,一会儿他还用的至。岩洞里很硬,夜晚睡肯定很难受,我必须弄一捆干草铺垫着。周围树林里就有许多,但我不敢深入丛林深处,只在附近抱了一小捆,让林教师暂时坐在上面。河边有一片茂密的草丛。偷或者抢显然不是可行办法,一个吴斌就够让我头疼的了,更何况他们宿营地里有十几个人。。

>>>《绝代天骄》章节目录<<<

《绝代天骄小说阅读》精选

林红音李维京小说名称是《绝代天骄》,在这里可以阅读林红音李维京的小说。林红音李维京小说精选:林红音的呼唤:维京,我擦好了,你拿去晒着吧。我接过那件擦遍林老师全身的上衣,在河里洗了洗,铺在青石板上晾晒。擦一遍肯定不够,一会儿她还用的到。岩洞里很硬,晚上睡觉肯定很不舒服,我必须弄一捆干草铺垫着。周围树林里就有许多,但我不敢深入丛林深处,只在附近抱了一小捆,让林老师暂时坐在上面。河边有一片茂密的草丛。

推荐指数:★★★★★>>《绝代天骄》在线阅读>> 《绝代天骄》内容精选:

偷或者抢显然不是可行办法,一个吴斌就够让我头疼的了,更何况他们宿营地里有十几个人。

而要找到足够吸引他们的东西,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毕竟我手里只有一把水果刀。

至于谈判或者是借,就更不靠谱了,这是在没有任何医疗条件的荒岛,药物就是命,找他们谈判借命,简直异想天开。

我急得团团转,在青石板上来回踱步。

林老师问我怎么了,我如实告诉她,是担心她的病情加重。

“真的没事,多休息就好了。”她见我着急的样子,安慰说。

我告诉她不能小看发烧这件事,一旦高烧持久不退,是会出人命的。

既然拿不到药,看来只能用土办法。

我先是用树枝将炭火转移到岩洞内,这样不但可以除湿,还能起到驱虫的效果,再把林老师推举到岩洞里,最后,脱下我的上衣蘸了些河水,让她自己擦拭全身。

目前来说,只能采取最简单的物理降温方法。

如果能遇到车前草就最好了,这种中草药清热利尿效果尤为突出。只需将三五棵鲜草榨成汁,掺在温水里,每隔两小时喝一次,退烧效果不亚于打点滴。虽然岛上没有杯子和水壶,但海滩上的贝壳是很不错的选择,用它来烧水足矣。

但我走不开,更不敢去海滩那么远的地方。

就算这座荒岛上遍地都是车前草,我也不敢轻易离开林老师半步,山下的幸存者或者野兽,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接下来的日子,我必须花很长时间把这片领地圈起来,作为我们家园的防御工事。周围的树木可以提供很好的原料,我可以用它们制成栅栏,围着篮球场地大小的青石板绕一圈。

但是问题又来了,我没有工具。

仅凭手里这把水果刀,杀人还行,砍树不够。

想来想去,所有问题都汇集成一个问题,我现在终于可以理解吴斌的狠毒了,在没有法律约束的荒岛上,要想生存下去,就必须不择手段。

我得想办法掠夺!

这时,身后传来林红音的呼唤:“维京,我擦好了,你拿去晒着吧。”

我接过那件擦遍林老师全身的上衣,在河里洗了洗,铺在青石板上晾晒。

擦一遍肯定不够,一会儿她还用的到。

岩洞里很硬,晚上睡觉肯定很不舒服,我必须弄一捆干草铺垫着。周围树林里就有许多,但我不敢深入丛林深处,只在附近抱了一小捆,让林老师暂时坐在上面。

河边有一片茂密的草丛,我花了半个多小时将其全部收割,铺在滚烫的石面上,用不了几天就能晒成干草。

“晚饭咱们烤鱼,我去捉几条回来,有事你大声喊我。”我一边说着,将蘸了水的湿上衣递给她。

林红音很是不好意思:“你也休息会儿吧,看你累的一身汗。”

我比划了一下自己那并不发达的肌肉,冲她笑了笑,让她放心。

在三十多公分深的河里捕鱼,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折了根拇指粗的硬树枝,用水果刀将一端呈十字形劈开,底部用小木条撑着,这样的十字鱼叉,攻击面积更大。

水潭里的水太深,并不适合捕鱼,我只能提着自己的十字鱼叉,尽量往下游而去,但又不能走得太远,以免林老师喊我听不到。

梦想者号邮轮沉没在太平洋中部,所以我觉得,这座荒岛应该位于北半球亚热带地区。那么,常见的淡水鱼,比如鲮鱼、鳟鱼甚至中华鲅鱼都有可能找到。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刚下水,就被奔袭而来的水虎鱼吓出一身冷汗,急忙跳回到岸上,好在只是一条落单的。

这是一种生活在亚马逊的食人鱼,体型最大的,据说有半米多长。它们往往成群结队,能嗅到几公里外的血腥味。

在水里,它们是掠食者。

但在岸上,它的命运就掌握在我的手中。

我举起手里的鱼叉,猛地往水里扎去。

三十公分的水深,光线折射已经很严重,但在大脑意识的驱动下,我计算好角度,还是轻而易举地捕获了那条食人鱼。不得不佩服我自己,简直就是一个资深老猎人。

它只有巴掌那么长,算是个小家伙。

我突发奇想,既然在浅水里发现了食人鱼,那么水潭里肯定有鱼群。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为了晚上有足够的食物,我用一根木刺轻轻划破手指,然后将新鲜的血液滴在水潭里。

这些嗅觉灵敏的傻蛋,果然往岸边游来,有十几条之多,等待它们的不是美食,而是鱼叉。

当我提着几条肥嘟嘟的食人鱼回到岩洞,林红音被它们那恐怖的颚骨吓坏了。

“那是什么东西,鱼吗?”

“当然是鱼。”我爬进岩洞,掰开其中一条死鱼的嘴巴:“你看它们的牙齿,多么尖锐多么有力,这是一种生活在拉丁美洲潘塔纳尔沼泽地里的食人鲳。在淡水河里,如果鳄鱼是大哥,那么食人鲳肯定就是二哥。”

林红音听的不寒而栗,她一定是被我的胆识震住了,为了生存居然捕猎食人鱼。

而我更为惊讶的是,这座海岛的地理位置。一种淡水鱼类的繁衍传播,很难靠自身跨越海洋,除非这里有南美人曾经来过,并且生活过,他们把食人鲳带到了这座荒岛。

亚热带地区天气变化多端,在我们聊天的短短几分钟里,太阳就隐去了身影,外面的青石板上已经稀稀拉拉落着雨滴。

雨点很大,说明这场雨不会持续太久,它可以赶走炎热的酷暑,但也会淋湿我收割的蒿草,还有好不容易生起来的火。

我急忙跳出岩洞,先将篝火里的木炭运回到洞里。林红音爬起来想要帮忙,我没有允许,她的高烧持久不退,根本干不了体力活。

等我再次回到她的身边时,岩洞里已经堆满了干柴和蒿草。

已经傍晚了,我饥肠辘辘,将篝火挑旺,烧制出一堆火炭,然后将清理好的食人鱼扔进火炭里烧烤。

这样的烤法,比直接用火要均匀的多。

食人鱼鳞片很少,身上很快就冒出了鱼油,在火炭堆里发出滋滋啦啦的响声,喷鼻的肉香弥漫在岩洞里。

林红音曲起双腿,用胳膊抱住膝盖,耐心看着她赖以生存下去的男人,为其制作美食。

如果生活永远如此安逸下去,该有多好。

我俩彼此对视着,笑着,都没有发声。

忽然,我听到外面灌木丛里有动静,急忙抓起地上的水果刀,趴在洞口查看。

距离我们三十多米远的草丛里,闪过一个身影,那人穿的是白色衣服,夹在绿色之中尤为显眼。

林红音被我的举动吓坏了:“你看到了什么?”

我冲她做了个嘘声,随手拿起十字鱼叉,递到她的手里:“有人。”

听完,林红音的脸色很快变得煞白,紧紧攥住手里的鱼叉。

毋庸置疑的是,灌木丛里的人肯定发现了我们,篝火和鱼香都会暴露藏身之所。倘若对方一个人还好,如果是几个甚至十几个人,那么我和林老师再躲在山洞里,就是等死。

来不及多想,我急忙跳出岩洞,冲身后的林老师招手:“跳下来。”

林红音虽然没看到那个身影,但她知道我一定发现了潜在的危险,所以毫不犹豫的从岩洞里跳下。

不到一百斤的女人,但是从一米多高的位置跳下来,体弱的我还是有些难以承受。抱住她那发烫身体的同时,我脚下一个趔趄,两人一起摔倒在青石板上。

为了不让她扭伤,我只好将其抱得更紧,尽量让自己的身体先着地。

惯性的缘故,林老师一头撞在我的脸上,说心里话,我此时的心情是痛并快乐着。

身后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狗男女,就知道你们躲在这里。”

我急忙爬了起来,紧紧攥住手里的水果刀,发现只有两个女孩。

年纪大的那个二十岁左右,穿一身黑色紧身瑜伽服,双手架在胸前,粉拳上戴着两只铁拳套,有刺的那种。而另一个女孩要小得多,穿着白衬衫、牛仔裤,脑后扎了一条马尾巴,手里提着一尺多长的水手弯刀,脸上却布满惊恐。

这时,瑜伽女孩指了指林红音说道:“喂那位大姐,我们是来替张雨婷报仇的,你不想死的话站到一边去。”

我们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俩女孩是死去女船员的朋友,她们一定是听了别人的蛊惑,所以来找我寻仇的。

“小妹妹你们误会了,李维京没有杀人。”

林红音刚出口,就被那瑜伽女孩打断了:“你说谁小呢,我哪里比你小了。”

要说她年龄小,肯定没人反对,但是她的凶器就像她的脾气一般,大得很。

说话间,瑜伽女孩已经挥舞着拳头冲了上来。

这是一场误会,我不想伤害她,而且她们手里的武器是我觊觎已久的,就算我打劫抢过来,吴斌也无话可说。河东河西互不干涉,谁让她们闯进了我的领地。

结果一动手,我就知道自己轻敌了。

别看她穿着瑜伽服,其实这女孩是练跆拳道的,一个下劈腿,直接挂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的天呐,姑娘你腿法这么开,就不怕哥哥跟你玩阴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