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我的极品小姨 我给妻子父亲做红娘 后妈 岳母 幸福人生 满园 田园
少妇 豪门重生:权少的心尖嫩妻 超级大亨 办公室 乡村欲爱  闺门毒后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 大战前夕

发布时间:2021-04-09 07:29:28

着他们就笑出,笑的时候很邪恶的力量很委琐……放佛冷三娘了奄奄一息的绑在哪里,只余下痛苦……的啜泣。  七鬼呆呆地的怔怔的时候,冷三娘也在时不时的笑,她深信自己能赢,所以她的武功和她所受的骂名一样冠绝天下,她跟本就怕佛王,也就怕七鬼,但她现在的却很怕洞城门失火,往往殃及池鱼。。

>>>《草原铁骑侠》章节目录<<<

《第十章 大战前夕》精选

好书推荐:太上剑典 快穿:我只想种田 我的硬汉芳邻 无敌疯狂兑换系统 烽火战国志 凰女天下 一眼一世界 上神大人又怠惰了 逆流纯金年代 修真食谱

  河蚌之争,总是渔翁得利。

  城门失火,往往殃及池鱼。

  每个人都知道,内洞开启之日,就是佛王和冷三娘大战之时,一想到那一场血雨腥风的大战究竟会拉多少人陪葬就不免人人自危了。

  这些人中仅有七恶鬼是有实力参与斗争并最终影响胜负结果的,他们现在站在佛王这一边,他们坚信,只要内洞打开,佛王找到遗失二百年的珍宝,就可以轻易地除掉冷三娘。

  他们认为胜利就在眼前,冷三娘马上就要变成待屠的小绵羊了,想着想着他们就笑出来,笑的时候很邪恶很猥琐……仿佛冷三娘已经奄奄一息的绑在哪里,只剩下痛苦的抽泣。

  七鬼愣愣的出神的时候,冷三娘也在不时的笑,她坚信自己能赢,因为她的武功和她所受的骂名一样冠绝天下,她跟本不怕佛王,也不怕七鬼,但她现在却很怕洞内的三件宝贝——传说洞内藏着三件稀世的宝贝,得之就可得到整个武林、乃至整个天下!

  于是她开始怕佛王,怕他得到这三件宝贝。因为现在尸魔洞似乎已经找到,那传说中的三件宝贝,似乎也即将落入佛王的魔掌。

  那三件宝贝,是渤海国留在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秘密。

  渤海国曾是一个辉煌的国家,依靠着这三件瑰宝,它曾富饶而强盛,但是也是因为对这三种可怖的宝物的过分依赖,使他在二百年前突然失掉了自己的所有国土和王族主力,只遗下佛王这小小的一支血脉在荒漠深处苟延残喘、艰苦存续。

  这一代佛王所辖的势力不过几个村子大小,但是他却一直怀有重振祖业的伟大梦想,他历尽千辛万苦回到了故国,他要打开尘封二百年的密洞,他要寻找那三件立国安邦平定天下的奇异珍宝。

  几十年了,他经常做同样的一个梦,梦里:

  他学会了那本《尸魔神功》;

  他穿着那件威武的金甲;

  他平定长江南北、收复山河上下;

  他黄袍加身,荣登大宝之时,手里抱着一个金匣,匣子里装着一帮小跳蚤——任你英雄盖世,千军万马,遇到我渤海国这三件宝贝,管叫你国破家亡、俯首称臣。

  佛王热切的想找到传说中的三宝,只要得到三宝,他就会拥有天下!

  他热切的想找到尸魔洞,热切的想从新开启内洞,因为传说中的宝贝们就静静的躺在洞里,等待世界新的霸主前去收取。

  他睡觉的时候都在咧着嘴角,他在微微的笑,他在梦里看到了胜利的前兆。因为他坚信,尸魔洞就是这里,他已经把它找到。

  佛在夜夜酣睡,可他的媳妇却常常睡不着,她经常气的发抖,因为冷三娘比她年轻、比她漂亮、比她苗条也比她有地位。只是这些还不够,冷三娘还总是在故意炫耀,挑衅一样的主动跟她比较,这些都让她常常夜不能寐,妒火中烧。

  ‘究竟是谁更苗条一点呢?’冷三娘咯咯的笑着问。

  婢女也咯咯的笑出来,抚媚的说:当然是您啊,我的三娘子。

  婢女凑过来,伸出青葱一样修长的玉指抚向三娘子的肚子,她直呼着主人的名字,她的手臂很挑逗揽住主人的腰肢。她的语气和她的手指都那么不老实。

  冷三娘红红的脸蛋荡漾着舒畅的笑容,她轻轻的推开贴上来的婢女,把她按向自己舒展的双腿。

  婢女嘤咛一声娇哼,努起鲜红的小嘴,重新安分的给她捶起腿来。

  其他婢女都咯咯的笑了,一屋子闪亮的头饰都乱颤起来。

  我被带进三娘子的大帐,她很亲切的说让我坐下。这可是破天荒的。

  我则呆呆的盯着三娘子,她的脸白白的,她的唇红红的,她的眼黑黑的,黑黑的眸子里慢慢地流动着晶莹的光泽,我仰脸看着她眼中璀璨的光泽,我的整个心思都进入到了那两个亮点,魂都飞了。

  婢女们看到我不老实的目光,都窃笑起来,我才赶紧低下头去。

  冷三娘并不怎么生气,笑盈盈的看着我,我只有低着头,毕恭毕敬的站好。

  三娘子咯咯咯的笑起来,慢慢的说:没关系,坐下吧,坐下吧…………。

  她的笑声和软软的话语引起了我强烈的心跳,我的把身子躬得更低,因为我的脸颊热得发烫了。

  三娘子让众人退去。

  侍女们都是她娇宠惯了的,挽起各自的大袍子、长裙子,慢吞吞的往外面退。

  一个身上有好大香气的姑娘走过我的身旁哇的一声叫起来,然后哈哈的笑着揪着我的耳朵,喊着:哎呦呦,快看他,他的脸好红啊,哈哈!

  其他姑娘也围过来,板着我的脸看着我取笑我。

  我的脸更红了,整个人使劲往下弯。那个婢女趁势搂住我在她的怀里,就好似我整个人在往她怀里扎一样,她哈哈哈的放纵狂笑,说:啊哟!顶到我了,顶到我了!

  我挣扎着摆脱出来,连脖子都红透了。

  三娘子一声低低的怒喝:闭嘴,下去!

  婢女们微微蹲蹲身子行个礼,跑了出去。

  三娘子说:你今年多大了?

  我听她问,赶紧回答:十二。

  三娘子嗯一声,仍然说,你坐吧。

  我始终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三娘子叹口长气,唉的一声,幽幽怨怨的。

  我一惊,寻思她为什么会突然叹气呢?

  三娘子说:不瞒你说,我是叹满部落竟无一个可信的下人啊。

  我不知该如何答话。只是偷偷抬眼看看她。她神情黯淡,眉目低垂,我一见之下,不免在原本无限的敬畏中又生出怜爱、心痛之感。

  三娘子说:我想要你做一件事,就是死,你也要做到,可以么?

  我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我说:嗯,你说吧,我就是死了也要做到。

  三娘子婉儿一笑,她招手让我过去坐。

  我凑过去坐在她的身前。

  她抓住我的手说: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现在你们不是每天都在清理山洞么,清理山洞用的都是男仆,男仆都是从老营带过来的,确实没有一个是我能够信任的人,对谁我也不相信。我只好依靠你这个外来的小孩子了。

  她的手是冰冷的,爽滑的,我的手在她的手中燃烧着;她的脸是雪白的,温润的,我的脸在她脸颊映衬下炙热着。

  她呼出的气微微的拂过我的脸,带来沁人心脾的微香,她说:七鬼每天带队寻找内洞机关,一旦找到,就会严密封锁消息,所以,你要是不能偷偷来告诉我,我就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了。一旦谁找到了内洞的开关,你就想尽办法来偷偷告诉我,好么?

  我坚定的点头。

  她摸摸我的头,说:记住,不要莽撞,不要声张,只偷偷的来告诉我一声就行了。

  我说我让老布一起帮忙留意着。

  她说:嗯。

  想了想,又悠悠的说:你也该记着,是他们一直要杀了你们,每次可都是我拦着的,也算是救过你很多次了,你们得对得起我。

  我仰脸看着她,跟她说:我们会对得起你的,我们一定偷偷的来告诉你…………。

  我说的时候,情真意切,发自肺腑。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caoyuantiejixia')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