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我的极品小姨 我给妻子父亲做红娘 后妈 岳母 幸福人生 满园 田园
少妇 豪门重生:权少的心尖嫩妻 超级大亨 办公室 乡村欲爱  闺门毒后
首页 > 资讯

第10章 你不准去!

发布时间:2021-04-09 13:28:17

乔清丧失达到平衡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墓地上的石子深深地地刺进乔清手心的嫩肉之中鲜血血染了父母墓碑下的土地。舅舅所以一些事情担搁了,现在的才回到墓地。刚好碰见了这一幕,舅舅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现在才来到墓地。刚刚好撞见了这一幕,更看到了他们最为痛恨的一个人。。

>>>《陆少情深不晚》章节目录<<<

《第10章 你不准去!》精选

好书推荐:蜜宠小青梅(上) 恶魔的吻痕 征服大怒神 姑娘她戏多嘴甜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木叶之超级赛亚人 我的手机通三界 神级大明星 我在异世卖挂 重生彪悍小萌妻

乔清失去平衡之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墓地上的石子深深地刺进乔清手心的嫩肉之中鲜血染红了父母墓碑下的土地。

舅舅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现在才来到墓地。刚刚好撞见了这一幕,更看到了他们最为痛恨的一个人。

陆桓宇如一部电影的导演一般,他很满意眼前的家族大戏,讽刺的笑容一直是挂在脸上。

乔清跌坐在地上看到被自己气晕过去的满头白发的姥姥,又看到墓碑上浅浅一笑的父母,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经历人生最为残酷的事情。

陆桓宇是人间的撒旦,他冰冷的内心,没有丝毫的怜悯。

乔清起抬头,阳光刚好直射着她的明亮的眸子,但是逆光的魔鬼般的笑容已深深地烙印在乔清的心中。

舅舅看到跌坐在地上的乔清,又看到晕倒了老母亲,一头雾水。

乔清不顾手上还在流血的伤口站了起来,朝着昏倒的姥姥走去,当手马上就要触碰姥姥的那一刻。

舅妈狠狠的将乔清受伤的那只手给打掉,然后讥讽的语气让乔清这辈子都不能忘记。

“你个扫把星,就不要再祸害我们一家人了。怎么家破人亡你还觉得不够吗?还有把你的姥姥也送走吗?”

舅舅听见自己的老婆这样子说话,他严声制止,却又听见了一个让他更为愤怒的消息。

“你说我还不如说说你这个孝顺的外甥女吧!现在人家已经是陆家财阀的二少奶奶了,绝对不是我们可以高攀得起了。”

舅舅仿佛是被人点了穴道一般,一动不动。他法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

“乔清你告诉你舅妈说的是真的吗?”

乔清心中有千言万语一时之间看到舅舅恳切的眼神,那一刻她实在是无法说出口。

陆桓宇知道这个时候他是时候可以出场了,毕竟是主演台词也是要说的。

“乔清我们该回家了。”

回家了这三个字已经是成为了压倒乔清一家的最后一根稻草。

舅舅还是不肯结束,再一次看着乔清,并且这一次乔清可以清楚地看到舅舅眼神里面的祈求。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跟我们回家,其他的事情我们回去再说。”

乔清现在仿佛是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如果真的是和舅舅走了,报仇的事情要如何进行?

如果没有选择舅舅,而跟陆桓宇离开了,家人们失望的心将如何安慰。

这一道题是一个送命题,乔清还在犹豫之时,陆桓宇早就帮助他做了答案。

陆桓宇握住乔清的手,将乔清拽到自己的身后。和他带过来的保镖说着。

“把我的女人送回车里。”

保镖们立刻执行了他的命令,乔清丢了自己的魂,不敢看向家人。

舅舅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乔清离去的背影,无话可说。

他们一家人赶紧送来人家来到了医院,医生细致的检查之后告诉他们没有大事儿,就是情绪激动,导致的短时间之内的休克。

姥姥昏迷之际依旧叫着乔清的名字,可这无法接受的事实深深的刺痛了他们的心。

乔清在车上一句话也不说,泪水一直是在眼眶打转,她忍住不哭。

她告诉心里面的那个自己“你没有资格哭泣!”

陆桓宇默默地注视乔清,车子内的气氛将至冰点。

车子马上就到陆桓宇所为她设下的牢笼的时候,乔清开始用卑微的语气祈求说着。

“放我去医院好吗?”

陆桓宇仿佛是没有听见的样子,看着车子停稳之后准备下车。

乔清愤怒了。

“陆桓宇你这个恶魔,你还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呢?”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陆桓宇回过头来看着有些歇斯底里的乔清冰冷一笑说了五个字。

“到你死为止。”

她知道陆桓宇肯定是不会让她去医院看望姥姥了,她立马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问一问姥姥的情况。

可是,手机一下子就被陆桓宇抢走,并且言辞激烈的告诉她。

“联络他们,想都不要想了。”

“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你对于我们家的报复也该结束了吧!难道我父母的死都不能够让你满足吗?”

陆桓宇当然是不会满足的,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现在你回到你的房间里面,去医院想都不要想。”

乔清被这几个保镖架了起来,然后关到了人生中的有一个监牢之中。

这个牢笼是世界上最为豪华的地方,也是富丽堂皇让人心生寒意,没有任何的人情味儿。

中午会有佣人过来投食,晚上会有男主人来过来看望自己的关押的这个没有感情的生育机器。

而被关押的人只能是无奈的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世界,想象着姥姥绝对不会有事情。

想象着自己总会有一天要这个男人付出他应有的代价的,她暗自发誓。

指甲嵌进她的肉里,她都已经是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这种痛无法和她心中的伤痛比较,今天是祭拜的日子,今天也是乔清彻底的认清楚陆桓宇得日子。

阳光下的笑容这辈子乔清也不会忘记,这种痛早已深入骨髓。

陆桓宇晚上的时候轻轻的推了推乔清的房门,想要进来。

乔清早就把房门锁上了,陆桓宇知道之后随即叫人拿了钥匙,开门进来。

看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窗台边上,一动不动的看着一黑一片的窗外。

“你在看什么?”

乔清默不作声,她不想要回头看这个男人。

“你想说话是不是?”

她还是如此。

“可以,想要出去那就等下辈子吧!”

乔清自然觉得无所谓了,反正陆桓宇进来只是为了刺急自己而已。他可没有那么好的心肠让自己去医院看姥姥。

陆桓宇有些生气,但是也不想要在和这个女人说些什么也就离开了。

乔清就这样坐着,直到第二天早上。

这一夜不知怎么了,十分的漫长。漫漫长夜思绪万千,乔清看着窗外初升的旭日。

她羡慕可以散发万丈光芒的太阳,而自己只能寄生于黑暗之中看着运方。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liushaoqingshenbuw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