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老师 娇妻难为 陈浩 斗罗大陆 上瘾 小雪 儿媳妇
 我的极品小姨 我给妻子父亲做红娘 后妈 岳母 幸福人生 满园
首页 > 资讯

第14章 偶遇故人

发布时间:2021-06-10 20:29:44

正当陈玄抱着大半箱矿泉水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后面走的时候,突然抬头一看一伙子衣衫褴褛的男子熊很拽的迎面而来撞回来!路就这么窄,陈玄手里搬着东西,按照道理说该是对方让让,虽然对就在于那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陈玄好像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似地,下意识的回头望了那伙人一眼。。

>>>《都市之高手难缠》章节目录<<<

《第14章 偶遇故人》精选

好书推荐:我是范蠡 乞夫 爱上毒舌男 侯爷今宵多贞重 妙算女诸葛 炼魔道 流云引 剑出北冥 神邸之门 津门女记者

正当陈玄抱着大半箱矿泉水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回走的时候,突然只见一伙子衣衫褴褛的男子熊拽拽的迎面撞过来!

路就这么窄,陈玄手里搬着东西,按照道理说该是对方让让,但是对方似乎根本没那个意思,横着膀子就撞了过来!

好在陈玄反应比较快,临时一侧身,与那帮人中的一个黑大个擦肩而过。

就在于那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陈玄好像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似地,下意识的回头望了那伙人一眼。

只见那伙人身上穿着杂七杂八的衣服,奇怪的是穿的鞋都十分的讲究,陈玄知道,那个牌子的鞋子少说也得三千多块,算是比较高档的皮鞋了,但是在那伙人身上的破棉袄旧大衣的着装衬托下,也显得失去了名牌的神采。

但是这些都不是陈玄感兴趣的,他的目光集中在那个为首的黑大个身上,他觉得那个人身上有一股熟悉的气息。

是那种药膏的味道!不会错的!

这种药膏是当年乞丐帮中那个恶丐头的打手黑皮经常用的,因为黑皮有选天性的皮肤病,所以必须得经常魔这种膏药减轻瘙痒。这种药有一股子刺鼻的酸味,陈玄闻了小半年,每次都让他胃口减半,这种味道这辈子他都忘不了。

他已经断定那个人就是昔日的黑皮!但是就算如此他现在也没心情跟他去叙旧,毕竟对他没什么好印象,看他的样子应该还是守着老本行。那个老板娘说的恶丐说不定就是他。

他立刻转过了头,加快了脚步。

那伙人显然没有在意陈玄,他们目标很明确的径直走进了刚才那家豪华酒店。

陈玄到隔壁的微型超市又买了点罐头,火腿肠和泡面。在他走出超市的时候,突然看到一辆都市越野车歪歪斜斜的停在了那家豪华酒店的门口。

从车上骂骂咧咧的走出三个身穿皮衣的汉子,一个岁数大点脑门秃了,但是络腮胡子却长的异常迅猛突兀。

此时络腮胡子低声嘱咐身边的两个年轻些的皮衣男子:“小心点,最好把他们揪到外面打!在店里打一是吓着客人,二是打坏了东西,装修花了几十万哪!”

“得了哥!”一个年轻人戴着墨镜模样挺酷,他不屑的撇撇嘴说道:“真打起来怎么顾得上这些?”

“希望您买保险了!”另一个年轻人也是很不耐烦,看起来他们的关系并非老大和手下,更像是临时雇用或是临时找来助拳的。

陈玄只是稍稍一愣,随即抱着大包小包走进了破旧脏乱的院子。

“老大!你可回来了!”佟东来亲热的迎上前来:“我从来没觉得您如此的亲切过。”

不一会儿,又脏又破的小屋里便扔满了各种方便食品的包装袋和空罐头盒。佟东来就像从埃塞俄比亚来的难民一般,把大袋小包大瓶小罐的速食品吃了个遍,吃完还意犹未尽的一抹嘴想说什么。

但是他看了一眼陈玄严峻的脸色,始终憋住了没说。

其实他一撅屁股陈玄就知道他在憋什么屁,这个家伙平时珍馐美味胡吃海塞惯了,让他过几天这种苦日子还真是种严峻的考验。

跟陈玄的惨淡身世不同,佟东来应该算有一个较为富足的家庭。他在十六以前从来没吃过什么苦,虽说是农家子弟但是他老爸把他宠的不行,为了要他生了三个女儿,被计生委罚了不知道多少钱。老来得子之后他老爸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掌心怕掉了,初中就花钱把他送到城里来上寄宿学校。

没想到在村里规规矩矩的佟东来到了城里眼界一开,立刻跟学校旁城郊一帮小混混混在了一起,打台球,泡马子,吃喝嫖赌样样不落的补上了课。

他那个开大货车跑运输的老爸做梦也没有想到,原本应该成为一个朴实木讷规矩人的佟东来在这所收费不菲的寄宿学校里学到了如何正确的使用铁棍,双截棍和酒瓶子。因斗殴被抓进局子后怎样与警察斗智斗勇,如何避重就轻如何兜圈子如何顾左右而言他。

一直到佟东来老爸接到派出所电话,让其去领人时,佟东来的老爸才恍然大悟:感情学校不一定是贵的好。

他老爸知道实情后精神恍惚,终于在一次跑长途时除了车祸,车头都撞了进去。

佟东来他娘问:“俺男人那?”

“就是那一摊!”负责清理现场的交警冷淡地说道:“本来要追究他责任,被他撞得的那个人更惨,直接被卡在轮子里,人家家属当场就抽过去了……哎,你别晕啊……”

自此以后佟东来的娘就有些疯疯傻傻的,但是不久就安稳下来。她还是挂念着自己的儿子,要不然见到自己的男人被撞成一摊碎肉的样子,早就难受的一头撞死了。

可惜的是,此时的佟东来已经陷得太深。在他爸死的那几天里佟东来不接任何人的电话,谁也不理。但是没几天他就自己又回来了,因为他除了砍人和被砍,什么都不会。

让他去做小买卖他拉不下脸,让他去企业上班他又受不了看人脸色的过日子。

陈玄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他。那个时候陈玄救了老板王占,被封为头目,佟东来和琪琪等人也被派来跟他。

说实话,陈玄对于手下这两个字的理解一开始就是炮灰。异常艰难困苦的童年使他认只有自己的力量才是最信得过的,其他人最多只能当个点缀。

任何人都有可能背叛自己,任何人都有可能背弃自己突然离开,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能生存下来。

他正是靠着自己的这套哲学才活了到了今天。但是佟东来的出现改变了他的看法,这个看似憨憨的大块头虽然也沾有各种习气,但是他有一点让陈玄十分欣赏,那就是言而有信的做派。

德广社的麻三是西城一霸,他有点内家底子,曾经学过几手正统的少林功夫,号称自己是省散打前十名。佟东来有一回和陈玄一起喝酒吹牛,喝到忘我的时候佟东来被呛的急了,冒出了这么一句:“老子怕谁?就算是麻三,我也干翻!”

“这是你说的!”当时琪琪一脸坏笑的说道:“你要是反悔你就是我裤裆里晃荡的那玩意!”

随即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众人回头一看,麻三正好带着个小妮坐在他们不远处的邻座!

只见佟东来一甩椅子站了起来:“怎么着,以为我说大话是吧?谁都不要插手!谁插手我跟谁绝交!”随即他抬起拳头就朝麻三打去!

麻三究竟是练家子出身,虽然一开始吃了几拳,但是很快就缓过劲来,他觉得自己在小妞面前被打伤了面子,立刻恼怒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军用猎刀!

“这位兄弟,你要是用家伙,就别怪我下狠手!”陈玄淡定的坐在那里继续喝着酒,眼睛轻轻的扫了麻三一眼。

麻三脸色立刻变了:“对付他,我用不着刀!陈玄!你也不管管手下?!”

“他是你的崇拜者,做梦都想跟你切磋下,你就当教徒弟,指点他一下吧!”陈玄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点到为止啊!”

那次,佟东来被麻三踹的满身都是脚印子,但是他最终还是仗着体肥力大,人浑胆大将麻三乱拳打倒,成就了一段被西城的小混混们竞相传颂的江湖逸事。

从那一天开始,陈玄开始关注这个彪呼呼的汉子,随着了解的加深,他发现此人做事憨厚中透着精明,对于一般人什么鬼心眼都使,但对自己的哥们却真真切切的能做到两肋插刀,于是他们渐渐的混成了兄弟,这‘兄弟’两个字要加上重重的引号;这可不同于那些酒桌上的虚情假意闪烁其辞的称谓,一个人活在世上能真正交到的兄弟其实没几个,大部分都是像苍蝇一样有腥就聚在一起,没腥就四散飞走的过客。

陈玄没有再联系塞纳河的老板刘明军,他知道此时刘明军一定在跟警察和死去女孩的父母交涉。此时他觉得心情有点沉闷,于是倒在了床上准备小睡一会。

“老大!你快来看!”正在吞云吐雾抽烟喝酒的佟东来的嘴巴突然发挥了第三种功能:“老大!外面有好戏!酒店那边打起来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doushizhigaoshounanchan')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