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儿媳 情欲  小姨 秘书 妻子 保安
电梯 邻居 火车 公交  面包 妻子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轻欢在哪里?

发布时间:2021-07-21 21:17:41

何轻欢用另一只脚狠狠地朝他胸口踹了一脚,尖利的鞋跟,直接踩在年富贵荣华的胸口,疼的他龇牙咧嘴的不停地喝骂。何轻欢又补了几脚,在他松开之时,急忙滚到一旁站了出来,将窗帘上何轻欢又补了几脚,在他松手之时,连忙滚到一旁站了起来,将窗帘上的绑带取下,把年富贵的手脚全部绑起来。。

>>>《娇妻在怀》章节目录<<<

《第24章 轻欢在哪里?》精选

好书推荐:同居正男友 灵破天荒 大神别笑 魔迹仙踪 从斗罗开始爆兵 偷汉神贼 春风似我 玉懒仙 重生之巨变 末世无限吞噬

何轻欢用另一只脚狠狠朝他胸口踹了一脚,尖锐的鞋跟,直接踩在年富贵的胸口,疼的他龇牙咧嘴的不停叫骂。

何轻欢又补了几脚,在他松手之时,连忙滚到一旁站了起来,将窗帘上的绑带取下,把年富贵的手脚全部绑起来。

年富贵还在骂骂咧咧,大喊大叫,何轻欢嫌他吵,直接扯过他丢在地上的裤子,塞进了他的嘴巴,这下,算是安静了。

做完这一切的何轻欢,整个人感觉大战了一场一样,虚脱一般跌倒在地上,浑身软绵绵的,还感觉身上开始发热。

她抬头看了眼角落里的小香炉,这才恍然察觉烧的香薰被人加了料。

难怪这个年富贵敢对她有妄想,原来也是被人算计的。

只是,到底是谁?

刚刚那个女人又是谁?是她算计的她,还是她背后有人指使?

算计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燥热感渐渐的把何轻欢吞没,就连眼前都开始出现了幻觉,为了不让自己彻底失去理智,何轻欢用力狠狠的掐住自己的大腿和手臂,只求这一点疼痛能够坚持到有人来救她。

而被她绑住手脚的年富贵也因为药效的作用,看她的那一双眼睛就像饿了很久的狼,终于看到了食物,正在拼命的挣扎。

何轻欢不敢肯定年富贵能不能挣脱她绑着的绑带,她也更不能保证,如果他挣脱开了,她能不能逃脱。

而最坏的那一种结果,她不敢想。

年富贵一直拼命挣扎,视图挣脱绳子,在这期间还不忘扭着肥胖的身子朝何轻欢挪近。

何轻欢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双脚软绵绵的一直乱蹭,试图用高跟鞋的鞋跟踢伤年富贵,嘴里软绵绵的放着狠话,“滚开,别碰我,否则我杀了你。”

于此同时,在宴会厅的苏堇泉也发现何轻欢不见了踪影,想打电话却打不了,因为她的手机放在他的兜里。

他微微皱着眉头,何轻欢从来不是这么任性的人,不会无缘无故的让人找不到。

孟若惜看着手中匿名人给她发来的一条视频,心情甚是愉悦又激动,看着还在宴会厅找着何轻欢的苏堇泉一眼,抬步走了过去。

“堇泉,你在找何轻欢么?”

苏堇泉只是淡漠的看了她一眼,绕过她继续找。

“我知道她在哪里。”孟若惜朝他背影说道。

如她所料,苏堇泉停了下来,转头盯着她。

孟若惜嘴角勾着幸灾乐祸的笑容,点开了视频,把手机递到苏堇泉面前,“没想到何轻欢口味居然这么独特。堇泉,她公然给你带绿帽,你怎么能忍得了?”

苏堇泉黢黑的眸子聚然沉了下来,满是寒冷的眸子不带一丝感情盯着孟若惜,“乱说话是会死人的。”

没再理会孟若惜,苏堇泉转身快步离开,走出了人群后便跑了起来。

孟若惜被刚才苏堇泉浑身散发的冷峻气息吓到,好在最后李雯雯推了推她,示意她跟上去。

而李雯雯不嫌事大的,早就暗中叫上了宴会上的媒体一起。

一行人跟上去时,正看见苏堇泉叫人砸门,门一开,便快速跑了进去。

孟若惜带着一行人连忙跟上。

可看清屋里的情景时,孟若惜整个人都傻眼了,哪里有什么何轻欢,只有眼前这个浑身上下只有一条内裤的年富贵,四肢被人绑了起来,还被打的鼻青脸肿。

身前的苏堇泉寒着一张脸,浑身气息也越发骇人,转身一手直接掐住孟若惜的脖子,声音阴冷,“说,轻欢在哪?!”

孟若惜猛地咳嗽几声,等苏堇泉微微松了点力道才断断续续说道,“我……不不知道,是……有人给……给我发的……视频。”

“谁给你发的视频?”

“我……也不不知道。”

陆续亮起的闪光灯,拉回苏堇泉的理智,将孟若惜丢开,转身走了出去。

身后想要跟上来的众媒体,被门口的黑衣保镖拦在了里面,一个个保证将刚才那一幕都删掉了才能离开。

苏堇泉沉着一张脸,手里拿着手机刚要打出去让人加派人手找何轻欢的下落,转角就看见了一个显然正在等着他的男人。

“苏总,我是来带你去接苏太太的,请跟我来。”

苏堇泉认得这人,正是整场宴会一直跟在柯南笙身边的男人,他毫不犹豫的跟在他后面。

两人上了楼,进了一个房间。

房间里除了躺在床上神情浑浑噩噩的何轻欢外,只有一个医生和柯南笙。

看见他进来,医生直接对苏堇泉说道,“苏总,苏太太中的药性太强,如果给她注射药物只能强制压制半个小时,但是副作用很大,所以这药性还得你来解。”

柯南笙看着苏堇泉,“让苏太太在我这里发生这样的事,我难逃其责,苏总请放心,我会给苏太太一个交代。”

苏堇泉抱起已经神志不清的何轻欢,路过柯南笙时,声音冷漠,不带温度,“如果你的交代轻欢不满意,我不介意踏平你柯家。”

柯南笙丝毫不怀疑他没有这个能力。

“你放心,我一定会给苏太太一个满意的交代。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尽快给苏太太解掉药性,拖得越久,就会对她的身体造成更大的伤害。”柯南笙才不怕苏堇泉的威胁,他只关心何轻欢是否能安好。

苏堇泉也没再说话,而是抱着何轻欢快速离开。

没有回去康桥,直接让宁成送去了酒店。

好在柯家出来不远处就是热闹的街市,酒店很容易就找到。

苏堇泉抱着何轻欢上楼的时候,她已经完完全全没了意识,只有最原始的欲望,手脚并用的在苏堇泉身上作乱,饶是他再有定力,也架不住她这猛烈的攻击。

进了门,直接往床走,苏堇泉将何轻欢抛在床上,而后整个人压了上去。

温度,在房间里持续增高,气息也越发暧昧,时不时听见几声暧昧到让人脸红耳赤的呢喃或呻吟。

月亮高挂,屋里的春宵,一直持续……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jiaoqizaihua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