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儿媳 情欲  小姨 秘书 妻子 保安
电梯 邻居 火车 公交  面包 妻子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他爱的是小慧

发布时间:2021-07-22 09:18:30

外面,太阳挺大,才一会儿,温小染就汗流浃背,严禁不不时停下去抹汗。管家很难得地让人给她撑了一把遮挡阳光伞,这才略为好了些些。她低下头拔得认真地,头顶突然多了几道阴影。本她低头拔得认真,头顶突然多了一道阴影。本能地抬头,她看到了比基尼女郎。。

>>>《帝少夺心小逃妻》章节目录<<<

《第24章 他爱的是小慧》精选

好书推荐:大至尊魔帝 超品剑侠 我是反派 放妻书 墨唐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我能召唤华夏英杰 末世之皇者天下 玫瑰与百合 重生之游戏大亨

外面,太阳挺大,才一会儿,温小染就汗流浃背,不得不时不时停下来抹汗。管家难得地让人给她撑了一把遮阳伞,这才略微好了些些。

她低头拔得认真,头顶突然多了一道阴影。本能地抬头,她看到了比基尼女郎。

比基尼女郎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像看一条出现在地面的蛇。

温小染挥了挥手掌当扇子,“怎么?闲得无聊,想和我一起来拔草?”

“你是故意让我出丑的,是不是?”

温小染觉得无辜极了,“你要做什么我根本都不知道,从头到尾也没有提过任何建议,怎么个让你出丑法?”

倒是她,不断地陷害自己,若不是自己的馄饨讨好了帝煜,怕此时连拔草的命都没有了。

比基尼的脸被气红。

“不要得意!再怎么说你也不过是煜不要的东西,迟早有一天会被煜赶走的!”

“你搞错了吧,不是帝煜不要江天心,而是江天心不要他!”温小染“好心”提醒,如果不是比基尼要陷害她,也不会说这些话让比基尼难受。

比基尼果真气得重重地哼哼起来,扭身就走。

温小染无奈地耸耸肩,做了个鬼脸。她虽然绕不过帝煜那座五指山,对付他身边的小鬼还是绰绰有余的。

管家没有让她拔太久的草,说到底是怕帝煜脾气犯了的时候没人做饭吃。温小染也不矫情,拍拍屁股往回走。她没有进屋,因为屋里有帝煜,能不与他接触就尽量不与他接触。

她靠在墙角避太阳,一只手做成遮阳状,透过廊下织得密密的葡萄架网去看太阳。太阳点点射进来,葡萄还没有成熟,绿油油的一串串,晶莹光泽,好看极了。

楼上,有什么东西轻飘飘地落了下来,顺着架子滑了下来,掉在地上,是一份报纸。她没有去捡报纸,而是抬头往上看,刚好看到一个佣人惊诧紧张的脸。

这房间是帝煜的,大概佣人不小心把报纸给弄下来了。她想着,心头却突然被什么东西一撞,猛然间想起了什么。

她低头,两根指头掂起了那份报纸。

这份报纸,正是那天她看过的。后来不知去了哪里,她也不再追问,却不曾想给佣人打扫了出来。

一份简单的报纸,却像一把火,直烧得她的心阵阵剧疼,骨肉剥离的感觉!

使了好大劲,她才将报纸翻开,那副大照片毫无意外地撞进了眼帘。即使第二次看到欧阳逸抱着温小慧亲热的照片,她的心脏还是在一瞬间被扯得支离破碎,血肉模糊!

“对不起!”佣人跑了下来,对她出声道,伸手抢过了报纸。

只在这电火石光之间,她看到了照片上那一行粗体字,在佣人转身要离开时出了声:“等一下!”

佣人停住,她将报纸抢了回去,急切地去读起了报纸的标题:一年的陪伴,换取一生的爱恋,记著名画家欧阳逸与音乐系女友的传奇恋爱故事。

一年的陪伴?

一年的陪伴!

陪欧阳逸一年的不是自己吗?怎么会变成温小慧!

她迅速读完了整篇报导,在震惊的同时一点点希望升腾了起来。

欧阳逸说,正因为温小慧在他昏迷的一年里不懈的陪伴,才坚定了他要娶她,陪她一辈子的念头!

如果他知道陪他的是自己,那么……

他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救她出去,会相信她没有害过温小慧,会像呵护温小慧一样呵护她!

她蹭地迈步,朝主屋走去。佣人吓了一大跳,没敢张嘴问要报纸。

温小染快步进了屋,手上的链子哗啦啦地急响,说明了她的急切!

帝煜就坐在客厅里,边浅浅酌着一杯咖啡,边慵懒地翻着手边的东西。他的每一个动作都高贵无畴,发顶上染着层层光束。

“我要离开!”

温小染破口而出,不管不顾。

手头的杯子微微一滞,帝煜最终稳稳地将杯子放回小盘子里,淡漠的眼皮未曾掀起,“你觉得自己有离开的资格吗?”

他的声音不高,但那份沉冷却生生划开了温小染的思绪,将她激得打起了冷战。是啊,她现在在他眼里是江天心,一个背叛了他又让他陷入不义的仇人,怎么可能随意让她离开?

她知道,帝煜已经认定她就是江天心,做再多的解释都没有用。

但,她真的需要马上离开!

她的脑子迅速转动着,在连自己都没有想清楚时再次出了声,“孩子……孩子其实没死!”

这话一出口,她首先被激出一身冷汗!帝煜淡漠的表情突然一敛,变得相当严肃,目光射过来,再次锐利,几乎要从她身下割下肉来!

只要离开这里,就什么都好办了!

欧阳逸报纸里的那些话太具诱惑力,她再顾不得别的,硬着头皮把谎话编到底,“孩子我生下来了,藏在一个地方,既然没办法离开了,总要把他接回来吧。”

帝煜突兀地抓住她的肩膀,既而双掌靠拢,掐上了她的紧。他全身的肌肉都在绷紧,掌上的力度足够将她掐死!

“孩子没打掉?”他问,声音几乎从地狱透出,猜不出喜怒。

温小染感觉呼吸不畅,身子几乎悬空,颈部除了传来窒息感还有极致的 疼痛,她只能伸手去扳,“如果……如果掐死我,孩子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

这句话起了作用,帝煜叭地松开了她,“管家,带她去找人!”

终于,离开了这里!

在直升机起飞的那一刻,温小染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解脱。

管家并未寸步不离地跟着,只道:“少夫人应该知道,找回孩子少主或许会看在孩子的面上原谅您当年所做的一切,对您有好处,所以请尽快将孩子带过来!”

温小染胡乱地点着头,根本不去想管家这话里的含义,快步离开。她去了欧阳逸的画室。

门没有锁,轻轻一推就开。屋里摆满了画框,还有许多已经完成的作品,屋内满屋的油墨香。温小染舒服地吸了一口气,只一闪神,就看到了坐在画架前做画的修长身影。

尽管背对着她,但那握笔有神的姿态,那一头精碎墨发的头顶,都为他添了一股艺术家的神韵。她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呼了出来,“逸哥哥。”

欧阳逸原本用心作画,被她这一呼,猛然停了笔。温小染走近一步,清楚地看到了画版上已经成形的温小慧的面容。她浅笑的唇边嵌了一朵花,真实唯美到几乎要从纸端跃出来。

欧阳逸迅速覆上了画布,似乎并不愿意和她分享他的温小慧。

“你怎么来了?”他冷冷地问,目光自始至终没有落向她。温小染迅速收回目光,略有些艰难地喘息,“我想告诉你……”

她的声音抖得厉害,到了他眼前才意识到要把这件事说出来是一件多么激动人心的事情。她努力思忖着要怎样才解释得清楚,“你昏迷的时候……”

“这件事我不想提了!”欧阳逸极为干脆地打断了她的话,表现出的是一副极度厌恶的样子。

“可是事实……”温小染还要接着说,电话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欧阳逸迅速将手机拾起,贴在耳边:“小慧?”

在听到那边的话后,他的脸色一点点在变,“我马上过来!”

他只手拎起背后的外套往门口就冲,完全忽略了面前的温小染。温小染一急,扯住他的臂:“逸哥哥,你听我说!”

“我没有时间听你说话,放手!”他不客气地命令,手迅速抽出去,仿佛她多碰一下他就会难过而死一般。

欧阳逸以前不是这样的!

抽出手的第一时间,他再次往外奔。

温小染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硬是快一步拦在他面前,差点被他撞倒。顾不得自己的七零八落,她握紧了他的掌,“我唱首歌给你听。”

她只是本能地觉得,只要亮出自己的歌喉,欧阳逸就会明白一切。然而,这话听在欧阳逸的耳里,又是另一种滋味,他狠狠地揪起了她的下巴,眼里全是敌意和愤怒:“小慧的嗓子被你生生毁掉了,你竟然敢在我面前唱歌?温小染,就算小慧永远都不能唱歌,我也不会听你的声音,所以,给我滚!”

温小染张大了嘴。她从来没有想到,一向温和的欧阳逸会用这么严厉的声音让自己滚。她僵在那里,感觉心口缠绕着的那一根细丝再次揪紧,丝丝绕绕地捆过来,拉紧,痛得她连呼吸都不畅快。

欧阳逸嫌弃地放开了她,再次迈步往外赶,急切的脚步让她清楚地感觉到了他对温小慧的在乎。

几乎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她对着他的背喊了出来,“是不是……是不是就算唤醒你的人不是温小慧,你也要选择她!”

“当然!”

她以为欧阳逸不会回答的,可他却答了,还回答得这么干脆,这么迅速!他的回答彻底地将她推进了深沟,再也爬不起来。

眼泪,却成串成串地滚下!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其实从他曾经对温小慧的态度上就可以猜出来,可她却还要傻这一次。

温小染没有再追出去,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五脏六腑在这一刻全都划成了碎片,血肉模糊。她呆呆地在画室里站着,明明暖风依依,却感觉冷极了。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dishaoduoxinxiaotaoq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