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卿本佳人 儿媳 情欲  小姨 秘书 妻子
保安 电梯 邻居 火车 公交  面包
首页 > 资讯

第30章 六块腹

发布时间:2021-07-22 09:18:33

她特地放轻了步子,扭门把都小心翼翼的。所以分外关注更多自己的动作,她更本未曾意外发现,激吻中的男子朝她投来了冷冽的目光。“煜……”身下的新欢低喃着,语气悠缓,带着极致的“煜……”。

>>>《帝少夺心小逃妻》章节目录<<<

《第30章 六块腹》精选

好书推荐:非洲农场主 杰东中短篇小说 甜食王爷(上) 笑面如来佛 香火炼神道 重生宫斗日常 维度侵蚀者 怪雾 强制婚宠:非你不可 一万次勇者

她特意放轻了步子,扭门把都小心翼翼的。因为格外关注自己的动作,她根本不曾发现,激吻中的男子朝她投来了清冷的目光。

“煜……”

身下的新欢低喃着,语气悠缓,带着极致的撩拨。帝煜却没有心情,推开了她,也不说话,转身就走。

新欢情预未退的脸上已染上了悠怨。

大半夜的,温小染正睡得香,门却被重重拍起。她以为在做梦,懒懒地翻了个身,外头响起了佣人的声音:“少夫人,管家让您马上去少主房间!”

拍门声更重了些,如果她不开门人,估计外头的人会直接踹门冲进来。睡眼迷蒙,温小染还是爬起来,开门看着佣人,“有什么事吗?”

“管家说您过去了就知道了。”

温小染几乎是被佣人拖过去的。到达帝煜卧室,一眼就看到他倾在床头,压着胃在吐。光线并不明显,但她还是看到了他一脸的苍白。

管家脸上的担忧浓重,看到温小染到来,急急出声,“你到底在少爷的食物里放了什么!”

温小染睡意并未完全退去,摸着脑袋没弄清楚事情。帝煜已经吐完,拾起杯子灌了一口水,漱完口。

他转眸看她时,目光悠冷。

“放了该放的。”温小染无辜地睁着大眼,想到这话极具歧义,极快地补充一句,“不该放的绝对没放!”

“把厨房里的食材收起来去做化验,如果确定是你搞的鬼,绝不轻饶!”帝煜冷声命令着,最后那个“饶”字吐得格外重,表明后果很严重。

管家应声走出去,外头,已经有医生进来。

医生详细地问了几个问题,当听到帝煜说吃了十盘菜时,眉敛在了一起,“少主,您这是消化不良。”

“噗!”温小染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堂堂一个少主闹得消化不良,不知情的还以为帝宫集团经营不下去,破产几十年了呢。

帝煜的脸色极度难看,由白转暗,由暗入黑,狠瞪了温小染一眼。温小染猛一缩脖子,想到了自己的身份,努力将笑压了下去,低下头做乖乖状。

医生开了些消食的药。

“为了防止晚上发烧,需要人守在这边。”

“我来守!”

帝煜的新欢不知几时得了消息,赶过来,此时更恨不能担当大任。温小染伸了伸懒腰,准备往外退。

“她来!”

帝煜出了声,下巴点向她。

“我?”温小染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地点着自己。点兵点将也轮不到她吧。

“为什么是我?”

“我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当然该你!”他淡淡地解释,头靠后闭了眼。温小染的指头捏了数捏。明明是他自己吃多,关她什么事!

但在强权面前,还是不要辩解的好。她已深谙胳膊拧不过大腿去这个道理,虽然满心不愿意还是垂下肩膀,走向他。

新欢悠悠地看一眼帝煜,又看一眼温小染。即使粗线条如温小染,都能够感知到,对于新欢来说,照顾帝煜是多么难得的机会。

不过生了一张好皮囊,值得这么多女人为他死心塌地?

众人退出去,温小染还是默默地将医生留下的药安份量调配好,递给他,“先吃药吧。”

帝煜睁开眼,接过药没有说话,一口吞了下去。既而喝了几口水,将杯子递回来。他再次躺回床上,闭了眼。

淡淡的光线敛在他的脸上,这样的他少了平日里的锐利张扬,倒多了一份孩子气,感觉容易接近好多。

温小染尽心尽责,每隔半小时就会用温度计在他耳边探一下。照顾了一年多昏迷的欧阳逸,照顾人对她来说,已经完全不成负担。

帝煜的情况很好,并没有发烧的迹象。她伸了个懒腰,此时倦意袭来,有些抵挡不住。她进了洗手间,朝自己脸上扑了许多冷水。

多少个夜晚,守在欧阳逸床边,撑不下去的她都是用冷水将自己浇醒的。总想着奇迹出现,可是奇迹出现时,却已经没了她什么事。

过往袭上心头,好久不曾疼痛的心脏再一次被细铁丝揪紧,一个劲儿地绕着,割裂一般!

呯!

屋内传来并不过分响的声音,还是惊动了她。她迅速转身,第一时间去捕捉床上的人。暗黄的床头灯光下,帝煜依估闭着眼,五官却拧在了一起,显示出极致的痛苦,他的指紧紧拧在胃部位置,胃疼了么?

温小染吓了一跳,忙奔过去握他的手,“帝煜,你怎么了?”他的手透心凉,如果不是此时还在动,真会以为是死人。

他的额头也沁出了浓密的汗液,脸比之刚刚更加白!

“帝煜,别吓我!”

完全理不清状况,她起身就要找人。

腕部猛然一紧,被人扯住。

“别走!”

帝煜低呼。

温小染的心头猛然一撞,只因为他这呼唤太过深情无助,完全不似平日。高高在上的帝煜也有无助的时刻吗?

她没敢再动,呆呆地看向他。

他的掌心里全是冰冰的汗,裹着她的,却并不让人难受。她莫名地升腾起一种想要保护他的冲动。

她疯了么?还是今晚的光线太过暧昧?

还未理清思路,却蓦然见帝煜睁开了眼。他的目光中迷蒙着一些东西,第一时间将目光落在她脸上,似乎没有认出她来,拧了拧眉。片刻,他的目光一紧,变得尖锐,紧接着握她的手朝前狠狠推出去!

温小染完全不防,被他这么推了出去,背重重撞在还未撤去的小床上,腰撞得生痛,几乎要断裂!

“帝煜你……”

“滚!”

温小染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赶了出来。抚抚发痛的腰,她回了自己房间。闭上眼,闪现出帝煜刚刚的那副极致的恨脸,不寒而栗。

“少夫人,请您为少主做点清淡的粥吧。他的胃不好,不能吃硬食。”

一起床,就见管家站在门口。他吩咐。

温小染揉了揉还在发痛的腰,脸上写了不满,“你们少主那六块腹肌是贴上去的吗?胃动力这么差!”

管家的脸一时变化,眸光幽深,“少主的胃经受过重创,虽然经过治疗配上锻炼有所改善,但还是会出问题。少夫人或许觉得照顾少主麻烦,但若不是您,他又何至于如此。”

他的话一点都不客气,也让温小染听出了其中的不平常。

“怎么就因为我了?”她当然知道,这个“我”指的是江天心。

“少夫人当年离开的时候给少主投了那么大一个炸弹,会有多少人恨他,要找他报仇?在您离开后,少主也失踪了,外界传闻,少主因为承担不了责任躲起来了。大家都以为是这样,直到一个月后,他在医院里被人发现。当时,他全身是伤,尤其胃,因为内伤外伤的缘故,早就穿孔,差点就废了。他只说自己被绑架了,其他细节一概没有透露,但从伤情上看,必定经历了惨无人道的折磨。那时的少主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

江天心可真够狠的。

“即使如此,家族里的人都不想放过少主,要拉他出去承担责任。”

可以想象,他经历了多少苦痛。

当年众叛亲离的帝烛可不就是如今的自己?温小染升起了一股同病相怜的感觉。

“少主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从小顺风顺水,不管是学习还是经商,都有独特的眼光,被人们称之为天才。就是这样一个天之骄子,却被一个女人欺骗,这个女人还是他力排众议,执意要娶的女人,可以想象得到,这种事情发生之后,光心理上,他就承受了多大的打击,更别论那些来自身体上的伤害。”管家这是代帝煜在控诉江天心。温小染垂了头,不再想着为自己辩解,满心里震撼着帝煜的经历。

“少夫人现在虽然在接受惩罚,但承受的还不及少主当年的十分之一,而且少主事到如今都没有说出您就是置帝宫集团于死地的那个人,算是仁至义尽。少夫人既然回来了,就该更皆尽所能偿还少主才是。”

管家说完这些话,抬步离开。

温小染这会儿全然没有了脾气,乖乖地去厨房做了青菜小米粥出来。

小勺在锅里搅动着,唏嘘感叹的同时,她也会忍不住猜测:帝煜应该是爱惨了江天心的吧,所以才会为她隐瞒这一切。

端着一盘小米粥,温小染穿过大厅准备上楼,却见帝煜踏步进向书房,背后跟着管家。

“您的胃还没有恢复,缓两天再工作吧。”

帝煜没理管家的话,推门就进去。管家的眉都压在了一起,显然在担忧他的身体。

他一工作起来就是几天几夜,在这种情况下无异于自杀。温小染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转了个向,朝书房而去。

管家向她垂首:“少夫人……”

温小染用脚叭一下子踹开了书房门。

帝煜刚刚打开电脑准备进入工作状态,被人这么一打扰,两撮眉拧成一团,极度了阴寒地看向这边。

管家的脸也跟着发白,胆敢踹帝煜门的,她是第一个。

“吃饭!”温小染大摇大摆走进去,将碗里的小米粥掼在他的桌面上。

帝煜没有动,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越来越浓重,是极怒。

“张嘴!”温小染索性挑起一勺子递到他嘴边。

他依然没有动,凝视着她。

SQL Error: select id,classid,ttid,onclick,plnum,totaldown,newspath,filename,userid,username,firsttitle,isgood,ispic,istop,isqf,ismember,isurl,truetime,lastdotime,havehtml,groupid,userfen,titlefont,titleurl,stb,fstb,restb,keyboard,eckuid,title,ftitle,tzm,zhujue,sjjz,seogjc,houzhui,mbid,newstime,bid,titlepic,smalltext from ***_ecms_news where (classid='14') and (paixu< and tzm='dishaoduoxinxiaotaoqi') order by paixu desc limit 1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