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鬼夫临门》 第4章 他吃醋了 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19-08-15 22:01:43

《鬼夫临门》由陌若兮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是夏雁声幕香烟,书中主要讲了:棺材本来就窄,我两个站在里身体几乎贴到了同时,有他在身边我的心里竟然生出一种安全感,很想靠在他的身上。明知道他是那东西,我咋回事还会对他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我忙深吸一口气,把那种感觉从自己身体里...明知道他是那东西,我为什么还会对他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我忙深吸一口气,把那种感觉从自己身体里赶了出去,向后退了一步,摇头对那家伙道:“不行,我不能从这里面出去,否则我就会死的,要等到天亮才能走!”嘴里说着,我看到棺材边的地面上有一根木棍,应该是我爸他们把棺材抬到这里时丢下的,便伸手把木棍拾了起来挡在胸前对那家伙道:“我们刚才那样应该就算结过阴亲了吧?十八年前你让老神仙告诉我们做的事都做了,我不欠你的了,你快走吧!你不要以为结阴亲我就要真的给你当老婆,我是活人,你是……那东西,人那东西殊途,我们是不会有未来的!你长得这么好看,想找个自己的同类应该不难吧?何必非要和我在一起呢?只要你现在走,刚才你对我做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不会告诉别人的。你放心吧,要是真有什么东西来,我就拿这个打它!对了,你最好离我远点哈,要是敢再像刚才那样,我就朝你头上来上一棍子把你打晕!”其实在我的心里,是觉得那家伙一定在骗我。我妈再三交待我不能离开棺材一定是有道理的,他却要我离开,一定是有原因的。也许我身上多出来的这朵花就是老神仙的法术,是保护我的,因此那家伙想那个我才没有得手。万一我出去被他按在地上给咔嚓了,那我不是亏死了?那家伙听到我的话脸上的表情接连变化,最后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哂然一笑道:“你就用这根棍子对付那东西?你自己觉得有用吗?谁告诉你从这里面出去就会死的?”刚才离得远,我虽然看他长得挺帅,但是也没有太特别的感觉,现在我们两个站得这么近,被他一双好像会发光一样的眼睛盯着,看着他脸上春风一般的笑容,我虽然努力告诉自己他是坏蛋,可是还是不由想起刚才看不到他时发生的事,心里竟然莫名一荡,忙在心里又暗骂了自己一句,然后把头转向一边,嘴里对他道:“哼,我出生前一定是你要老神仙告诉我爸妈为我结阴亲的吧?不就是你喽?说如果我不发活丧,结阴亲就会丧命的!就算还有什么东西会来,难道还能比你更可怕吗?你别看我是女孩子,我的力气可是很大的,一棍子就能把它打散架!”那家伙似乎知道我是铁了心不会听他的了,嘴角向上一牵坏笑了一下,身体突然向我倾了过来,把脸凑到我的眼前用阴恻恻的声音道:“我很可怕吗?”说实话现在那家伙真的没有一点让我可怕的感觉,可是还没等我说话呢,他自己先破功了,“嘿”的一声笑了出来:“好了我不吓唬你了,那东西马上就要来了!”说完以后,那家伙便坐在了棺材帮上,驾起了二郎腿,嘴里还哼了起来:“花明月黯笼轻雾,今霄好向郎边去!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他刚哼了两句,我的眼前突然一黑,连近在咫尺的他也变得模糊起来,四周瞬间变得漆黑一片。抬头一看,只见一片乌云把本来如同明镜一般的月亮遮得严严实实,只有点点星光就好像一只只偷窥的眼睛一样眨呀眨的。阵阵阴风在我身周刮了起来,卷着灰尘一个劲地向我身上扑,棺材板上发出“沙沙”的声音,似乎有数不清的小虫子在爬。刚才我的话说得斩钉截铁,可是现在心里却是变得毛毛的,难道那家伙并不是吓唬我的,真的有什么东西要来了?我的脚不由自主地挪动了一下,想要靠到那家伙的身边,可是却又磨不开脸,只好咬咬牙停了下来,可是还是偷偷地抱紧了双臂。眼睛的余光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红点,我忙转头看过去,只见远远的有一个红通通的东西飘呀飘的,看起来好像是一只红灯笼,电影里过年时大户人家挂在门前的那种。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有红灯笼?就算有,又有谁会提着它到荒郊野地里来?我不禁有些怀疑是自己看错了,那家伙停下了嘴里的哼唱对我道:“这是最后机会,那个轿子马上就要来了,如果你不和我走,只怕等接你的东西来到,我也没有办法保护你!”如果他不说话,说不定我已经忍不住要向他打听那红点到底是什么了,听到他这么说我反而觉得他是在虚张声势,白了他一眼道:“哼,来就来,我才不怕!反正我已经和你结过阴亲了,从你们那边来说应该算是二婚了吧?一天晚上结两次亲,做两次新娘,可不是谁都有福气做到的!”我只是故意气他而已,主要是并不认为真的像他说的有轿子来接我,想不到那家伙听到我的话竟然气得怒声哼道:“是吗?既然你那么想嫁给他,那就等着人家来接你,去拜堂成亲吧!”他的话里醋意十足,我听在耳朵里竟然有一点小小的得意,虽然他是那东西,毕竟长得帅,能因为我吃醋还是小小地满足了一下我的虚荣心。随即我开始担心起来,不会真的有什么轿子来接我吧?因为那个红点越来越近,我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就是一只红灯笼,里面的烛光一摇一晃的,似乎随时都会被风吹灭。最奇怪的是,灯笼离地三尺,却看不到有人提它,就那么一路飘过来,并不下落。我揉了揉眼睛,瞪大了向灯笼后面看,黑洞洞的什么也没有,心里才觉得踏实了一些,灯笼虽然诡异,还好没有轿子。“还好没有轿子,一只灯笼有什么好怕的!”我轻声嘟囔了一句,既是告诉那家伙他说错了,也是安慰自己。可是话音才落,那只红灯笼便在离我们十来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随后便有一阵“吱呀吱呀”的声音被夜风吹了过来。。

>>>《鬼夫临门》章节目录<<<

《《鬼夫临门》 第4章 他吃醋了 免费试读》精选

棺材本来就窄,我们两个站在里面身体几乎贴到了一起,有他在身边我的心里竟然生出一种安全感,很想靠在他的身上。

明知道他是那东西,我为什么还会对他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我忙深吸一口气,把那种感觉从自己身体里赶了出去,向后退了一步,摇头对那家伙道:“不行,我不能从这里面出去,否则我就会死的,要等到天亮才能走!”

嘴里说着,我看到棺材边的地面上有一根木棍,应该是我爸他们把棺材抬到这里时丢下的,便伸手把木棍拾了起来挡在胸前对那家伙道:“我们刚才那样应该就算结过阴亲了吧?十八年前你让老神仙告诉我们做的事都做了,我不欠你的了,你快走吧!你不要以为结阴亲我就要真的给你当老婆,我是活人,你是……那东西,人那东西殊途,我们是不会有未来的!你长得这么好看,想找个自己的同类应该不难吧?何必非要和我在一起呢?只要你现在走,刚才你对我做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不会告诉别人的。你放心吧,要是真有什么东西来,我就拿这个打它!对了,你最好离我远点哈,要是敢再像刚才那样,我就朝你头上来上一棍子把你打晕!”

其实在我的心里,是觉得那家伙一定在骗我。我妈再三交待我不能离开棺材一定是有道理的,他却要我离开,一定是有原因的。

也许我身上多出来的这朵花就是老神仙的法术,是保护我的,因此那家伙想那个我才没有得手。万一我出去被他按在地上给咔嚓了,那我不是亏死了?

那家伙听到我的话脸上的表情接连变化,最后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哂然一笑道:“你就用这根棍子对付那东西?你自己觉得有用吗?谁告诉你从这里面出去就会死的?”

刚才离得远,我虽然看他长得挺帅,但是也没有太特别的感觉,现在我们两个站得这么近,被他一双好像会发光一样的眼睛盯着,看着他脸上春风一般的笑容,我虽然努力告诉自己他是坏蛋,可是还是不由想起刚才看不到他时发生的事,心里竟然莫名一荡,忙在心里又暗骂了自己一句,然后把头转向一边,嘴里对他道:“哼,我出生前一定是你要老神仙告诉我爸妈为我结阴亲的吧?不就是你喽?说如果我不发活丧,结阴亲就会丧命的!就算还有什么东西会来,难道还能比你更可怕吗?你别看我是女孩子,我的力气可是很大的,一棍子就能把它打散架!”

那家伙似乎知道我是铁了心不会听他的了,嘴角向上一牵坏笑了一下,身体突然向我倾了过来,把脸凑到我的眼前用阴恻恻的声音道:“我很可怕吗?”

说实话现在那家伙真的没有一点让我可怕的感觉,可是还没等我说话呢,他自己先破功了,“嘿”的一声笑了出来:“好了我不吓唬你了,那东西马上就要来了!”

说完以后,那家伙便坐在了棺材帮上,驾起了二郎腿,嘴里还哼了起来:“花明月黯笼轻雾,今霄好向郎边去!衩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他刚哼了两句,我的眼前突然一黑,连近在咫尺的他也变得模糊起来,四周瞬间变得漆黑一片。

抬头一看,只见一片乌云把本来如同明镜一般的月亮遮得严严实实,只有点点星光就好像一只只偷窥的眼睛一样眨呀眨的。

阵阵阴风在我身周刮了起来,卷着灰尘一个劲地向我身上扑,棺材板上发出“沙沙”的声音,似乎有数不清的小虫子在爬。

刚才我的话说得斩钉截铁,可是现在心里却是变得毛毛的,难道那家伙并不是吓唬我的,真的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我的脚不由自主地挪动了一下,想要靠到那家伙的身边,可是却又磨不开脸,只好咬咬牙停了下来,可是还是偷偷地抱紧了双臂。

眼睛的余光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红点,我忙转头看过去,只见远远的有一个红通通的东西飘呀飘的,看起来好像是一只红灯笼,电影里过年时大户人家挂在门前的那种。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有红灯笼?就算有,又有谁会提着它到荒郊野地里来?

我不禁有些怀疑是自己看错了,那家伙停下了嘴里的哼唱对我道:“这是最后机会,那个轿子马上就要来了,如果你不和我走,只怕等接你的东西来到,我也没有办法保护你!”

如果他不说话,说不定我已经忍不住要向他打听那红点到底是什么了,听到他这么说我反而觉得他是在虚张声势,白了他一眼道:“哼,来就来,我才不怕!反正我已经和你结过阴亲了,从你们那边来说应该算是二婚了吧?一天晚上结两次亲,做两次新娘,可不是谁都有福气做到的!”

我只是故意气他而已,主要是并不认为真的像他说的有轿子来接我,想不到那家伙听到我的话竟然气得怒声哼道:“是吗?既然你那么想嫁给他,那就等着人家来接你,去拜堂成亲吧!”

他的话里醋意十足,我听在耳朵里竟然有一点小小的得意,虽然他是那东西,毕竟长得帅,能因为我吃醋还是小小地满足了一下我的虚荣心。

随即我开始担心起来,不会真的有什么轿子来接我吧?因为那个红点越来越近,我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就是一只红灯笼,里面的烛光一摇一晃的,似乎随时都会被风吹灭。

最奇怪的是,灯笼离地三尺,却看不到有人提它,就那么一路飘过来,并不下落。

我揉了揉眼睛,瞪大了向灯笼后面看,黑洞洞的什么也没有,心里才觉得踏实了一些,灯笼虽然诡异,还好没有轿子。

“还好没有轿子,一只灯笼有什么好怕的!”我轻声嘟囔了一句,既是告诉那家伙他说错了,也是安慰自己。

可是话音才落,那只红灯笼便在离我们十来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随后便有一阵“吱呀吱呀”的声音被夜风吹了过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