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第17章打破砂锅问到底(修)

发布时间:2019-08-16 07:05:05

叶素弦先入,贺扶苏才与进。  茅屋不大,梁上都落起厚厚的灰,挂起蛛网了。外面用栅栏围了一圈,一个小院子,中庭一颗亭亭碧绿、果实累累的枇杷树。  6宣随后关上门,点上蜡烛与灯笼,顺便理了理木架子上晾晒的药材。然后忙中忙外地打扫之后,才茅屋不大,梁上都落起厚厚的灰尘,挂起蛛网了。外面用栅栏围了一圈,一个小院子,中庭一颗亭亭碧绿、果实累累的枇杷树。。

>>>《穿书填坑系统》章节目录<<<

《第17章打破砂锅问到底(修)》精选

  叶素弦先入,贺扶苏才跟进去。

  茅屋不大,梁上都落起厚厚的灰尘,挂起蛛网了。外面用栅栏围了一圈,一个小院子,中庭一颗亭亭碧绿、果实累累的枇杷树。

  陆宣随后关上门,点上蜡烛和灯笼,顺便理了理木架子上晾晒的药材。然后忙里忙外地打扫完后,才招呼道:“进去座。”

  叶素弦淡淡一眼扫过,低声道:“没错。”

  “什么?”贺扶苏离得近,奇怪地问道。

  “的确是寒舍。”

  “……”师尊还会讲冷笑话啊,贺扶苏想,大概是叶素弦有洁癖,才会这样说。

  陆宣毫不在意,调皮的笑容未断过,道:“嗯……怎么说呢,其实我也挺嫌弃这屋子的。”

  贺扶苏的关注点却不在房子破不破,脏不脏,视线落在那颗枇杷树上。因为四周皆是萧索景象,所以唯一的绿色,特别显眼。

  陆宣看到了,问:“诶?小徒弟,你师尊都进去坐了,你还在那儿傻站着干嘛?”

  贺扶苏装蒜道:“啊?啊。我只是想吃枇杷了。”

  陆宣挑眉:“哦。”

  贺扶苏跑来,乖乖坐在叶素弦的旁边,看见桌上摆着四只茶盏。叶素弦正揭开茶盖,贺扶苏想说什么,他却摇摇头,修长手指轻点桌面。

  只见桌子上几个字,竟是水痕:“为师知道。不急。”

  贺扶苏心头讶然,也对,叶素弦比他厉害,肯定注意到了这些古怪,他不说有他的道理。

  陆宣从屋外进来,手里正是一筐枇杷。

  陆宣坐在他们对面,抱怨道:“喏,吃吧。真是的,大晚上还让我摘枇杷……算了,我是主,你们是客嘛。”

  贺扶苏虽然觉得枇杷树古怪,还是毫不犹豫地拿起一个,剥皮吃了,竟香甜多汁。

  他状似闲聊道:“谢谢。枇杷好吃。对了,你是济城人,应该知道一些事。这座城一直都是这番模样吗?”

  陆宣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道:“不是。以前我的家人说我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此,济城也繁华美丽,恍若人间天堂。后来我做了个周游四海的散医,离开了家乡,几个月前回来,就成了这幅鬼样子。不过还好还好,习惯就行。”

  贺扶苏心道:适应能力真强。

  贺扶苏又问:“能安然住在这里,你到底是什么人。”

  陆宣的表情突然变得高深莫测,道:“这个嘛……”

  贺扶苏颇为紧张地看了一眼叶素弦,陆宣他到底会不会说实话呢?

  “当然是——普通人!男人!大夫喽!”

  “……切。”贺扶苏无语地一撇嘴。

  叶素弦安静听着他们的对话,莞尔,传音于贺扶苏:“太过直接。”

  贺扶苏便转移了话题,像十万个为什么问道:“济城一直都是这个鬼天气吗?那你怎么晒药的?”

  “天气如何,我又无法。那些药材是之前晒好的,拿出来通风透气罢了。”

  “那这棵枇杷树又是怎么回事?”

  “我种的。我爱吃枇杷。”

  “我问你为什么唯独一棵树存活?”

  “这取决于我的智慧。我将水中调入中药材,浇灌枇杷树,它就顽强的活下来了。”

  贺扶苏心道:“好吧,挑不出什么漏洞。但真的没有用法术维持?最开始他那一击,我还记忆犹新。树的周围有压制的灵力,想必师尊也发现了。”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这桌上有四盏茶,两盏是我与师尊的,一盏是你的,剩余的那一盏,是谁的?”

  在贺扶苏目不转睛地观察下,就这么一瞬,陆宣的眸中,交织着柔情似水。

  一切都化作轻和的一句:“是我的爱人。”

  “为了避免无聊,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故事?”

  “从前有个少年,名唤阿芪,他救人,亦杀人。他遇见了一个修仙者,他们一起经历了许多,成为了亲密的挚友。可是二人的相遇,并非偶然。仙人的目的,是为了帮师父得到阿芪神奇血脉的灵力。但是,短短时光的朝夕相伴,他和阿芪无比快乐。正当仙人犹豫不决时,他得知了阿芪就是他家灭门惨案的凶手,于是他动了杀心。”

  贺扶苏听得入迷,一见停了,忙道:“后来如何?”

  “后来嘛......阿芪与仙人对峙发现,仙人一家灭门,确实是阿芪干的;而阿芪这样做的原因,是牵连到阿芪一族血脉被屠尽的更大惨案!”

  “他们反目成仇了?”

  “差不多吧,打了一架,最后仙人收了手,二人感受到了彼此的感情,于是隐居了,不问世事,双宿双飞!”

  贺扶苏不禁吼道:“靠!什么鬼结局!!!”

  越听越奇怪,彼此的感情?双宿双飞?不是挚友吗?他想歪了。

  结果陆宣道:“别用这个疑惑的眼神看着我,你所想的是对的。”

  “......”

  贺扶苏挑眉,据他所知,这种关系,是现代小女生口中的“腐”,古代文绉绉的说法是“断袖”!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