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第57章师尊伤扶苏发怒

发布时间:2019-08-16 07:05:26

贺扶苏三人听着渔夫唱着号子过了河流,一路打听,找了于府。  于府和程府附近一大块地方都人烟稀疏,和只隔了多少条街的集市的熙熙攘攘截然不同。  偌大的府邸檐下挂着两只落满了灰尘的红绸灯笼,随风幽幽晃动。  两扇紧闭的大门涂着广油漆,不知道是年岁太于府和程府周围一大块地方都人烟稀少,与只隔了几条街的集市的熙熙攘攘截然不同。。

>>>《穿书填坑系统》章节目录<<<

《第57章师尊伤扶苏发怒》精选

  贺扶苏三人听着渔夫唱着号子过了河,一路打听,找到了于府。

  于府和程府周围一大块地方都人烟稀少,与只隔了几条街的集市的熙熙攘攘截然不同。

  偌大的府邸檐下挂着两只落满了灰的红绸灯笼,随风幽幽晃动。

  两扇紧闭的大门涂着广漆,不知是年岁太久了,竟像染血一般散发沉沉暗红。

  林可柔揪着衣角,紧张道:“扶苏师兄,这阴森森的地方真的有人住么?好可怕啊……”

  贺扶苏之前见过更阴森恐怖的济城,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

  扈飞则一哼:“不过是荒凉了一些,有什么好怕的?可柔师妹,我们乃是修者,况且你还有我啊。”

  “……”林可柔表示不想同自恋狂说话。

  “好了,我去扣门。”贺扶苏估摸着只有于家还剩了人,师尊极有可能在此。

  敲了几下,一会儿后门吱呀呀地开了条缝,门缝后面是一双苍老浑浊的眼睛。

  扈飞在一旁被忽然吓了一跳,骂了句“靠”,林可柔忍不住捂嘴偷笑。

  扈飞这傻子还不如她呢!

  贺扶苏把惊吓压下去,礼貌道:“我等是玄隐山派弟子,前来贵府拜访兼寻人。”

  那双眼的主人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缓慢移动眼睛看了贺扶苏一眼,又往后一扫,才一言不发地点点头,把门拉开。

  他们谢过之后,从容进了门。

  老头依旧一言不发做自己的事,贺扶苏只听见了背后关紧大门的沉重声响。

  林可柔凑拢,悄声问道:“这家人真怪,不用通报吗?”

  贺扶苏心道,处事风格不同吧。

  后院突然传来巨大声响。

  贺扶苏三人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引过去。

  默默走在后面的老头突然睁大了眼睛,喉咙里一声低吼,一阵风似的掠过不知所以的他们,但是步伐却略微僵硬而不自然。

  贺扶苏贴身放在心口的那块玉璧竟微微发热。

  这是……他与师尊的感应?

  贺扶苏转头朝向扈飞和林可柔,立即反应道:“走,去看看!”

  与此同时,后院尘土飞扬,齐腰的荒草皆倒一地,显然是一战过后。

  半空中叶素弦素衣与墨发翻飞,横抱一张古琴,指尖还搭在弦上,准备随时应战的样子。只是脸色不好,苍白的吓人。

  地上跪着一个妇人,头发凌乱不堪,埋着脸看不清面容。

  肖素逸凝眉,一脸肃杀,提着寒光凛凛的佩剑秋霜站在叶素弦身侧,低声问道:“如何?还撑得住吗?”

  叶素弦听懂了肖素逸话中的关心意味,勉力一笑,道:“师弟放宽心,我无碍。”

  肖素逸“啧”了一声,缓缓举起剑,对准那跪地妇人,喝到:“无耻,我们好心助你,你竟然用此等卑鄙手段偷袭!”

  妇人耸动着肩膀,不知道的以为她在抽泣。

  当她抬起头时,贺扶苏几个涉世未深的小辈都被吓了一跳。

  鸡窝一样的乱发下,睁得滚圆的赤红双目,牙齿上有着半干涸的斑斑血迹,口中还自语着什么。

  状若癫狂。

  “嘻嘻,没用的,中了特制的毒,马上也会变成我这样……呜呜,不,不要!不要变成这样,我…我也不想变成疯子的……”妇人一会儿笑一会儿哭,说着让人心悸却不懂的话,声音细若蚊蝇。

  待贺扶苏努力听清妇女所说后,心当下一滞。头猛地转向叶素弦,师尊中毒了?!

  下一秒,贺扶苏终是忍不住大喊出来:

  “师尊!”

  扈飞和林可柔都愣了几秒,怎么回事?

  叶素弦脸色愈发苍白如纸,微晃了两下,突然从半空中如断线纸鸢一般坠落。

  肖素逸因没有反应的时间,仓促之间伸手去抓叶素弦的衣角,没抓到。

  而他眼前突然闪过一个身影。

  贺扶苏及时接住叶素弦下坠的身体,这才发现叶素弦一直背对着他的一条手臂鲜血淋漓,染红了白衣。

  似是被利器所伤,伤口深可见骨,皮肉隐隐发黑,已然中毒。

  贺扶苏心中一疼,莫名涌起愤怒感,渐渐转变成控制不住的暴戾狂躁……

  贺扶苏稳稳落地,轻轻搂着叶素弦,小心地避开压着伤口。

  他看了看跟着落地的肖素逸 ,平静地对着肖素逸略微惊讶的眼神点头示意问好。

  接着转向“罪魁祸首”,那个疯妇人。

  贺扶苏面上如敷了冰霜,眸中阴云密布,森然开口道:“你你胆敢伤我师尊?”

  话音未落,他手中已化出未忧,剑芒雪亮,光华大盛。

  林可柔硬生生打了个寒噤,扶苏师兄……

  怪异的老头冲到妇人的面前,妄图用老迈的身躯抵挡贺扶苏。

  老头眼中有一丝丝恳求。

  肖素逸察觉贺扶苏情绪波动太大,连忙拉住他,沉声道:“扶苏,停下,不要意气用事。”

  顿了顿有补充道:“还要问解药。”

  “解药?”贺扶苏灵台有了片刻清明,重复了一遍。

  对了,还要问解药,还要找线索,不能就这么杀了他们。

  贺扶苏也讶异自己为何控制不好情绪,就是……很暴躁。

  若是这种暴躁不能很好的发泄,它就会像锥子猛刺心脏般发出尖锐的疼痛。

  就像在玄沧峰时所感受的那样,只不过这次更厉害。

  贺扶苏百思不得其解,自己不会得什么病了吧?

  可是没道理啊。

  系统提示音“叮咚”一声响,白墨道:“主人,近期你可能会用到的已有道具或方法:一瓶人格清醒灵丹(限时长);三个愿望。”

  贺扶苏思绪被拉回,听到白墨的提示,一懵。差点忘了还有这些。

  他仔细考虑了下,对白墨说:“现在我还能应对,这些留着以后用吧。”

  白墨道:“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