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烽火扬州路第7章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8-16 13:04:21

眼看着自己师弟一个个死于独孤觞剑下册册,桑音巴恨得咬牙切齿,自己却无法制止敌人,心目中的愤怒就类似烈火一般熊熊燃烧。突然一名喇嘛扑上前紧紧抱住独孤觞腿,一起大喊道:“师兄,快用师门绝技啊!”猛然间独孤觞只觉腰间一阵剧痛,她大惊之下册册,一脚踹中那喇嘛忽然一名喇嘛扑上前紧紧抱住独孤觞大腿,同时大喊道:“师兄,快用师门绝技呀!”猛然间独孤觞只觉腰间一阵剧痛,他大惊之下,一脚踢中那喇嘛胸口,百忙中回身木剑自胁下而出出,一剑刺在那人小腹上,那人闷哼一声,倒于地上。同时右掌运劲打在那喇嘛上,“啪”一声打得他天灵盖粉碎。。

>>>《烽火扬州路》章节目录<<<

《烽火扬州路第7章在线阅读》精选

眼看着自己师弟一个个死于独孤觞剑下,桑音巴恨得咬牙切齿,自己却无法制止敌人,心中的愤怒就像烈火一般熊熊燃烧。

忽然一名喇嘛扑上前紧紧抱住独孤觞大腿,同时大喊道:“师兄,快用师门绝技呀!”猛然间独孤觞只觉腰间一阵剧痛,他大惊之下,一脚踢中那喇嘛胸口,百忙中回身木剑自胁下而出出,一剑刺在那人小腹上,那人闷哼一声,倒于地上。同时右掌运劲打在那喇嘛上,“啪”一声打得他天灵盖粉碎。

原来那喇嘛见多名师兄弟接连惨死,眼见照此下去势必要全部人死于独孤觞剑下,于是把心一横,紧紧抱着独孤觞大腿,立即呼唤大师兄桑音巴乘势袭击,牺牲自己以博取大师兄攻击的战机。

桑音巴与师弟们同门学艺多年,心意相通,当下想也不想,一掌发出,这一掌运足十成力,使出生平绝技—密宗大手印掌法。独孤觞只觉背后劲风袭到,想向旁边避开,无奈双腿被死去的敌人紧紧抱住,身体无法移动半分,危急中一剑自胁下穿过直刺身后的桑音巴小腹,同时飞起右脚,把抱住自己大腿的喇嘛踢得跌出两丈多远,“砰”声巨响,尸身装在墙壁上,顿时血肉模糊。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啪”一声响,桑音巴的密宗大手印打在了独孤觞背上,接着闷哼一声,被独孤觞手中木剑刺中小腹,倒在地上。

独孤觞冷漠的脸上变得阴沉恐怖,充满了杀机,他行走江湖多年,从来没被敌人偷袭得逞过,因为向来与人比武论剑都是以决斗的形式展开的,因此他决不允许令他如此受辱的人还存活于这世上。他提起木剑,一剑疾如闪电般刺向桑音巴喉咙。

桑音巴静静躺在地上,粗重的禅杖跌落在血泊中,从小腹流出来的鲜血已经将他的衣衫全部染红,他竟毫不在乎,微笑着看着独孤觞刺来的这一剑,似乎料定独孤殇这一剑不可能刺下来。

其余喇嘛眼见大师兄即将身首异处,都不忍再看,却也没有一人上前帮助桑音巴,或为桑音巴挡这一剑。因为,独孤觞的左手拿着另外一把长剑,是从其中一名喇嘛手中夺过来的,剑尖指着剩下的七个喇嘛,只要他们稍有异动,长剑立刻便会穿过他们的喉咙。眼见木剑已经触到桑音巴咽喉,可就在这一瞬间,独孤觞突然感觉全身痕痒,五脏六腑疼痛异常,一股阴柔之力在体内来回游走,激荡着他的各处经脉,独孤殇手臂上的力量竟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独孤觞大惊,他意识到自己这一剑无论如何也刺不下去了,他知道自己已然受了桑音巴的大手印掌力,适才猝不及防,七成内力用于踢开抱着自己大腿的喇嘛,竟然被桑音巴趁虚而入,以十成掌力透入自己体内各处经脉,寒毒一旦发作,后果不堪设想。他顾不得杀人了,连忙盘膝坐下,运功驱除体内的阴柔掌力。

桑音巴连伤口都不包扎,挣扎着爬起来,嘴角带着狰狞的笑意:“独孤觞,刚才不是很嚣张么,可曾想到会落得个如此下场?你中了我的密宗大手印,必死无疑了!你以为佛爷好欺骗的么,佛爷那么辛苦才找着你,你还想着骗我们说什么日后再登门谢罪?当我们是三岁小孩么?识趣的,就立刻交出九阴真经,我们尚可考虑放你离开,否则,佛爷就超度了你……”他还想继续说,但只觉喉咙一甜吐出了几口鲜血。桑音巴自知受伤极重,不敢再硬撑了,也连忙包扎好,盘膝坐下运功疗伤。

有两个喇嘛上前一左一右分立桑音巴两边护法,其余喇嘛恼独孤觞杀了他们这么多师兄弟,看见独孤觞在运动疗伤,知道机会到了,各挺兵刃上前向独孤觞身上要害击去,杀了独孤殇何愁得不到九阴真经?

独孤觞心中暗暗叫苦,自己正在全力运功疗伤,丝毫不能分神抵挡敌人,突然身体一凉,已感冰冷的兵器已经刺入自己的体内,他心中叹了口气,想不到我独孤觞纵横江湖,杀人无数,今日竟死于此地,他没有丝毫凄凉之意,心中平静得出奇,脸上又恢复到一向的冷漠,孤傲的表情,因为他突然想起了师傅从前说过的一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也许今天就是他还债的时候了。

他已经将他的眼睛闭上。

突然间听见西边门楼上有人高声道:“放下兵器,不许动,谁敢动我就射死他。”

四面墙头上已经趴着数十名手执弓箭的兵士。同时,西边门楼上出现一个人。在火光照耀之下,只见此人全身黑色披挂,手执长剑,威风凛凛,目光如炬,居高临下看着墙下的人。身后左右各有三个侍卫护卫,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君临天下的君王高高在上,俯视苍生。

那些已经刺入独孤觞身上的兵器也停止了继续刺入,因为握住他们的手已经停止了任何动作,因为每只手的主人都看见了这数十名手执弓箭的箭手,没有人想变成箭靶、刺猬,所以没有人敢动。

一时间院子里变得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发出任何声音。

也不知过了多久,独孤觞已将体内五成的阴柔之力驱除出体内,残留在体内的已不足为虑,感觉这里乃是非之地,各路强敌汇集,不敢多作逗留,只好寻思日后伤愈再图报仇,因此只想尽快离开此地。伸手拨开刺在自己身上的兵器,刚挣扎着站起来,门楼上那威风凛凛的人突然大喝一声:“放箭!”

倏地无数支箭铺天盖地向院子下面射过来,前面一排箭手放完箭,立刻又有一批箭手冲上来继续放箭,漫天的利箭像密不透风的雨帘射向独孤觞和那些喇嘛。

此人正是汴梁将军完颜宗望的大儿子完颜齐,此次完颜宗望上京办事,由其子完颜齐暂时统率汴梁兵马,管理城务。此人自幼便能文善武,兼且智勇兼备,因此十分得完颜宗望宠爱。适才那军官得桑音巴放过性命之后,想到桑音巴要他放走偷盗镖物的大盗独孤觞,却是不敢,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决定向完颜齐报告情况。完颜齐一听西藏人竟敢如此猖狂,拍桌大骂道:“放肆,我大金天威神圣,那愚钝藏人竟如此无礼,连同那汉人一起杀了!”说罢点起三千精兵,将院子四面围住,要放箭射死独孤觞和桑音巴一众喇嘛。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