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烽火扬州路第8章 借刀杀人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8-16 13:04:22

却说独孤觞及桑音巴等一众喇嘛遭完颜宗望之子完颜齐埋伏,陷于箭雨包围中。守护去桑音巴身旁的两名喇嘛挥动戒刀,奋力拨开漫天的羽箭,同时把桑音巴肥重的身体抬起床,去其余喇嘛的掩护下册,大便想撤退。总站去门楼上的完颜齐洋洋自得,haha大笑道:“就凭这个几个愚站在门楼上的完颜齐洋洋自得,哈哈大笑道:“就凭这几个愚钝藏人,也敢到我大金国境放肆!兄弟们,给我追,别让他们跑了!”话声刚落,完颜齐身后闪出几条人影,个个身穿黑衣黑裤,脸上用黑纱遮住,看不到样子,显然是不想被人认出样子。只见这几个人各自手执兵刃,飞身跳下门楼,猛向桑音巴等人飞扑过去,身法之快,动作之迅捷,简直算得上是江湖上的一流好手。。

>>>《烽火扬州路》章节目录<<<

《烽火扬州路第8章 借刀杀人在线阅读》精选

却说独孤觞及桑音巴等一众喇嘛遭完颜宗望之子完颜齐埋伏,陷于箭雨包围中。守护在桑音巴身旁的两名喇嘛挥动戒刀,奋力拨开漫天的羽箭,一起将桑音巴肥重的身体抬起来,在其余喇嘛的掩护下,便想撤退。

站在门楼上的完颜齐洋洋自得,哈哈大笑道:“就凭这几个愚钝藏人,也敢到我大金国境放肆!兄弟们,给我追,别让他们跑了!”话声刚落,完颜齐身后闪出几条人影,个个身穿黑衣黑裤,脸上用黑纱遮住,看不到样子,显然是不想被人认出样子。只见这几个人各自手执兵刃,飞身跳下门楼,猛向桑音巴等人飞扑过去,身法之快,动作之迅捷,简直算得上是江湖上的一流好手。

独孤觞心中暗暗吃惊,没想到金狗竟然暗中罗网了这么多武功高手,还有这么多箭法一流的射手,恐怕今日想要离开,是难上加难了。独孤觞一边用木剑拨开羽箭,一边寻思逃离的法门。

花苑中除了一条通往前堂的通道外,再无其他通道,可现在这条通道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漆黑背后的环境,在今天的数次剧战中,独孤觞的真力已经有很大的损耗,在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得到恢复。

况且现在独孤觞已经看见了那团漆黑中突然走出了两个老人,两个头发已经花白,但是眼睛却都如鹰眼一样锐利,脚步似虚实稳的老人。独孤觞虽然高傲,却不是个鲁莽的人,所以他已经打消了从那里突围出去的念头。而四面高大的院墙上均密密麻麻站满了射着箭的金兵,而且在自己看不见的暗处必定还埋伏着很多身负极高武功的敌人。一旦他想跃出院墙,一排一排的箭矢必定会向他身上射过来,一旦他挥剑拨打箭矢,那他必然难以闪避埋伏着的敌人蓄势待发、全力的一击,他死了不要紧,可他不想辜负两个人,更不想违背自己的诺言,所以他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此时,那群喇嘛已经跟那几个黑衣人交上了手,这几个黑衣人身手相当了得,四个人结成了一个小阵,将桑音巴等人围在阵中,那些喇嘛左冲右突,始终无法突破由这几个黑衣人组成的似乎天衣无缝、滴水不漏的阵法,这几个黑衣人武功家数完全不一样,一个使判官笔,一个使长剑,一个使短叉,还有一个使一条长达丈余的软鞭,四个人武功高低有异,兵器也大相径庭,可竟然在阵中将各自的不足和漏洞补足了,登时威力大增,显然早已训练多时。而那群喇嘛早已被这阵法吓得胆怯了,更兼得大师兄桑音巴身受重伤,群龙无首,斗不多时,各喇嘛身上受了伤,眼看他们渐渐抵挡不住,独孤觞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

瞥眼间看见西边门楼上那青年军官低头吩咐了两名侍卫离开,此时他身后只剩下了三名侍卫。独孤觞顾不得看那群喇嘛的热闹了,倏地飞身跳起,向东边院墙飞跃出去。

伏在墙上射箭的弓箭手射了那么久的箭,也累了,动作开始变得涩滞。骤然看见独孤觞飞身跳起想飞跃出墙头,众金兵大惊,可丝毫不显慌乱,从后面屋顶上又出现了两排箭手,霎时间数十支箭往独孤觞全身上下射过去。

在群箭中,似乎还夹杂着劲急的暗器飞来的破风声,独孤觞微微一笑,似早已料到此着,也不挥剑挡格。眼看这些羽箭和几枚毒钉和金钱镖就要打到,独孤觞突然使出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一招。

就在独孤觞人在半空根本无从借力也无从变招的那一瞬间,他的身体突然转了一个弯,用尽全力猛向西边门楼上的完颜齐扑过去。

这一招正是铁剑门中妙绝天下的绝顶轻功——“细胸巧翻云”。

站在完颜齐身旁三名侍卫见独孤觞这一扑之力来势极猛,已经来不及保护少主撤退了,各自抽出兵器上前抵挡独孤觞这雷霆万钧的一击,同时向完颜齐道:“少主快撤退!”完颜齐似乎根本没将独孤觞放在心上,仍然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独孤觞扑过来,手负身后,宝剑仍在剑鞘,他的思绪似乎又飘回到那金戈铁马的疆场上。完颜齐自幼随父亲出征,征战沙场,久经战阵,什么杀人流血的场面没见过,加之拥有一身厉害的骑马射箭的本事,使他对这些江湖武林人士的小打小闹,根本不屑一顾。此时的他充满了自信,身体虽然看起来似乎对眼前漠不关心,实际上内心早就跃跃欲试。

可是,他的信心就在下一秒轰然倒塌。因为他远远低估了江湖武林人士的武功!

独孤觞感受到身体的力气正一分一分地消失,他知道自己经过了几场剧斗和受了内伤,真力已经无法支撑自己坚持下去了。他要籍着最后一口真气擒住完颜齐作为要挟,所以他这一击已经竭尽全力,一击若不中,恐怕自己今天就要死于此处了。

是以他这一击又使出了生平绝技—独孤九剑中的破刀式,那三名侍卫还没看清敌人来招,咽喉已被独孤觞刺中,立刻倒地而死。完颜齐面色有点变了,刚刚拔出长剑,还没来得及刺出,独孤觞的木剑已经顶着他的咽喉。

独孤觞低声喝道:“叫你的人全部别动。”

完颜齐面如死灰,他显然已经知道,用上阵杀敌的本事跟身负武功的江湖人物相比,根本微不足道。但他紧紧地咬着嘴唇,道:“有本事就杀了我!大家别管我,快点射死他!”

独孤觞没有说话,因为他明白有时候做比说更有说服力,更有震撼力。木剑的剑尖刺穿了完颜齐的皮肤,流出了一缕鲜血,流在完颜齐的金甲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诡秘。

其余金兵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独孤觞别过头对围攻那群喇嘛的那几个黑衣人道:“你们不需要听我的话,请继续。”

那几个黑衣人愕然了,抬头看着独孤觞,眼光中都露出了诧异、不解、疑惑的神情,似乎是在说:“难道他们不是跟你一伙的吗?”

突然间有个黑衣人笑了起来,拍着手掌说:“好一招借刀杀人。”独孤觞一双冷漠而又锐利的眼睛紧紧盯着那个黑衣人,忽然道:“阁下跟保定府铁臂金钩罗四爷有什么关系么,听闻罗四爷创立金钩门,为人正派,行侠仗义,怎么其门下弟子竟然投靠金人,甘做卖国贼?”

那黑衣人沉默了好久,然后长长叹了口气,叹气声中含有说不出的无奈与辛酸,道:“在下正是罗维亮,未请教阁下尊姓。”

独孤觞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冷笑道:“早知罗四爷是这样的人,当初杀方天霸的时候就应该顺便把你杀了。”

罗维亮吃了一惊,惊道:“原来天鹰镖局总镖头方霸天是阁下杀的,那就怪不得了。素闻方总镖头为人疏财仗义,急人所困,尊驾为何要杀他呢?”

独孤觞仍然不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你说一个出卖朋友,把反金起义的人员名单和起义具体内容交给官府的人,该不该杀。”语气中充满严厉。

罗维亮听罢很久都说不出话来,叹道:“原来如此,那么请尊驾杀了在下吧,在下引颈受戮。”

独孤觞道:“我叫你们动手,你们难道都听不到吗?”说完听得完颜齐闷哼一声,小腹上已挨独孤觞一脚。

罗维亮和其余几个黑衣人看见完颜齐挨打,不敢违命,又舞动兵刃夹攻那群喇嘛。

那群喇嘛还没喘过气来,又遭围攻,已经陷入了苦战。被师弟们围在中间的桑音巴咬牙切齿,破口大骂道:“独孤觞,你这狗娘养的东西,大爷今天倒霉了,栽在你的手里,别让我有机会逃出去,不然我誓报今日之仇!”

独孤觞笑了,道:“放心,你是没机会逃得出去的。”

那群喇嘛武功显然比罗维亮等人低很多,又斗了一会,场上站着的喇嘛已经只剩下三个了,算上桑音巴。眼看着师兄弟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剩下的那两名有战斗力的喇嘛眼睛似乎要喷出火来了,忽然各自从怀内取出一颗赤红色药丸,塞进嘴里。桑音巴大叫道:“师弟不要吞啊!”他想扑上前去制止两名师弟,可是受伤太重了,根本无法再动,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师弟吞下了那颗药丸。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只见这两个人脸上涨成紫红色,额头青筋暴现,他们一把扯烂衣衫,露出胸膛,双手捶胸,口中发出“荷荷”像是野兽般的吼叫。

只见其中一个喇嘛突然一把揪住桑音巴衣衫,用尽全力向墙外丢了出去,桑音巴在半空中痛苦失声:“师弟!我会为你们报仇的!”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那一瞬间,桑音巴已经被这一掷之力抛出墙外,消失在黑暗之中了。独孤觞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叹了口气,心想,今后必定后患无穷了。

那几个黑衣人见此状怔了一下,就见那两名喇嘛像野兽似的猛扑过来,张开了牙齿,一口向其中两名黑衣人喉咙咬下去。那两个人黑衣人大惊,各自用兵器砍向对方要害,只听得“嗤嗤”两声,两名喇嘛一个被单刀砍掉左臂,一个被钢枪割断脚筋,但他们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痛楚使得,发了狂猛扑过来,一口就咬断了两名黑衣人的喉咙。

其余黑衣人看见这两个喇嘛丧心病狂的攻势,个个心惊,竟然没有人敢上前攻击,反而向后跳开数步,毕竟没有人想尝试喉咙被咬断的滋味。突然间听得“噼啪”一声,断了左臂的喇嘛失血过多,倒在地上而死。另外一名喇嘛拖着残废的右脚,一步一步向罗维亮走近,罗维亮大惊失色,舞动金钩猛击敌人左眼。

那喇嘛不闪不避,似乎根本没看到金钩打到,他突然快捷无论地伸出双手,抓向罗维亮前胸,罗维亮一直提防着他的嘴巴会施突袭,根本没有想到他竟然出手攻击。当他的金钩刺入敌人的左眼时,自己的前胸已被敌人如同利爪一般的手指抓破,连心脏都抓了出来,罗维亮仰天跌倒,面部的肌肉兀自抽搐不停,眼珠突了出来,在黑夜里看起来异常恐怖。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