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烽火扬州路第9章 铁枪镇中原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8-16 13:04:22

其时宋朝金对峙,以淮河为届,隔河相望,谯郡(即如今安徽省省北部地区)淮河以北一带全部已经落入金人之手指,亳州市谯县辛赞本乃当地一位有识之士,医道高手指。她出身中医世家,其父是北宋朝末年安徽省省一带的名医,父子2人到处为人治病,急人所难,留了极高的声誉。后来后来金兵大举南侵,亳州为金人所占,辛赞为了避祸,隐居山林之中,从来不与外人来往。不过,辛赞也时常帮助山中樵民治病疗伤,深得人心。辛赞生有一子,投军抗金,英年早逝,留下两子,一名辛文,一名辛武,爷孙三人在深山老林隐居,生活倒也安乐。有一天,辛赞接到急信,昔年先父的生死之交河南开封府铁枪震中原孟老英雄突然患了急病,危在旦夕,派人到安徽请辛赞前往救命,希望辛赞看在昔日与先父交情伸出援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无论对什么人,辛赞都是一视同仁,在他眼里,只要是病人他都会义无反顾地出手救治,哪怕是十恶不赦的恶棍。于是,辛赞便日夜不停地赶往河南开封府。。

>>>《烽火扬州路》章节目录<<<

《烽火扬州路第9章 铁枪镇中原在线阅读》精选

其时宋金对峙,以淮河为界,隔河相望,谯郡(即如今安徽北部地区)淮河以北一带全部已经落入金人之手,亳州谯县辛赞本乃当地一位有识之士,医道高手。他出身中医世家,其父是北宋末年安徽一带的名医,父子二人到处为人治病,急人所难,留下了极高的声誉。

后来金兵大举南侵,亳州为金人所占,辛赞为了避祸,隐居山林之中,从来不与外人来往。不过,辛赞也时常帮助山中樵民治病疗伤,深得人心。辛赞生有一子,投军抗金,英年早逝,留下两子,一名辛文,一名辛武,爷孙三人在深山老林隐居,生活倒也安乐。有一天,辛赞接到急信,昔年先父的生死之交河南开封府铁枪震中原孟老英雄突然患了急病,危在旦夕,派人到安徽请辛赞前往救命,希望辛赞看在昔日与先父交情伸出援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无论对什么人,辛赞都是一视同仁,在他眼里,只要是病人他都会义无反顾地出手救治,哪怕是十恶不赦的恶棍。于是,辛赞便日夜不停地赶往河南开封府。

去到河南开封府后,辛赞果然不愧为神医,药到病除,经过一番诊治终于将孟老英雄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并且身子更胜从前。孟老英雄一家人感恩戴德,再三答谢辛赞并挽留他在家中多盘桓数天,每天设盛宴款待,辛赞盛情难却,因此便在孟老英雄家中住了下来,辛赞屡次提出要走,孟家人都竭力挽留,如是这般,辛赞在孟看英雄家中数日又数日地住了下来,不知不觉已过了一个多月。

这一天晚上,他思绪如潮,翻来覆去无法入眠,想到自己国破家亡,虽医术精湛,治病救人,可又能救得了多少人呢,普天之下还有多少黎民百姓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受尽金狗凌虐和腐败的宋室残害,唉,不禁为天下百姓默默哀悼。

突然间,只觉得一股劲风吹过,辛赞辛赞心中奇怪,怎么这么闷热的晚上也会有如此强劲的风,他刚想起来看看怎么回事,就已经看见面前站着一个人。这个人用剑指着自己咽喉,低声喝道:“别出声,否则别怪我的剑不留情。”

辛赞冷不防打了个冷颤,只见此人身穿淡蓝色长衫,衣衫上血迹斑斑,,满脸血污,一双冷峻深邃的眼睛颇有疲倦之意,手中抱着个婴儿,另外一只手还握着一柄木剑,剑尖在微微颤抖着,似是已经难以支撑。

他不敢乱动,虽然自己医术精湛,可丝毫不会武功,只好乖乖地受制于人。

就在此时,听得屋外人声嘈杂,有人高声喝道:“这厮跑进这里来了!”,又有人大声喊道:“孟老英雄在家吗?在下完颜齐,有要事拜访。”说罢拍门声不绝于耳。

一把苍老的声音问道:“是城防元帅完颜将军的少爷么?深夜到访,不知所为何事?

完颜齐道:“在下捉拿一名江洋大盗,误闯贵地,请求孟老英雄多多包涵。有人看见这厮闯进此处,请老英雄准许我们入屋搜查。”

铁枪震中原孟雄熙乃中原武林豪杰,在一柄烂银铁枪上已浸润了四十多年,孟家门人弟子遍布中原各地,连金人都对他礼敬三分,对他采取怀柔政策,可孟雄熙也是个热血汉子,从来不买金人的账,不过自己家大业大,因此也没有公开与金人对抗,所以双安无事。

“吱”一声响,大门打开了,两名家人手提灯笼立在两旁,孟雄熙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只见他脸色苍白,脸容憔悴,显然是大病初愈,他用嘶哑的声音道:“完颜少爷深夜到访,在下有失远迎,请恕罪。”

完颜齐道:“好说,好说。”点了点头,算是行了礼。

孟雄熙心里恼火了,心道:“哎呀,你这乳臭未乾的臭小子,竟敢到我这撒野!我说话如此客气,你竟然只是点点头就算行了礼,你那个老爹在我面前尚且要躬身行礼,你算老几,竟敢如此无礼!”

当即冷冷道:“完颜少爷说有盗贼闯进府,不知道盗贼偷了完颜少爷什么贵重物品呢,要劳烦完颜少爷深夜劳师动众?”

大宋淮河沿岸兵力布防图乃是最高机密,那能让旁人得知?于是完颜齐说道:“这乃我大金国之机密,不方便告诉孟老英雄。”

“哼!既然如此,老夫就帮不上什么忙了,完颜少爷,请回吧。”

完颜齐急道:“此事事关重大,请老英雄高抬贵手,放我们进去搜查。”

孟雄熙心想:“这小子想必定是是借搜查罪犯为借口,趁机搜集我与抗金义士秘密结交的证据了。”

想到这里,孟雄熙嘿嘿冷战几声,道:“江洋大盗?恐怕未必真有其事吧,不然怎么我的护院武师根本没发现有人进来?”

完颜齐道:“在下手下的确有人亲眼看见那个江洋大盗闯进贵府了。还望孟老爷子准许我搜查。”

孟雄熙冷冷道:“若是我说不许呢?”

完颜齐大怒,刚想道:“既然你这老匹夫不给面子,那休怪我无情了!”怎知此话说到嘴边,只见银光一闪,眼前这个脚步蹒跚、脸色苍白的老人手中突然多了一根铁枪,烂银铁枪!正是孟雄熙赖以成名的兵器!孟雄熙一枪在手,马上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黑暗中双眼精光四射,咄咄逼人,面带怒容,微微有些佝偻的身材挺得笔直,像他手中的铁枪一样笔直!威风凛凛,杀气逼人,哪里还是刚刚那个老态龙钟的老汉。

完颜齐一句话说到口唇边就说不下去了,心下大骇,要是说他今天没有被独孤觞擒住的话,这句话他肯定就说出来了,说罢就要发难。可他今天已经见识过武林高手的厉害,一直以来的自信心早就土崩瓦解,此时竟然吓得心胆俱裂突然大叫一声,转身冲了出去,黑暗中慌不择路,竟然摔了一跤,一个金国少年英才,金国未来的希望,就这样毁在独孤殇手中。

那些金兵见少主跑掉了,也就纷纷撤退了,心中都疑惑不解,今晚的少主跟平时简直判若两人!

孟雄熙大笑道:“哈哈哈,黄口小儿,竟敢在老夫面前叫嚣,还不够资格呢”。他虽然身处异国,但素来豪迈,肝胆照人,既然江湖朋友有难到自己家中避难,自己哪能坐视不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