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烽火扬州路第10章 适逢神医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8-16 13:04:23

却说独孤觞逃进了辛赞的房间,听得完颜齐与众金兵远去之后,才长长松了口气,垂下了木剑,刚刚想弹出窗口继续赶路,一口气竟然提不起床,一跤跌在地上,眼前黑,晕倒以前,左手却仍然紧紧地抱着宝宝。辛赞见状连忙上前扶起独孤觞,抱过宝宝,这宝宝骤然见到陌生辛赞见状连忙上前扶起独孤觞,抱过婴儿,这婴儿骤然见到陌生人,竟然不怕不哭,还瞪着小眼珠看着辛赞,辛赞十分喜爱他,就喂他喝水。。

>>>《烽火扬州路》章节目录<<<

《烽火扬州路第10章 适逢神医在线阅读》精选

却说独孤觞逃进了辛赞的房间,听得完颜齐和众金兵远去后,才长长松了口气,垂下了木剑,刚想跳出窗口继续赶路,一口气竟然提不起来,一跤跌在地上,眼前发黑,晕倒过去,左手却仍然紧紧地抱着婴儿。

辛赞见状连忙上前扶起独孤觞,抱过婴儿,这婴儿骤然见到陌生人,竟然不怕不哭,还瞪着小眼珠看着辛赞,辛赞十分喜爱他,就喂他喝水。

哄了小婴儿睡着后,辛赞走到独孤殇背后,轻轻揭开他的衣襟,只见独孤觞背上现出一只深深的掌印,掌印呈深紫色,用力揉了揉,发现掌印已经深深嵌入皮肉,他再仔细观察这个掌印,心里一惊,竟然是这门阴毒的功夫?

他不敢怠慢,连忙取出药箱,在独孤觞背上中掌之处贴上一贴块冰蝉雪膏,这种药膏乃是用关外极北苦寒之地冰封的珠晶冰蝉加上数十种价值连城的名贵药材熬制七七四十九天而成的灵药,对于治疗掌伤有极之灵验的功效。

药膏一接触到到掌印,独孤觞中掌之处立刻变成由紫黑色变为血红色,不久又由血红色渐渐地恢复为黄色,掌印几乎模糊得看不见了。

本来,独孤觞中了桑音巴的一掌密宗大手印之后用内力逼出了侵入身体内七五成的阴毒之力,剩下的根本不足为虑,但是,他在受了如此严重的内伤之后仍然奋力击杀完颜齐三名侍卫,加之运劲施展轻功逃跑数里路终于支持不住,躲进了孟雄熙家中,身体内真气涣散,侵入体内的阴毒之力反攻过来,阴毒侵入五脏六腑,全身经脉冷彻入骨,血气逐步凝固,终于,支持不住,一跤跌在地上,晕了过去。

辛赞涂完药膏后连点独孤觞全身一十九处大穴,阻止阴毒之气侵入心肺。接着地从药箱抽出数枚如同头发丝般大小的金针,刺在独孤觞背心上的灵台、神道、中枢、大椎等各处人身大穴,然后不住捻动金针,催动内劲。

辛赞虽然并未学过武功,但是辛家世代为医,辛家历代子弟都精通医理,在一百多年前辛家一位祖先竟然另辟蹊径,悟到了世间万事万物发展变化,六道轮回的道理,因此从医理中窥得了修炼上乘内功的法门,并将这门秘术一代代传了下来,辛家男丁当然是人人都会了。当然了,辛赞不通武道,内功修为亦非十分精深的,不过,配合金针渡穴的医术,却发挥出了惊人的效果。

只见辛赞头顶上升起了丝丝白气,脸上汗珠一滴滴地滴在独孤觞背上,而独孤觞的脸色又死灰色变为红润,不过红润中仍然带着一抹苍白。辛赞收针静坐,等待眼前的怪客醒转。

又过了很久很久,只听得独孤觞小声呻吟了一声,张开了眼睛,尽管双眼布满血丝,可眼光中射出来的精光和杀气仍然使对面的辛赞不禁一颤。独孤觞挣扎着爬起来,发现面前坐着一个中年人,约莫四十来岁,面目和善,头戴方巾,身披宽博长衫,一副文士打扮。

独孤觞问辛赞道:“是你救了我?”眼光中仍然透射着冷漠,没有丝毫感激的谢意。

辛赞微笑道:“不敢不敢,救死扶伤,本来就是我辈中人的职责。”

独孤觞抱拳道:“多谢相救。”说罢抱起婴儿又要飞身跳出窗外。

辛赞大吃一惊,连忙伸手搭在独孤觞肩上,道:“喂,等一等呀,你的身体才刚刚有点好转,你要是一再用力,阴毒侵入心脉就无药可救了。”

独孤觞皱着眉,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又坐下来。

辛赞又道:“请问阁下尊姓,因何事遭金兵追捕?这婴儿是阁下的孩儿?”他向独孤觞怀内的婴儿努了努嘴。

独孤觞苦笑,叹了口气,只说了两个字,不是,便不再说,因为实在不知从何说起。忽然间想起一件事,然后从怀内取出一支钢镖,从镖上取出一张小纸团,摊开纸团,只见上面写着两句话:“义士不必担心,在下已将密信中所绘的兵力布防图烧毁。”适才混战中独孤殇忽然见到打过来的一枚暗器全无准头,歪歪斜斜地打过来,且钢镖上还穿着一张纸条,危急中不及细看,因此接过来顺手收进怀中,此时才想起便拿出来细看。

独孤觞本来就不是为了要帮南宋朝廷夺回兵力布防图的,何况他根本就不知道密信中所写的内容是什么,他只是觉得那白老三狂妄自大,说什么已经防守严密之至,自己艺高人胆大,这才想闯他一闯,并且心中好奇心起,便想偷出密信来看看而已。便是因为自己这一闯,惹出了这么多麻烦,自己还差点丧命。至于南宋朝廷的安危,他从来就没放在心上。

独孤觞左手撑着桌面,挣扎着站起来,向婴儿走过去,想抱回婴儿。突然间从怀内掉出了一样物件,辛赞弯腰捡起来,见这是一封信,上面写着:“嵩阳铁剑门掌门嵩阳真人亲启。”

辛赞诧异道:“尊师莫非是嵩山铁剑门嵩阳真人?”神情之中既是惊讶又是敬慕。他又道:“难怪阁下功夫如此了得,原来是嵩阳真人的门下高足,老夫今日得见,实在不枉此生了。”

独孤觞冷冷地道:“你也认识家师?”

辛赞道:“嵩阳真人开宗创派,剑术举世无双,行侠仗义,仁义播于四海,天下间恐怕无人不知道尊师。”

独孤觞冷漠苍白、充满病态的脸上居然也露出了一瞬而过的笑意。

辛赞又道:“尊师救人于水火,扶危济困,乃我辈中人的前辈榜样,我仰慕尊师威名已经很久了,你受伤很重,没有三两个月是无法康复的,不如由我送你上山吧,一来可以照看你的伤势,而来可以拜访一下尊师,以了平生之愿。你觉得怎么样?”

独孤觞默不作声,此处离嵩山不过几日的路程,不过按照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没有十多天的时间也难以上山,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多人他想要去挑战的,还有一个人等着他去迎娶的,他实在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徒劳的路程上。他回过头对辛赞点了点头,意思很明显是认可了他的建议。

开封府离嵩山不远,三日路程转眼便到。这一日,来到嵩山的山脚。辛赞和独孤觞信步走上山,独孤觞功力深湛,受密宗大手印那一掌所受的内伤在辛赞的精湛医术医治下已经全部复原。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