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烽火扬州路第11章 嵩阳铁剑门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8-16 13:04:24

嵩山分为太室山与少室山,嵩阳铁剑门坐落在太室山北峰,两人沿山路线缓缓上山,其时东方市开始发白色,曙光初现,朝阳隐藏于云海里始终不露脸。再看道上两旁苍松翠柏,青草萋萋,花香扑鼻。独孤觞似乎对这景色见惯不怪,脸毫无表情,一味只顾着走自己的路线。而独孤觞似乎对这景象见惯不怪,脸上毫无表情,一味只顾着走自己的路。而辛赞就不一样了,他初登嵩山,但凡所见之物都是生平未见,见到嵩山竟有如此奇景,不禁大为赞叹,啧啧称奇。独孤觞嗤笑道:“这些算什么,等上到山上,那才叫美景奇观。”。

>>>《烽火扬州路》章节目录<<<

《烽火扬州路第11章 嵩阳铁剑门在线阅读》精选

嵩山分为太室山和少室山,嵩阳铁剑门坐落在太室山北峰,两人沿着山路缓缓上山,其时东方开始发白,曙光初现,朝阳隐藏于云海中始终不肯露脸。再看道上两旁苍松翠柏,青草萋萋,花香扑鼻。

独孤觞似乎对这景象见惯不怪,脸上毫无表情,一味只顾着走自己的路。而辛赞就不一样了,他初登嵩山,但凡所见之物都是生平未见,见到嵩山竟有如此奇景,不禁大为赞叹,啧啧称奇。独孤觞嗤笑道:“这些算什么,等上到山上,那才叫美景奇观。”

辛赞叹道:“素闻嵩山乃五岳之首,今日一见,实在大慰此生。”

独孤觞没有接他的话,不知道是对这些山川奇观毫无兴趣,还是根本没有留心辛赞所说的话。

弥漫在山涧的浓雾逐渐逐渐地散去,一轮红日历尽艰辛,终于冲出了弥漫的云海的包围,升起在东方。霎时间阳光洒满大地,山间所有景物像是突然被揭开了一层面纱,豁然显露出来,充满了色彩之美。

阳光射在两人的脸上,背上,手上,这些地方开始泛出了汗水,浸湿了衣衫,当两人大汗淋漓地登上太室山北峰峰顶时,嵩阳铁剑门的三清宝殿已然在望。

突然间,辛赞“啊”的一声惊叫,独孤觞回身向他看过去。只见辛赞双眼凝神看着山涧中的奇丽景象,自己虽然已经看过好多遍了,可仍是忍不住赞叹了一声好。

但见太室山峰峦叠嶂,山清水秀,层崖刺天,横若列屏,一道大石壁铺天而来,就像是一道极大的屏风坐落眼前,而这扇屏风并倒挂着一道飞溅而下的大瀑布,实在蔚为壮观。再看身旁,极洞幽深,云霞明媚,鸟语啾啾,花团锦簇,空山新雨后的霞光照射出万道金霞,形成数十条五彩斑斓的彩虹横跨在山涧之中。如此景象,实在令人不胜感叹。

辛赞叹道:“暮还嵩岑之紫烟,三十六峰长周旋。若言尹是嵩山主,三十六峰应笑人’。从前读古人的诗句对嵩山奇观极为神往,今日一见,方知诗中所述实不及眼前此景万分之一呐!”

独孤觞孤傲冷峻的脸庞似乎也被眼前美景所感染,不禁露出了一丝对辛赞所言之语表示赞许的笑意。

三清殿乃是嵩阳铁剑门所在地,殿内陈设虽然简单,然而却十分清雅,放满了道家之物,中堂正中供奉着的三清圣祖像正襟危坐,安详的面容投射出道家修仙练气破碎虚空的最高境界的光芒。

辛赞随着独孤觞经过前厅、中堂,走进迎客堂,坐在一张软椅上,看着独孤觞抱着那惹人怜爱的小婴儿走进了内堂。独孤觞一心想着尽快把婴儿的身世告诉师傅郭嵩阳,由他来定夺此事,自己也除却了麻烦。

桌上摆放着一炉檀香,香烟弥漫满室,透过浓漫的香烟之后,辛赞隐隐约约看见一幅画,此画估计也应该画成很多年了,纸张已经泛黄,画中所绘之物已有些模糊,依稀能分辨出此画中画着两个人,一名男子身穿紫金色绸缎长衫,腰间挂着玉佩,披头散发,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身后跟着的一名魁梧汉子一手持着一把比寻常长剑要大得多的剑,剑尖竟无锋!一手扯着马缰,拉着骏马信步而行。旁边本来还有一行小字,却是模糊不清,无法分辨了。辛赞定神看着这幅画,看得入了迷。

檀香烟似乎燃得更充分了,整个厅堂烟雾弥漫,猛然间,一阵笑声传来,眨眼间,笑声已到耳边,一股劲风扑面而来,竟将室内弥漫着的香烟全部吹散。门外有把一个苍老的声音大笑道:“哈哈!终归还是清风道兄走快一步。”

另外一把略带嘶哑的声音道:“刘三爷客气了,我们是同时到达。嵩阳老道,快出来呀。我带了位新朋友来与你结识。”

没有人回答。辛赞想道,铁剑郭嵩阳此刻是在跟独孤觞商量事情了。

此时,有两个人一先一后走了进来。当先一人是个中年道人,约莫五十岁左右,手执拂尘,双目炯炯有神,向辛赞看了一眼,似乎有些意外。后面走进来的是一个红面老人,满面红光,脸带笑容,却是空手,一走进来,就看见了辛赞坐在椅上,他皱了皱眉,低声对那道人道:“嵩阳老道这也太不像话了,有客人在这里都不出来招呼,竟然连奉茶的童子都没有一个,都不知道在搞什么鬼的。”

辛赞见这两个人神采奕奕,目光如电,而且敢如此直呼嵩阳老道,想必是大有来头的前辈高人了,连忙起来躬身行礼,敢问两位前辈法号,晚辈辛赞有礼了。”

那个道人连忙用手扶着辛赞,道:“先生有礼了,贫道是四川青城山的道人,法号清风,”然后指着那红面老人,“这位是安徽太湖三杰之首刘布仁刘三爷。”辛赞又向两人分别行礼。刘三爷仔细打量辛赞一番,然后问道:“先生莫非是圣手神医辛先生?”辛赞受宠若惊道:“不敢不敢,晚辈自幼跟先父学医,学成多少粗浅医术,岂敢称神医。刘三爷远在太湖竟然也听得在下贱命,实在三生有幸!”

刘三爷道:“先生此言过谦了,在下在太湖先闻先生医术冠绝当世,而且时常为百姓无偿诊病,后来还医治好了我那身受重伤的三弟,实在感激不尽。”说罢躬身多谢。

辛赞受宠若惊,问道:“刘三爷千万不要这样,可是折煞小人了,刘三爷,令弟是否姓丘,名布德?”

刘布仁抚着胡须笑道:“正是舍弟。舍弟前几年因为路见不平,被几个功夫极之厉害的黑道人物打伤,受伤极重,承蒙先生竭力相救,这才保存了他的性命。”

辛赞拱手还礼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太湖三杰仁义播于四方,劫富济贫,晚辈虽隐居深山,亦知前辈们所作所为,实在令人钦佩,我见到丘三爷为救几名无辜百姓而力战受伤,这才出手相救的。”

原来,刘布仁与二弟风布义、丘布德乃结拜兄弟,网罗一群好汉聚居太湖,专门打劫官家富商的过往船只,而且时常将金银财富送给太湖附近的贫苦百姓,朝廷派官军几次围剿都落得个舟毁人亡。一来太湖水域辽阔,刘布仁三兄弟人人水上功夫了得,手下兄弟熟悉水战,屡屡凭借水上优势东躲西藏,歼灭官军。二来太湖附近所居百姓大多受过太湖三杰的恩德,都不肯说出他们的藏身之处或者故意指错路道,引官军进入他们的埋伏之中。因此太湖三杰啸聚太湖二十多年,不但没有衰落,反而声威力量越来越强大。

三人正在各自谦逊一番,说一些互相仰慕恭维的客套说话。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