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烽火扬州路第13章 淮河遇袭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8-16 13:04:25

阳春3月份,淮水,静夜,江枫渔火。1叶子孤舟漂浮在江水之上,小舟甲板上坐着个中老年书生,头带方巾,身披青布长衫,1副文士打扮,发型虽然还是黑色的,可惜鬓边终归露出了几条花白的发丝了,眼睛也已经不可防止地现出了不少的鱼尾皱纹了。中老年书生手中还抱着个婴一叶孤舟漂浮在江水之上,小舟甲板上坐着个中年书生,头戴方巾,身披青布长衫,一副文士打扮,头发虽然还是黑的,可惜鬓边终归露出了几条花白的发丝了,眼角也已经不可避免地现出了不少的鱼尾皱纹了。。

>>>《烽火扬州路》章节目录<<<

《烽火扬州路第13章 淮河遇袭在线阅读》精选

阳春三月,淮水,静夜,江枫渔火。

一叶孤舟漂浮在江水之上,小舟甲板上坐着个中年书生,头戴方巾,身披青布长衫,一副文士打扮,头发虽然还是黑的,可惜鬓边终归露出了几条花白的发丝了,眼角也已经不可避免地现出了不少的鱼尾皱纹了。

中年书生手中还抱着个婴儿,婴儿眼睛又大又明亮,脸儿红润光滑,是个极之惹人怜爱的孩子。中年书生眼光却是看着船外的涛涛江水,和黑夜中闪闪发光的星点渔火。“呼”一阵江风吹过,中年书生只觉一阵凉意,江风吹掉的几根花白头发跌落在甲板上,他长叹了口气,轻拍着婴儿的背心,低声喃喃自语道:“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人生在世,岂不只如一叶孤舟飘荡于浩浩江水之中,转眼即逝,简直不值一提呐。”说罢又长叹了一口气,拿起面前的茶壶,满满倒了一杯,举至嘴边,一饮而尽,然后又凝望着江水出神。

辛赞总是认为自己是个风雅之人,骑马乘车既伤风雅又无趣味,而乘舟独游于江渚之上,往来天地之间,远离烦尘俗世,而江上之清风,举头之明月,皆自己一人独享,砌一壶清茶在此,举杯畅饮,低头沉思世间万事万物缘起缘灭,人生悲欢离合,酸甜苦辣,尘世间最惬意的事莫过于此了。

嵩山离淮河上游河道颖水,,因此,辛赞一下嵩山便雇了一只小舟,一路顺流而下,日子可能耽搁多一点,但是可以直达亳州,中途不用转乘,免却舟车劳顿之苦和风雅之失。

今夜无星无月,静夜沉沉,惟见小舟上不知什么时候被船家挂上了一盏乌灯,发出昏暗的火光,火光映在水上,随着水面摇曳不定,浮光蔼蔼。辛赞又斟满一杯茶,举到口唇边,正准备喝,猛然间小舟四边分别窜出四名黑衣人,水花四溅,四个黑衣人迅雷不及掩耳地跳上小舟,将原本狭小的小舟挤得满满的。

那老船夫吓了一跳,颤抖着问:“你......你们是什么人?上我船来有何贵干?”其中一名身材矮小的黑衣人嘿嘿几声冷笑,一把推了船家下河,道:“老东西,滚!”那船家叮咚一声落入河中,三月初颖水刚刚解冻,河水仍然冰冷彻骨,那船家虽然水性极好,但是年纪老迈,身子虚弱,哪里受得住寒冷,加之颖水河段宽阔,此处离开河岸又远,游不多时,全身冻僵,沉入了河底,可怜一位老人家一生以撑船为生,临老竟然死于非命,实在令人痛心疾首。

辛赞放下婴儿,指着那个矮小的黑衣人叱骂道:“你们是什么人?竟然到此行凶杀人,实在......实在天理难容!”辛赞身为郎中,生平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尽心竭力挽救每一条濒危的生命,现在竟然眼睁睁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转眼即逝,他痛苦得闭上了眼睛,双眼含泪。未等黑衣人回答,忽然间小舟数十丈之外火光冲天,呼喊叫骂声此起彼伏。灯光掩映之下,那名矮小的黑衣人冷笑一声,蓦地里疾冲上前,左手五指箕张,直抓辛赞喉咙,右手上前抢夺辛赞身边的婴儿,辛赞大吃一惊,见此人出手如此狠辣,一上来就要抓破自己的喉咙,取自己的性命而自己全然不会武功,这下抓过来,自己还不死定么,百忙中求生的潜能激发了出来,双手用力向上一格,两臂相交,只觉对方手臂如同铜筋铁骨一样硬,自己手臂都快要被对方震断了,那黑衣人与辛赞手臂一交,只觉对方内力极强,自己身不由己被震退了几步,辛赞顾不得手上酸痛,趁着这个时机,一把抱起婴儿,往江中一跳,咚一声,沉入水中。

辛赞自幼便在淮河上嬉戏,精通水性,此时全身被冰冷透骨的河水淹没,他不敢停留,潜入水中,借着漆黑一片的夜色,不停地往着岸边游过去,那几名黑衣人看见辛赞潜入水中不见踪影,正想去追赶,却又怕辛赞武功了得,伏在水中突施偷袭,眼前漆黑一片,一个不留神便遭暗算,思前想后,只好决定等身后的船只尽快追来支援,但又不甘心,于是纷纷发出暗器打入水中。

辛赞恐怕怀中的婴儿受不住寒冷和窒息,一直把他的脸庞置于水面之上。婴儿倒是乖巧,浸在这寒冷彻骨的水中竟然不吵不嚷,而且手脚不住舞动,仿佛此刻正在经历一件好玩的事似的。辛赞用尽全力,顶住寒气,拼命往河岸游过去,然而,眼前仍是一望无际的河水,哪有什么河岸,辛赞的手脚已经开始僵硬了,口唇也已经开始发白,神志有点迷糊了,可他还是一刻不肯放松地游着,眼看着就要支持不住,葬身河底。就在此时,身后喊杀声已经很近了,远远仿佛听到有人高声叫道:“辛先生,辛先生,你在哪里呀,小人来救你了。”辛赞一听声音,大喜过望,精神大振,大声答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说罢向着来船游过去。

渐渐地,已经可以清晰地见到来船了,是一只十几丈长的大船,鼓足风帆向前急驶,船尾燃着熊熊烈火,船的四周被几只轻身小船围着,每只小船上各站两人,全都是劲装打扮的汉子,个个手执火把,大声呼喊,有人高声叫道:“姓龙的,要是你识趣的,把那两个小孩交出来,可以饶你狗命不死,否则,把你整只船烧成灰烬!”大船船头上站着一名身材魁梧的虬髯大汉,神威凛凛,随手抄起一只起码有几百斤重量的大铁锚,向刚才说话的那名男子猛挥过去,喝道:“放你娘的狗屁!老子就算死,也不会向你们这帮鹰犬奴才屈服的!”铁锚向下猛击之势极猛,那男子不敢硬接,向旁边跳开,其余众人纷纷跳跃躲避,只听得“砰”一声巨响,小船被铁锚打穿了个大窟窿,河水直涌上来,虬髯大汉见到那些人的狼狈样子,不敢哈哈大笑,那些汉子纷纷破口大骂,可由于大船船身太高,要不是有绳子攀爬,也极难上得船去,只能在下面不停抛掷火把,逼虬髯大汉下来。

此时,辛赞已经游到大船下面了,小船上众人见到辛赞,纷纷逼近,逼得近了,纷纷抽出兵器,攻击辛赞,辛赞左手捧着婴儿,右手划水,哪里还有余力招架闪避,就在这危急关头,虬髯大汉又丢出一只大铁锚,直往船下打去,这要是被打中,立刻就会粉身碎骨,那些人刚才已经见识了虬髯大汉的惊人神力,连忙弃船跳水,大铁锚“彭”一声击在水面上,登时水花四溅。这样一来,就化解了辛赞的危机,他往辛赞叫道:“先生,抓住铁锚!”辛赞用尽全身最后一口气,右手一把抓住铁锚,虬髯大汉猛喝一声:“起!”把几百斤重的大铁锚从水上猛地抽起,“呼”铁锚带着辛赞和婴儿越过半空,轻轻地落在船头甲板上。

虬髯大汉抛下铁锚,抢上前扶起辛赞,适才辛赞凭着一口气苦苦支撑,现在平安脱险,一股真气涣散,支持不住,晕了过去,虬髯大汉不停地帮辛赞推功过血。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