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烽火扬州路第14章 仇人见面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8-16 13:04:26

过了半响,辛赞才悠悠醒转,她睁眼,看见虬髯大汉蹲在自己身边,微微笑了笑,到:“您来了。”虬髯大汉关切地问到:“先生,自己来了,您不事吧,在下来迟了,令先生受苦,先生不要见怪。”辛赞呼吸还不太顺畅,咳了两声才到:“自己不事,自己不想到您会及时出来虬髯大汉并没有回答,他的眉头紧皱,道:“先生,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目前敌人人多势众,船底被这帮狗贼凿穿了几个大洞,再过几个时辰就会沉了,此船不能再用了,我们要先避其锋芒,找机会脱身,日后再寻机报仇。”辛赞点了点头,也认为先逃出重围再另行打算。虬髯大汉走入船舱,抱出两个年级约莫三四岁的小孩,两个小孩一见到辛赞,很高兴地叫道:“爷爷,爷爷。”辛赞一手一个,将他们接了过来抱着,憔悴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虬髯大汉道:“这帮龟蛋从上游就开始追着我一路追到此处,一直围着我这艘船,不敢上来,就不时把火把抛上来,我一下不小心,船尾就被烧起来了,我又怕他们趁机爬上来,所以不敢分心去救火,现在唯一能够脱困的办法就只有弃船逃逸了,反正我已经找到先生你了,这只船要不要也没所谓了,趁着船尾起火,我去搬一些硫磺火药来,等到火势蔓延开来把火药点燃爆炸,我们就可以趁机脱身了。”辛赞奇道:“你哪来的硫磺火药?”虬髯大汉道:“哦,是这样的,开船的水手平时用来清理河道礁石用的,我随手拿了一点,我早就想使用火药炸了这只船的了,可是还没找到先生你,所以我现在就可以炸掉船只了,最好把这帮龟蛋全部炸死。”。

>>>《烽火扬州路》章节目录<<<

《烽火扬州路第14章 仇人见面在线阅读》精选

过了半响,辛赞才悠悠醒转,他睁开眼睛,见到虬髯大汉蹲在自己身边,微微笑了笑,道:“你来了。”虬髯大汉关切地问道:“先生,我来了,你没事吧,在下来迟了,令先生受苦,先生不要见怪。”辛赞呼吸还不太顺畅,咳了两声才道:“我没事,我没想到你会及时出现,救了我。对了,你不是在家里吗?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的?家里人都好吗?”

虬髯大汉并没有回答,他的眉头紧皱,道:“先生,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目前敌人人多势众,船底被这帮狗贼凿穿了几个大洞,再过几个时辰就会沉了,此船不能再用了,我们要先避其锋芒,找机会脱身,日后再寻机报仇。”辛赞点了点头,也认为先逃出重围再另行打算。虬髯大汉走入船舱,抱出两个年级约莫三四岁的小孩,两个小孩一见到辛赞,很高兴地叫道:“爷爷,爷爷。”辛赞一手一个,将他们接了过来抱着,憔悴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虬髯大汉道:“这帮龟蛋从上游就开始追着我一路追到此处,一直围着我这艘船,不敢上来,就不时把火把抛上来,我一下不小心,船尾就被烧起来了,我又怕他们趁机爬上来,所以不敢分心去救火,现在唯一能够脱困的办法就只有弃船逃逸了,反正我已经找到先生你了,这只船要不要也没所谓了,趁着船尾起火,我去搬一些硫磺火药来,等到火势蔓延开来把火药点燃爆炸,我们就可以趁机脱身了。”辛赞奇道:“你哪来的硫磺火药?”虬髯大汉道:“哦,是这样的,开船的水手平时用来清理河道礁石用的,我随手拿了一点,我早就想使用火药炸了这只船的了,可是还没找到先生你,所以我现在就可以炸掉船只了,最好把这帮龟蛋全部炸死。”

辛赞叹了口气,问道:“这些人是什么路子,要不是大奸大恶之徒,还是不要伤人性命。”虬髯大汉道:“先生,虽然医者父母心,你心肠好,倒不是什么过错,但是这帮龟蛋全都是穷凶极恶之徒,一路上为了追杀我,已经害了很多条无辜百姓的性命了,我杀他们是替天行道。”

辛赞听到此处,哦了一声,道:“竟然滥杀无辜,那这种人确实不能留了。”

于是虬髯大汉匆匆从船舱中取出火药,安置在大船的四角,接好药引,一直延长到甲板上,然后跑到船头,高声叫道:“喂,你们这帮鹰犬奴才,来吧,本大爷今天双拳难敌四手,寡不敌众,只好将那两个孩儿交出来以保性命,你们过来要人吧。”

小船上的黑衣人一听他要交出那两个孩儿,都欣喜若狂,争先恐后划着小船抢到船头,准备接着那两个小孩,唯恐被他人抢了头功。这个时候,虬髯大汉一边说要去把孩子抱过来,一边冲到船尾,静静把夹板上的一只小船慢慢放下江面,辛赞左手抱着那婴儿,右手抓着绳索,慢慢下到船上,虬髯大汉用粗绳将辛赞两个小孙子一个缠于背上,一个绑于胸前,提气一跃,身子在半空中转了两个圈,化解了下坠之势,轻飘飘地落于小船上。虬髯大汉放下两个小孩,回身对辛赞道:“辛先生,你们赶紧划船靠岸,我上船再跟这帮龟蛋胡扯一阵,好拖延时间让你们离开。”辛赞愕然道:“那你呢,不跟我们一起走吗?”虬髯大汉哈哈大笑:“先生,你放心,我龙某人虽然武艺低微,总不能任由敌人在自己头上拉屎了!先生,我们在前面十里铺见面啦!”说罢手抓绳索,眨眼间又爬回到船上夹板。辛赞一向知道他武功高强,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于是提起双桨,拼命向东岸划过去。

虬髯大汉奔到船头,下面的黑衣人早就等不及了,一顿污言秽语乱骂,这么久还不把人放下来,老子再在船上凿几个大洞,淹死你们!虬髯大汉听了也不生气,哈哈大笑。他指着那骂得最大声的一名黑衣人道:“这位老兄,何必生这么大的火气呢?龙某人不是回来了吗?龙某人苦战多时,实在没有力气把人抱下去给你们了,你们自己上来带走吧。”下面的黑衣人一听,又破口大骂了,他们的轻功要是有虬髯大汉的本事,早就跳上来抓人了,无奈大船船身高阔,他们实在没有这一手本事。

这个时候,忽然听到一把尖锐无比的声音:“我来。”然后只见一条身影快似流星飞上船头,轻轻巧巧落在虬髯大汉面前,问道:“刚刚那个抱着婴儿的男人呢?”此人全身黑衣装束,黑巾蒙面,一张又黄又瘦的脸皮上透出一双犹如鹰凖般锐利的眼睛。虬髯大汉心中一凛,心里暗暗吃惊,想不到对方竟然有这样的高手。他不敢大意,冷笑道:“嘿嘿,你问我们先生?他早就走了好远了。阁下是谁,未请教。”那黑衣人眉头一皱,倏地间一只枯瘦如同鹰爪般的手掌直抓过来,这一招来得很快,势劲力猛,虬髯大汉来不及招架了,连忙侧身避开,让过这一招,怎知黑衣人的另一只手掌五指如钩如锥,疾如闪电地又向虬髯大汉面门抓过来,这一招来得更快了,虬髯大汉万万料不到此人出手竟然如此快捷,如此狠辣,举起右臂,只听得“硄”声,火花四溅,两人各自跳开两步,一动不动地紧紧盯着对方。

原来这个黑衣人右手装了铁手,五只尖锐无比的铁手指只要碰到敌人的皮肤再顺势一扯,敌人的皮肤便会被扯下来。对方万万料想不到这只跟普通手掌毫无分别的铁手竟然有如此暗秘,所以往往就遭了毒手,因此死在这铁爪下的武林高手已经不少了。而这一次出手,黑衣人见到虬髯大汉用手臂挡格,以为这一抓至少也能重创他的手臂,没想到对方手臂上竟然装了精钢护臂,因此两人手臂相接,竟然都被对方的隐藏兵器所震开。黑衣人抚摸着右腕的铁臂,一边盯着虬髯大汉,道:“原来是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