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烽火扬州路第15章 死中求胜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8-16 13:04:27

却说虬髯大汉和黑衣人过了一招之后发现在对方是自己的仇人,恨得咬牙切齿,只见她的脸、脑门上的青筋暴现在,犹如一条条不断爬动的蚯蚓,十分可怕。她咬紧牙关,一个字一个字慢慢从牙缝里面挤出:“十年之前拜你所赐,我在床上足足躺了半年,这只胳膊才保住了,想原来虬髯大汉当年艺成下山,初出师门,志得意满,以为自己武功已经很了得了,于是在临安府到处作案,竟然在一夜之间连盗临安府一十二家富豪大宅的家财无数,杀死杀伤各家护院武师多人,朝廷大为震惊,天子脚下,竟有盗匪如此猖狂,朝廷限令临安府知县十日内归案,临安府知县没办法,只好恳求京城六扇门出手,再三恳求之下,当时六扇门派出四大名捕之首邢惊天的得意弟子,人称铁手判官的孙不凡出马。后来孙不凡率领捕快在西湖湖畔将虬髯大汉重重围困,并突施诡计,用铁手打伤虬髯大汉,不过,自己也中了虬髯大汉一拳,被其趁势逃走,被其趁乱逃走。

>>>《烽火扬州路》章节目录<<<

《烽火扬州路第15章 死中求胜在线阅读》精选

却说虬髯大汉与黑衣人过了一招以后发现对方是自己的仇人,恨得咬牙切齿,只见他的脸上、额头上的青筋暴现,犹如一条条不断爬动的蚯蚓,十分可怕。他咬紧牙关,一个字一个字慢慢从牙缝里挤出来:“十年前拜你所赐,我在床上足足躺了半年,这只手臂才保住了,想不到老天爷开眼,让我再遇到你,今日我非报当年的一抓之仇不可!”话音刚落,一招龙门飞渡右拳直打对方前胸,拳势猛恶异常,黑衣人用左手隔开,右爪再次抓向虬髯大汉小腹,虬髯大汉知道眼前此人功夫不弱,当年跟自己打个平手,不过因为突施诡计,用铁手偷袭,自己毫无防备,中了暗算,这才身手重伤。自己伤愈后这些年来日日夜夜都在勤练武功,无一刻不在想再寻敌人报仇,数年间武功大有进展,加之在右臂上装上了精钢护臂,左手因为受伤过重导致无法支撑护臂,自信已经超过仇人了,怎不知今日再次相遇,仇敌武功也大有进展,于是他不敢疏忽,凝神定气,见招拆招,沉着应付黑衣人的狠辣招数。

原来虬髯大汉当年艺成下山,初出师门,志得意满,以为自己武功已经很了得了,于是在临安府到处作案,竟然在一夜之间连盗临安府一十二家富豪大宅的家财无数,杀死杀伤各家护院武师多人,朝廷大为震惊,天子脚下,竟有盗匪如此猖狂,朝廷限令临安府知县十日内归案,临安府知县没办法,只好恳求京城六扇门出手,再三恳求之下,当时六扇门派出四大名捕之首邢惊天的得意弟子,人称铁手判官的孙不凡出马。后来孙不凡率领捕快在西湖湖畔将虬髯大汉重重围困,并突施诡计,用铁手打伤虬髯大汉,不过,自己也中了虬髯大汉一拳,被其趁势逃走,被其趁乱逃走

言归正传,此时,虬髯大汉已经与孙不凡拆了一百余招,兀自不分胜负,船下众人纷纷呐喊为孙不凡助威。虬髯大汉渐渐有些焦躁了,不知道辛赞此刻是否已经平安上岸,心神稍微一疏忽,孙不凡突然一招苍穹破玉,右掌铁手又向虬髯大汉喉咙猛抓过来,虬髯大汉知道铁手厉害,忙伸右臂挡格,怎知孙不凡这一招是虚招,左手突然从右掌下穿出,一掌打向虬髯大汉面门,虬髯大汉连忙向左跃开,无奈终归慢了一步,右肩终于挨了孙不凡一掌。孙不凡桀桀冷笑道:“当年让你逃脱了,老子受了不少苦,今天非把你这龟儿子给抓住了不可。”说着又上前攻击。虬髯大汉右肩中了一掌,虽然有些痛,不过尽可忍受得住。他不敢再分心了,双掌上下翻飞,守住全身要害,以守围攻,等待敌人沉不住气强攻,露出破绽,自己再伺机攻击。两人翻翻滚滚又斗了一盏茶时候,虬髯大汉只觉右肩中掌处越来越厉害,招式越来越涩滞,恐怕今天终归仍是要死于仇敌之手。他不甘心啊,先生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呢,自己怎能先他而去呢?自己苦练武功多年,不就是为了报仇吗,今天大仇未报就要身先死,他不甘心啊!

宁可拼了这条命也要跟敌人同归于尽!一想到这个念头,虬髯大汉怒吼一声,猛然双拳直上直下一招金钟撞岳猛向孙不凡头顶两边太阳穴打过去,孙不凡见对方如此来势凶狠,来不及闪避了,围魏救赵,一招黑虎掏心右爪抓向虬髯大汉右胸,攻敌之所不得不救,迫使虬髯大汉收招回避。他算盘是打得挺好的,怎知虬髯大汉已抱必死之决心,知道自己打不过孙不凡,但求与敌人同归于尽,对孙不凡这一招抓向自己胸口的攻势毫不理会,仍然挥舞双拳打向孙不凡左右太阳穴。孙不凡大惊,这人怎么不要性命的蛮打?就在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的那一瞬间,猝然间只觉左右太阳穴被对方铁拳打中,“嗡”的一声,全身气力竟然间全部消失,右爪离开对方胸口仅有一寸多的位置就再也不能伸前半分了!

虬髯大汉看着眼前这个人七窍流血,突然整个人软趴趴跌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心中猛叫好险!要是刚刚孙不凡料到自己要同归于尽,出尽全力猛地一抓,自己哪里还有命?万幸孙不凡料定对方必定要变招撤掌,这才没有使尽全力,在速度上比虬髯大汉双掌稍微慢了一点,所以就先被虬髯大汉拼尽全力的一掌打死。大船下面的黑衣人见到己方同伴战死,纷纷鼓噪起来,有人叫道,姓龙的,有本事就下来,老子一对一跟你见个输赢,一味躲在船上算什么英雄好汉。虬髯大汉一味冷笑,并不答话,心想,都过了那么久了,辛先生他们应该也上岸了吧,我要赶过去接应他们了。于是点着火药药引,药引飞快地向着硫磺火药埋藏的船舱燃过去,虬髯大汉不敢停留,走过去拖着孙不凡的尸首,拖到船边,突然“哐啷一声”从孙不凡腰间掉下一块小牌子,他捡起来,也没仔细看,随手塞入怀里,看了眼孙不凡七窍流血,双目突出的可怕模样,道:“当年你打得我落水而逃,今日还给你!”说罢一脚将孙不凡的尸首踢下船。船下众人齐声尖叫,虬髯大汉顾不得这些人了,眼看药引就要烧到船舱了,随便拿了块木板,跑到船尾顺着绳子爬下去,抱着木板浮在水面,他身强体壮,对于寒冷彻骨的河水,他只觉得微凉,毫不在乎。刚游出几步,猛然听得身后轰轰巨响,然后火光冲天而起,河水不住翻涌,虬髯大汉回身一看,只见大船被炸得支离破碎,木屑横飞,不远处浪头不断,一阵呼喝叫喊声此起彼伏,被炸死、淹死的黑衣人不计其数,只有极之侥幸的几个人逃得性命而已,至于孙不凡的尸身,恐怕没有人会理会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