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烽火扬州路第16章 月夜判官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8-16 13:04:27

颖水河边密林。一群黑衣人自远而最近飞快地跑最近河岸,突然间河面上火光冲天,爆炸声音不绝于耳,众人都大喝一惊,当先一人一挥手,所有人立刻停了下来,蹲在树丛中,有人小声音道:“咦,崔老三他们如何了,不会出啥岔子贴吧!”就在此时,突然听得“咕咕”几声音白鸽他另拆开鸽子脚上绑着的信笺,打开一看,大惊失色,道:“我们终归还是迟了一步,让龙的那家伙把点子救走了!而且还有很多弟兄被姓龙的用火药炸死了!崔三哥在几个兄弟拼死保护下才幸免一死。”那群黑衣人听了个个咬牙切齿,嚷着要帮弟兄们报仇。拆开白鸽信笺的黑衣人道:“大家稍安勿躁,这个仇是必须要报的,兄弟们的血债必须地用点子的血来偿还!可是,我们现在是在别人的地盘,一切行事须得小心在意,不可鲁莽误事,因小失大,这一次我们不但损了这么多人手,而且还没有捉到点子,实在是奇耻大辱,我们必须先想出个妥善的法子,将点子一网打尽,各位兄弟有何高见呢?”。

>>>《烽火扬州路》章节目录<<<

《烽火扬州路第16章 月夜判官在线阅读》精选

颖水河边密林。一群黑衣人自远而近飞快地跑近河岸,忽然间河面上火光冲天,爆炸声不绝于耳,众人都大吃一惊,当先一人一挥手,全部人立刻停了下来,蹲在树丛中,有人小声道:“咦,崔老三他们怎么了,不会出什么岔子吧!”就在此时,忽然听得“咕咕”几声鸽子的叫声,有名黑衣人抬头一望,只见一只白鸽正飞过来这边,他压低声音,学着鸽子叫了几声,那鸽子闻声而来,落在他的肩上。

他另拆开鸽子脚上绑着的信笺,打开一看,大惊失色,道:“我们终归还是迟了一步,让龙的那家伙把点子救走了!而且还有很多弟兄被姓龙的用火药炸死了!崔三哥在几个兄弟拼死保护下才幸免一死。”那群黑衣人听了个个咬牙切齿,嚷着要帮弟兄们报仇。拆开白鸽信笺的黑衣人道:“大家稍安勿躁,这个仇是必须要报的,兄弟们的血债必须地用点子的血来偿还!可是,我们现在是在别人的地盘,一切行事须得小心在意,不可鲁莽误事,因小失大,这一次我们不但损了这么多人手,而且还没有捉到点子,实在是奇耻大辱,我们必须先想出个妥善的法子,将点子一网打尽,各位兄弟有何高见呢?”

其余黑衣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吭声,突然齐声道:“愿听卫四哥的吩咐。”那姓卫的人道:“既然各位兄弟厚爱,我就不便推辞了,事不宜迟,据我估计点子目前必定已经逃出颖河,改走陆路,他们带着三个小孩,必定走不快的,我们兵分四路追赶。陆兄弟,你带领人手从南面包抄,李兄弟,你从背面包抄,简兄弟和归兄弟到前面十里铺过桥从南北两面包抄,我留下接应崔三哥见到点子后先不要行动,以流星炮微信号,众兄弟集合后再出手,以确保万无一失。”众黑衣人纷纷领命而去。

这个时候,火光渐渐暗了,爆炸声也渐渐听了,终于听不见了,密林里只剩下姓卫的黑衣人还有其余三个同伙静静地等待信号。忽然间,只听得不远处传来一阵阵沙沙声的脚步声,接着听到婴儿哭泣的声音,尽管婴儿嘴巴被捂住了,但在如此寂静的密林里,仍然听得清清楚楚,姓卫的黑衣人大喜,他不动声色,连忙从怀里取出一枚流星炮,刚刚想扯开火药线发射,猛然间直觉脖子一阵寒气透骨冰凉,听见一把声音:“拿来。”

这声音毫无感情,毫无温度,冷冰冰就像是从死人口里发出来的一样,他毕竟是见过世面的,并没有听从身后那人的命令交出流星炮,反而紧紧地攥住,颤巍巍而又强作镇定地问:“你……你……你是什么人,竟敢在此装神弄鬼吓弄本……”最后两个字“大爷”还没说出来,突然噗一声,流星炮已经从他手中掉了下来,血慢慢滴了下来,他的脖子的皮肤已被一把锋利的剑刃刺破。从黑暗中走出一个人,身形瘦削,面庞却丑的令人不寒而栗,姓卫的那黑衣人定神一看,这才看清楚原来眼前此人脸上带着个凶恶的判官面具,龇牙咧嘴,一双如同电光般耀眼的眼睛,精光四射。

长剑已经垂下,承此机会,姓卫的黑衣人趁势“呼”一拳慢慢打向对方面门,手掌虽作拳状,却是收而不紧,拳心留有空隙,一股气劲自内透出。那判官见到这招,“咦”了一声,似乎有些许惊讶。跟着长剑抖动,剑招直递出去,刺对方咽喉,后发而先至,那姓卫的不得不撤拳躲避,那判官道:“你使“平沙落雁”拆解吧!”话音刚落,那姓卫的右拳横扫千军,打对方右胸,竟然是一招“平沙落雁”那姓卫的吃了一惊,心想对方为什么竟然对自己数十载苦练的武功那么熟悉呢?

判官见对方果然使出自己说的招数,脸色极为沉重,剑招也停了下来,不再进击,闭目苦思,皱紧眉头,似乎在想一个天大的难题。那姓卫的知道自己功夫跟对方差得实在太远了,见对方毫无防备地闭目苦思,左手食中两指以迅雷闪电之势点对方后心神道穴和中枢穴,以雪刚才一剑之耻。当手指离对方穴道不到半尺时,判官手中的剑竟然像长了眼睛一样,连身子都不用转,剑已从胁下穿出,指向背心将要被点的两大穴道。

姓卫的的黑衣人大吃一惊,这样一来,岂不是变成自己把手指送给对方的剑去削掉!可是自己攻势极猛,哪里还收得住,要看自己的两根手指就要被削断,危急中听得判官说了一句:“使翻云覆雨吧”他一听到这几个字,犹如晴天打了个霹雳,又如荒漠中久旱后一场大雨,他想都不想了,左手在迅雷不及掩耳的那一瞬间突然翻手成擒,变成擒拿手,一把抓住剑尖,鲜血不住滴下,尽管擦破了手指,可两指终归是保住了。

那判官回转身紧紧盯着那姓卫的黑衣人,这个时候,其余几名黑衣人也纷纷抽出冰刃上前就要助战,其实刚才的那几招交手只是眨眼间的事情,而且都被这判官如同鬼魅的身法和惊人的武功所震惊,直到现在,他们才反应过来。判官扫视了了一眼他们摆出的架势,忽然长叹一声,捡起地上的流星炮,流星炮在半空中化成一道绚丽的光芒,黑夜中尤其惹人注目。

很快,其余黑衣人纷纷汇集过来,询问姓卫的那黑衣人辛赞等人在哪里,那姓卫的黑衣人面如死灰,他看了一眼判官毫无生命,毫无表情的脸,显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此时,其他人也发现判官了,纷纷抽出兵刃喝问来者何人。判官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见,目光一直停留在姓卫的那人眼睛里,很可怕,很瘆人。忽然开口道:“还不走?是不是要我送一程?”

那姓卫的如获大赦,连忙催促其余黑衣人立刻离开,其余人甚感疑惑,可是老大吩咐离开了,自己也只好跟着离开了,心里老大不明白,很快几十名黑衣人走得干干净净。判官凝望着远处辛赞一行人几乎已经看不见的身影暗自出神。忽然摘下了判官的面具,仰天长啸。密林里无尽的黑暗,无尽的啸声,无尽的孤独和痛苦。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