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烽火扬州路第17章 家中惨变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8-16 13:04:28

说回虬髯大汉炸船而逃之后拼命游回岸上,手脚并用,快就上了岸,辛赞带着三个宝宝行走时速不快,她怕被敌人追上,专捡些荒僻小路行走,偏偏还是被那姓卫的黑衣人发现,幸亏得判官男子阻挡着她们,辛赞才得以顺利通过,虬髯大汉看到流星炮在半空中升起来,心目中一两人抱着孩子马不停蹄地走了足足两个多时辰,虬髯大汉身强体壮,辛赞内功精纯,都实在支撑不住了,奔到一块草地,两人一下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辛赞的两个小孙子辛文辛武两兄却是兴致勃勃地逗弄着辛赞怀中的小生命,那婴儿也是饶有兴趣地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俩,辛赞和虬髯大汉却是连番苦笑,孩子就是好,天真无邪,哪里懂什么危险,所以从来都是开心快乐的。。

>>>《烽火扬州路》章节目录<<<

《烽火扬州路第17章 家中惨变在线阅读》精选

说回虬髯大汉炸船而逃后拼命游回岸上,手脚并用,很快就上了岸,辛赞带着三个小孩行走速度不快,他怕被敌人追上,专捡些荒僻小路行走,偏偏还是被那姓卫的黑衣人发现,幸好得判官男子阻挡着他们,辛赞才得以顺利通过,虬髯大汉看见流星炮在半空中升起,心中一寒,以为辛赞被敌人发现,连忙飞奔过去,很快就与辛赞相遇,于是两人带着小孩子们不敢停留,沿着颖水向下游奔去。

两人抱着孩子马不停蹄地走了足足两个多时辰,虬髯大汉身强体壮,辛赞内功精纯,都实在支撑不住了,奔到一块草地,两人一下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辛赞的两个小孙子辛文辛武两兄却是兴致勃勃地逗弄着辛赞怀中的小生命,那婴儿也是饶有兴趣地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俩,辛赞和虬髯大汉却是连番苦笑,孩子就是好,天真无邪,哪里懂什么危险,所以从来都是开心快乐的。

休息了片刻,辛赞刚想问,虬髯大汉抢先痛苦道:“先生,你的家没了!芳姨和祥叔他们都死了!是我没用,救不出他们,是我没用,我该死!”说着噼噼啪啪左右开弓,左右两边脸高高肿了起来。辛赞一把扯住他的手,神情严肃地问道:“先别哭,你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我。”

虬髯大汉道:“先生你上月离家去开封府,半个多月之后,忽然有一天,家里来了一群人,当时我刚好在后山练功,不知道此事,是祥叔和芳姨在家接见了他们,(芳姨和祥叔是辛赞家中的老家人),这群人一进来就问你在哪里,祥叔说你去了开封帮人治病还没回来,他们不信,又问你带走的哪个小孩在哪里,祥叔他们听到这里,以为他们是来捉两位小少爷的,连忙叫芳姨把他们带出来让我带走,他们人多势众,看样子都是练家子,我想出去跟他们拼命,芳姨却苦苦哀求让我带着两位小少爷逃走,所以我只好带着两位小少爷躲了起来,把他们安顿好只好,我又跑回去找芳姨他们,没想到…他们…他们全都死了!

我进到去的时候,祥叔还没断气,他用尽最后一口气告诉我,因为他们宁死不说出辛赞的小孩的藏身之处,所以就一个一个把他们杀死了,我放声痛哭,没想到那些人又返回来了,我打伤了两个,自己也被砍了一刀,”说着扯开衣襟,露出铁打般的胸膛,只见上面被划了一道长长的伤痕,伤口已经开始化脓了。辛赞连忙从怀中取出金疮药帮他敷上,随手撕下一块衣角,帮他包扎好伤口。辛赞一边包扎,虬髯大汉一边道:“我寡不敌众,只好且战且退,退入先生你布置的乱石阵中去,我本以为这个阵能够把他们困死,没想到…没想到,这帮狗娘养的东西竟然把先生精心布置的阵势全部打烂了,我趁着他们打烂阵势的时间去抱了两位小少爷出来,就来了河南找先生你,我去开封府找孟老英雄,他说你已经离开了,我很担心你的安危,知道先生你爱游山玩水,所以就雇了一只船在颖水顺流而下,看是否碰巧能够遇上先生你,我一边找你,这帮龟儿子一直在后面紧追着不放,幸好孟老英雄帮我阻了一下他们,我才脱得身来雇船找你。后来的事,先生你都知道了。”

辛赞点点头,问道:“你可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来路?为什么要追杀我?”虬髯大汉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是官府的人,至于为什么要追杀先生你,我就不得而知了。”忽然心中一动,从怀中取出一块贴牌,这是从孙不凡身上掉下来的,借着朦胧的月光,只见牌上清清楚楚印着三个字:六扇门。

两人吃了一惊,当时,六扇门是南宋朝廷最负盛名的特务机构,专门负责缉拿要犯,刺杀敌国官员将领,监听各种情报。如今六扇门竟然要追杀辛赞,实在不能不让他吃惊。六扇门势力庞大,在很多地方都有分支机构,如今深入金国地盘追杀辛赞,此事绝不是平常之事,辛赞已经家破人亡了,而且南宋国土还有不知道多少人在追杀自己,所以绝对不能回到南宋国土了。

虬髯大汉道:“先生,我的家乡在山东济南府,后来拜入了渤海派,一晃很多年都没有回去家乡了,要是先生不嫌弃的话,可以暂时去我家乡躲避一段时间,济南府是金国重镇,有重兵把守,谅六扇门的人也不敢随便追过来,等过一段时间,再偷偷回去南宋就好了,不知先生意下如何呢?”辛赞看了看两个小孙子,又看了看怀中的婴儿,长叹一声,为今之计,也只有先去山东避避风头了。这一天,来到颖水和淮河的交界处,两人又雇了一只小舟,一路顺流而下,经淮河到京杭运河,一路平安无事。

又驶了几天,这一天,已经到达永济渠和黄河的交界处,两人上了岸,到附近一个小市镇打占休息。刚刚坐下来,就听到靠窗的两张桌子上都坐满了人,十几名精壮汉子对着辛赞和虬髯大汉虎视眈眈,虬髯大汉吃了一惊,仔细看这帮人,带头的竟然就是从安徽一直追自己追到颖水河的六扇门捕快!再看坐在他身边的人,有大部分是自己不认得的,估计是来支援他的人手了,只有两三个依稀认得,应该是在大船爆炸中侥幸逃出来的。

这个时候,辛赞租好房间抱着婴儿从内堂走出来,看到靠窗坐的那两桌子大汉,也吃了一惊,他也感觉气氛有些不对,抱着婴儿想走进内堂,迎面一条魁梧大汉走进来,拦住去路,冷笑道:“怎么,刚来不就就要走了?再坐一会嘛”说着用手按着辛赞肩膀,辛赞只好顺势坐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