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烽火扬州路第18章 与谁同消万古愁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8-16 13:04:29

却说辛赞和虬髯大汉在酒楼不幸遇见追杀他们的黑衣人,虬髯大汉满脸怒容,问道:“这儿是金国地界,您们不需要乱来!”魁梧大汉笑了:“姓龙的,既然您不想我乱来,这件事情和您无关,您伤了我那么多兄弟的性命,我也不和您计较了,您需要走,我绝不拦您,不过虬髯大汉更加愤怒了:“我龙某岂是贪生怕死之人,来吧,看我会不会怕你们这帮龟孙子。”说着就要发作。辛赞按住虬髯大汉手背,慢慢道:“别动手,我受人重托,要将此婴儿抚养成人,如今我托付给你,望你将他养大成人,那么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了。”辛赞顺手将怀中的婴儿交给虬髯大汉抱住。。

>>>《烽火扬州路》章节目录<<<

《烽火扬州路第18章 与谁同消万古愁在线阅读》精选

却说辛赞和虬髯大汉在酒楼不幸遇到追杀他们的黑衣人,虬髯大汉满脸怒容,问道:“这儿是金国地界,你们不要乱来!”魁梧大汉笑了:“姓龙的,既然你不想我们乱来,这件事与你无关,你伤了我们这么多兄弟的性命,我也不跟你计较了,你要走,我们绝不拦你,不过这位先生和这几个小孩我们就要带走了。”

虬髯大汉更加愤怒了:“我龙某岂是贪生怕死之人,来吧,看我会不会怕你们这帮龟孙子。”说着就要发作。辛赞按住虬髯大汉手背,慢慢道:“别动手,我受人重托,要将此婴儿抚养成人,如今我托付给你,望你将他养大成人,那么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了。”辛赞顺手将怀中的婴儿交给虬髯大汉抱住。

未等虬髯大汉回答,那魁梧大汉忽然抢先冷笑道:“呃…对不起了,这三个孩子我都要带走,只有他一个人可以走。”虬髯大汉再也忍不住了,怒吼一声:“滚你娘的,我龙某人岂是贪生怕死的人!”一脚踢翻桌子向魁梧大汉撞过去,魁梧大汉向旁边闪开,杯碟碗筷,茶杯茶壶跌落满地,那些酒客吓得四散奔逃。

虬髯大汉趁着敌人还没反应过来,一把拉着辛赞和两个孩子,抢出门外。那群精装汉子和魁梧大汉连忙跟着抢出门去。猛然间听得“磅”的一声,那像疯虎一般冲出去的一条精装汉子像死狗一般被刚走进来的一个人撞飞了,“啪”的一声,撞在墙上,疼得哇哇声大叫。其余众人不禁吃了一惊,都停了脚步。

只见门外走进一个人,身形瘦削,头戴毡笠,戴得很低,几乎把大半张脸遮住,身披青布长衫。这个人一走进客栈,每个人都觉得有种莫名其妙的不安,去哪里有问题,但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似乎心脏被一条无形的丝线扯住一般。

这人走到角落的一张桌子坐下,背向那群精装汉子,尽管这样,却没有一个人敢动,每个人都好像被定住了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站着。那人道:“小二,上酒。”那店小二正蹲在一张桌子下发抖,听见有人叫他上酒,颤颤巍巍地捧着茶壶茶杯,一步三颤抖地挪到那人桌前,道:“客……客……客官请慢用。”然后像见鬼了一样冲出了客栈。

那人似乎没有看见那些汉子,悠然自得地喝酒,那魁梧大汉向其余汉子打个眼色,就想当先溜走。那人忽然放下了酒杯,道:“慢着。”话没说完,右手忽然捂着胸口剧烈地咳了起来,咳着咳着,竟然还咳出一口血来!魁梧大汉刚跨出半步又缩了回来,仍然站在原地。那人拿出一块手帕,擦掉嘴边的血,然后叹了口气,道:“唉,看来以后不能喝那么多酒了。”又问魁梧大汉:“怎么?刚来不久,就要走?再坐一会嘛。”

魁梧大汉脸色剧变,这番话正是刚刚自己对辛赞说过的!魁梧大汉硬着头皮问道:“阁下是哪一位英雄前辈,未请教。在下与阁下素不相识,何必要干预在下的私事呢?”那人仍然没有回过身,而是从怀内取出一样东西,魁梧大汉定神一看,是一个面具,是一个判官面具!那人淡淡道:“那天晚上放过了你,没想到你还是执迷不悟。”

魁梧大汉满头大汗,支支吾吾无话可说。那人又道:“说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的武功是从哪里学的?”那群汉子一个个面如死灰,他们显然认出了眼前此人便是那天晚上的判官!魁梧汉子正是手下称作“卫四哥”的黑衣人,他们费尽心思,踏破铁鞋,才打听到辛赞他们逃到了此处,以为这次无论如何也可以将辛赞擒获的了,没想到今天又遇到了那武功高的出奇,行踪诡秘得异常的判官。没有一个人敢逃走,不过也没有一个人回答他的问题,这可是机密,哪怕自己不要命,也不可以泄露出去,所以人人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

那人正欲再问,就在此时,只听得门外人喊马嘶,然后一群金兵闯了进来,个个手执兵刃,将魁梧大汉等人团团围住,为首一名军官问身边一个老头:“老板,是不是这帮人在此闹事?”说着指向魁梧大汉等人,那客栈老板道:“对,就是他们,搞到我的客人全都吓跑了,还打烂了这么多碗碟,这下可亏死我了。”那军官不等他说完,大声道:“来人,把这帮胆敢闹事的刁民给我全部抓起来!”那些兵丁齐声答应,就要上前捉人了。

那魁梧大汉叫道:“兄弟们,给我杀!”一拳挥出,打倒一名兵士。那军官叫道:“大胆逆贼,竟敢拘捕,给我上。”其余金兵呐喊着举起兵刃与那些大汉打了起来,那些大汉纷纷抽出兵器与金兵战在一起。那些金兵对付寻常的小贼还可以,但哪里是这群大汉的对手呢,很快,一个个都被杀死,这群大汉下手很辣,一个活口都不留。那军官见自己的手下眨眼间全被杀死,大惊失色,掉头就跑。

那群大汉正想追出去,突然间听得有人叫道:“想走?没那么容易!这句话似乎是说给那军官听的,似乎又是说给魁梧大汉等人听的,紧接着又听得”“啊”的一声惨叫,那军官软趴趴地倒在地上,他的脖子后面被嵌上了一只酒杯!

那只酒杯被全部嵌入那军官喉咙里面,那军官血管爆裂,即时毙命。听见判官的声音道:“你们不说,我也不勉强你们,既然你们杀金人,倒还有些民族气节,我也不难为你们了,不过我要提醒最后一次,不要再想着为难他们了,否则,下一次,我的酒杯就会嵌入你们的喉咙里。”魁梧大汉等人唯唯诺诺,不敢回答,如临大赦,箭一般冲了出去。判官举起最后一杯酒,一饮而尽,喃喃自语:“最后一杯酒了。古人劝即将离别的朋友饮尽最后一杯酒,以消万古愁。唉,我的愁可以与谁同消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