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至尊重生 黑暗西游记 黑暗西游记 女村长
首页 > 资讯

烽火扬州路第19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8-16 13:04:29

却说虬髯大汉扯着辛赞抱着小孩们一路狂奔于街上,跑了一阵,见后面没有人追上来,便停住了脚步,虬髯大汉到:“这帮乌龟鸡蛋,居然不追上来了,真是奇怪,害老子白跑一趟。先生,济南市府离此地还有不到一天的路程,我还是不要在此地逗留了,赶紧上路贴吧,我故乡于是两人先雇了辆大车,让两个小孩子先坐上去,然后辛赞抱着婴儿上了车,虬髯大汉给了五十两银给那车夫,说要买了他的车,这车又破又旧,十两银都不用就可以买到这辆车了,没想到这虬髯大汉出手如此阔绰,连忙千恩万谢地打躬作揖,然后欢天喜地地拿着银两回家去了。虬髯大汉戴上破草帽,自己扮作赶车的车夫,举起马鞭,一鞭甩在马身上,那马吃痛不住,长嘶一声,拉着大车向前飞跑。。

>>>《烽火扬州路》章节目录<<<

《烽火扬州路第19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在线阅读》精选

却说虬髯大汉扯着辛赞抱着孩子们一路狂奔于大街上,跑了一阵,见后面没有人追上来,便停住了脚步,虬髯大汉道:“这帮龟蛋,竟然不追上来了,真是奇怪,害老子白跑一趟。先生,济南府离此地还有不到一天的路程,我们还是不要在此地逗留了,赶紧上路吧,我家乡是个很偏僻的小山村,估计他们一时三刻也找不到我们。”辛赞似乎还没回过神来,还沉浸在刚刚的忘命逃跑中,道:“你道怎样便怎样吧,都依你的。”

于是两人先雇了辆大车,让两个小孩子先坐上去,然后辛赞抱着婴儿上了车,虬髯大汉给了五十两银给那车夫,说要买了他的车,这车又破又旧,十两银都不用就可以买到这辆车了,没想到这虬髯大汉出手如此阔绰,连忙千恩万谢地打躬作揖,然后欢天喜地地拿着银两回家去了。虬髯大汉戴上破草帽,自己扮作赶车的车夫,举起马鞭,一鞭甩在马身上,那马吃痛不住,长嘶一声,拉着大车向前飞跑。

从未时一直走到第二天午时,马车来到了济南县城。虬髯大汉并不进城,控着马车从东门外走过,直奔郊外。这条路越走越陡峭,越走越多丛生的杂草野花,山路千弯百折,崎岖不平,又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来到了一个小山丘前,马车在刚刚上峰前便因山路过于崎岖无法驾驶而丢弃了。二人偕同孩子走上山峰,辛赞向下瞭望,只见山下是一个小盆地,四处芳草青幽,绿树成荫,几十间小屋错落有致地坐落在盆地各处,盆地中间竟然还有一条小河经过,直流出山谷。四处炊烟袅袅,远处似乎有些小孩子在嬉戏打闹,一些大人在干活聊天,一派祥和宁静的气象。辛赞啧啧称奇道:“真想不到此处竟然有这世外桃源,真是个好地方啊!”说着哈哈大笑,走下山峰。

虬髯大汉领着辛赞穿过几片农田,一丛蕉林,来到一间小屋子前,忽然听得有人在旁边惊叫道:“哎呀,虎子,你终于回来了,怎么一走那么多年连个音信都没有啊,我们都以为你早死了。”辛赞刚想转身看谁在说话,已经看见一个老妇人噔噔声走了过来,手中还捧着一盆衣服,年纪约莫六旬开外。

虬髯大汉喜道:“六婶,您还认得我?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外面生活,很想念家里,所以就想回来看看了。对了,我爹娘还好吧?”虬髯大汉黝黑的脸上洋溢着欣喜、急切的神情。六婶听他这样问,脸色当场暗了下来,轻轻叹了口气,道:“父母在,不远游,虎子呀,你怎么忍心丢下爹娘一走这么多年呢。唉,你还是自己进去看看吧。”虬髯大汉吃了一惊,问道:“我爹娘他们怎么了?”未等六婶回答,已经像一阵风似的冲进了屋里,辛赞连忙带着孩子跟上。

虬髯大汉冲进屋子,只见屋子里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他记得从前家中有爹娘,自己,还有一个弟弟,还有父母双亡后由父母抚养的表妹乔慧。一家五口生活其乐融融,后来,因为一件事,打破了他们家的平静生活。如今了,人呢?都去哪里了?虬髯大汉冲进内堂,眼前出现一个人的背影,一个女子的背影,这背影婀娜苗条,不是自己的表妹还能是谁呢?

这个女子正背对着虬髯大汉在擦着桌子,她擦得很认真,很仔细,任何一个死角都绝不放过,他没有回过身来看看身后来的人是谁,似乎根本没有听见有人走进来,又或者,她根本就不是处于她所在的这个世界,这个空间。虬髯大汉声音在颤抖:“慧......慧妹,是......是你吗?”那女子突然一下停住,猛然回头,只见这女子面容清秀,约莫三十岁左右,年纪虽不算大,但眉间心上,却是似乎已经饱经沧桑,两边眼角过早地出现了皱纹。骤然看见虬髯大汉,她吃了一惊,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揉了揉眼睛,问:“虎哥,是你吗?你回来了。我等你等得好苦啊!”说罢一把冲上前紧紧抱着虬髯大汉,似乎怕一松手,虬髯大汉就消失了似的。虬髯大汉轻轻抚着乔慧的后背,任由她在自己怀中放声痛哭。

不知何时,辛赞和六婶都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虬髯大汉脸上红了红,有些尴尬,连忙推开乔慧问道:“慧妹,你先别哭,家里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

乔慧一边用衣袖擦眼泪一边道:“姨妈和姨父和豹子都已经不在人世了!”虬髯大汉大惊失色,猛问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乔慧道:“那一年,你跟姨父大吵一场后离家出走,从此音信全无,姨父很生气,但又很担心你,带着我们四处找你,但始终得不到你的半点声息,后来抑郁难泄,终于患了重病,山里穷没有大夫愿意进来,我们只好上山摘点草药给他服用,但他死活都不肯服药,整天一个人在床上喃喃自语,埋怨你这一走这么久也不回来看一下爹娘,似乎很愤怒,但其实表情是很悲伤的。就这样病情不住加重,熬不到第二年就离我们了。姨父去世之后,姨妈性情大变,变得有点痴呆,表弟忍受不住这样沉闷的气氛,就跟我打了声招呼,说要去参军,也不知道他去哪儿当兵了,没过几个月,忽然有一天,有一支部队开进了我们村,问谁是龙中豹的家人,我心里一咯噔,心想,表弟不会出事了吧?我连忙道我是,那名兵总便叫人抬了一副棺材过来,对我说:‘你表弟打仗很英勇,我们兄弟都十分佩服。’说完便带着人走了。我颤颤巍巍地打开棺材盖,只见表弟安安静静地躺在里面,一动也不动,我不停地推他,道:“豹子,豹子,你不要吓姐姐啊,快起来了,我叫了半天,表弟始终没起来。我很伤心,放声痛哭,这个时候,姨妈忽然从屋里冲了出来,扑到表弟尸身上,既不痛哭也不伤心,只是对表弟说:“儿呀,你终于回来了,娘以后再也不让你离开娘了。当时我也没在意她说的话,就叫大家伙帮忙,把表弟的棺材抬进屋里,等到第二天再让他入土为安,当晚,我想着这半年来家里的剧变,心中烦闷,翻来覆去无论如何都睡不着,我起来到院子里走走,忽然看见表弟的棺材上伏着一个人,我吓了一跳,见那人一动都不动,我壮着胆子向那人走过去,走近一看,只见此人头发已经花白了,背影有点佝偻,不正是姨妈吗?我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姨妈……姨妈,你在那儿干什么?喊了几声,她都没理我,伸手拍她肩膀,姨妈身子一软,竟然滑到地上,我很怕,我的手触到姨妈的手臂,竟然是冰冷的,我再探探姨妈的鼻息,已经......已经断气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