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青云之路 后妈水流一腿 极品村少 凉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沙海 南歌北舞 农门小医后 天下第一魁
首页 > 资讯

《重生之狂妃肆虐》 第6章:争执 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19-09-14 10:02:22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重生之狂妃肆虐》的小说,是作者指尖似流年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情类型的小说,下册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室内的空气很混浊,黑的床幔倾斜而下册,几个婢女站在旁边候着,周围都是药草。云紫苏一眼就看见,床榻上躺着一个双眼紧闭的男子,看上去很年轻,二十四五的样子。只是那个男人苍白如纸,嘴角微微扬起。笑?那个人是...云紫苏一眼就看到,床榻上躺着一个双眼紧闭的男子,看上去很年轻,二十四五的样子。。

>>>《重生之狂妃傲世》章节目录<<<

《《重生之狂妃肆虐》 第6章:争执 免费试读》精选

屋内的空气很浑浊,黑色的床幔倾斜而下,几个婢女站在旁边候着,四周都是药草。

云紫苏一眼就看到,床榻上躺着一个双眼紧闭的男子,看上去很年轻,二十四五的样子。

只是那个男人苍白如纸,嘴角微微扬起。

笑?

那个人是在笑。

她没看错的话,那人确实是在笑,而且感觉怪怪的,甚是诡异。

脸色那么苍白,不是病入膏肓就是被刺伤下毒之类的,一般都会很痛苦,会笑的还是头一回看过。

“老奴惭愧啊!承蒙王爷看重,一直专研医道,没想到这次影三公子的病情老奴却无能为力。

老奴这些天几乎翻遍所有医术以及用尽了毕生所学的医术,都找不到救治的办法,甚至还查不出病因。

老奴敢断定,这世上能查出此病因的人绝不会超过两人,师傅他老人家已经仙逝,一眉老人一直神游海外,行踪不定。

不然的话,影三公子也不会殒命了,老奴甘愿受罚。”

说话的是年过半百的老人,满头银丝,声音有些苍老。

嘴上说惭愧,可眼神中却透露着‘他救不了影三不是他的错,而是根本就没有人能救得了。’

这就是侍卫口中的神医药老?

声称神医,人没医活,还拐着弯来推卸责任。

还真是狂妄自大。

不过!

药老眼中布满了血丝,看来对影三的病情还是下了功夫的,只是没治好而已。

“药老无需自责!”声音淡淡,漆黑的眼睛一直看着躺在床榻上的影三,目光毫无交点。

没有再说话,手不自觉紧攥着。

药老也不再说话,老老实实退到一旁站着。

他身后的木子羽眼中隐隐含着泪光,此时也一言不发。

静默良久。

“子羽,这里就交给你了,要是再办不好,你就下去陪他。”宫氿寒说的是为影三安排后事的事,他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

兵符的事办不好,云紫苏的身份查不出。

要是影三的后事还办砸了,要他还有何用?

“是!”木子羽回答很坚定。

要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的后事他还办不好,他也无颜再见主子了。

宫氿寒转身就走,没有再看一眼影三。

走到门口看了云紫苏一眼,发现云紫苏一直盯着影三,面露异色。

“怎么?你有什么高见?”宫氿寒不是真的想要问她,而是对她的疑惑的讽刺,脚步依然不停,继续向前走。

论药老的经验和他翻遍的医书来说。

他更愿意相信药老,而不是云紫苏。

就算云紫苏懂医术又如何。

一个小小的丑女,还能起死回生吗?

“是有高见,不过我得近距离观察。”云紫苏对影三的尸体很感兴趣。

她才懒得理会宫氿寒的讽刺,正好顺着他的话说。

宫氿寒停下脚步,审视了云紫苏一下。

发现她并不是开玩笑,也不是怄气。

“好!”看看又能怎么样,正好杀杀这个丑女的嚣张气焰。

木子羽不想云紫苏捣乱,但主子发话了,他自然不敢说话。

但药老就不一样了!

他对此非常不满意。

这个女子是什么人?

看样子不过十六七岁模样,王爷竟这般纵容她。

虽然很不满意,但碍于宫氿寒在场,并没有说话。

云紫苏缓步走过去,很自然坐在影三床榻边。

印堂不发黑,不是中毒。

她用手撑开影三的眼皮。

目光空洞!

探了探脖颈处的脉搏,并无跳动。

显然已经死亡。

只是余温尚在。

这很正常,刚刚死的人是有温度。

可就是感觉哪里不对劲?

特别是那个笑脸。

“姑娘,怎么样?”等了良久,只见云紫苏托腮沉思,药老终于忍不住问了。

看到云紫苏摇摇头,药老明显说话不客气了“老夫自认为行医多年,治愈疑难杂症不计其数,连老夫都看不出来影三公子的病因,你个小女娃娃,就莫要瞎参合了。”

云紫苏看来药老一眼,又看向宫氿寒。

对于云紫苏的摇头宫氿寒丝毫不怀疑。

只是心底里又有一丝希望,他希望云紫苏能看出些蛛丝马迹来。

因为影三嘴里的秘密实在太重要了。

宫氿寒不由苦笑。

他居然会对这个丑女抱有希望?

“我看未必,药老不要太自信了,皇帝都有管不到的事,你敢确定你对自己的判断从来没出现过失误?”

是人都有失误的时候,云紫苏都不敢说自己不会失误,更何况古代的医者本就比现代的医者见识少一点。

可有人就敢这么断定。

比如说,药老。

“老夫行走江湖几十年,从未判断失误过,这一次更不会。”这一次他可比以往任何一次救人都要认真和尽力。

尼玛!

吹吧!继续吹吧!

为什么寒王府里的人都这么自恋呢?

“好,既然药老说不会判断失误,那么我倒要问一问你,影三的死因是什么?”一个连死因都不知道的医者还敢妄言。

云紫苏对药老没有好感,说话自然不会客气。

药老顿时被噎着了。

他确实不知道影三的死因,但他就是看不惯云紫苏这么顶撞他。

他涨红了脸,气急败坏想要怒吼云紫苏。

屋内寒气密布,一道冷声袭来。

“本王不知寒王府竟是阿猫阿狗敢撒野的地方!”无视药老,直接对着云紫苏说,“丑女,你的高见呢?”

这个女人当他不存在吗?

看不出端倪,还不知道收敛。

云紫苏也气了。

竟然与药老一般见识,那些自以为是又牛逼哄哄的老古董,犟起来要人命。

而且现在她只是不确定,又没说毫无头绪。

看到宫氿寒不等她回答就要走。

云紫苏急忙叫住他:“等等,我需要看影三的身体,才能确定死因!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用极其怪异的眼光盯着她。

云紫苏也知道这样很唐突。

毕竟这是古代,特别是这个大陆,男尊女卑的观念很严重。

女子一般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别说与男子见个面,拉拉小手什么的。

许多时候,男女双方成亲之前,连面都没见过。

就像前几日的寒王一样。

连脱个衣服看病都不愿意。

云紫苏也不指望这些人能给她什么好脸色。

但是她很想让寒王答应她的要求,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么怪异的病情了。

很想知道原因。

可是!

有人偏偏不如她所愿。

宫氿寒停下了脚步,他蔑视着她,讥讽道:“这就是你的高见?还要浪费本王这么长的时间?”

哇靠!

这才多久啊!

什么叫浪费这么长的时间。

她根本没有耽误很久好不好。

“姑娘,王爷的时间可不是你个不懂事的小娃娃能耽误得起的。

再说了,逝者为大,影三公子虽已身死,但是却是值得大家尊重的好男儿。

身为一个女子应该懂得自怜自爱,随随便便观看男子的身体实属不守妇道,将来哪家公子敢娶一个不守妇道的女子?除非他瞎了眼。”药老是事宜的说话了。

刚刚心里就一直堵得慌,终于可以一吐为快了。

他可瞧明白了!

王爷哪是纵容她?

就连喜欢都谈不上,甚至还有点厌烦她。

至于为什么会答应让她看影三的情况呢?这个药老就不知道了。

不过也不用知道,只要王爷不喜欢她就行。

他用拍王爷马屁的方式来踩底云紫苏,他更想让大家都讨厌她。

然而······

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她是本王的王妃,药老是在说本王眼瞎么?”这个丑女只能由他来评断。

还轮不到外人来指手画脚。

冰冷的寒气一时间包裹着药老,使得他筋骨瑟缩,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王、王妃?”眼前这个小女娃娃是王妃?

药老真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

若是别人说的,他肯定会劈头盖脸把那人骂一顿。

可是,寒王亲自说的,还能有假?

只是······

刚刚娶进门的不是那个胆小懦弱的云三小姐吗?

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嘴巴犀利、说话咄咄逼人的小娃娃。

可事实容不得他不信。

怪不得,王爷不喜欢她却还要帮她说话,原来他连带寒王一起给骂了。

寒王的尊严岂容他人能责骂的?皇帝都得礼让三分。

更何况他呢?

他虽是名声响彻整个幽炎国的神医,但充其量也只是平民百姓。

一想到这里,就想到寒王折磨人的手段。

身体不自觉瘫软起来。

“扑通”一声跪下了。

“王爷恕罪,老奴实在不知这位姑娘就是王妃啊!就算给老奴十个胆也不敢辱骂王爷,王爷恕罪啊!”拼命的磕头,宫氿寒的暴戾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虽说在寒王府里头混得有滋有味,每个人都尊敬他。

可是他知道,天下医者数不胜数,虽有不及他那般有造化。

但是王爷要找一个人顶替他的位置,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至于云紫苏,他很不屑。

就是因为她才让他在众人面前丢了脸面。

当然了,他是不会把过失推到自己身上的,因此对云紫苏的厌恶更甚了。

宫氿寒不可能真的处罚药老。

只是想给他一个警告而已。

挥手示意药老起来,目光直逼云紫苏:“你就这么喜欢看男人的身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