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赠你一世情深 女强人穿越记 青云之路 后妈水流一腿 极品村少
凉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首页 > 资讯

《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第八章 魂归来兮照大江

发布时间:2019-10-11 21:09:05

花公子小说名叫《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提供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花公子小说全集阅读,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花公子全集版本。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小说花公子节选:花公子费了9牛二虎之力,总算是挤去了前边。摆地摊的是一个四…

>>>《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章节目录<<<

《《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第八章 魂归来兮照大江》精选

花公子小说名字叫做《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这里提供花公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小说精选:我和花公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挤到了前面。摆摊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摊位前面摆着东西不多,但是成色一看就是老物件。一方大印,一面宛如铜镜的东西,还有一件一幅画,而根据花公子的吩咐,是让我来看这画的。这一切也还罢了,最让人惊讶的是,摊位前面写了一行字,识画之人分文不取,台上之物拱手相送。我有些愕然的转身看了一眼花公子,问道:“原来你是贪这小便宜才拉我来的呀?”一向无拘无束的花工资竟然破天荒的脸红了,哼哼唧唧的说了…

我和花公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挤到了前面。

摆摊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摊位前面摆着东西不多,但是成色一看就是老物件。

一方大印,一面宛如铜镜的东西,还有一件一幅画,而根据花公子的吩咐,是让我来看这画的。

这一切也还罢了,最让人惊讶的是,摊位前面写了一行字,识画之人分文不取,台上之物拱手相送。

我有些愕然的转身看了一眼花公子,问道:“原来你是贪这小便宜才拉我来的呀?”

一向无拘无束的花工资竟然破天荒的脸红了,哼哼唧唧的说了半天。

“那个什么,其实我也喜欢这画呀,你不是平时能说会道,好像才富五车的样子吗,本公子不过是想拉你来丢丢脸而已。”

我听得冷汗直冒,虽然这货一看就是找借口,但是这借口也确实有点......

此刻我却也不再理会他,仔细端详起了这幅画。

中国国画有着他独立的特色和体系,分类也是比较繁多的,比如在题材上有人物画、山水画、花鸟(卉)画动物画等之分。在技法上又可引为工笔画和写意画两种,各有蹊径,互有特色......

我手指轻轻的放在了画面之上,细细感受了一番,按照材质来说是一副帛画。

画的上方为华盖,三条飘带随风浮动,画面正中,一中年男子,侧立佩剑,一手持印,一手藏于袖中,衣衫翩翩,驾驭着一条巨龙,而龙头高昂,龙尾翘起,身平伏,略呈舟形。在龙尾上部站着一只鹤,圆目长喙,仰首向天,神态轻盈自在,而下方则是密密麻麻的小点,乍一看去,宛如芸芸众生一般。

画幅中舆盖飘带、人物衣着和龙须,都一致由左向右飘动,表现出正在逆风迅疾前行,赋予画面以动势。

而整副画面以流畅洒脱的线条勾勒,再施以平涂和渲染的色彩,画面上有些部分还用了金色粉彩,而不像平常所见国画,是靠着色彩渲染。在图纸右方隐约以古篆文写了几个字——升龙图。

我此刻一眼虽然难以明白这画要表达什么,但是总体而言应该和中国的信仰有关,龙是最为神圣的灵物,而画中的男子驾驭神龙的风度,不由让我想起屈原《九歌》中的神话人物,“驾龙辀兮乘雷”的东君,而根据上面自己,还有帛画本身的材质来看,这幅画绝对假不了,按照画技来说,是介于没骨和游丝描之间,而按照绘画的成熟度来说,却稍显稚嫩。

想到此处,我心中一阵激动。

若然是真,则是......

既然笔墨特点及时代风格依然确定,我又细细看了这幅画的印、款、纸、绢及旁证材料。

天杆和地杆是青铜所做,虽有锈蚀,但是成色还算完整,印章古拙模糊,已经然难以辨别,按照纸绢成色来说,年代绝对是晋唐之前的。

晋唐时期的绢是单丝绢,即经线、纬线都是一根。五代至南唐除了单丝绢外,还出现了双丝绢,即经线每两根丝为一组,每两组之间约有空隙,纬线是单丝。而到了后来,所指绢帛逐渐粗糙。

再细看题跋,文字乃是先秦小篆,是为“魂归来兮照大江”,而所谓的题跋是指别人题写的与画有关的文字,或讲叙画家创作过程,或称赞画的艺术水平,或谈观画的情况,题跋虽依附于画作,但也有独立的书法价值,并且题跋常常有傻事色彩。于此二者,作伪者常露出马脚,因此,题跋是鉴定绘画真伪的一项重要旁证材料。

曾经看过许多关于古物件的奇书,但是我却是从未听说过一副名为《升龙图》的画作,而且这上面还有这样一句奇怪的题跋。

此刻看着这幅画我的却有点头大,如果按照“魂归来兮照大江”来看,应该要表达的便是与古人“引魂归天”有关,而看画作名称《升龙图》又似乎于此无关。

我不由迷惑的看着卖画那人,而此刻,我也才是正眼看对面的中年人,此人五官精致间眉星眸,清新俊逸,堪称玉树临风,一身着装简单得体,看上去极其干净,就连指甲也休整的平平整整,一看就是一个很讲究的人。

“两位既然看不出个所以然,还是请到一边去吧,不要妨碍我做生意。”中年人浅笑说话,温文尔雅。

我心里不由好笑,明明写的识画之人分文不取,台上之物拱手相送,现在竟然又说这话。

“谁说我们瞧不出个所以然,我这兄弟就能瞧得分明。”

我一听,不由愕然,花公子这一刻果然有把我出卖了,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刚才那所谓的阎王放血他竟然又忘了。

“哦。是吗?”中年人气定神闲的瞧着我们,然后笑道,“我在此摆摊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识得我这幅画。”

“你找死呀,忘了刚才的事儿了。”我狠狠踩了花公子一脚。

“咳咳,刚才你都能糊弄过去,何况现在。”花公子恬不知耻的惨笑道。

“我姓董,名君子,不知兄弟贵姓?”

董君子,中年人说出这个名字,我忍住没笑,身后的花公子却是笑出来了,君子倒是和眼前的他很相配,一表人才,文雅秀气。

“你这名字倒是和我有几分相似。”花公子好不容易止住笑声说道。

“姓谭,伊尹之尹。”我很平静的回到道,“我这朋友姓花,叫花公子。”

“果然很像。”董君子看了一眼花公子,莞尔说道,并不恼怒他刚才失态,顿了顿继续道,“伊尹之尹,谭尹,恩、恩,果然是个好名字。”

“不知道小兄弟看出我这话是出于何时的作品,有什么讲究,可否和我说道说道,如若小兄弟说的果然不错,台上三件物件,董某全部奉送。”

我不由珍重的看了看董君子,说道:“如果我所猜不错,这幅帛画应该是晋唐之前所作,如果不进行专业鉴定,具体年限恐怕很难确定,虽然上面的古篆文有点像蝌蚪文,但是这样很难确定,何况上面题跋有用的是先秦流行的小篆,所以这幅画的年代难以确定,但是大概年限绝对应该是晋唐之前。”

我说道此处,额头微微冒出些冷汗,我这话似乎说的太过于武断了,当我说完才发现其中的绝对的确不应当。

“小兄弟似乎说的过于肯定了,你为何这么确定这幅画的年代?”董君子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笑而不语的点着头,沉默了半天后,笑道。

此刻的我只能挖空心思的从脑袋里掏出关于历代纸张绢帛以及书法之类的说辞,唠唠叨叨近乎半个小时的言谈,却已经说的我**发直。

而在这过程中,董君子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凝神静听着,等我讲完之后,他才长长出了口气,说道:“没想到小兄弟年纪轻轻,见识竟然如此不凡,小兄弟说的却是八九不离十,不知道可否将这画中之意指点一二。”

听得那文邹邹的话,虽然有点不舒服,但是既然已经说了些许,也无外乎再多聊会。

虽然我不理解升龙图是何意,但是按照题跋的“魂归来兮照大江”我却也是发挥的淋漓尽致,从《九歌》扯到了一曲楚歌唱歌亡,又从归去来兮扯到了明月照大江,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好好好,小兄弟果然是个趣人,不仅胸中菁华,更是见识独到,董某受教了,这三样东西便送与谭兄弟你了。”说完果然抱起了那三样东西,放在了我手中。

我愕然的盯着他送到我手中的物件,半天有点难以置信,我就费了点唾沫,便能得到这三样东西吗?

等我回过神,已经看到董君子收拾完摊位钻进了人群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此刻花公子却是拍着我咋呼道:“小子,失心疯了呀,就几件小物件而已,不至于给咱们来一出范进中举吧。”

我转身狠狠地踹了那王八蛋一脚,咆哮道:“范进你二大爷,回去了。”

说完转身率先离开。

“小谭子,我跟你没完,特么的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

“喂,小谭子,那幅画可是我的呀。”

听着身后花公子的叫唤,我不由一阵无奈,这应该是传说中的遇人不淑吧。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