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配齐文学
大家都在看
城镇医生 帅得飞起 赠你一世情深 女强人穿越记 青云之路 后妈水流一腿 极品村少
凉秋 小娇妻 小娇妻 武侠版 吃猫的耗子 情话 寻花问柳
首页 > 资讯

《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第二章 针锁阴眼读经卷

发布时间:2019-10-11 21:09:27

总太公小说名叫《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提供总太公小说全集阅读,总太公小说全集在线阅读。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小说总太公节选:总太公把自己从卫生所抱了回的当日,李逍遥也来了。李逍遥,道号乾元道长,住在北山别院,那儿…

>>>《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章节目录<<<

《《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第二章 针锁阴眼读经卷》精选

老太公小说名字叫做《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这里提供老太公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风生水起之阴阳符经小说精选:老太公把我从卫生所抱了回的当天,李逍遥也来了。李逍遥,道号乾元道长,住在北山别院,那儿是一处道观,是莫桑源逢年过节的进香之地,也是莫桑源的一道景区,而李逍遥便是那儿的观主,老太公一直让我唤他二伯就行。原先听老太公说过,二伯当年走江湖摆摊算命,足迹大江南北,因为旅游业的发展,后来便回到了莫桑源,在大殿的一角摆起了一张香案,做起了道观的职业道士。也是因为二伯长得仙风道骨的缘故,形象极佳,再加上走南闯北练就的铁齿铜牙,在…

老太公把我从卫生所抱了回的当天,李逍遥也来了。

李逍遥,道号乾元道长,住在北山别院,那儿是一处道观,是莫桑源逢年过节的进香之地,也是莫桑源的一道景区,而李逍遥便是那儿的观主,老太公一直让我唤他二伯就行。

原先听老太公说过,二伯当年走江湖摆摊算命,足迹大江南北,因为旅游业的发展,后来便回到了莫桑源,在大殿的一角摆起了一张香案,做起了道观的职业道士。

也是因为二伯长得仙风道骨的缘故,形象极佳,再加上走南闯北练就的铁齿铜牙,在道观里却也干的十分滋润。

虽然我迷迷糊糊,我却是看到老太公和李逍遥的眼神都特别的严肃。

“这孩子天赋异禀,将来祸福难料,但是像现在这样下去,肯定是很难长大。”

“是呀,从收养他那天我就看出来了,这孩子骨骼清奇,眼神明澈,来历定非寻常。”老太公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却没想到他天生灵觉如此敏锐,而且天生阴眼。”

“老太公,我看为了让小尹这孩子安安稳稳长大,我们还是封了他的先天五觉的好。”

老太公缓缓点了点头。

老太公将我衣服脱了,然后扶正,而李逍遥打开随身的一个皮卷,展开之后是一排石针。对于针灸有些人也许听过,从古至今讲究一点的中医用的一般都是银针,如果针灸功力深厚的医生用的便是金针,因为金针细如毛发,而本身质地柔软,但是李逍遥当时用的却是石针,此中猫腻当时的我却也不知。

我只记的他捻起一根细长的石针,缓缓的刺入我额头之上,我觉得针刺入后还在慢慢的旋转,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而随着慢慢的进入,一股清凉感顿时弥漫心间,然后脑海之中一阵轰鸣,虽然似乎意识清晰,但却是如何也是睁不开眼睛。后来我睡着了,醒来之后人已经躺在床上,李观主也离去了,我的病也好了。从此之后,我就像变了一个人,再也没有以前那种特异的经历,不再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也失去了异乎寻常的预感。

但是凡事有失必有得,后来我变得很健康,人也变的很聪明。

而在接下来的日子,我的生活也便的仅仅有条,平时上学,有空的时候便跟着三叔伯打拳,按照太公的意思是说让我强身健体。

刚开始的那段日子也算是最辛苦的日子,每天早上上学前站半个小时的桩,晚上回来还要继续接着打拳,到了寒暑假期间,早上更是要站个把小时,不过也许是三叔伯吹嘘的本事吧,最终我还是坚持了下来,一坚持就是十几年,而且一年四季从未间断,虽然没达他所说的至上的武学境界,却也大小再也未曾生过一次病,吃过一次药。

听三叔伯说,上乘拳法一般有三重境界,修炼之途莫过于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而大多数人练拳脚只不过是疏络活筋而已,如果练得不得法还容易伤身。

所谓的炼精化气是修炼明劲,重在训练基础功夫,消去拙力,练出刚猛之劲。炼气化神是把明劲化为暗劲,重在消去刚劲,渐长柔劲,以意行拳,充实内力。炼神还虚是练出化劲,重在炼至柔至顺之劲,周身内外全凭真意运用,最后达到拳道合一的至上境界。

就像三叔伯教我的拳法,一般早晨起来都要练桩,这便是摧僵阶段,挥手之间,便有风声。这样修炼七八年,便能够修炼出一股暗劲,将劲力由外向内练,做到以意领气,运转由心。这本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但要作到精神松静,收视返听,又谈何容易?藉用禅宗的一个术语,就是习武者必须像禅僧坐禅一样,要具备相当的‘定力’,即驾驭精神意念的能力,自然心如明镜,寸念不生,在呼吸吐纳之中,以意念导引体内真气沿经络走向运行,如轻云浮行体中,使之绵绵相续,循环不已。久而久之,习武者自能从中领缴到奥妙与乐趣。只有达到了这一步才算是摸到了上乘功夫的门槛而已,但就是这一道门槛挡住了绝大多数人。它意味着练透了明劲与暗劲,筋骨腑臓一体强健,心意一起全身上下三关都可以发力,能运转内劲外发。

听上去挺玄的,其实从外表看来无非是反应更灵敏身体更灵活,也达不到一双拳头能打倒十几个训练有素的壮汉那么夸张。只是达到了一种以意领气,运转由心的境界,便是上乘功夫所谓的定境。

只要跨入定静,便是所谓的天境,而到了这种境界的人,功夫定是修炼到了极深处,行走坐卧都有劲意却不落痕迹,就连睡觉的时候,假如有人带着恶意隔着窗户瞪他一眼,也能立刻醒来。古人也用“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人不知我,我独知人”来形容,这不是莫名的直觉,而是一种自然的感应,功夫至此不仅练到了筋骨,仿佛也容入了精神中。即使加上像一片羽毛、一只苍蝇那样微乎其微的力量,也能立即觉察清楚并作出反应。习武者练出了这样的功夫,在同人交手时,只要一搭上手,对敌人的功力深浅即已尽悉无余,而敌人对我却懵然无知,只能处处被动,为我所制。

到了天境,功夫便是达到了有触必发,气随意走,到了此时,功夫已经算是登堂入室了。

再往上走,便是形神皆妙,与道合真的天心境,这几乎是神话了,也许现在的一些仙侠小说中可以看得到影子,现实中按照三叔伯的话说完全是扯淡,因为到了此时,便是所谓的返本还元,却老归婴,只是这一步恐怕自古至今也无几人做到吧。

虽说我跟着三叔伯练了许多年的拳脚,但是到了现在,按照他的说法,虽然有了“十年用功,十年养气”,却也只是初窥定境门槛。

除了练拳,便是看书,莫桑源的书不是一般的多,也不是一般的杂,五花八门,千奇百怪,不过我最喜欢的莫过于老太公那儿的藏书,这主要是那些糖果点心小玩具的效果,每次当我死命的生吞着口水瞧着老太公手里的好玩意的时候,他总会拿出一本书,“小尹,来,过来把这本书读给我听听。”

好吧,我认了。

老太公总是有新奇的法儿让我给他读书,而那些堪舆卜筮,三式易学命理之术的书籍却是被我读了一遍又一遍,到了现在我基本已经烂熟于胸,什么《峦头心法》、《周易尚占》、《金函玉镜》、《大衍索引》、《紫微斗数》、《天星造命》、《土牛经》等各种书籍莫不都是滚瓜烂熟。

虽然我通晓古今各种风水秘诀,卜筮技艺,但是作为一个接受了现代教育的高等学府的孩子,我还是没有到处装神弄鬼。

那是我初三暑假的一天,刚刚学全了三叔伯的拳法,过些天马上开学,又要去县里面上高中了,这天下午我帮老太公砍完柴挑完水收拾好院子,太公招呼道:“小尹,别忙了,去屋里给我拿黄纸和笔墨来。”

我当时很奇怪的问:“太爷要黄纸干什么?”

老太公晓得有些神秘:“弄一只烧鸡,让你陪太爷喝顿酒,过些天你就要去城里读书了,快去取吧!”

拿黄纸当烧鸡?老太公这人做事虽然时有古怪但是从不莫名其妙,但是今天这事?

我心里好奇的要命,赶紧小跑着进屋去取出黄纸和笔墨。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